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灼魂记 > 五.找方向

五.找方向

作者:我是个死鱼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灼魂记 !

    张燎连同张傲雪用到处搜集来的草叶堆积在这辆红色卡宴上,直到它与自然合二为一为止,张燎站在远处看着这辆被草叶遮蔽的卡宴,需要极专注用心才能看到不对劲的地方,于是张燎放了心。

    张燎环顾四周,此地已是黄山山界内,可是他没有看到所谓的黑雾,只看到青山环绕,郁郁葱葱的树木不留余隙点缀在山中,流水的声音如此悦耳,张燎只感到心旷神怡,如此的养眼妙目,如果不是这里不是吞噬一队由S级心象觉醒者的队伍的话。

    张燎只欣赏了这片天地美景片刻时光,就不得不痛苦的逼迫自己小心谨慎的对待它们,他是很痛苦的,那个黑袍死神厉不厉害?那跟S级心象觉醒者比就是杂鱼,就是这个地方把他们全吞没了。

    张燎发觉自己是如此的爱这天地自然,爱这阳光明媚,爱这山清水秀,如果那天能生活在这里,当然他可不是要抛弃现代生活的便利,他希望能将两者结合起来。

    张燎将跑火车的大脑制止,别忘他是要来干什么的,可不是要来旅游的,张燎让张傲雪在那等她一会儿,他抱着悠悠走到一颗树下,准备像那一次一样,让悠悠暂时沉睡,休眠,这是可行的,因为这是那个吊坠告诉他的,可是。

    张燎在试了好几次以后,不得不无视悠悠好奇的眼神,将凝重的目光望向那片白色云雾缭绕的黄山内部,他有种感觉,他真是给自己找了个好棺材了。

    张燎无法与悠悠脖子上的吊坠建立联系,它好像是死了,沉寂了一样,虽然张燎一直没有与这个绿色吊坠进行过语言的沟通,但是那日她确实让张燎领会她的意图,那就是她可以暂时保护这个孩子,你不用操心。

    但是她突然失去了联系,张燎不打算用悠悠的命来赌博,他回去以后很直接告诉了张傲雪他的理由,也让张傲雪理解了他为什么会带悠悠的原因,所以他们又废了功夫将车弄出来,准备将悠悠先安置好,既然这里无法与绿色吊坠沟通,那么他先出去再回来。

    悠悠看着在旁边蹙眉沉思的张燎的脸,不由得愤愤的说道

    “我想跟你们一起去玩。”

    “不是去玩。”张燎正在想这个地方是怎么回事,所以很简单的回答了悠悠。

    “这里这么漂亮,这么美,你们就是要一起去玩。”

    他可真花心,虽然他疼我没错,但他也真是个花心大萝卜,那个大姐姐虽然很讨厌她,但是她才死了几天呐,张燎就又勾搭上一个,居然还要跟她旅游的时候独处,好吗!这就开始嫌弃我了?这就开始觉得我讨厌、多余、不讨人喜欢了!

    “求求你了,带我去吧。”

    “不行,你等下就要睡觉了。”张燎心情沉重,一心想着此地,没有去想她的心思。

    悠悠听了这话又惊又气,又怕又怒,她真的没想到张燎居然这么不在乎情面,她真的伤心了,也真的生气了。

    “好你个……好你个!张燎!混蛋!畜牲!发情的狗!满脑子都是女人!你这个……”

    “安静一点!”张燎不自觉的厉声说道,说完他又后悔起来,但是他真的没心思去管这档子事,反正她等会就睡了,至于这问题那问题,那也是活人去愁的,跟一动不动的死人半毛钱关系没有。

    “你,你,你!”悠悠难过极了,温柔的勇敢的爱她的对她来说好像神明一般的存在的张燎居然因为她发一点小脾气就这么凶她,她不就是抱怨你跟这女人去玩不带她吗?你居然说话这么厉害!悠悠气极、怒极、伤心极,到了最后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一副老娘很生气,快来安慰她,不然你就没有机会了的样子。

    张燎看着她一副气愤的样子,只感到女人的神经质与不可理喻,他知道那怕他事后解释,她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她也会一样心有怨气愤怒,因为在她们看来,在某些女士看来,正因为在那种危机的情况下他压抑住自己的烦躁依旧温柔的耐心的对她宽慰劝诫才是对她的在乎。

    张燎知道她心不坏,相反还挺善良,只不过有些种种古怪的小问题,这种问题虽然幼稚如同公主病一样,如果她不想改正那是她的自由,只要她不将这脾气牵连其他无辜的人,那么他就没权约束她,但张燎可以说是她的监护人,他有着道德义务引导她,认识她自己。

    张燎停住脑子里奔跑的布加迪威龙,他继续看着窗外,不看她一眼,这些人际关系问题,说到底是活人的问题,不是死人的,对一具没有知觉的尸体来说这些问题太奢侈了,他不想在这个时候搞些道德教育来扰乱他的思索,反正她等会就睡了,希望她醒来以后还能有着家人,她唯一的家人。

    “歪……”悠悠看张燎一直皱紧眉头的样子,想跟他说些话,突然车子猛地一停,悠悠一头撞在副驾的座椅背部,脑袋直晕,张燎一直都警惕着,所以早早有了防范,他透过车窗观望着四周,想对着张傲雪问怎么了。

    但张傲雪却提前说道

    “别演家庭肥皂剧了,看看前面那个草堆。”

    张燎没心思计较她话里的讥讽与嘲笑,听了这话的后半段他顺着张傲雪的目光,看到一个草堆,一个平平无奇的,正常的不能的草堆,只是这草堆有些令人诡异的眼熟,因为这就是他跟张傲雪堆成的。

    张燎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他眨了眨眼睛,又看了一遍,问道

    “你感觉发生了什么吗?”

    “没有,我就是原路返回,一直开着然后开过一片被大片从树上打下来的叶片,就又回到了这里。”

    “我一直都注意着你开车的方向与距离,咱们从那个坡下来来到这里差不多用了半个小时,而我们现在也只用了半个小时左右,至于方向,我敢肯定的是,至少我们肯定是认为我们走的方向是朝原路返回的,至少是我们认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