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灼魂记 > 十一章.陷阱

十一章.陷阱

作者:我是个死鱼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灼魂记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张燎从淋浴室穿好衣服走出来,在外面等悠悠,可是他等了足足有十分钟,那么长时间应该已经够了,张燎有些不耐烦了,已经洗了很长时间了,张燎对着浴室说道:

    “悠悠,洗好了没有。”

    里面没有动静,张燎突然脸色一变,这妮子不会是想不开吧,张燎冲进去,看到了心象悠悠,她抱着洋娃娃赤身裸体的站在淋浴下,水滴在她身体上肆意流淌。

    “还没洗好吗悠悠?”张燎用着一种宽厚温和的语气说道

    “你会离开我吗,张燎?”悠悠用死寂的目光看着张燎。

    “没谁会永远……”在一起。

    悠悠的眼神更加死寂了,她整个人浑身抱在洋娃娃身上轻轻哼唱,伴随着哼唱的歌声,张燎看到水龙头流出了血,血红色的血,大片的血液从水洒里四处溅射,然后他看到外面不断有火焰蔓延,哭喊,挣扎,到处都是哭喊,这是何登的痛苦,张燎心中一寒,说道

    “没谁会永远在一起,但是我俩除外。”张燎强笑着说道

    “真的吗?”悠悠看着张燎,害怕又渴望的看着张燎

    抱着洋娃娃的悠悠看着张燎,笑了,然后张燎感觉整个人猛地一震,就像是在巨钟里,有人在敲巨钟,嗡——

    然后视界先是变得模糊,然后越来越清晰,然后他看到悠悠就坐在地上淋着水浴,手指都发白了,张燎感觉自己有些站不稳,整个人处于一种异常状态,但是很快调整过来。

    悠悠坐在地上,刚刚看到张燎离开这里,心情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压抑痛苦,她就很害怕,非常害怕,感觉一切都是那么陌生,要把她毁灭,她想要去寻找张燎,但是又害怕去寻找他,得是张燎回来才行,张燎一回来她就好多了,好多了,一切都不这么吓人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张燎,但是她觉得张燎是唯一能够信任的,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会爱她的人,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情感,她只能信任张燎了,那是她唯一能够信任的人。

    “大笨蛋!”悠悠语气带着喜悦说道

    “我又怎么笨蛋了。”张燎扶着头,无奈的说道,他又是大笨蛋了,她怎么了,是害怕吗?

    “因为你是大笨蛋,所以你是大笨蛋!”悠悠对着张燎愤恨的说道

    “行,行,我是带绷带,是带本带,穿好衣服,咱们还没地方住呢,得去找咱们的周姐去!”

    张燎没有生气,迁就着悠悠。

    “那个女人是大坏蛋!大笨蛋不准跟她在一起!”悠悠正费力的穿着衣服,她穿的不是很麻利。

    “我不跟她在一起,那我们总得有吃有喝有住的,少抱怨了,赶紧穿好衣服,我在外面等你。”

    张燎倒不是偏执于周止,只是那个身份证让他耿耿于怀,总感觉那东西很重要,他估摸着周止肯定有办法,等搞到了身份证,是留是跑还不是随他心意。

    “你就在这里!”悠悠大声说道,她小手小脚不利落,穿的很费劲,但是却十分努力。

    “这是女浴室!女!n u v!我必须得出去了,我在外面等你啊!”张燎已经提不起劲吐槽了,虽然大清早的没人,但是真被人逮见了,他张燎的一世清白岂不是没了?

