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灼华年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偶遇

第一百四十八章 偶遇

作者:梨花落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璨璨的冬日暖阳下,身着羊皮五色罗面对襟小袄的叶蓁蓁亭亭玉立,冲陶灼华嫣然微笑着,显得那样温雅娴静。而陶灼华手上捧着个紫铜鎏金的手炉,素面哆罗呢的斗篷被风轻轻卷起,一袭青缎罗裙上将开未开的夕颜花格外美丽。

    两人互相凝视着,宛然一对要好的姐妹乍别重逢,瞧不出半分罅隙。

    究竟是什么事惹得叶蓁蓁对自己充满戒心,又是从什么时候她的真情成了假意,陶灼华不得而知,却晓得这与自己同龄的女孩子一颗心宛若藕生七窍,前世那样游刃有余地将自己玩弄在股掌之上。

    瞧着叶蓁蓁美目流兮,那样亲昵地说着想要晚间来访,陶灼华欣然应允道:“正好昨日买了些粗陶花盆,还有几个焦泥垛的笔筒,给你留了两样。我不大方便去长春宫,你来我这里坐坐也是一样。”

    两人就在金水桥畔分手,陶灼华搭着茯苓的手上了马车,与依旧立在原地的叶蓁蓁挥手做别。叶蓁蓁一直瞅着陶灼华的马车拐出笔直的甬道,渐渐消失在砖瓦红墙的尽头,才黯然收回暗含着怨毒的目光,重新上了马车。

    年前年后,叶蓁蓁的心境并不好。除夕夜里随着叔父给祖宗们上香,一眼便瞧见了摆在最末位的父母双亲的牌位,天人永隔,怎不令她痛断心扉。

    长春宫是一处让她向往、也让她神伤的地方。为了好好活下去,她小心揣摩着谢贵妃的喜好,想借着谢贵妃的手达成自己的愿望。

    陶灼华初入宫时,瞧着那眉目娟娟的女孩子与自己年龄相仿,她也曾真心想要与对方为友,那一厢情愿的想法却在某个秋日深沉的午后化为乌有。

    当初仁寿皇帝接她入宫,那是父亲用他的死替自己铺就了一条锦绣繁华的大道。若是没有太多的奢望,她本该循着这样的道路走完平淡富贵的一生。

    嫁一位公候王亲,生几个嫡出子女,从媳妇熬成婆婆,再熬成老封君,一眨眼便会是几十年的日子飞逝如水。

    日子若是能够一成不变地这样流过,便是最简单的幸福。可惜她早便心有牵挂,放不下那黄衫翩翩的少年郎。乃对于仁寿皇帝想要册封她为公主时,她想也不想便言辞拒绝。

    他是皇子,她便不能做公主。她不能与他做兄妹,而是要想法子做他的正妃。往后伴着他一路登上太子之位,再与他一起指点江山社稷。

    埋在心底深处的秘密,只要一想起来便是那么甜蜜。

    她步步以退为近,引来仁寿皇帝的怜悯,更引来谢贵妃的恻隐。谢贵妃念着昔日与母亲的旧情,求了仁寿皇帝赐她郡主之尊,又堂而皇之住进了宫里。

    原本以为自己是最适合何子岑的那个人,她几度制造机会与他邂逅,他却没有一丝别样的表示。本以为她一个女孩儿家情窦初开太过早熟,何子岑大约还不到那个时候,却不想那个秋日的午后,她亲眼瞧着他面对青莲宫目露眷恋,目光那样深沉而又火热。

    弱水三千,他只取一瓢饮。并非情窦未开,而是早给了旁人。

    叶蓁蓁不记得那日她是如何跌跌撞撞回到长春宫中,哭过一场之后,再从菱花镜中瞧见自己因为愤怒而扭曲的面庞依然那样娇美,她绝不肯就此认输。

    连着跟踪了何子岑几次,果然见他的目光时时围着青莲宫流连,叶蓁蓁渐渐证实了自己的判断。无法去恨何子岑,她便将更多的仇恨加诸在陶灼华身上。

    尽管醋意滔天,叶蓁蓁依旧维持着自己温婉的形象,没有十足的把握不敢撕破面皮。便是恨陶灼华入骨,也不露出一丝端倪,宛如依然与她是至交好友。

    一路想着一路回到长春宫,叶蓁蓁捏在手间的帕子已然被她揉成乱糟糟一团。她先给谢贵妃请了安,才回自己寝宫去换衣裳,顺带将从家里带来的东西收拾一番,随意捡了对甜白瓷浮凸折枝海棠的六棱花瓶准备送给陶灼华。

    贴身丫头清梨悄悄走过来,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叶蓁蓁眉间便写着丝不易察觉的雀跃。她静静想了想,便再回谢贵妃面前陪着说了会儿闲话,将叔叔与婶娘送给谢贵妃的礼物呈上。

    叶蓁蓁温良与谢贵妃说道:“娘娘,蓁蓁今次出宫十余日,今日既然回来,便该去各宫里请个安。失些礼仪事小,只莫叫她们觉得蓁蓁随在贵妃娘娘身边,便好似眼里再没旁人,平白给娘娘添乱。”

    大年节下,叶蓁蓁这话原也在理,谢贵妃听她想得周全,暖暖笑道:“你这孩子总是这般贴心,既是如此,那便早去早归,本宫等着你回来用膳。”

    叶蓁蓁含笑应允着告辞出来,先去给仁寿皇帝拜了年,便径直从乾清宫穿花墙间的小径,打算出御花园的东门,往长宁宫给德妃娘娘请安。

    方才清梨在她耳边悄悄低语,道是何子岑并未出宫,而是在御花园里给德妃娘娘折梅插瓶。机会难得,叶蓁蓁岂肯放过?便循着何子岑的脚步一路寻来。

    长宁宫中其乐融融,德妃娘娘正与两个儿子笼着火盆闲话,欣赏何子岑刚刚折回的绿萼。何子岱手里抓着把蛇胆瓜子,明明吃得开怀,却边吃边抱怨道:“这是个什么味儿?甜不甜苦不苦,母妃从哪里弄的这些瓜子儿?”

    德妃娘娘笑道:“这是青莲宫里娟娘自己炒制的东西,因着这蛇胆瓜子明目,母妃又特意问她要了一袋。既是不爱吃,便换旁的东西,又没有苦苦逼你。”

    何子岑抬眸望了何子岱一眼,只管闷声扔了块刚剥的橙皮放进火盆里,拿火钳子拨拉着还未燃尽的银丝霜炭,也抓了一把瓜子拿在手中。

    叶蓁蓁一路行来,未能与何子岑偶遇,心里万分遗憾,便只好称做给德妃娘娘拜年,请长宁宫守门的宫婢待为通传。

    在坐的都是旧识,德妃娘娘命人请了她进来,也不让两个儿子回避,只含笑命绮罗端茶摆果碟,显得极为热忱。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