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动力之王 > 第619章 彼之毒草

第619章 彼之毒草

作者:千年静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们想要跟陈耕合作?!”

    作为华夏航天系统的老大,平日里郭文祥的涵养和气度是足够的,可这一刻,看着眼前的孟海波和黄文清,他心里还是吃惊的厉害。

    成发厂是如何知道的这件事其实已经不重要了,他有些不明白,原本好好地,日子也不是过不下去,可成发厂为什么就忽然决定给陈耕合作了?

    “是。”孟海波和黄文清齐声回答。

    这竟然是成发厂领导班子的一致意见?这个结果让郭文祥有些惊讶,不过再细细一想,倒也觉得正常:如果不是整个成发厂领导班子的集体决定,孟海波和黄文清也不敢来找自己。抿了抿嘴:“说说你们的想法。”

    老大让我们说说我们的想法,而不是直接把我们撵出去?

    黄文清和孟海波心里头都有些喜出望外:这个结果,简直就是他们来之前设想过的最好的结果了。

    不敢怠慢,孟海波老老实实的回答道:“领导,我们成发厂的情况您也清楚,虽然马马虎虎还能过的过去,可也没比系统内的其他兄弟企业好到哪儿去,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

    如果这种困难只是短时间的,我们还能想想办法克服一下,可我们都知道,国家现在实行战略转型、以经济建设为主了,在军事方面的投入肯定没有以前那么多,咱们航天系统的日子以后肯定还会更难过……不瞒您说,因为钱实在是不够用,再加上开工严重不足,我们厂现在已经有些同志在夜市上摆摊挣点领用补贴家用了……”

    郭文祥的脸色不太好看,听到孟海波说成发厂的个别职工竟然去夜市上摆摊,下意识的就想要骂一句“胡闹!”,可话到了嘴边又被他给咽了下去:那些去摆摊的职工的做法肯定是不太合适,可问题是,人家也要吃饭啊。

    经过这几年的改革开放的刺激,老百姓手里的钱开始多了起来,政府部门的公务员、很多企业的职工的工资也在增长,但惟独军工系统的职工,非但奖金没了,甚至连工资都没办法发足,都是老老少少的有一大家子要养活,在国家没办法养活大家的情况下,出去摆个摊、赚点钱补贴一下家用有什么不对?

    要说不对,那也是国家在这方面做得不够好。

    一句话:天大地大,吃饭最大!那些没拿到足额工资的航天系统内的职工,没跑到自己面前来指着自己的鼻子骂娘,已经算是给自己面子了,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和理由指责他们去夜市摆地摊的举动?

    虽然自家老大的脸色不太好看,可既然自家老大没有让自己停下的意思,孟海波也就大着胆子继续说:“所以,在无意中知道了有这么一件事之后,我们厂上上下下都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我们也不求别的,只求能让大家都能吃饱肚子。”

    说完,孟海波和黄文清低着头,等着自家老大的最后裁决。

    郭文祥沉吟了起来。

    老人关于陈耕的指示,他自然是知道的,但他从来没考虑过成发厂,实在是相比于西飞,成发厂属于“弱爆了”的那一类:不提西飞有制造准百吨级的飞机轰6轰炸机的经验和技术,就算是航空发动机的技术,西飞也不是成发厂能比的,西飞可是从英国人那里引进了“斯贝”MK202涡轮风扇发动机的技术呢,再加上轰—6轰炸机上的涡喷—8型大型涡轮喷气式发动机,比起只能生产涡喷—6型涡轮喷气式发动机的成发厂,西飞发动机部门的实力那是不知道强出来多少倍。

    而作为航空系统内仅有的几家日子过得还算舒坦的单位,坦率的说,西飞对于与陈耕合作这件事其实也不是特别在意、特别积极,但此刻,黄文清和孟海波的出现给郭文祥指出了一条全新的思路:既然西飞对与陈耕的合作不是很上心,为什么不考虑一下系统内的其他单位?