    “好了!我穿好衣服了。”悠悠嗖嗖的穿好衣服来到了张燎的身边,一副嫌弃的目光看着张燎。

    张燎看着这个小丫头片子,这刚刚跟野蛮人穿鞋似的,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利索。

    “我才不一个人呢!别想甩开我!”悠悠这么想着,利索走到张燎身边,一副你上那我上那。

    不跟张燎在一起,她就感觉一切都好像都是陌生的,一切都是那么冰冷,一切都是那么令她恐惧。

    “那行,我们走吧。”张燎看出她一脸嫌弃下的紧张,宽和的摸了摸她的头,然后扯住她的手,准备去二楼,找那个戴眼镜的姑娘。

    “大笨蛋就是大笨蛋!”悠悠一动不动,扭过头也不看着张燎。

    张燎一把抱住了悠悠,悠悠顺从的往张燎怀里一躺。

    “瞧我这眼神劲!”张燎有气无力的说道

    “下次注意!”悠悠很认真的说道

    “是是是。”张燎笑了笑,然后走向电梯。

    “救救我。”

    谁?张燎看向身后的走廊深处,张燎看向那里,一阵扭曲与无意义的感觉,那漆黑的走廊深处好像有什么在低语着。

    救救我!!

    一阵异常嘶哑扭曲的喊声,这他妈的那是求救!

    这是一声奇怪的呼喊,一个女声,怪异又癫狂,但是却又让人觉得十分可怜,她好像正在受着折磨一样。

    “救救我!”

    这声呼喊更加清晰了,她的哭喊声仿佛有魔力一样,虽然嘶哑狰狞,却使人不得不想要去宽慰她。

    张燎深深呼了一口气,想跑路,他开始观望四周,这里出不去了,这里被凝固了,被粉碎了,张燎觉得那道声音不一定真的是求救,张燎决定先去楼下叫人,张燎来到电梯这里,按了一下按钮,意料之外的是,电梯如期而至。

    此刻这个电梯是多么令人激动,它代表着安全的通道,张燎甚至能够感觉到电梯里现实的气意,那里通往现实。

    但是张燎没有走进去,张燎看着这个电梯,只是看着这个电梯,张燎撕下一块衣服扔进去,然后准备伸手进去按下下去的按钮,等它上来的时候看看会是怎么样。

    张燎的手在距离电梯内部的空间还有一厘米的时候,张燎神情严肃的看着电梯内部,张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手掌伸了进去。

    完好无损。

    但是张燎还是没有进去,张燎将手收回来,就这么看着这道电梯,就这么看着电梯内部,身后还时不时传来求救的哀嚎声,张燎就当那是有人放屁。

    张燎就这么看着,可是什么也看不出来,身后嘶哑的叫声越来越怪!

    啊啊啊啊啊!

    突然嘶哑的哭喊就在他身后骤响,张燎瞬间头皮发麻,转过头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电梯就在那敞开着门,好像在等待着他,张燎看着身后四周,这里越来越不安全了。

    我还是下楼梯吧。

    张燎准备回到走廊,可是走廊全部变得漆黑,一点光亮也看不到,里面还有着阴沉流动的杀意。

    于是张燎又回到了电梯前,呆呆看着电梯,来者不善啊,除了这没有路啊。

    张燎决定走进电梯试试,当然不是真的下去,只是走进去然后在出来,看看能不能引诱出来,恶魔随时准备出现,做好拼死搏杀的准备。

    突然从悠悠身上流出一股冷意传到张燎的身体里。

    他猛然看见这个电梯里站满了人,全都是被一个个铁钩子穿过脑子的死人,他们浑身赤裸裸的,被吊在一个铁滑索上,老人、男人、其他有两个人令他印象特别深刻,一个健壮的中年人,另一个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他们都浑身赤裸,表情怨恨,流出大把的血泪。

    张燎猛地退了几步,背部已经汗湿了,他在看向电梯,那里已经是空无一人,张燎按下闭合的箭头,电梯再次闭合。

    张燎看着悠悠,她的面色恐惧却又平静,她很害怕,却又没有出声。

    “悠悠,你看到什么了吗?”

