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灼魂记 > 六.四大法庭

六.四大法庭

作者:我是个死鱼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灼魂记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杀死你

    天空上的恶魔张燎此刻正经受无情的攻击,黑袍死神正在疯狂的攻击他,想要把恶魔张燎斩杀,恶魔张燎不得不不断的后退,苦苦支撑。

    杀死你

    天空上恶魔张燎又被镰刀划开一道大口子,痛,很痛,双份的痛,两种痛叠加在一起,我的脑子要炸开了,身体里好冷,好冷……阴冷的冰凉的气意在我身体里涌动,又痛又冷,唯独这灼热的火海给我一点慰籍。

    但是我要杀死你,杂种!

    握紧,握紧,死死地,握紧,指甲陷进肉里,把刀片握紧,握紧它,握紧它,握紧武器,然后找个好机会,一刀,一刀,一刀就砍死它,一刀……

    张燎行走在火海里,紧紧抱着自己,他太冷了,太冷了,在火里,在无穷无尽的火焰里,他也感觉到好冷,冷的像是没有直觉了一样……

    他的眼神越来越茫然,走路的幅度的越来越小,原本是一一步有接近三十多厘米,现在只能一步一步,一步一步,只见人走,不见人行,他已经走不动了,但是他还在觉得自己还走走着。

    很快,他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这里是黑暗,黑暗,黑暗,纯粹漆黑,纯粹之黑暗,黑暗之黑暗,很快,他越来越迷惘,他不知道他自己是不是还有意识,但是既然他还在思索他有没有意识就说明他还有意识,在这黑暗里,一切皆为黑暗……

    一切皆为黑……微微光亮诞生

    张燎顺着光亮看去,看到一个巨大的如同竖眼般的橙红色火源。

    张燎平静又震撼的看着这个不断旋转燃烧的竖眼火源,温暖又炽热,心情激动喜悦,就像是看到了一个老朋友一样。

    张燎知道,那是一个证明,那是一个资格,它存在,且一直存在,存在着且一直存在着,它的名字叫做

    灼魂法庭

    天空的恶魔张燎被一镰刀贯穿肚子,然后黑袍死神猛地一甩,然后抛进下方,躺在地陷里生死不明,黑袍死神从天空中来到恶魔张燎的前方,讥讽一笑。

    “正义的使者,正义的使者!正义!勇者!”

    “多高尚啊!多崇高啊!”

    “但是你怎么跟条死狗一样躺在这里?”

    “小弟弟呐,我曾经也像你这么幼稚!这么愚蠢!这么的可爱~相信美好,喜欢看一些令人心跳变快的幼稚故事!”

    “但是人总要吃些苦头才能知道真理,现在我已经明白了现实的真理!就是要不择手段往上爬!没人会怜悯你!没人会可怜你!”

    “除了你自己,不要指望任何人会爱护你!没人会对你自己的人生负责!”

    “我们要爱护我们自己,不能指望别人~如果早些年见到你,姐姐说不定会喜欢你这种人,哎呀,说不定会爱上你呢,毕竟这么勇敢,长的还挺好看~但是呢~现在,您这种勇士还是去死吧!”

    黑袍死神露出微笑,准备把张燎杀死然后吃进肚子里。

    她的心象是特殊的,可以吞噬别人来使自己的心象成长,所以她可以从一无所有到今天的威名顶顶,她指望别人,相信别人,所以她从天掉到了地上,然后因为天真无知,又从地上掉入了地狱,在地狱在地狱在地狱在地狱里!

    如果不是觉醒了心象,她已经还过着那种绝望的生活,她所经历的落差让他对于人性的丑恶见识的清楚,她对于美好没有一丝期盼了,她是完全绝望的人,是被按到在地上还不够,还要被人踩的没有气,没有半点尊严,没有半点翻身的力气才能停息的可怜人。

    “我觉得很悲哀。”

    那个地陷里传出一道声音,使黑袍死神暂时停了手,她饶有兴趣的看着张燎,他想说什么,想要埋怨她不够坚强,不够勇敢吗?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你这话,我再也看不到一个自私的意志了,我只感受到一个受到伤害的灵魂,一个充满着憧憬与期盼的灵魂,但是被伤害,被背叛,疲倦、恐惧,终日被痛苦追逐,时刻不敢停息,时刻不敢停息……”

    “一个被逼的不得不凶悍的守卫自己的人,让这种性灵的人变成这样,我们不应该只责怪你,这是我们的责任……”

    恶魔张燎从地陷里站起来,他看着黑袍死神,目光悲悯而严肃,他握紧狱火,狱火的刀身开始有小火星舞动。

    落红衣咬着嘴唇,眼神不明的看着他。

    “你为了自身的利益而谋害他人的生命,且事迹极其恶劣。”

    “本应掷进火狱受万年刑期。”

    “但是灼魂法庭依旧作案人情有所因。”

    “待本法庭确认总共受害人数,审视过往,确定本案的所有情况,在依据那绝对不变的真理的来做出审判。”

    落红衣捂着头,脑壳痛,没想到他刚刚说出点让她还挺……算是喜欢的话,就要发神经病,本来你的小嘴在甜点,姐姐说不定有那么一丢丢机会,说不定就神经病那么一犯~对吧~

    现在?杀了他,然后吃了吧,一定很美味,一定很好吃。

    张燎看着落红衣,他也不太理解灼魂法庭是什么,但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说出那种他不太理解的话,好像自然而然,好像肌肉记忆,也就应该如此。

