69中文网 > 灼魂记 > 三.莱斯够掰比

三.莱斯够掰比

作者:我是个死鱼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跟上来干什么?”

    张燎用钥匙开着门,一边说道。

    张傲雪冷哼了一声,没有搭理他,张燎也不在乎这事,他开了门,走进屋,闻到了一股从厨房飘来的饭糊味,张燎连忙脱了鞋走进厨房,张傲雪也跟了过去。

    张燎走进厨房,就看到一个幼小的身体站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张燎心中了然大概的情况了,锅里糊成一堆的,是炒饭吗?张燎餐桌上已经摆好了几个菜,虽然看上去都异常的糟糕,虽然张燎不敢确定味道是否能够入口。

    悠悠现在感觉很尴尬,太重了,她根本就颠不起来,而且在用铲子翻炒的时候根本就翻不动,现在好了,她看着乱七八槽的厨房,身后熟悉的气息,一切都完蛋了,都完蛋了,她搞砸了一切。

    她知道张燎是个很平静温和的人,他应该不会责骂她什么,但是一定会对她很失望吧,一定会在心里觉得她是个不聪明的孩子,笨手笨脚,什么用都没有,成天就知道要求他这要求他那,他一定会这么想。

    悠悠被有力的臂膀抱住,这并没有出乎她的意料,她知道张燎不会因此指责她什么,但也仅仅如此了,仅仅如此了,但他也绝不会喜悦,她很害怕,非常害怕。

    悠悠发觉自己被抱在张燎怀里,她看向张燎,张燎只是对着她笑笑,出乎意料的,张燎没有沉默,没有那种用冷淡的态度,他摸着她的头笑了笑,温和的笑了笑,那种温暖的笑容。

    “对不起……”悠悠趴在张燎怀里说道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张燎好像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

    “这个……因为……”悠悠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张燎摇了摇头,抱着她走到浴室,将她放下,然后蹲下对着悠悠温和的说道

    “谢谢你悠悠,谢谢你为我们带来一顿食物,食物是多么美好,多么宝贵的东西。”

    “你不……”悠悠有些疑惑的看着张燎,为什么他不责备她呢,就像以前的爸爸妈妈不允许她做这个,做那个一样。

    张燎温和的望着悠悠,他接着说道

    “洗好澡,我们一起享用一顿美餐,谢谢你为我们带来这么一顿美食。”

    张燎看着悠悠,摸了摸她的头,然后关上了门,又去悠悠房间拿了一套衣服,然后离开了这里,他确实不知道这么做有什么好处,但是他觉得,这样总比对着年幼的孩子,对着已经很恐惧的孩子,内心已经充满愧疚的孩子,摆着一张臭脸,好像生怕谁不知道他生气一样,肆意滥用着自己成人的权威要好的多。

    她应该是自由的、自信的、尊重他人的、健全强毅的人,应该是个充满力量的灵魂,他只愿意做一个守望者,在她还在处于幼时的时候替他们遮风挡雨,坐视着引导着她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如果那一天她已经足够强大了,那么就是他离开的时候。

    走向厨房,对着张傲雪说道

    “我能请求你一件事吗?”

    “这就是你的诚意?这就是你的决心?”,

    张傲雪轻蔑的望着他,带着讥讽的说道。

    “先吃饭吧,吃完饭我们就出发。”

    张傲雪看了看桌子上的几盘小菜,鼻子蹙了蹙鼻子,不屑的说道

    “我为什么要吃这这种东西,这是人能吃的吗……”

    “如果我饿肚子的时候有这么些东西吃也算是挺不错的了,至少看上去还是挺新鲜的。”

    “得了吧,我可不是陪你玩过家家游戏的,如果你不想去,那我就自己去好了,你自己想办法吧。”

    “如果我们节约这点时间可以让事态有明显的改变,那么这就是我的错误与愚蠢,但《何必那么心急,坐下吃点东西,顺便赞美一下,夸赞一下带给我们食物的人,食物是多么伟大。”

    “你这渣杂,好玲珑的嘴巴,怪不得能骗的了周姐,如果我不是了解你的渣男秉性,说不定就让你给骗了。”

    “歇歇吧,好好的吃点,不喜欢吃那就稍微吃一点,就算是不真诚,也要夸赞一下,尽量显得真诚,至少那米饭是可以入口的,我尝过了,吃点米饭吧……”

    “如果我不呢!”张傲雪的眼睛好像有着利剑,她正气势汹汹朝着张燎刺去。

    凭你的性格应该只会让我走就走吧,这个混蛋,这个混蛋,但是她却还是想要这么说,她就是想要这么问,这么说,她在等待着什么。

    张燎目光如电,直视张傲雪的目光,他必须确定这段因为周止暂时建立起的同盟之间的关系,不然他会被烦死,当然更多的是,他害怕到时候会因为她的叛逆会惹出事,他没有给出两个答案,只给出一个,于是他平静,平静,却蕴含着刚毅的说道