    有了这一层心思,在沉吟了将近半分钟之后(对于郭文祥这种大佬来说,半分钟真的是很长的时间了)郭文祥终于再次开口了:“说说你们对合作的具体设想,还有……嗯,你们怎么就认为与陈耕的合作能够解决你们成发厂的问题?”

    嗯……嗯?!

    孟海波和黄文清飞快的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是惊喜和不敢置信:老大这意思……莫非……

    嘶!

    这可当真就是意外之喜了,这情况可比自己之前设想的还要好很多很多,既然老大松了口,两人哪里还敢犹豫?

    孟海波立刻说道:“陈耕先生不是想要在国内找一家生产民用航空发动机和军民通用型航空发动机的合作伙伴么?我们的设想是,如果可以的话,如果领导们批准我们与陈耕先生合作,我们成发厂就逐渐的将涡喷—6的生产任务要交给其他兄弟单位,从此以后就专心生产这类航空发动机。

    不过我们都觉得,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里这都是个无底洞,需要陈耕先生不停的往里面投钱,所以我们打算说服陈耕先生培养我们的自身造血能力,而不是单纯的靠他的资金投入……”

    好了,听孟海波说到这里,下面的不用听,郭文祥懂了:敢情成发厂的这些家伙打的是这样的主意:以与陈耕合作的名义,靠陈耕培养出来的“自身造血”的那些企业养活自己,也算是体贴了陈耕这个投资方。

    不得不说,虽然成发厂的这是在算计陈耕,但办法却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就跟国家在大幅度缩减军费的情况下,允许大家根据自身的情况有限度的开战有偿经营、补贴自身是一个道理。

    这里面还有一个差别,就是对于一直数百万的军队来说,这种“自身造血”的方式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情况,但具体到成发厂这一家单位身上,这种情况就很好控制了。

    由此也带来带来了另外一个好处,就是完全没有了泄密的危险,毕竟成发厂已经做出了表态:如果上级主管部门允许他们与陈耕合作,他们可以放弃现在最核心的业务:涡喷—6型涡轮喷气式发动机的生产。

    这么一想,郭文祥觉得这个操作模式简直完美,简直是个多赢的局面:

    首先,成发传单技术力量并不算弱,对于这个合作伙伴,陈耕应该是满意的;

    其次,也完美的符合老人提出的“要对的起朋友”的要求;

    再次,合作方非但不抵制,反而非常希望参与进来;

    自后,对华夏来说,如果这个合作成功了,就意味着几乎不用投多少钱,就可以得到一个完整的航空发动机和民用航空器的设计、生产和制造的产业链,哪怕退一步,这个合作最终失败了,国家也没有多大的损失,更不要说伤及根本。

    顺着这个思路再延展一下,郭文祥忽然想到,既然航空发动机可以这么操作,那飞机的制造单位是不是也沿用这个模式呢?既然西飞对于陈耕的合作没有什么热情,那是不是也可以在系统内找一家愿意跟陈耕合作的航空发动机制造企业?西飞不太乐意跟陈耕合作,可说不定有其他单位哭着喊着想要跟陈耕合作呢?

    越想,郭文祥就越觉得这个思路可行,简直是完美的解决了此前困扰自己乃至很多同志的问题,不过出于谨慎的考虑,他沉吟了一下,还是说道:“这样,你们把这个想法形成一份书面文件给我。”

    老大这是同意了?!

    深谙官场内规则的孟海波和黄文清顿时大喜,忙不迭的应下来。

    原本对这次的京城之行不甚乐观、觉得不比两万五千里长征号多少的两人,都有种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的感觉:这也太顺利了吧?

    至于书面文件,两人早就准备好了,但这个时候肯定不能拿出来:我一提要求,你们就拿出来了,我的心思全都被你们猜透了?简直……

    其心可诛!

