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乱世枭雄 >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瓦岗寨

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瓦岗寨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非常感谢‘怪咖ii’的慷慨捧场和月票支持。)

    瓦岗寨大当家翟让深知以自己的能力,可以当名震天下的枭雄,也能成为一方霸主,但却不是逐鹿天下,主宰江山的人选。

    所以,当李密带人来投时,与李密一番深谈之后,被其所表现出来的大才和气度所折服,感觉李密就是他印象中可以逐鹿天下的人物。

    因此,翟让不顾陈咬金、徐茂公等人的反对,毅然让李密成为了瓦岗寨的二当家。

    李密察言观色,揣摩心思,投其所好方面的能力早已登峰造极,几天时间便已经将翟让的心思摸了个通透,然后针对其性格暗中定下了一系列的计划。

    比如,他暗中安排人在瓦岗寨散布三年前便出现过的关于李氏可以得天下的谚语,并且适可而止。唐国公李渊因此而丢官被杨广猜忌,如今好不容易重新被启用,而他李密同样姓李。

    还比如,他每天来找翟让讨论天下大势,并且每次都带一份稀罕的礼物。

    这一日,李密又携带了一块成人身体大小的上好玉石来拜访翟让,翟让被李密的才能折服,早早地迎到了大门口。

    随着相处的时间增加,再加上翟让半个月前无意中听到那个谚语,又暗中派人查过那个谚语竟然在几年前就出现过,而李密竟然是楚国公杨素谋反中唯一从凶名赫赫的毒王手中逃生的主要人物,而且李密本身也是朝廷郡公,出身高贵。

    所以,翟让甚至已经有一种李密就是传说中可以取代杨广的真命天子,正因为这个缘故,翟让在李密面前并没有托大。

    翟让等李密上前行礼到一半时,便笑着抢先一步迎了上去,张开双臂,扶住对方肩膀叫道:“密公,你可来了,我已经等不及要与你把酒言欢了。”

    “属下来迟了,让大当家久等,死罪啊!”李密一脸受宠若惊的恭谨样子。

    “你怎么又叫我大当家!”翟让皱了皱眉头,故作不满的纠正李密言辞中的称呼,“我早说过了,瓦岗寨我虽然是大当家,但你称呼我为大哥就行了,我相信你将来是要做皇帝的人,我到时候作个逍遥王爷便知足。”

    “大哥教训的是,小弟一时说顺嘴了,改不过来。况且在小弟心目中,无论到了何时,大哥永远是大当家!”李密深知翟让的性格,深知其嘴上虽然这样说,其实非常在乎这表面上的恭敬姿态的。所以,他一丝不苟的做了半揖,大声回答。

    说到后来,李密更是感触往事,语调竟然都已经有些颤抖,红着眼睛,一脸感激的说道:“若不是大哥仗义收留,小弟如今连个落身之地都没有

    。所以大哥永远是小弟的大当家,这一点永世都不会变,不管将来小弟在什么位置上都不会变。”

    翟让见李密说得诚恳动情,心中顿时感觉异常舒坦,精神上和心理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心里觉得暖洋洋的。他松开抱在李密肩头的胳膊,然后又大笑着拉起对方的手往厅堂中走去,说道:“我翟某不过是一个坐地分赃的大强盗头子,瓦岗寨虽然这几年在徐茂公和隐咬金等兄弟齐心协力之下打出一份基业,但一直缺少密公这般人物,如今认密公做兄弟,是翟某这一辈子所为最正确的事!"

    二人四目相望,目光真诚,神色郑重,李密命随从将自己准备好的大玉石抬上来,说是前些天跟着杨素从皇宫中弄出来的宝物,请翟让笑纳。

    翟让有一个喜好,瓦岗寨的高层都知道——那就是喜欢各种较为稀罕,且个头比较大的宝物。

    李密见了这大玉石,果然眼睛一亮,看着李密的目光越加欣赏喜欢起来。

    待翟让的几个亲兵将大玉石抬到后院,翟让命人上了酒席,二人分主从而坐,李密随口说道:“大哥,小弟这些日子仔细研究了一下瓦岗寨周围六百里之内的各路豪雄,人马加起来不少于四十万,但比起大哥的瓦岗寨兵力或许差不了多少,但战力相差很大,小弟有一计,可以让这各路豪雄拜在大哥麾下,让这四十万人马成为大哥的麾下走卒。”

    翟让闻言,顿时大喜,说道:“密公果然有大才,我和徐茂公他们商议了大半年,都没有找到什么好法子吞并河南三郡各路豪雄!”

