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灼魂记 > 五.我要杀了你!

五.我要杀了你!

作者:我是个死鱼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灼魂记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在这段仿若地狱的连环车祸上空,漆黑的深沉的夜幕没有一丝光亮,无星亦无月,只有黑暗,只有黑暗,除却黑暗,也唯余黑暗,这里是黑暗之地,黑暗之所在,黑暗之延伸,黑暗之魂,黑暗的精魄。

    恶魔张燎迅捷的前进一拳打在黑袍死神的脸上,张燎能够感受到那拳头打到肉上的触感,随后无边暗影随着火焰从恶魔那尖刺嶙峋的手臂上侵袭过去,以黑袍死神为中心爆发出满天黑炎像是烟火一样释放。

    轰的一声,满天黑暗爆发出耀眼光明,炽热的火风飞舞,恶魔张燎给这里带来灼热的光,带来了火,但是黑袍死神就只是站在那里,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恶魔张燎面色凝重,乎乎的狂风,恶魔的火与影散去,黑袍死神浑身连一点伤口都没有出现。

    毫发无伤。

    毫发无伤有两个意义,一个是内在的涵义上,表示受到攻击的事物近乎没有什么损害,在或者是纯粹的字面上意义,,单纯的字面意义,一根毛发都没有伤害。

    而在这里,恶魔张燎脊背有些发凉,这个黑袍死神即是涵义上的也是字义上出于双重意义的毫发无伤。

    黑袍死神看着张燎,眼神里仅有的一些郑重不见了,绣花枕头,废物一个,也敢来给一群杂碎出头,不知死活的蠢货。

    随后,黑袍死神一镰刀划过,发出风啸,带来阴冷的寒意,一道紫色的半月朝着张燎无声无息的划去,恶魔张燎急速后退,试图摆脱这一击,但是它太快了,张燎既反应不过来,身体也做不出反应,只能勉强避开致命伤。

    张燎看着自己的腹部,一个令人触目惊心的巨大伤口狰狞的裂开,从左到右,腹部向上被割开一个巨大的口子,在裂开的黑色皮肤上还有阴冷的气意在不断蔓延,并且流出黑色的,比身体还要黑的,纯粹的黑血,透过伤口能够看到里面是一堆火焰与影屑的雾。

    这个炼狱恶魔看着那个黑袍死神,表情吃痛,痛的灵魂都在发凉发麻,好厉害啊,好厉害,真的好厉害,只是轻飘飘的,轻瓢瓢的一击,他感觉自己就要陨落了,他很有可能会死在这里,而前面这个黑袍死神,已经不知道吃了多少人了,而他,只是一个刚刚睁开眼睛的人,还是如此的孱弱,不是他的对手,没有一点胜算。

    而正在钢铁丛林里寻找黑袍死神真身的张燎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腹部,钻心的痛,浑身好冷,好疼,好痛啊,痛死我了,恶魔张燎与张燎不是两个人,他们是一体的,他就是他。

    “我真是高估你了,你的味道会很不错吧?”

    黑袍死神看着恶魔张燎不怀好意的阴笑着说道

    “是谁给你的权力这样做的?”

    张燎看着他问道,声音严肃的诘问道

    他试着拖延时间,一边蓄势待发准备反击,同时他必须要知道是什么赋予了这个人剥夺他人生命的权力!你凭什么!凭什么!

    “谁给我的权力?”黑袍死神看着张燎声音装腔作势的说道,他看出来张燎的意图,但是,你会在意一只蚂蚁的反抗吗?戏弄他,玩弄他,折磨他,给他希望,然后在让他以为成功的时候在踩碎,这样才够好玩。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黑袍死神看着张燎阴恻恻的笑了一声,突然语气激昂的说道

    “当然是自然!是命运!自然选择了我们!让我们成为主宰!让我们成为命运!我们是新的人类!不!”

    他的声音中带着蛊惑。

    “我们是神!是这群不能觉醒的羔羊们的神!”

    “我们是他们的统治者!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违抗历史的潮流!终有一日觉醒者们将会主宰这个世界!”