    一切汇报完毕,黄文清向自家老大请示:“领导,您觉得……我们适不适合通过陈小山同志与陈耕先生联系一下,了解一下陈耕先生对这桩合作的态度?”

    郭文祥自然是知道陈耕在国内那个汽车拆解成的负责人陈小山的,黄文清这话一出口,郭文祥就知道了他们的小算盘,不过这也无可厚非,先打探一下对方的态度也无妨:万一陈耕看不上成发厂呢?

    他点点头:“可以。”

    ……………………

    一直到走出大院,黄文清和孟海波心底里都还是一股浓浓的不真实感:这打开方式不对啊,这也太顺利了吧?

    按照两人此前的设想,这种事情就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自己一哭二闹三上吊、甚至要在总部大院门口打地铺、拉横幅来博取同情才可能有那么一丝机会,可事情怎么就能这么顺利?

    “我明白了!”黄文清忽然一拍大腿。

    “啊?”

    “上面也在为这个事情头疼呢,”黄文清毕竟是搞政工工作的,经济方面的事情不行,但猜测人心却是他擅长的,他激动的给孟海波解释道:“老孟,说不定上面也在为这件事头疼呢,咱们的出现,其实是帮了上面的忙,所以才能这么顺利。”

    还能这么理解?孟海波有点迷茫。

    “你想啊,如果这件事当真是顺利,也不至于拖这么长时间还没搞定,所以我猜测,肯定是在某个咱们不知道的环节卡主了,”原本只是有一点点思绪的黄文清,这会儿的思路已经是越来越清晰:“现在看咱们头儿的反应,我大胆的猜测,可能问题出在上面对西飞的担心上,毕竟西飞在咱们体系内、在咱们国家的分量都相当的特殊。”

    “有道理。”

    孟海波立刻点头,西飞可是华夏唯一的一家大型轰炸机生产和制作企业,只这一点,就足以让所有人都举棋不定:虽然轰—6不是什么先进的作战飞机,可毕竟也是咱们国家现有的最先进的武器之一了,万一在合作的过程当中泄密了怎么办?

    武器这个东西,先进程度固然很重要,可相比于先进性,其实泄密才是最要命的,哪怕落后一点,可如果对手不知道你武器的性能、弱点,也可以在针对性的战术战法的配合下和对手打个旗鼓相当,有胜出的机会,可如果被对手知道了你的弱点和缺陷在什么地方,那可真的就要了亲命了,对手完全可以针对你的缺点、弱点,做出针对性的安排、有的放矢。

    可现在,成发厂出现了,在成发厂明确表示可以放弃涡喷—6的生产业务的前提下,此前的担心就完全不复存在。

    如果一定要找个可能,那么这个可能果然就是最大的。

    也就是说,成发厂的机会,其实很大?!

    意识到这一点,两人眼底都兴奋了起来。

    ……………………

    对于孟海波和黄文清的到来,陈小山有些受宠若惊。

    虽然他现在背靠陈耕,走到哪里都备受人尊敬,哪怕市里的领导也对自己客客气气,可多年在官场内养成的习惯却让他对黄文清和孟海波保持着十分的敬畏:来眼前这两位可是蓉城航空发动机制造厂的一二把手啊,那可是真真正正的大人物!

    虽然明知道黄文清和孟海波的客气其实是因为自己的老板,可陈小山还是觉得自己有点飘了:这样的大人物,居然对自己这么客气有加?嘿嘿……

    所以在孟海波和黄文清表明了自己的来意,希望能够和远在美国的陈耕取得联系之后,虽然陈小山有些为难,可还是答应了了下来,前提是必须等陈耕上了班……中美两国之间毕竟是有时差的。

    黄文清和孟海波自然没什么意见,正好,两人打算趁着这个机会去看看自家的养猪场:这大半年来成发厂的日子之所以比系统内的其他兄弟单位好过一点,猪们居功至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