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灼魂记 > 三.菲特今晚留下来

三.菲特今晚留下来

作者:我是个死鱼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灼魂记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张燎走在高速公路上,他已经踏上了寻找姜苍然的路途,去寻找她,寻找姜沧然,让姜沧然带他去看看上学的到底是什么,他得看到,看到实体。

    上课到底是不是实体呢,这个女人告诉我上课是老师、学生、课堂组成的,他们是最基本的要素,没有学习用品吗?书、笔、类似我做的长椅,还是说它们被涵盖到课堂里了,她为什么不给出范畴呢?是我太笨了吗?连这些东西都不知道,,难道这是所有人都先验自明的问题?张燎惊骇的想到,那为什么他不知道,

    啊,好烦,好像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一定是他没见过,上课是实体还是形式,应该说是形式,应该说更大意义来说是形式,它的形式意义是应该是大于实体的吧,毕竟上课这个词没有对应的物质,虽然有老师、学生、课堂这三个要素,但他们都应该是各自的实体,而并非上课的。

    行为与实体,行为与形式。

    实体与形式

    不管了,去看看他们,去看看就知道了,不看怎么可能会明白呢,去看看吧。

    嗖的一声,张燎看到一辆汽车从他身边疾驰而过,这是一量张燎特别豪华的特别酷炫的总之用一个词来说就是狂拽酷炫吊炸天,车身上面性感热情的红色好像说着爷就是这么拽,如果是一般可能会被这个跑车镇住,但张燎好像没看见一样,他好像没看见一样,只是朝着前方赶去,因为他根本就不理解它的价值,是个没见识的土鳖。

    身后还有大量狂猛的钢铁洪流从他身边掠过,但是他只是想着走着,一连串问候他家人的声音都被他过滤掉了,他完全专注了。

    但张燎感觉有些怪异,就是那辆超级跑车,有些怪怪的,张燎掏出眼睛,带了上去,果然疯病又犯了,张燎看到一个拿着镰刀与苹果披着黑袍的看不清样貌身材的巨人坐在那辆超级跑车上,张燎觉得他很不详,很想跑过去提醒超级跑车,但是他们跑的太快了,很快他连拿镰刀与苹果的身影也看不清楚,前方又只是那条亮黑的高速公路。

    张燎很想去告诉那个超级跑车车主,但是真的是两个腿跑不过四个腿的,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他也没办法,不是他不想帮,而是他没办法,所以他就不在想那个超跑车主,继续赶路。

    张燎走到半夜,肚子很饿,头晕眼花,他趴扶在车栏杆上生气的想到,自己来的应该把麻绳袋给老黄的,十块钱还能买两个面包,不过五块钱只能买一小块,就一个拳头大小,那也比现在强,现在连狗屁都没有,还不如有两块面包呢,现在让老黄占了大便宜了。

    张燎想到这里饿的噗通一声趴在柏油路上,他不行了,但是他脑子里又不在想面包的事了,那种不过是生活上一些繁琐的小事而已,又不是特别重大的事,主要是十块钱两小面包也挡不住了这般饿,反正后悔也没卵用,不然临死多去想想上课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这个臭女人告诉我我对于上课的理解是错的以后又跑了,要是不打算讲清楚就别说!现在害的我要饿死在这了!我要饿死了啊!

    不能去想这些事了,得先活下去,毕竟脑子不能吃,思想也是,先吃饭,要先吃饱饭,再谈这些。

    张燎爬在地上的头抬起来,眼睛锋锐,他的动物的本能,生存的欲望抬起头了,这是每个人必须适度压抑又绝不能缺少更不能抛弃的本能,只有蠢货才完全依靠一种活下去,并且以之为信条。

    前方有一辆白色跟蓝色的车,张燎瞅见了,车上面还闪着红灯,两个穿着蓝衣服的人靠在车上说着话。

    一个中年男子,三四十岁的样子,打着哈欠,一脸的无聊与无所谓,与一个很年轻,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虽然工作了一天,有着疲累,但还是能看出来刚进社会一脸朝气,满腔热情的脸,相信凭靠自己的能力努力认真负责的态度与精神走出一条光辉大道。

    一个是被社会安排的明明白白的,知道生活就是强奸,虽然避免不了,不如代入一个金发辣妹在自己身上上上下下。

    一个是马上就要被社会安排的,虽然很努力认真,但是没有什么太大卵用,他没有什么过于常人的本领,做的事别人也能做到,精致一点,认真一点,领导嘴上夸夸心里也不是特别在乎,毕竟你做的事谁也都能做,过不了几年也会像他身边这位老哥一样,心如死灰,怀疑人生,希望他的生活对他下手的温柔一点。

    张燎虚荣走到一点一点走到这两个警察面前,他强撑着笑脸说道

    “两位先生,给点东西吃成吗?”

