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灼华年 > 第三百五十一章 薄愠

第三百五十一章 薄愠

作者:梨花落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仁寿皇帝依稀记得,宣平候府在京郊的产业除却田庄、水塘,藕湾,还圈地修了个狩猎场,涵盖了几十亩广袤的树林,可谓沃野百里都在宣平候囊括之内。

    花的是宣平候府的银子,置下的是宣平候府的产业,仁寿皇帝自是不能多说。见魏尚书一脸奇异的表情,他便往下猜道:“难不成他又圈起更大的土地,将东南两方的密林都连成一体?”

    “非也,这便是臣疑惑之处”,魏大人条理分明,字斟句酌往下说去:“臣初时也以为宣平候爷是有心将东南那一片沃土归为己有,岂料想一查之下,他的这些产业却早便异主。宣平候府斥巨资在北边的劈柴山中买了一座铁矿,雇佣着一百多人帮工。他府上有大半的财力竟是悄悄转移到了这里。”

    提起那座铁矿,魏大人便有些心有余悸。想是里头防备森严,他亲眼瞧见山中的野兔不晓得撞上什么机关,被一箭射穿在地。只怕打草惊蛇,他手下几员得力干将蛰伏在林间几日,不敢轻易靠近。

    这几日林间死守,偶然也会窥得有黑衣人的踪迹,魏大人掐算他们出现的时间,当是轮着班一天多时在铁矿四周巡逻。

    “臣怀疑那处铁矿十分有问题,只怕惊动对方,便命手下扮作樵夫想要进劈柴山南的山麓,未等靠近便被那黑衣人喝令离开。因是离得近,又特别注意了对方的耳垂,魏大人的手下清清楚楚瞧见对方耳上银环的反光。

    至此,那些黑衣人便是宣平候府上派出,已然毫无疑问。仁寿皇帝撒网不收,并非是出自对谢贵妃百般纵容,更不会任由宣平候府肆意妄为。

    他一再对谢贵妃让步,只为魏大人暂时还探不出那铁矿里究竟藏着什么玄机,请仁寿皇帝再宽限些时间。仁寿皇帝自己也颇想知晓宣平候府上究竟要弄什么鬼,久居深宫的谢贵妃到底知不知情。

    至于杨嬷嬷与秋香的指证,仁寿皇帝深信不是空穴来风。回首当年的往事,他早便怀疑谢氏与先皇后的友情更像一场镜花水月,经不起岁月的权衡。

    只为如今还不到图穷匕见的时候,宣平候府前次能派出九十八名死士,如今既不走寻常路,他们手上究竟还握有多少底牌、是否想要图谋不轨,都是仁寿皇帝想要弄明白的事。

    此时投鼠忌器,不能图得一时痛快。仁寿皇帝依旧宛若从前,对谢贵妃百般宠溺,却苦于德妃不懂自己,每每满腹幽怨相对。

    百余人的铁矿,规模算不得大,以宣平候府的财力,当不至于如此捉襟见肘。

    仁寿皇帝还找何平问过,说是劈柴山麓出产的铁矿杂质太多,当地的乡民都不愿开采,那地方分明是处废矿,宣平候府偏就爱若至宝,还花费了大量的银钱,这其中必然还有自己想不通的窍口。

    在这里兀自沉思,仁寿皇帝依旧阖着双目不曾睁开。却是珠帘吧嗒一响,德妃重新梳了头,换了身秋香绿的折枝海棠对襟宫裙,袖间挽着酒红色的蜀丝披帛,又自屏风旁姗然走进。

    德妃这几日有些清减,素日合身的宫衣略显宽大,腰间便系了条细细的丝带,垂着块双鱼戏莲的玉佩,行走间环佩叮当,颇为端淑大方。

    绮罗与锦绫双双随在德妃的身侧,绮罗手间端着个龙凤戏珠的铜盆,里头盛着半盆清水,搭着块雪白的松江棉布巾。

    再后头是一身浅紫宫衣的锦绫,手间亦捧着个托盘,上头搁着一套天青色官窑特制的瓷盒瓷罐,当是皂豆、香脂之类。

    德妃见仁寿皇帝张开眼来,便冲他轻施了一礼,贤淑地垂着头道:“陛下,晚膳摆好了,臣妾这便侍候您净手。”

    将那块松江棉布巾平铺在水中拧过,德妃恭敬地递到了仁寿皇帝面前,再开了一个天青色瓷罐的盖子,自里头挑出一点香脂,些许的小动作做得一丝不苟,却分明是拉远了两人的距离。

    仁寿皇帝接了布巾,命两个丫头先退下,见德妃依旧面色清冷,不复往日柔情,不觉轻轻叹息。自然晓得自己的做法伤了德妃的心,却也遗憾德妃想得不够长远,为着此事与自己生分。

    将德妃的肩膀扳过,仁寿皇帝低低哄道:“你素日是识大体的人,早晚会明白朕做事并不糊涂。你细想想,朕将子岑第一个派出京中历练,还为了他将武将们上的折子留中,这还算不得偏袒么?”

    这是头一次,德妃眼中酸意泛滥,不愿再端着贤淑的模样与旁人分享一个丈夫。她红着眼圈从仁寿皇帝怀中挣脱出来,略含些挑衅地问道:“臣妾伴驾多年,替陛下打理后宫,没有犯下半点错处。如今子岑替您促成与波斯两国交好,更为了阿里木父子的造访亲迎出数十里,臣妾母子难得当不得陛下您稍加青睐?还是说,自来讲究子凭母贵,臣妾的儿子便比谢氏收养的儿子都输了三分?”

    眼见德妃连嗔带怒,粉面肃杀如料峭冰霜,对谢贵妃也不再使用敬语,仁寿皇帝忍了几忍,终于将涌到口边的话尽数咽回。

    他只认真唤着德妃的闺名说道:“你方才也说,你已然伴驾多年,如何行事还如个孩子般冒冒失失?岂不闻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朕昔年夺嫡,亦是一路过五关斩六将,杀出来的荆棘血路。朕可以厚积薄发,朕的儿子难道便不可以?”

    德妃悄然回眸,见仁寿皇帝已然薄有愠色,也只得见好便收,将他用过的帕子搁回盆中,再拿挑出的香脂涂上他的手掌。

    仁寿皇帝趿了鞋子往外走,偏又折转身子望着德妃道:“朕这双眼阅人无数,不敢说慧目如炬,当有几分明辨是非的能力。这个时候,你莫要想东想西,好生将后宫打理齐整,等待阿里木的驾临才是正经。”

    言中总有未尽之意,德妃琢磨再三,竟发觉自己也有错失圣意的时候。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