    “我们按照苍天的旨意去淘汰他们!不适合生存的就应该被淘汰!等到我们吸收了足够多的力量,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宰,我们不会杀光这群羊羔,我们会养着他们,让不能觉醒的人的异身成为我们的食粮。”

    “我们是自然的意志!是这份天赋选择了我们!我们回应了他的旨意!”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这是天命!”

    张燎听到这里,脸色已经阴沉的像是黑了下来,冷冷的看着他,这个杂种,畜牲,你们把自己当成了野兽了吗?蠢货!

    “小弟弟,我看在你的心象还算不错的样子,知道石匠会吧?那里都是精英,他妈他娘的全是大腕,我告诉你,明星、企业家甚至连政客!政客!懂吗?全在那呢!等到以后我们神不知鬼不觉掌控整个世界,那群羔羊还蒙在鼓里呢!”

    “我给你一个机会,小弟弟,一条光辉无限对我路在你前面敞开了,把那边那群叽叽喳喳的人杀光,你就在上来,加入我们,不然,我可能就要不客气了。”

    黑袍死神看着恶魔张燎,阴恻恻的笑着,巨大的镰刀散发着寒意,他在威胁着张燎,让这个令他作呕的傻子抛弃自己的正义,然后……

    他又阴恻恻的笑了。

    恶魔张燎看着黑袍死神,他不得不说,他居然有点心动,阴冷的气意在他的身体里蔓延,他只能艰难阻挡,如果他真的与这个黑袍死神打下去,张燎知道了他的下场,除了死去绝无第二种可能,当然他不是赞成黑袍死神的理念,但是他不想死,不想死在这里,加入他们以后可以潜伏……可以做更多的事……毕竟活着才能……活着

    黑袍死神看着张燎还在流露着黑血的腹部咧嘴一笑,生气了吗?生气了吗?正义使者?生气了吗?你的脸好像很犹豫啊?嘎哈哈,等你把那群羔羊杀掉以后,你以为我真的让你加入吗?等到你觉得自己有了活路,对我感恩戴德的时候,我在,啪叽,捏死你,慢慢的,慢慢的捏死你,一点一点,不然我怎么欣赏你正义的脸绝望后悔呢?

    “我可能要不客气了。”

    这种自觉是正义使者的人都是一群没见过黑暗,没有经历现实的蠢货,一群含着糖果长大的小屁孩,只要遇到点困难的压力就原形毕露!让我来给你上一课,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现实!这就是社会!只不过学费吗,你得交一下,比如,你的那条狗命……这不是挺好的嘛……嘎哈哈

    张燎看着黑袍死神,他给的压力还在不断变大,不断的变大,好像深处一个潮湿的泥潭里,他感觉就像在这里面一样,好冷,好难受,就好像被人挤压着一样,动不了,一点也动不了……我会死……会死……我害怕了吗?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

    真理、正义与良心,我所欲也。

    小命,也是我也想要得。

    然而两者不可兼得。

    那么,张燎表情痛苦纠结的看着地下的炼狱,他杀这个黑袍死神不够份量,但是他杀这些普通人还是轻松的,简单的,只要杀了他们,就不用这么危险了,还可以加入那个叫做石匠会的组织,按他说的,对吧,我跟他们这群凡人不是同一种人,我有着同胞为什么不跟着同胞混,对吧?他们的命怎么跟我比,对吧?我可是要去探索真理的人,对吧?我活着可以做更多的好事,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对吧?

    对吧?对吧?对吧?……别对吧了!

    如果我勇敢的自杀怎么样,只要我死了就不用面临这个问题,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想死,不想就这么死,但是我不能杀他们,不能去杀这群无辜的人,不能这么做,不能这么做……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

    我到底该怎么办?