    那名中年警官听了这话看了这个人一眼,一身邋里邋遢,头发胡子长的连脸都看不清了,心里就有了大概,有了数,流浪汉怎么会跑到高速公路上来,他打开车门,车座中间的台子上有一个黑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些零食,这是他路上买了一些吃的。

    年轻警察看到张燎先是眼睛一皱,鼻子一蹙,但是深呼吸了几口气以后想起来自己是人民警察,是有义务为这种在高速公路遇到困难的人给予帮助的,他挤出微笑,说道

    “你好先生,你这是怎么了。”年轻人说道

    “我去找一个人,结果没带东西吃,现在很饿。”张燎说道

    “好的,你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你具体说一下你家在那,等下我会送你……”

    年轻人话还没说完,中年警官就关上了车门,递给了张燎一个黑塑料袋,里面是几袋面包,外加一瓶红牛与雀巢咖啡,中年警官说道

    “行了行了,说这么多干什么,等下把他送最近的县城里,交给地方管,你官不大,想管的不少。”

    中年警官不耐烦的说道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们是人民的公仆,是……”年轻警官挺有激情的说道

    “歇着吧你,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脑子里想的什么,咱们王局喜欢的可不一定是你这种喜欢给他惹麻烦的人,王局还有七八年就下去了,早就对升官不抱希望,你给他找麻烦,他还要给你找麻烦呢,你想往上爬,小林呐,来错地方了。”

    中年男子说完就搭理他了,点起支烟抽了起来,这个被称为小林在那面红耳赤的,叽叽咕咕半天什么也没说出来。

    “行了,你赶紧吃吃,然后上车,渣子别弄身上了,算了,你这身行头渣子算个屁,你也别说我看不起你,你这身是个人都这样说,到局里有人给你收拾收拾行头,起码跟个人一样,快点吃,正好今晚回家睡觉。”

    中年男交警对着张燎说道,打了个哈欠,他对着小林说道

    “你说对吧,小林。”

    “为了人民!为了祖国!”

    小林铿锵有力的说道,中年警官不知道他在跟谁说话,小林正在YY自己被当成大贪官调查,家人、亲人、爱人、孩子所有都怀疑他清廉的外表是个大贪官,结果事实是他是清白的,所有调查他的人,怀疑他的人,都心怀愧疚的跟他道歉,而他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回答出他的信念!

    张燎把最后一滴雀巢咖啡灌进肚子里,用舌头舔了舔瓶口,然后又确定里面没有了以后他扔到地上,然后对着这两人说了声谢谢,然后看着前方漆黑的道路,他感觉有些发冷,有些凉,但是他紧紧了衣裳,继续前进。

    “这位同志!你干什么去。”小林问道,起初他以为张燎去上厕所,结果他越走越远,好像要沿着高速公路前进。

    “你这人干什么去?”中年警官走过去抓住张燎的胳膊。

    “我要找一个人,松手。”张燎冷硬说道

    “松手?”中年警官气极反笑,他说道

    “你这样是违法的你知不知道?”

    “味道越来越淡了,我就休息了一小会,它就淡了。”张燎告诉中年警官他的目的,希望这个人能理解他。

    “在高速公路上走太危险了同志,我把你带回去,先好好休息一下,然后你告诉要去那,我们带你去,你看行吗,同志?”

    小林带着温和的笑意说道,他长的颇为和善,人还有点小帅,同时说话的语气里面又带着严肃与决心,一般的纠纷看见这么一个看上去温和又很坚决的交警还真愿意给点面子。

    他最骄傲的战绩就是调和广场舞大爷大妈们与打篮球的之间场地纠纷,当时篮球场人山人海,大爷大妈们咣当一声往那一坐,一大群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警察谁都跟看见阎王恶煞一样的被镇住了,当时所有警察都轮番上去劝大爷大妈,结果谁都没有用,最后他告诉他的同事们你们都没有方法,(你们就是群蠢比)平时不深刻了解人民群众,才会这样,后来他上场解决了这事,然后他就升迁到了这边的交警队,成为了一名光荣的高速公路交警!