    “嗯。”悠悠平静的回道

    “害怕吗?”张燎不知道为什么想这么问

    “我跟你在一起,不害怕。”

    张燎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声音从走廊深处传来的,必须要去里面看看发生了什么,不管怎么样,都得去看看了。

    有点热。

    张燎抱着悠悠来到洗浴室的储衣柜里,张燎打开门,把握紧他肩膀的手别开,将悠悠放进去,对着悠悠说道

    “悠悠,答应我,别动,”

    “不,你干什么去,张燎。”

    “悠悠,别动,在这里别出声,一声也别出,如果等半天见不到我,就到二楼找一个戴眼镜的大姐姐,叫她带你找周止。”

    “不,你干什么去!我跟你一起!”

    “乖!求你!乖!”

    “不,我不想呆在……”悠悠瞬间失去了直觉。

    张燎将悠悠击晕了,张燎关上储衣柜的门,然后张燎瞬间化身成炼狱恶魔,他的手掌熊熊燃烧着火焰,张燎拿出刀片在掌心划出一个刀口,张燎按了一个手印在储衣柜上面。

    血、火与影交织的手印。

    张燎从浴室的门里出来,看向四周。

    噗通!

    像是掉入水中,一切都变得模糊了,张燎很快挣扎出来,像是在水中抬起了头,张燎看向周围。

    一片红色血肉蔓延的世界,到处都是交缠的血肉,红色扭曲的血肉藤蔓,还有一只只纸独眼镶进肉壁里,张燎看向那个阴暗的走廊。

    “救救我!”

    那道嘶哑恶心的声音又传来了,明明如此的恶心,张燎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特别的想要去帮她,她一定很痛苦吧?

    噗呲!

    张燎用刀片捅了自己一刀,然后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朝着阴暗的走廊走去,这里是未知黑暗的世界,异常的黑暗,张燎朝里面走着,很快他就看不到自己的身体,只有时不时身体里火焰在血管流动的红色纹络闪烁。

    这里静的吓人,张燎唯一能够感受到的是他的心脏的跳声,心脏的剧烈的跳声,张燎强迫自己平静,朝着里面走去。

    这是一段黑暗的,漆黑的小路,但是张燎感觉已经走了很远很远,还没有碰到墙壁,这里是被扭曲的空间,张燎警惕的观望四周。

    不管是谁引他来到这里,唯有杀出一条血路,才能逃出生天,不知道走了多久,张燎看到前方一个表面是不规则圆形的肉球伸出一根根肉枝绑住了一名女性,张燎站在黑暗里,没有说话。

    张燎手中出现一副眼镜,呼的一下,眼睛变成两团燃烧的火球,张燎将火球放进眼里,又凝出树叶含进嘴里,然后拿出刀片,火焰一锻,刀片变成黑色短剑。

    张燎悄悄的一步一步走进这个大肉球的背后,但凡它有一点反应就动手,但是大肉球只是轻轻的摇动着这个女人,女人时不时啊啊啊啊的叫喊着,似乎在痛苦的求救,张燎一点一点走进,一点一点走进,直到张燎已经与它近在咫尺,并且已经处于最佳位置的时候。

    张燎猛地抱走,握紧黑色短剑扑了上去,他天生就是一个猎手,他精准的将黑色短匕送进肉球最中间的一个类似于肛门的一个孔,肉孔的口子剧烈的收缩,它猛烈的颤抖着,大声嘶叫,但是这还没完。

    红色的纹络在黑色短剑上流动,大量的狱火送进大眼珠子的里面然后爆裂扩散,熊熊的火焰,刺进这个眼珠里,然后拔出黑色短剑,跳了下来,在确认这个肉球彻底没有活路以后,张燎走向拿着黑色短剑走向那个求救的女人,她摔在地上沉默着没有说话,张燎走过去准备轻轻拍着她的肩头。

    “你还好吗?”张燎问道

    “我很好啊!”这个女人猛地转过头,张燎看到了一个满是眼睛的脸,这些眼珠死死地盯着张燎,想要将张燎灵魂夺走,但是她惊恐的发现张燎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随后一把黑色短剑已经贯穿了她的脸庞,张燎握紧剑柄,然后旋转,扭动,血肉发出咕叽的声音,女人爬在地上痛苦的嚎叫着,然后张燎抽出刀刃,一脚踩爆了她的头。

