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真是个富二代 > 419、以诚待人,也待领导

419、以诚待人,也待领导

作者:中秋月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一个月开了这么多会,钱多多也算是见了很多领导。

    起码刘副市长在他看来是个挺有学者范儿的官员,仔细研读他那篇关于逆城镇化建设的文章,也多少看得出是在探索新的民生道路,不管是不是有人代笔,人家起码都是在思考的。

    不多的接触中,也明显很关心这部分的细节。

    所以与其说好大喜功的弄虚作假,不如坦诚点,就像面对院长校长那样,钱多多没把人家当成多了不起的大官,更像是博学的导师。

    他是用给导师介绍项目的态度在展现,非常细致真实的展现:“房车旅游是个新兴产业,我知道很多地方也在扶持这个,不少地区的房车营地其实是变相的拿地做地产,又或者用房车替代酒店做旅游产业,我们现阶段是认清现实,政策比较严苛房车上路的现状,老百姓消费水平还没到很多人都买得起房车的时候,我们两步走,一方面租赁房车,一方面为自驾车提供房车服务,现在这些所有顾客都是自驾车来的,而我们整个商业模式不需要向政府拿地,也不需要向银行借贷,仅仅期望的就是得到点政策支持,正面的支持。”

    领导轻易的从钱多多这小菜鸟口吻中听出点什么,更不随便表态了,背着手看,还很客气的得到人家住客许可后,才非常细致的登上房车查看,然后随口聊几句。

    充满生活气息的房车里面,住起来怎么样,有什么感想。

    拖家带口来自驾游的成年人都不是傻子,一看这就是领导,这会儿自然是拣好话说啊,全新体验,融入自然啥的。

    连老四那种愣头青都没有,都知道只说好听的。

    然后才是到第二营区的幼儿园、诊所、餐厅,这就看得更仔细了,水电下水系统是怎么安排的,化粪池在什么地方,诊所的江医生工资是多少,专业资质跟医疗体系这些东西一问就知道是不是内行。

    幼儿园一早叫了两位老师回来,央金正带着营区游客的十多个学龄前孩子跳舞呢,老师主要负责接待领导。

    这更做不得伪,好像当幼儿园老师的多少都有点跟孩子交流的童真气,人家对课程、村里的孩子各种情况都说得头头是道。

    走出来的时候,副市长还忍不住再回头看了看,看那阳台上摆满野花挂着红十字徽标的诊所,还有一群孩子正在外面塑胶场地上扭来扭去跳舞的幼儿园。

    和钱多多一起踱步到餐厅的时候,依旧选择在轻纱白幔的窗边坐下,依旧把目光放在那些孩子身上好几秒,才转头对上端了茶杯的钱多多:“接下来呢?”

    如果安排成盛大的迎接场面,这个时候就应该领导讲话了,说场面话或者官话都未可知。

    可钱多多像接待学校导师那样,自己坐在宜家风格的简约餐桌对面,也看眼外面阳光灿烂的孩子和野花:“这里只是个样板,未来并不是靠游客赚钱,我们现在正在边山县搞的小营地,不可能有这样的规模,每处耗费不过三五万元以内,只停放三四部拖挂车,但目的是在偏远的风景美好地,带去一种和外界联系起来的就业机会,譬如我昨天刚刚抵达的这里……”

    其他人无论是孟桃夭李易铭他们,还是领导的随从秘书,基本上都站在餐厅外围没有凑过来,看钱多多接过陆升递来的投影仪遥控器,餐厅里面的光线不会影响投影效果。

    那片绿色的河水,漫山桃树和野花的景致,虽然只是手机拍的,还是很美。

    不过钱多多肯定不是展现旅游,他拍的是那点河滩,还有周围荒凉的没啥人烟,接着是小镇,很小很古朴也很萧条的小镇,好像只剩老人和孩子的小镇,第二处能远眺山峦叠嶂的山崖,以及那陈旧破败的寨子。

    还有张导航地图,标注了十处景点的地图:“这是先期确定的点,后面八处我还没来的去考察就被临时叫回来了,我们不是做旅游业,是想把美好的旅游生活带给城里人,然后让城里人走进偏远地区,给穷乡僻壤的地方带来就业机会,产业肯定要盈利才能运转,但我作为发起人之一,目的不是为了盈利,譬如这个营地,我就想能改变在这座幼儿园上学的孩子学龄前教育水平,还能带来农村医疗水平的提高,都是因为有这个产业,才能协助政府改善当地群众的生活条件,也满足了城里人的旅游愿望。”

    副市长看着眼前侃侃而谈的大学生,他可能见过无数吹得天花乱坠的企业家,把自己包装成安邦定国的人才,济世救民的善人,那都能排很长的队了。

    但这么年轻,却把自己动机说得这么高尚又简单的肯定不多。

    在普通人看来可能是缺心眼,但见多了人中龙凤,就明白有些人真的不一样。

    他注视着钱多多的眼睛:“你觉得政府可以为这个项目做什么?”