    道德与生命,道德与生命,道德与生命……

    我该怎么办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想活着,活着才能做更多的事,活着才能有未来。

    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活着…………

    恶魔张燎看着下面,一些像是蚂蚁般的身影在黑夜里格外让他觉得刺眼,有七八人左右,他们都还能自由活动,身体还没有受多大的伤,他们正冒着生命危险救着人,他们不知道这里就要爆炸了吗?不知道吗?他犹豫着,犹豫着,他到底该怎么选择……

    人类张燎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他爬在地上沉重剧烈的呼吸着,哈哧哈哧!像是可以在深海里一样,好艰难,张燎看着前方,一个带着眼睛二十多岁的带着兜帽年轻人正拿着一个笔记本吃着苹果,就在眼前,他一脸不屑的看着周围的人的死去与哀嚎,他在愉悦,他在兴奋,他在好像是在炫耀自己做成了一种大事业一样。

    张燎感觉一股炙热直从脊梁骨从背上冒,身体里流的不是血,不是血,是滚动的岩浆,头像是要炸了一样,他感觉头快要炸了,快要爆炸了!

    看着如此多的家庭走向毁灭,看着如此多的生命消逝,还如此的自得欢乐!与野兽无异,与野兽无异!

    这是一条只知道利益,没有道德的野兽,一种完全自私的野狗,认为道德是强者的绊脚石的杂碎,一种完全自私自利的动物!

    非人也!非人也!非人也!

    愤怒!

    张燎愤怒了!

    他是如此的愤怒,狂怒,生命的尊严就被如此的践踏,你凭什么踩在他们头上,是谁给你的权力,如果单单凭借身体力量上的强大就可以肆意妄为,那么为什么人人不去当运动员,人人不去当军人。

    不管怎么样,既得利益者们享尽好处,但还没有谁说人不是平等的,不管心里怎么想,承认它还是鄙夷它,至少大家都没明着说,明面都是认可人生而平等且自由的,所有人都是尊重这个规则,只要这个原则还在,居上者所行所为都要受到限制,不能为所欲为,这是人类的良心几千年来带领着善良的贫苦人民奋斗得来的限制与原则,你获得这么大力量就想推翻?资本社会的资本家说话了吗?权贵国家的权贵们说话了吗?

    如果你是个勇者,抽刀挥向更强者,那怕所行之事并非一定正义,但那也是崇高的罪恶,勇敢的邪恶,而你只是朝着一群对于觉醒者来说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做出这种恶行,很光荣吗?

    你们与野兽没有区别

    一群带着眼睛,穿着西装,人模狗样的畜牲。

    张燎的牙齿要的紧紧的。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

    生存,用行为承认他们这套蔑视人的权力的畜牲是对的,老子加入你们,跟你们一起玩,咱们一起嗨皮!

    死亡,用自己的生命来告诉他们,你们只是一群吃屎的傻逼,老子他妈的是人!老子死也不跟你们这群傻逼玩在一起。

    弱者愤怒,向更弱者出气。

    而勇者愤怒,朝更强者拔刀。

    黑袍死神狞笑着看着张燎,在他看来这个小弟弟内心已经做出了选择,等他装模作样的纠结一会儿后,在他自以为活下去以后,等下会多么绝望呢?

    恶魔张燎睁开了眼睛,目光坚定,咧嘴一笑,然后身体燃烧起炙热的火焰,火星影屑如雾般在身体上环绕。

    张燎从地上站了起来,握紧手里的刀片,朝着那个吃着苹果的年轻人跑去,他要了宰这条野狗。

    鱼与熊掌,生存与道德,两者皆为我所欲,然两者不可兼得,故舍鱼而取熊掌。

    舍生而取义也。

    黑袍死神看着张燎,不在说话了,他阴恻恻笑着,他看到张燎的腹部伤口已经愈合了,浑身燃烧着熊熊狱火,他将刚刚吸收得来的心象全部使用,整片天空被黑雾笼罩,无数冤魂野鬼在里面痛苦的咆哮着,他们如此的痛苦,而别人的痛苦就是黑袍死神的快乐。

    “既然你如此的高尚!既然你如此的崇高!那就不要怪我了!小弟弟,哈哈嘎!”