    张燎做完这一切以后打算离开这里,但是一阵鼓掌声吸引了张燎的注意,张燎看到了周止,她依靠在墙壁上笑着看着他。

    “干的不错。”周止看着张燎说道,似乎对于后背十分欣赏。

    “这是干什么啊止姐。”张燎跟着周止走在一起说道

    “你看,姐不是想要试试你吗,这不会吓到我们的大英雄了吧。”

    “没有,咱们可真是人才济济啊。”张燎有些不满说道

    “别生气了。”周止正想走进电梯里,说道。“咱们先下去吧。”

    “悠悠还在里面呢。”张燎按住她肩膀说道

    “我叫人带她先下去了。”周止无法动弹,笑着说道

    “她还在里面呢。”张燎双眼燃烧着火焰,说完就瞬间握紧黑色短剑瞬间贯穿这个冒充周止的女人,但是她的身体好像流动的沙子一样,来到了电梯里。

    “灼魂法庭,名不虚传,幸亏我们发现的早。”周止依旧一脸笑容的说道,浪费她的一个巫毒娃娃,但是发现灼魂法庭的功绩,足够了。

    “我们明天见~。”电梯的门开始合拢,今天只是完全出于碰巧发现了张燎,既然夺魂碎体都失败了,仅凭“她”一个人处理不了灼魂法庭,那么下一次可就是真的倾巢而出了,务必把灼魂法庭还处于初期时毁灭!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张燎看着女人说道道

    “这话说的对,但是呐,你想阻止我走,还不够啊。”

    “她”站在电梯讥笑着着张燎,她装完逼偏偏还要跑,你能耐她何?

    张燎看着这个周止面貌的女人,这个电梯里面充斥着杀意,进去是死路一条。

    在女人以为电梯彻底合上的时候,砰的一声!随后一只漆黑的双手扒住了电他们的梯铁门。

    “今天不管怎么样,你都要死在这里。”

    张燎狰狞一笑,这个女人的意思很简单,他貌似是个很牛逼的人物,对他们有很大的威胁,今天是凑巧碰见了,没有弄死他,回去要叫人来再搞死他。

    这他妈的要是把她放走了,我岂不是一个超级大傻逼?

    不惜一切代价搞死这个婊子!不惜一切代价,绝对不要放跑这个女人。

    张燎一拳将电梯按钮砸碎,张燎看着这个女人,眼神是如此的癫狂。

    女人并不惊慌,他敢进来,她就敢让他死,因为她的能力是一种构建陷阱的能力,这个陷阱只是一个形容,她可以制造攻击灵魂的、攻击肉体,环境改变,空气改造,等等各种能力,但陷阱,终归是陷阱,它的本质是一种被动的东西,主动攻击的能力较弱。

    她最强的两个攻击陷阱都失败了,那就没有办法了,只能叫人再来抓他喽,一个活着的灼魂法庭,一个还处于幼期的灼魂法庭,一个没有指引人的灼魂法庭,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

    你要是敢进来,她就敢让张燎死,毕竟,她看了一眼吊在上面的两个人,你现在还能比他们强?

    张燎下定决心不能让这个女人离开这里,让这个女人离开这后患无穷,必须在这里就劫杀了她,但是她在里面,在里面,仅凭火焰放进去烧就想毁灭她简直是天方夜谭。

    自己目前显然不是她背后势力的敌人,这是显然易见的,如果放跑这个女人,自己的死期就可以掰着手指头等吧,所以

    张燎深深吸了一口气,贱货,今天,不是你死,

    就是我亡!

    在女人以为电梯彻底合上的时候,他已经放弃的时候,砰的一声!随后一只漆黑的双手扒住了电梯铁门,一个恶魔的头颅伸了进来。

    “亲爱的,别急着走啊!”

    张燎咧嘴大笑,用手撕开了电梯门,冲了进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