    他是如此的有能力!如此的认真!如此的负责!如此的受人民群众爱戴!所以他相信自己早晚会成功的!像这样的一个臭流浪汉,看见他这样穿警服的人心理都是很敬畏的!耍两句官腔,在一脸正气和蔼的模样,他们就会一脸感激涕零的顺从你。

    “不行,不行……谢谢你们,我得走了。”

    张燎说完就打算继续前进,中年警官看了他一眼,他也懒得管了,反正他也该做的做的,对吧,谁也不能在指责他了,他又不是不想帮忙,再说,又没人见过他们与这个流浪汉在一起,小林为了自己的前途也不会说见过,就算出了事他死了,也就是个臭流浪汉,等下把这些有他指纹的东西踢到下面完事算球。

    中年警官小烟吸完,把地上有张燎指纹的东西都踢到栏杆下面,然后回车睡觉,他想到在熬熬回家睡觉了,懒得管了,但是小林看着张燎继续朝前走,心里突然十分不爽,不是对他的安慰,一个臭流浪汉,不给我面子?他只是心里面不爽而已,不是说他什么出于良心,他感觉自己的有种东西被冒犯了,什么呢?对了!就是那个,自己的威严被冒犯了!他一个人民警察,给你吃给你喝,给你一个流浪汉陪笑脸,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这么不给面子。

    老子是个小交警不错,但我未来可是个人民爱护的大官,我这么对待你,你居然不感激涕零的谢谢我,你几个意思?几个意思?

    张燎往前走着,不言语,他不是很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要阻拦他,他是要去寻找真理啊!寻找真理明白吗!要去看看上课这个形式在物质的体现,然后他要观察上课的的体现,虽然不知道最后不知道他所看到的总结的是不是就是上课这个形式的真实,但是他在为寻找真理而努力了啊!往前走着啊!你在干什么啊!

    最关键的问题是,最最关键的,最最最关键的问题是

    张燎不明白,他凭什么阻止他,他的权力来自那?

    他发觉自己的胳膊被握住了,那个年轻警官握住他的手,紧紧的握住。

    “同志!你现在已经到了违法的边缘了!你已经很危险了!为了你好!如果不想犯法被拘留的话,就跟我走。”

    张燎看着他大义凛然的脸,突然想到

    “他真的是为了我好吗?”

    但是张燎没有多想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太过简单,太过幼稚,他那张很生气,很生气的脸,告诉了他答案,他们只是想要带走我,他们想带走我,带走我,将我带走,远离真理。

    张燎被黑发遮拦的脸看着他,他太脏了,也很臭,以至于小林不自觉的后退了一点,张燎说道

    “我违法,所以你才能带走我。”

    “所以,法是你们的权力。”

    “那么法是什么?”

    尽管张燎很愤怒,但他还是被小林口中法这个赋予小林逮捕他的词吸引了,是什么东西,可以赋予两个平等生命中的一个逮捕别人的权力,凭的是什么,为什么这种不平等所有的生命都承认它,法是什么?张燎心里像是挠痒痒一样的好奇。

    “根据……根据……小林绞尽脑汁的说道

    “法就是法!那这么多废话!法说在高速公路走路不行!那就是不行的!”

    “法的概念是什么?”张燎好奇的问道

    “法律是维护公正、正义、社会平等,安全,等等啊,总之为社会做出规范,就这个意思懂了吗?”小林竭尽脑汁的回忆着用来垫床的书,憋出了几句。

    “为了维护公正与正义,对了,还有平等。”张燎喃喃的说道

    “还有规范!”

    “那么法的意义是说为了维护公正、正义、平等和安全为社会行为做出的规范是吗?”

    “你说的什么鬼……啊,差不多就是这样吧,好了,跟我走吧。”

    小林对着张燎说道

    “不行,我得去找人。”张燎转过身又走了,小林彻底的不耐烦了,他愤怒的说道

    “我数三下!”