    满天黑雾笼罩着天空,恶魔张燎看不到一丝光亮,太黑了,天太黑了,身体腹部的伤口还是如此的阴凉痛苦,伤口处于这种环境正在极速恶化,张燎不是他的对手,但是,绝对不能放弃希望,还有机会,杀了他的真身,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心象对手,除非……张燎看了一眼闭合在刀鞘里,闭合在刀鞘里,的名叫狱火的长刀,他拔不出它。

    “等等!”恶魔张燎一脸尴尬还带着些不好意思的感觉的说道

    “真的是这样吗?我不是不想加入,只是你能不能告诉石匠会具体的信息,你不会在骗我吧,当然我也不是在怀疑你,只是你知道对于这种决定人生的大事人总是想要了解的更清楚一些。”

    恶魔张燎一脸真诚看着王黑袍死神说道

    “你可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小弟弟。”黑袍死神看着张燎讥笑着说道,刚才还一副死有何畏的壮士脸,现在一看他要发飙就变脸了,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那行,我很仁慈,仁慈,我告诉你。”黑袍死神看着张燎,心怀对于美好未来的希望与憧憬然后突然破碎以后的脸就是最好的,就算跟他多费点口舌也是没有关系,那种绝望实在是太美好了!

    “你知不知道,根据目前每年觉醒的人数,我们的人计算,觉醒者会越来越多,而且没有一个停下趋势,我们怀疑最终所有人都会成为觉醒者,现在觉醒者们是越来越多了,等到以后越来越多人都是觉醒者的时候,咱们这些率先觉醒的人还能有什么优势?而且最可怕的是,觉醒者大多数的能力差别就跟现在人类差不多,强的非常强!弱的非常弱!但也不可能像修仙小说里那样一个人无敌于天下,能一打几百个就不错了,所以我们现在要把精英觉醒者聚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圈子,然后不断发展,不择手段的发展,总之在他们还没有觉醒的时候我们赶紧形成一个大势力,然后统治世界!你懂我的意思吧,皇帝轮流坐,今年到我家。”

    “小弟弟,我看你的心象在觉醒者里面也可以算得上一个人物,是战斗系新种类吧,你现在加入我们,给组织做点功绩,保准将来你也是跟我们一起吃肉。”

    “只要你把那群人杀死就行了。”

    黑袍死神指了指地上那群还在挣扎求生的人群。

    黑袍死神看着张燎,带着善意,带着激情昂扬,对着他说道,至少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你等级这么低他一个老觉醒者都感到忌惮,等你成长起来,面包就这么大,你吃一口我就少吃一口,你吃一大口,我就少吃一大口,所以他说的是不是真的?是不是?

    “我……”恶魔张燎一看就能感觉到很痛苦很纠结的面容,他看着下方的人群,握紧拳头,手指镶进骨肉里,一看就知道他很纠结很痛苦,很难做出决定却又必须做出决定的样子。

    但是实际他正在想着自己演的像不像,他被发现了应该怎么办?应该怎么反击?怎么跟他打才能在拖延时间?

    而黑袍死神也不急,乐呵呵的看着张燎在那纠结,甚至在那吃起了苹果,这个傻冒,纠结有什么用呢?等你下定决心违背自己的良心把他们全杀光,然后把你开肠破肚的时候你是什么表情呢?

    我等待着这绝美时刻到临。

    “我有点等不急了哦~”黑袍死神轻飘飘的说道

    “我~”恶魔张燎大口的深呼吸着,头脑上满是汗

    “我不知道该怎么……不知道……”恶魔张燎痛苦的说道

    “不知道?这有什么好不知道的,一条是光辉之路,一条是死掉之路,要么跟着我们一起吃香的喝辣的!要么跟他们一样去死!多简单啊!有什么好纠结的!”

    黑袍死神满脸欢愉的看着恶魔张燎,在纠结点,在纠结点,然后在痛骂着自己背叛自己!

