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灼魂记 > 七.沸腾

七.沸腾

作者:我是个死鱼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灼魂记 !

    就在张燎带着张傲雪悠悠走进这片繁茂的黑色树林里一会儿功夫,约有五六分钟,那灰黑的平原草地上不断涌现出黑色液质,这些液质不断的朝着一个高瘦的人形形式流去,不断的旋转着,最后凝聚成一个有着人形,高瘦的黑色物质。

    它首先疑惑的看了看四周,很好奇它现在的地方,但是很快它就明白它是谁,要去做什么,它狰狞的咧嘴一笑,让人心寒的微笑,然后下一刻它消失无踪,出现在黑色树林中的一处。

    张燎抱着悠悠带着张傲雪走在这篇黑色森林里,张傲雪心中虽然厌恶张燎,至少她觉得张燎就是这么令人厌恶的,至于张燎表现出些许好意与良善,都被她否定了。

    但是讨厌归讨厌,这片黑色森林诡异可怖的气息更是令她畏惧,她只能勉强的说服自己跟紧张燎。

    张燎看着一脸嫌弃他的张傲雪,心中敞亮她是怎么回事,他不能坐视事态恶化下去,虽然不得不承认,如果抛弃掉这两个人的确方便行事,但那只是不得已之不得已。

    他已经尽力想要使悠悠摆脱这件事了,他虽然也有想到将其给予金钱暂时寄养,或者在上江直接将她用绿坠使她安眠,张燎叹息自己的优柔寡断,出于种种考虑,说到底就是太放纵,结果使她身处这种处境。

    张燎余光看似不经意的抽了抽悠悠,她一直在看着他,一直死死的,专注的看着他。

    张燎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有多麻烦,悠悠自然不用提述,他还不知道她心里想的什么?

    这方面的问题可以有诸多论述,但是此刻思考这些问题实在愚蠢奢侈,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如何使她们不受到银苹果的干扰。

    如果银苹果仅仅使其主观意志增强那还好说,只是既然一个人吃下银苹果,它就是抛弃了理性,就是不讲道理了,它就自然容易被强健的意志所征服,因为它无知,张燎认为黑山羊之母是真理之下,意志最强大的存在。

    他曾经正面与它面对过,所以他能够理解强大的山岩、海洋、天空这三位法庭为什么会被征服。

    一旦抛弃理性,存在就容易沦为被意志与力量更强大的存在所征服,张燎并不觉得他有多伟大,论力量,能够维护掌管本质世界的三大法庭绝对不是开玩笑的,你以为存在们都是小绵羊在那吆喝两声就听话吗?不是法庭的拳头最大,最硬,谁会听他们的,不过他们三人显然缺乏意志。

    但就算论及意志,张燎自认为强健,可以说相当的坚韧,他可是一个恶魔,是从炼狱走出的强者,炼狱在本质世界是代表最原始的最纯粹的弱肉强食的地区,在他还是未开化的野兽时一路杀过来的,但可就是这样他也见过与他相等,甚至有一位他自认也不如的存在,可是那位存在也跪了。

    没人能够在力量与意志上与黑山羊之母匹敌,如果不是他冒死通过了灼魂之路,得到了源火的认同,那他在最后直面黑山羊之母本体的时候,就失去了理智。

    张燎叹了口气,心中想到

    伟大的真理,或许我也可以称呼您为上帝,您虽然不能被扭曲,为了维护您,守卫您的荣光,我这卑微的仆人已经经历了如此多的磨难与痛苦,令人庆幸的是我可以说是不辱使命,无论是黑山羊之母还是那群难以言说的存在,我都将其驱逐,本以为为此神魂俱灭的我已经完成了我的使命,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失去了我的精神却也是回归到您的身边,可以进行一场永恒的休眠。

    但是不知为何我再次醒来,并且我的敌人们也再次出现,我知道对于您来说,我的一切努力或许只是为了认识您的自我认知,我的任何语言对于您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我无论是辱骂您也好,还是赞美您也好,对于您都没有任何意义,您也不会有任何情绪,您不是一个具有人格的存在,任何语言的存在对您的表述都是无意义,我从以往到现在的努力都不是您的任何人格化的引导,这一切都是自然的法则,如果我失败了,那就是失败了,世界就进入到黑山羊之母的世界,或者陷入癫狂的无序中,但是对于您来说,那又算什么呢?

    因为您只是物体坠落会朝着下方堕落,您是爱自由,您是要做个好人,您是一加一的结果,您是速度不能超过光,您也是人被杀就会死,这些静止永恒的存在,我用这些语句来试图把握您的存在,但是我想说的是,就算如此,我依旧终生侍奉于您,为您奋斗。

    (注意,是人的理性,是人的理性,是人的理性,记住,是人的理性,如果不是人的理性,做好人与做坏人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对于自然来说,人什么都不是,张燎一直所尊敬与践行的是人的理性,所以伦理道德在理性里有了重要的地位。)

    张燎停下这些思绪,他看到前方有一个部落,那里有着很多人影在那里,终于到了,他站在那里没动,但他还没来得及说话。

    张傲雪看着张燎突然说道

    “你好像知道这里是怎么回事?”