    共有四个法庭,维护本质世界。

    而他貌似是其中之一的灼魂法庭。

    恶魔张燎看着落红衣握紧了狱火,狱火的十字刀格上的竖眼火源出现,虽然微弱,虽然近乎看不到,看不清,但是他知道这就够了,足够了。

    落红衣打着哈欠,看着在那握着刀,准备拔刀的样子,不禁打了个哈欠,也好,姐也不拦着你,看姐多好,等你拼尽全力以后就会明白咱俩的差距,她在张燎身上感受不到一点那种别人要放大招那种恐怖的气息,甚至连背水一战的气势也没有感受的到,只有平静,一种她觉得平静过头的寂静。

    好像有些不对头,但是落红衣感受着张燎的气息,又放下心来,还是那么弱小,但落红衣感觉有些不对劲,她有些心悸,算了,等下就死了,让他知道自己有多不自量力。

    这是一招速度极快的一斩,张燎知道,它很快,非常快,狱火会毁灭她的肉身,然后囚禁住她的魂灵,她好像很强,非常非常强,但是,只要这一刀挥出来,她就是个死人了。

    张燎闭着眼睛,浑身蓄势待发,等下,他会由极静转换到极动,那一瞬间爆发的力量斩妖除魔是足够了,绝对是足够了,张燎瞬间睁开眼睛,然后准备拔刀。

    落红衣的真身与心象同时猛地一颤,她突然感到一阵恐惧,恍惚见她看见这个恶魔站在无边无际的混沌前挥刀斩动,在他面前,无穷的,无尽的灰雾,无穷无尽的混乱,无穷无尽,那混沌吞噬一切恐怖气意让她肝胆俱裂,而那个恶魔,挥刀一斩,然后铺天盖地的火浪席卷了一切,将那些混沌焚灭。

    但这记忆转瞬即逝,她又再也记不起这意象了,只留下一阵畏惧。

    要么现在就逃,逃走,要么就在那一刀看出来以前杀死他,没有第二种选择,硬抗绝对死路一条。

    落红衣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里这么惴惴不安,但她还是警惕起来,黑袍死神挥舞镰刀,准备将张燎杀灭,彻底杀灭。

    但是她浪费的时间,太多了,张燎已经可以拔刀的时候,在欲图拔刀的时候,一阵微风掠过,一道剑芒从张燎身后飞过,一个拿着西方刺剑穿着轻铠的决斗女剑士从他身边掠过,她精准迅捷点出大量的剑击刺向落红衣,使的落红衣不得不后退闪躲。

    这个女决斗士警惕的看着落红衣,这个女人是A级心象觉醒者,而且臭名昭著,实力惊人。

    张燎看着这个女决斗士,感到可惜的摇了摇头。

    “这场面可真是大呢~连你都来了,拜拜了你嘞~”

    落红衣感觉不舒服到了极点,巴不得赶紧走,现在有台阶有机会,她还不是赶紧跑路。

    周止疑惑的看着落红衣逃走,虽说这个结果她很满意,毕竟周围那么多的人民群还需要救援,但是为什么落红衣不跟她纠缠呢?这个女人可是个臭名昭著的精神病。

    “你叫什么,很有勇气啊。”

    周止看着周围的还在求生的人群,如果不是这个小子阻拦落红衣一会儿恐怕她来到这里就都死光了。

    周止转过头,发觉张燎已经不见了,她知道这种在野心象觉醒者因为种种原因都很害怕与政府里的人见面,但是她很欣赏这个小子,她散发出气意,寻找张燎的踪迹。

    张燎从地上站起来,恶魔心象已经回归到那个寂静荒寥的熔岩地带,张燎看着大量的人群正在朝着这边赶来,他不在言语,朝着记忆中的方向走去。

    走了一会儿,大概有七八分钟的样子,他又来到了刚才那一家人祈求他带走他们一家的孩子的地方,张燎看着他们,掏出眼睛带上,那个小女孩呆滞的坐在四个大人的血泊里坐者,张燎走过去,说道

    “你的家人说让你跟我走。”

    小女孩浑身是血,只是呆呆坐在血泊里,坐在那里。

    张燎说完就走过去抱住了那个现象世界里昏迷的小姑娘,但是那个本质世界里的小姑娘好像还是呆呆地坐在血泊里,坐在血泊里,张燎看着她,她就在坐在那个无边火海下,在被钢铁包围中,她坐在她的家人的血泊里,张燎想要帮她,但是还是叹了口气。

    他不知道怎么帮。

    张燎走的远了,她始终坐在那里,这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的世界固定在了那里,一个方式粗鲁的家庭,一个可能有些不是很好的家庭,但是不管怎么样,这个他们是爱这个孩子的,他们爱她,并且为她抛弃了自己的生命。

    虽然真理明确,但每个人都在做他们自认为正确的事,当你觉得他人为什么这么愚蠢的时候往往是不了解他的经历与人生,他们做出的事总是符合他们自己的认知。

    人性总是这样,在你对它充满希望的时候,它会让你绝望,但你对它绝望的时候,它又让你充满希望。

    人啊,如果几千年来稍微朝着善一方倾斜,那么一切坏的问题都会被解决了。

    但是人就是这么出于一种矛盾中,今天可能是个天使般的人,明天也有可能成为一个魔鬼,人性是如此的矛盾,也是如此的迷人。

    路途黑暗坎坷,但是不用丧气,终有一日,我们最终能够走向平等、正义、自由与公正的未来。

    虽然真理明确,但每个人都在做他们自认为正确的事,当你觉得他人为什么这么愚蠢的时候往往是不了解他的经历与人生,他们做出的事总是符合他们自己自认为正确的认知。

    张燎背着悠悠,朝着臭味遗留的方向走去,他还有事要做,要去看看上学,看看上学,张燎背着悠悠,他问道那股臭味在高速公路旁边的山林上,张燎背着悠悠,朝着山林走去,他的真理还在山上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