    “坐下,然后吃饭。”

    随后张燎望着张傲雪,他是野兽,他是狂狮,他是暴虎,他是不灭的征服者,是永不停息的火焰,但他汹涌澎湃的意志服务于真理,遵从于内心的至善,他是矛盾的恶魔,一方是有摧毁一切的渴望,但另一方是追求公正与正义,于是他把这渴望对准混沌与恶。

    张傲雪看着这双眼睛,她竭力想与他对抗,想要与他抗争,但是她很快不自觉的屈服了,被制伏了,她的意志不足以与这个魔鬼抗衡,她不能与他相抗衡,他太强毅,但她还要尝试。

    “如果我说不呢。”张傲雪冷眼望着张燎说道

    “算我拜托你了,稍微做做样子吧。”

    出乎意料的,魔鬼好像屈服了,魔鬼没有继续施加他的压力,明明她已经是残兵败将,只要在来一次风浪就能将她毁灭,但这个恶魔好像是没有发觉一样。

    张燎叹了口气,移开视线,将一碗米饭放在张傲雪面前,然后围起围裙,将厨房收拾干净,然后坐在他的位子上等着悠悠洗好澡出来吃饭,气氛一度十分尴尬,张燎决定开口打破沉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黄山山界那里出现大量黑雾,这是一次比较重大的行动,连S级的能力者也去了,S级是目前为止可以称的上人类最强的心象能力者,就连周局也只是其中的一个队员。。”

    “然后大概半个月前,上面不在有周局的消息,只是告诉我们要新来一个局长,周局连同其他前往黄山山界的人了无音讯,我最近一直在忙着调查这事,其他地方的前去那里的局长也一样。”

    “我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但是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

    张燎看着张傲雪说道

    “你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危险,你跟周止什么关系。”

    张傲雪挽了一下她的发丝,一副故作轻松的样子说道

    “有什么关系吗?”

    “没,我只是好奇。”张燎回答了她,他确实只是好奇,为什么要这么在乎周止,他自己觉的周止对他很好,也帮了他很多,还有,他对她告了白,总之乱七八糟的,张燎考虑了很多,他也想过要不要去,好好的思考了一段时间,最后他觉得还是要去一趟。

    首先他应该去,其次,他的确有这个能力,他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人,如果他真的是个没有什么能力的普通人,没有半点机会帮助周止,那么他就应该为了悠悠考虑,不能这么做,不能冒险,但是他既然可这个可能,有这个能力,那么周止陷入了这种危机,他就不能坐以观止,那怕可能有着很大的危险,因为他是人,有着人性,他不能坐视一个对他真诚的朋友,甚至是爱他的朋友,陷入危机而袖手旁观,遇到事情害怕,逃跑,逃避,那在兽性中也是最可鄙的部分。

    “那个S级的能力者也没有消息?”张燎问道

    “的确,是的,你不想去了?”张傲雪的语气带着些许鄙夷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这种重大的事,我们总得勇敢又谨慎,我想知道一下S级的心象能力者是什么概念,你能给我形容一下吗?”

    如果我想理解S级所代表的概念,那么就得让张傲雪从表象中来抽取,比如他一拳能打飞几百头牛,能搬走一座山,这种完全的表象,完全的感官,但我从中却又能从这表象中理解到这概念的存在的一部分,她所形容的越精确,通过语言所锚定的存在越精准,那么我对于这概念,也就是存在就越能感受的深。

    “如果你让我形容的话,那就是坦克、机枪,与冷兵器的差别,不管你的武器多么锋锐,技艺多么精湛,但是你们不是一种同等的东西,你再厉害一枪就把你打倒了,一枪不行那就两枪,看上去S级与A级相差不大,只差一个级别,但那至少要二三十个A级心象能力者才能与一个弱小的S级相匹敌。”

    张燎听了这话心中一惊,居然差别这么大,张燎心中既好奇又惊异,他接着问道

    “你的意思是说不是单纯的能量差异,那到底是什么划分了S级与A级的差别。”

    张傲雪看了张燎一眼,心中惊讶,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快,但她也没心思隐瞒,于是她说道

    “是心武。”

    “心武?”张燎好奇的看着张傲雪

    “没错,所谓A级的心象能力者只是将心象的基本能力掌握了,能够发挥出心象的基本潜力,就像是一个婴儿成为了一个能蹦能跳的孩子,能够自由活动,但是只有心象觉醒了心武,拥有心武的心象才是一个最基本的成年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没错,我明白你的意思……”张燎喃喃的说道

    “A级与A级的心象能力者之间的拼搏厮杀就好比两个不懂武艺的成年相互斗殴,谁赢谁输完全靠的是谁的力气大,谁的身体健壮,那怕是A级也不过是王八拳抡的好看而已,而掌握了心武的心象虽然不一定有那些不懂心武人强壮,但他们通晓技艺,当然比那些没有觉醒心武的人弱小这很少见就是了,就现在能够观察到的觉醒心武的能力者,一般都会比那些非觉醒心武能力者要强的多。”

    “那心武到底是什么的一个……概念?张燎接着问道

    “心武具体来说不是一种武器,有的人心象也有武器,但那并不代表是心武,心武是更像是一种能力,但大多数心象能力者觉醒心武以后都是这能力都是以一种武器的形式的出现,有的人只是单纯有着能力而没武器,但那极少,所以就把它称为心武。”

    “就我所知道的心武能力,也不多,干嘛这么看我,你以为这种信息是街上的大白菜吗?”