    张燎走着,他往前走着,这个叫小林很烦人,真的很烦人,至少他是这么觉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这个叫小林的,特别的令人厌烦,那个中年男子是冷漠与漠然,而这个叫小林的则是一种伪装在热情下的自私与自负。

    “三!”小林握紧了拳头。

    “二……”小林话二字说到一半,不在说话了。

    张燎转过头望着他,那双眼神,是如此的凶厉,如此的狰狞,他已经失去耐心了,厌烦了,你居然敢威胁我,威胁我,威胁我。

    如果他把那个二字说出来,他就把他教训一顿,说教无益,只有痛苦令人铭记,张燎已经蓄势待发,一个烦人的、令人厌恶的、装作热诚的伪君子。

    他会有一个好的教训的。

    张燎胸口的挂着的刀片闪过一丝寒光。

    中年警官已经眯着眼睛睡着了,他睡的地方是副驾,不会被叫醒。

    小林正要说出二,等说道一的时候就制伏他,向他展示自己的权威,但是他发觉自己深处的世界变了,他站在一处熔浆四溢的岩土上面,这里到处都是流动的岩浆,混浊的暗影,他肝胆俱颤,大腿颤栗。

    踏踏,他听到泥土被踩碎的声音,他顺着声音看去,一个壮硕的恶魔正在走向这里,浑身散发着火焰与暗影,身体上火屑影雾交织涌动,翻飞腾舞,这个恶魔走到小林的面前,握住他的喉咙,然后死死握紧,小林喘不过气,眼珠发白,两脚抽动。

    然后就在他感觉自己快不行的时候,那个恶魔松开了手,然后小林的身体消散了,离开了这里。

    张燎正要准备动手,这个年轻人就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跟被捏住喉咙的公鸡一样勾勾的叫,张燎见状也不算出手了,拔腿就跑,谁知道这个人怎么了,不知道什么病发作了,又不是他做的,管他什么事。

    小林不知道过了多久,睁开眼睛,发觉自己昏倒在地上,中年警官正在拍他的脸,很用力的,似乎带着种幸灾乐祸般的,使劲拍着他的脸,中年警官打了一个哈欠,说道

    “怎么回事小老弟,再困也不能睡在这里啊。”

    “不是,不是,我被人袭击了……他跑了!跑了!”小林愤怒的说道

    “第一,你浑身上下没一处伤口,皮肤比娘们还嫩,第二,他跑了管你屁事?时间到了,回局里报告一下回家了。”

    中年警官说道就走向警车。

    而小林则呆滞的摸着自己的喉咙与脖子,明明痛感还在,现在依旧能够感受的到,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一点,一点点一点点握痕都没有?这么的正常?

    “见鬼了……见鬼了!”小林呆滞的说道

    然后他连忙朝着警车里走去,今天就是一场梦而已,一场梦,回家洗洗睡觉,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没有发生,可是他去拿一瓶放在车台上的饮料喝,那里什么都没有,这让他又想起了那个奇怪的流浪汉,他摸着依旧痛疼的喉咙,浑身发寒。

    张燎走了不知道有多久,走到精神恍惚,头脑昏沉,浑身发热发麻,但他还是异常的兴奋,因为他发觉前方有一个加油站,那里的臭味是如此的浓郁,如此的浓郁,让人想吐,让人恶心,但是张燎却十分高兴,他很快就要找到他们了。

    而在加油站内,因为前方大堵车,所以那个超级跑车停在这里,开车的是个穿着暴露的年轻人,他正在……与一个……咳咳…………咳咳……

    车内行着雅事,而车上却只有一个拿着苹果与镰刀的黑袍人正坐在车上吃着苹果。

    而在一个普通的白色小轿车里面,几个土匪正一脸凶悍的看着一个抱着洋娃娃的小姑娘,他们凶神恶煞,拿着一身土匪衣服给小姑娘指指点点着。

    在姜沧然的车上,一个美丽素洁的宫装女子,头发雪白,神情傲然清冷,其美貌更是比月上的嫦娥仙子也是毫不逊色,但是令人大煞风景的是,她此刻正被一团黑泥围裹着,而丝毫不知。

    张燎感受着熟悉的气息,加快了脚步,朝着加油站走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