    张傲雪刚才太过惊慌,经历这么危险的事情,一时心里没有反应过来,又害怕周边的这些阴森诡异的高瘦黑色树木,所以精神一直紧绷着,可是她一有时间稍微休息一下,她很快就想到了,张燎是怎么知道那果子的名称,效果。

    对于那难以感知的黑雾张燎或许可以凭借他的心象做出反应,可是那果子的名称,效果,以及他的沉稳与好像很熟练的样子,她不由得心生怀疑。

    “那你是怎么想的?”张燎反问道

    “你知道为虎作伥的故事吗?”张傲雪反问

    “你有什么用?”张燎转过头眼睛冷淡的看着张傲雪,他心中生气,虽然知道那个果子对她造成了很大影响,可是他依旧不耐烦了,感到极为恼火。

    我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害你有什么用,你他妈的用你脚趾头别用你的屁股想想,我要是想要害你我还要等到现在?

    “我怎么知道你救我不是别有用心?”张傲雪接着问道

    “你还记得那个果子吗?”

    “当然……”

    “首先,我害你有没有好处?”

    “我怎么……”

    “我害你有没有好处!”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有更深的用心!”

    “你觉得我能有什么用心,你也看到了,它恨不得扒了我的皮,拆我的骨,所以我跟它是没有合作的,如果我对你有什么用心的话,你觉得你在那能反抗的了我?”

    “你说的没错!都很有道理!可是我就是觉得你是个人渣,负心汉,色狼,小白脸,不管你怎么说我都觉得你是,而像你这样的人是不可能是好人的!”

    “先不提你从色狼、小白脸推理出不是好人的必然性有多严谨,算了,张傲雪,不管我怎么说,你不肯都不会接受基于事实的逻辑论证。”

    “但是你这样想一下,我是个小白脸,我是个色狼,你可以觉得我放着小日子不过千里迢迢冒着生命危险来救周止是为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可是你现在跟我翻脸合适吗?如果没有我,你已经死了,这是你不得不承认的吧?如果没有我,你也依然会在这里寸步难行。”

    “之前那么容易对你实施一些邪恶的目的我都没有做,那现这么危险的情况你觉得我会这么做吗?对,没错,我是个人渣,色狼,可是根据我上一条的论述,以及我还救了你,可以得出你现在很大几率是安全的对吧?”

    “你就委屈一下,为了你的目的,救出周止,跟一个色狼合作一下,你觉得怎么样呢?”

    张燎说完就往树上一靠,他已经很耐心了,如果这样张傲雪还不能接受,那么他就只能分道扬镳了,他不打算浪费太多时间在张傲雪身上,他真的已经尽力了,如今他身处它的领域,本身也是在走钢丝,这不是果子的影响,他很幸运,他只是觉得张傲雪很蠢,但此刻张燎很恶意的故意不去思考这个问题,虽然他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傻妮子,但是他到没太过责备她,虽然理解她的困难,但是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还给他找麻烦实在让人不痛快,再加上张傲雪对他来说是个拖油瓶,要处处留意着她,不过为了图省事抛弃她的想法倒没有,只是她要是自己送死,他也不阻拦,他是劝告过了的,是很真诚的,劝告了的。

    张傲雪心中很纠结,她知道肯定张燎是个人渣畜牲!但是他说的没错,这个人渣畜牲说的很对,她是来救周止的,她是来救周止的,她说服自己忍住自己心中的厌恶,然后说道

    “你虽然是个不可救药的混蛋,但是你说的还算是没错。”张傲雪心怀念念的说道。“我们还得去救周姐,我们得去救她,不然在这里她肯定是没办法自己逃脱的。”

    张傲雪想起那个在她失去了生活意义时陪伴她的周姐,心怀愤愤,男人都是渣滓,渣杂!尤其是像张燎这样的超级大渣杂,但是为了救周姐她决定忍辱负重!

    张燎心里好奇这她俩到底什么情况,但最后还是懒得想她经历了什么思想斗争,什么姐妹情深,你高兴就好,只要你别给他添麻烦就成,他尽量保证你的小命,他真的是对张傲雪对他恶劣的性格够够的了,要不是我佛慈悲,上帝仁慈,安拉胡巴拉克,看在你不是恶人的份上,你看我还有没有影?

    “唉,我们走吧。”张燎满心的不情愿收了回去,表情严肃的抱着悠悠与张傲雪走进那些连绵的营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