    “我所知道的心武就只有一个冰锤,是一个看上去小巧玲珑的小冰锤,但是它一旦被激发,就变得有一人高,威严寒冷,那个冰锤的主人曾经连同整个山脉将盘踞在山里的邪异能力觉醒者全部冻成了冰雕,狂暴的寒冰风暴我就算是处于被保护中也感到可怕。”

    张傲雪一边说好像一边陷入了回忆,好像回想起了那可怕的力量。

    张燎一脸蛋疼看着张傲雪说道

    “那么也就是说,就是这么个牛??的存在,去了那里都没有音信,然后你为了救周止,一个人打算去那?”

    张傲雪听了这话,冷哼一声,说道

    “怎么了?不行吗?”

    “不,没什么……你跟周止……”什么关系,居然会为了她近乎可以说不要要命了。

    张燎倒不是贬驳这种情感,只是好奇为什么她俩之间感情怎么会这么好,也许一个局长跟她的秘书在一个办公室,吃喝办公都在一起就能说明一些问题了。

    张燎没有继续说话了,张傲雪看上去显然也没了什么心情,似乎想起了连一个S级心象能力者都遭了殃,没什么音信,也许是对此行的不抱有什么希望,张燎甚至有种奇怪的想法,她是不是抱着死的念头去的,但张燎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

    张燎觉得自己要重新评估这次行动了,就连S级的心象觉醒者都了无音讯,他……他还没给自己评估过好像,周止刚带他来到这里,就跑去执行这次任务了,自己白白闲了这么长时间什么都没干,那个手册他倒不是没有研究过,他是认真的读了看了的,结果其实里面就是一些要求准则,其余的就是要等上级分配任务,而他的上级什么任务都没给他,就跑到黄山去了。

    张燎发觉张傲雪一直在看着他,张燎心里叹了口气,听你这么说,连一座山都能给变成冰的S级心象能力者都没啥用,他不过是个靠着偷袭搞死了一个那个叫古清风的,就是黑袍死神,他不是偷袭真身也是被人随便打,他知道那个古清风,还有黑袍死神,没有一个是S级,论正面力量,那个黑袍死神不是轻松的吊锤他?他就是个高攻1血的DPS,要是敌人不给他机会,吹口气他就死了。

    张燎看了一眼张傲雪,心里纠结了起来,思来想去没啥办法,他不过只是与周止相处了不过两三天的时日吧,何必为了她这么冒险呢?

    张燎此刻痛骂着自己,可是却又不自觉的畏惧起来,这个张傲雪没有骗他,她说的都是真的,自己只不过是条咸鱼罢了,是条咸鱼而已。

    他妈的他妈的,大不了老子不住这里,我走人,我心里愧疚,那我不住这儿了,不住这儿了。

    张燎哀叹一口气,要是做好事只是废废力气,耽误些时间,谁不愿意做,可是这事要命啊,如果有个星级那一定是写着十一颗星,最高难度十颗星。

    他一个拿着木剑,穿着布衣的新人从新手村出来不去杀鸡要去杀野猪王,他怕野猪王都不知道他正拿着木剑戳他菊花呢,一个翻身把他压死了。

    张燎想要抽烟,于是他拿出一根抽了起了,张傲雪厌恶的问他为什么喜欢抽烟,他不耐烦的回道

    “我喜欢抽烟。”

    “恶心!”张傲雪厌恶的说道

    张燎懒得搭理她,心中烦琐,他倒也不怎么爱抽烟,只是一时烦闷。

    张傲雪在那等着,看张燎一副纠结的样子心里气不打一处来,她直接说道

    “你到底去不去?你要是不去我就走了。”

    “我们是去菜市场买菜吗?”张燎的意思是希望你知道这次行动的意义重大,不是去菜市场买菜,在给他一点时间,于是他说道

    “那你去菜市场买菜吧,我先走了。”张傲雪冷厉的说道

    张燎头疼的要死,你这混蛋,我这个孤村人都有一个孩子要照顾,难道你就没有什么亲人了吗?难道你就周止一个人是亲人朋友?张燎倒不是怕自己,他是不知道悠悠该怎么办,要是只有他一个人,他倒不会这么纠葛犹豫,很快就能说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