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灼华年 > 第五十八章 卜卦

第五十八章 卜卦

作者:梨花落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前世里这个时候,陶灼华依然沉浸在母亲去世的悲痛之中,是舅舅全家陪她入京,从此便被瑞安长公主软禁在京郊边院,她似乎忽略了许多事情。

    那时景泰帝不曾召见过她,瑞安长公主也不是这般和颜悦色,苏世贤与长公主夫妻关系微妙,芙蓉洲里赫然用着蟠龙纹,她一点也不曾查觉。

    陶灼华思前想后,对乾清宫里那位不理政事的景泰帝也存了深深的好奇。想着明日大约会是劳心劳力,她便养精蓄锐,请娟娘替自己预备明日入宫的衣裳首饰,自己早早阖眼躺在了榻上。

    夜半的芙蓉洲,却有一叶小舟飘摇,轻轻靠上了码头。

    船上的纤纤丽人身形有些熟悉,她披着墨蓝镶银缎的斗篷,头上戴着黑纱幕篱,包裹得严严实实,轻轻盈盈地踏着木板走下了船。

    费嬷嬷迎在码头前面的小径上,冲着来人微微福了福身,并不见得有多少恭敬,只淡淡说道:“您来了,长公主殿下在书房等着,请随奴婢这边走。”

    丽人欠身还礼,迎着夜风露出淡绿色宫制裙裾的一角,身姿袅袅娜娜。她就着两侧丫鬟打起的灯笼随在费嬷嬷身后,熟门熟路往瑞安长公主的外书房去。

    瑞安长公主的外书房陈设与宫里的御书房颇为相似,迎面是一扇盘龙纹紫檀木落地雕花屏风,绕过屏风便正对着一幅八尺的江河万里图,下头支着鸡翅木的卷草彭牙大书案,瞧着便大气磅礴。

    那丽人进屋时,长公主背向门口,正面对这幅山水图,陷入深深沉思。案子上摆着一幅摊开的舆图,上面用红笔勾勾画画,做着好些记号。

    听到动静,瑞安长公主回过头来。那丽人已然在门口除去头上幕篱,此时恭敬地拜在瑞安长公主脚下,莺啼婉转地说道:“奴婢给长公主殿下请安。”

    四角的夜明珠光晕柔和,温柔地映在丽人脸上,光影下瞧得真切,竟是宫内那位刘才人。夜半洗去残妆,此时清水出芙蓉一般,越发楚楚动人。

    刘才俯在地上未曾起身,只怯怯问道:“不知道殿下深夜召见,有什么吩咐?”

    瑞安长公主十分享受对方恭敬里带着胆怯的态度,她轻抚着自己小拇指上新制的赤金嵌绿松护甲,随意指了指一旁的绣墩,示意她落座。

    刘才人推辞不过,这才侧着身子在绣墩上坐了,显得十分局促。她的眼眸低垂,并不敢与瑞安长公主目光相接,正落在对方繁复的真紫色宫裙之上。

    瑞安长公主的宫裙上以明黄镶边,金线彩绣着一只的五彩斑斓的青鸾,口衔灵芝隐在几朵瑞云之间,映衬着大幅的五彩洒金牡丹,显得格外尊贵而耀眼。

    那抹明黄极为刺眼,刘才人小心地挪了挪身子,稍稍侧开了双目。

    瑞安长公主优雅地端起案上甜白瓷浮凸金玉满堂的茶盅,拿杯盖抹着艳红的茶汤,轻轻啜饮了一口,这才慢条斯理地开口。

    “白日里你也听见了,陛下忽然起了心思,要见本宫府中新来的那小丫头,只怕还会留她说几句话,大约没安好心。”

    长公主目光灼灼盯着刘才人,态度十分散慢:“你也晓得,那许三如今十分让人信不过,还是你留意一下他们明日的谈话,看看陛下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东西。眼瞅着使臣们出使在即,本宫可不想这当口出什么幺蛾子。”

    刘才人诺诺应着,小心说道:“奴婢这些日子观察,陛下心灰意冷,早便淡了心思。便是许三在眼前,也不过长吁短叹几声,旁的到没什么。”

    “他能识实务,本宫便少费些力气。至于许三么,既然深得陛下宠信,大归之日便带着他吧。”瑞安长公主眼中闪过一丝狰狞,她将茶盏放下,涂着鲜红蔻丹的手指银狠狠掐向案上一枝凝露的牡丹,如血的花瓣纷纷坠落。

    那森冷的表情如此骇人,到似是来自地狱场间的修罗。刘才人吓得一个哆嗦,慌忙从绣墩上立起身子俯在地下。

    瑞安长公主不耐烦地蹙着眉头道:“本宫在说许三,你怕些什么。你放心,只要安心替本宫做事,到时自然会安排你后半生的富贵,也不必在宫里守活寡。”

    刘才人忙垂首谢恩,讨好地说道:“奴婢谨尊长公主吩咐,这些日子一直是奴婢为陛下侍药,明日定当好生留意,若有蛛丝马迹,必定报与长公主殿下知道。”

    长公主微微点头,目光在刘才人身上略一盘旋,淡淡说道:“本宫将你从烟花地赎出来,使你免受凌辱,又使人悉心调教,如今也算得陛下面前第一得宠的人物。本宫说话算数,便是陛下百年之后,我依然许你荣华富贵。”

    刘才人起身谢恩,恭敬地答道:“奴婢自知有今日的富贵全拜长公主所赐,自当竭尽全力,替长公主做事。”

    长公主见她说话上路,不觉眉梢上扬,又仔细吩咐了几句,这才命费嬷嬷取了一千两的银票将刘才人送回。

    乾清宫内烛火暗淡,景泰帝却又支撑着病体取了那五十根卜卦的耄草出来。

    他无力下榻,只对空拜了几拜,便坐直了身子,从中抽出一根耄草,拿着余下的四十九根认真卜起卦来。

    瞅着重新卜得的卦像,景泰帝面上时阴时晴,他一时陷入沉思,一时又喃喃自语。许三守在一旁,瞧着景泰帝劳心劳力,额上已沁出细密的汗珠,不觉无声叹息,悄悄拧了帕子预备替他拭面。

    反复推算良久,景泰帝蓦然爆发出一阵畅快的笑声。他不放心地瞅着卦象,再掐着手指测算一遍,这才大声呼唤着许三道:“许三、许三,你来看,这卦莫不是真应在那小丫头身上,天不亡我,瑞安这次大约要自掘坟墓。”

    许三瞧不懂那四十九根耄草摆出的卦像,却感染了景泰帝的笑容。他一面以帕子替景泰帝拭面,一面哽咽着说道:“陛下吉言,咱们大裕有救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