    说这话的时候,相当放松的后仰靠在椅背上,十指交错的提问,如果忽略他穿着的黑色夹克那种气势,真的像个普通长辈在问中午吃什么。

    不过这项目的确也就是类似于中午吃什么。

    堂堂一个直辖市副市长,如果不是某几点特殊原因,怎么可能额外来视察这种小字号产业?

    更不用说为这种做什么了。

    钱多多点了下遥控器,播放最拥挤最混乱的那些场面照片,有些是江医生和孟桃夭拍的,汤云裳也拍了不少,但钱多多的最有说服力,他放了那张广告开始:“这是我们的失误,我们急于想造成影响,吸引更多人来了解这个项目,所以在江州最繁华的路段做了这个广告,仅仅五天的效果,就错误的造成很多人以为这里是个旅游景点,又或者是个投资的好项目,小长假第一天就被挤爆了,远远超出这里接待能力的后果就是,营地差点被毁掉,房车损失六部,娱乐设施基本拆除,我只能庆幸没有造成伤亡,这确实是因为我经验不足,差点造成事故,我应该被追究责任,但希望不要取缔这个项目,如果能对接旅游部门,那就更好,这就是我希望政府能做的。”

    李易铭其实是有点着急的,低低的凑在身侧孟桃夭耳边:“不该说这些呀,领导题个字,拍几张照片,回头送给那边看了,还敢处罚取缔?这事儿不了了之了,说这些干嘛呢?”

    孟桃夭很刻意的往边上让开点距离:“所以你是李大少,他是钱多多,做法看法跟道路都不同吧。”

    汤云裳全程不说话不参与,只静静的看,这会儿无声的往两人中间隔开点,不许撩!

    刘副市长露出点恍然大悟的表情,似笑非笑:“为什么取缔呢?三万块买别墅,这广告确实有点非法啊。”

    钱多多就是坦然面对:“没错,这些天我们接待了不少想买房车产权使用权的客户,譬如花三万块可以得到多少年的使用权,这不仅能帮助我们迅速筹集资金建设更多的营地和房车,也能有效的让更多人参与进来帮我们带来更多景点跟游客资源,房车营地本身我们办理了类似于农家乐的经营手续,其实还没幼儿园和诊所的手续复杂,这里一切经营手续都是齐备的,但就因为我刚才说的失误,就要取缔,我觉得应该给我们一个改正的机会,也给市场一个不要被搞乱的保证。”

    副市长挑挑眉毛:“搞乱市场?谁?”

    钱多多解释:“我也是刚刚体会到,同一件事不同的人来做,可能走向就不一样,譬如我们出发点是好的,卖产权是为了有更多房车,可只要稍微扭曲下这个意图,不是给予使用权,而是返还租金,高额回报吸纳资金,这就变成非法集资了,又或者干脆连房车这个产品都只是噱头,不停的拉人头给回扣,那又有点传销的影子,这都会伤害正在艰难发展的房车产业,搞臭这个产业的名声,可能有些人是想省事的一刀切,谁都别想做,但违法的人不会在乎,他们会悄悄做,更不在乎这个产业会变成什么样,所以……我想邪总是不能压正的,总要有人来做这些事,我的伙伴们会严格遵守法律法规,更拷问自己的良心,把这件事做好!”

    初生牛犊不怕虎,可能说的就是钱多多这样,他还没有被各种规则打磨得圆滑。

    该说不该说的,都说了。

    餐厅里面有点安静,阳光透过白纱洒在桌面上,为了放投影的效果,反复测试过把部分窗帘都拉上的,所以洒进来的阳光都显得格外灿烂。

    好像破开阴霾的光明之刃。

    远远的能听见孩子们跳舞时候笑声,央金带着他们很认真的在比划,可是这些孩子不是幼儿园的,来自各种不同的家庭,上起舞蹈课也参差不齐的很容易笑场。

    可就是这样的场面,才真实,最纯真的孩子欢乐。

    大学生们都有点紧张,感觉房车营地的前途,就在领导的一念之间。

    孟桃夭悄悄的把自己手指都绞得发白了。

    李易铭又有点摇头,显然是不认同钱多多这种没什么策略的坦诚布公,太被动了!

    可他刚动作,就挨了汤云裳一脚尖,横眼不许他废话!

    其实没安静多一会儿,不过是大学生们心里觉得过很久,副市长忽然笑了:“你们年轻人就真的像这八九点钟的太阳,充满积极向上的朝气,希望确实应该寄托在你们身上……”

    大学生们齐刷刷的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