    “大哥谬赞了!”李密心中冷笑,心想你们一群草莽也就是有一身武艺,能想出什么办法,说起来瓦岗寨,除了徐茂公的确有大将之才,被李密高看一等之外,其他人包括翟让在内,李密打心眼是瞧不起的,特别是陈咬金那等粗人自见了一面之后,便深感厌恶。

    “咱瓦岗寨可不像朝廷官员那般虚头巴脑的,密公不用谦虚。”翟让用力捶了李密肩膀一拳,笑骂道。李密笑着没有躲开,主动将肩膀凑了上去。

    李密又正色道:“大哥,待将周边各路豪雄吞并,打下几个县之地后,大哥也该立个名号了。那高开道都自封东海公,姓徐的秃子就一个给人家抬棺材号丧的,如今也做了东平公。大哥如果再不打起个响亮名号来,恐怕不好约束天下豪杰!”

    “这是不是操之过急了一些,打下几个县城便关起门来称大王,未免让人嘲笑,毕竟连范阳郡的毒王那等顶天厉害人物,虽然有了反意,但都没有亮明旗号的。”李密对高开道和徐秃子等人的行为十分不齿,冷笑着回应。

    说到这里,翟让又感觉就这样驳了李密的好意有些不妥,又接着道:“不过,这些我这做大哥的也不太懂。我读的书不多,也没见过大世面,密公是天命之人,那就按照密公的大体计划进行,先吞兵各路豪雄,然后打下几县之地,便亮明头。”

    “大哥英明。”李密眼睛深处闪过一丝隐晦的讥讽之色,脸上却是一副真诚之极的表情。

    二人谈谈说说,纵论天下大势,甚是相得,就在李密想进一步向翟让灌迷魂汤,设法独揽瓦岗大权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名满脸是汗的精瘦汉子一边喘息,一边大步跑进来,躬身行礼:“属下见过大当家和二当家,二位当家,大事不妙了!”

    “慌什么,有什么事情慢慢说!别一惊一咋的!”来人是翟让麾下专司负责情报事宜的谢映登,颇有才能,一直被翟让所信任,平素也向来沉稳有加的,没想到今天当着李密的面突然失了方寸,令他颇感没面子。

    但是训斥完,翟让突然想起,从未见过谢映登如此慌乱过,心中一惊,心想莫非朝廷调集大军来围攻瓦岗寨了。

    李密却很会做人,这个谢映登和徐茂公一样,都是他内定要拉拢的可用之才,笑着将一碗茶水递了过去。

    “谢过二当家。”谢映登和瓦岗寨上不少大头目一样,刚开始其实不喜欢李密这个贵族门阀出身的人,但这些天却不知不觉被李密的气度和为人所影响,感观已经大为不同。

    说着话,谢映登也不客气,接过李密递过来的茶碗,咕咚咕咚连灌了几口,然后尽量调匀呼吸,这才说道:“大当家,二当家,属下刚接到急报,毒王突然到了河南,带着五千人三天已经灭了六路义军,歼灭击溃人马已经不少于十五万,而六位豪雄大当家也被活捉。”

    “什么,毒王……他在范阳郡称霸,怎么来了河南。”翟让脸色一变,急声问道,随着王君临在去年被封为秦安王之后,他原来毒将的名号在天下各路豪雄中也升级为毒王。

    而一直胸有成竹,一副智者模样,宠辱不惊的李密同样脸色大变,甚至想到更多,眸中深处有着惊恐。

    “王君临难道是专程来杀我的?”李密向来自负,而王君临是他唯一惧怕之人,禁不住生出这样的念头。

    “不会,我虽然身怀大才,但这些年韬光养晦,即使跟着杨素起事,但在王君临的心中恐怕依然是小角色。”李密惊慌之后,很快就有了非常理智的判断。只是李密的判断正常情况下的确没有错,可问题王君临是开挂之人,从某种程度来说,甚至比李密还要了解李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