    然后,张燎居然真的这么做了。

    恶魔张燎捂着头,痛苦的说道

    “不行……我不能……不能……”

    “我告诉你,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明白吗!如果你在不快点……在不快点……哦霍霍~我可能会不知道要做什么了喽~”黑袍死神看着阴恻恻的笑着说道,并且周围的气息变得更加阴冷。

    “不……不……”恶魔张燎绝望的喃喃着,绝望的,只要看一眼就能理解的那种绝望,深刻的如同深渊的绝望。

    “你可不要怪我哦~毕竟我们也不是什么小组织,对吧,如果你连这点人都不敢杀,那说明你的能力可能比较欠缺~而我们是不招废物的哦。”

    黑袍死神讥笑着说道,这种他一手造就出来的痛苦与绝望实在是太美妙了,太棒了!太棒了!看着这些垃圾可怜虫在地上滚来滚去挣扎求生以为有一线生机然后在一脚踩死的感觉~嗖biu的否。

    “不……求你……”张燎哀求着说道

    “虽然我很想给你机会~但是吗~这种小事你都做不好~这样吧~我虽然很不忍心,但是不得不这么做了。”

    黑袍死神看着张燎咧开了大嘴笑了。

    “十~”哦吼

    “你这是什么意思!别这样。”

    “九~”哦吼吼!就是这样!就是这样!这才有意思!

    “别……别!让我在想想……”

    “哎呀呀~三!”姐姐给你一个小惊喜吗~

    “你!”

    “二喽喽喽~”哦吼吼吼!

    “……”

    “碗!碗!一!”

    “小弟弟呀~告诉我你滴答案吧~”

    黑袍死神看着张燎,笑得很开心,就跟自己辛辛苦苦种下的种子终于要到了收割的时候了!他终于要看到那大美降临了!

    黑袍死神看着张燎,看到他惊慌……?

    恶魔张燎看着黑袍死神,他笑了,笑的如此的快意,笑得如此的畅快,如此的狰狞!

    “吃shi去吧,傻逼东西。”

    与此同时人类张燎手持刀片从火焰中猛地朝着那个穿着黑色连帽衫的年轻人扑去,他是如此的迅捷,如此的凶猛,如此的愤怒,他太快了,只需要不到一秒的时间他就可以撕碎这个年轻人,不到一秒。

    张燎如同狂狮猛虎将这个罪人扑倒在地上,女的?但是这个事实连一刹那都没能阻止他的行动,他的左手握紧刀片使劲的划拉着她的喉咙,拼命的使劲的疯狂的,直到她的人头被割开掉落张燎才停止,他压在这具尸体上,疲惫的喘着气。

    “罪人,你心怀恶意,杀了这么多无辜之人。“”

    “如今审判已至。”

    “一切都得到了判决。”

    “安息吧,无辜善良的灵魂。”

    张燎想要躺下休息一会儿,但是他浑身发寒,因为他看到那个黑袍死神还在天空,连一点消散的迹像都没有,它在那嘲讽的看着他。

    一个赤裸的女人站在火海中看着张燎愤怒的说道

    “你这个杂种!你知不知道一个巫毒娃娃要花我多少功绩点!你死定了!死定了!我不会放过你的!你死了也别想好受!你完蛋了!我要你死!要你死!”

    张燎听了这个声音发觉身下什么都没有了,那成套的衣服里只有一个软乎乎的稻草小人,张燎起来杀了这个女人,但是她已经不见踪迹了,而天空上方,阴冷的气意蔓延天际,无数孤魂妖怪尖嚎,张燎叹了一口气,真的是到极限了,真的是没办法。

    但是,既然是死,也要死的好看一些,天空上燃烧起火海,如此炙热,如此澎湃,张燎站起来,握紧刀片,开始在这个火海里寻找这个女人,他知道他自己的心象撑不了多长时间了,也许就是几十秒的时间,但是寻找这个女人不是目的,死在前进的路上才是他的目的,在他看来,这样的死是最光荣的,死在追求真理、正义和公正的路上,这样的死是值得,是光荣的,而不是在那什么都不做的死去。

    “为了捍卫人类灵魂中那先验不变的真理不被掩埋遮蔽,为此,多少人为此拼搏,多少人死于非命,现在又多了我一个渺茫的生命,那又有什么。”

    张燎哈哈大笑着说道,他又有了奋斗的勇气了,老伙计,别抱着死的好看些的念头了,试试能不能把她杀了!杀死!这样才对!这样才行!

    “妖女!今天不是你死,”

    “就是我亡!”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