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十三针 > 第八章 诡异噩梦

第八章 诡异噩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十三针 !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只剩下爷爷卜秋棠,倒是心胸开阔,伤心归伤心,但还不至于一蹶不振,身体一直保持的不错,仗着爷爷供养,卜心泻才得以完成学业。

    不过自从卜心泻毕业之后,他这不靠谱的爷爷丢下一句话便跑的没影子了:

    “大孙子,你如今长大了,爷爷要追求自己的梦想去了,我打算去云游四海,增进医术,著书立说,流芳百世去了”

    “我那老房子名字过到你名下了,你自行处理吧,有事儿你给爷爷打电话吧!”

    想到爷爷卜心泻不由得苦笑连连,心说您这也太不靠谱了吧,您唯一的孙子还没成家立业呢,您就跑了个无影踪。

    开始还偶尔能打通电话,最近这几年干脆变成了“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根本打不通,这真是愁死人了,六十多岁的人了,完全是个小孩心态。

    有时候卜心泻都不得不羡慕爷爷的乐天派精神,他就没有那么洒脱,心态境界上比爷爷差远了。

    到了家门口,屋里的小德牧照例兴奋的不行,连蹦带跳,直挠门玻璃,卜心泻没有女朋友,一个人寂寞难耐,再加上从小就喜欢猫狗,于是养了一只小德牧,才刚刚五六个月大小。

    正是顽皮捣蛋的时候,进了门,望着屋里的一片狼藉,卜心泻不由得一阵苦笑,这狗哪都好,就是自己只要一出门,它就喜欢拆家,跟传说中的二哈差不多。

    虽然买了个大笼子,但平时没患者时候卜心泻又舍不得总关着它,也只好自己承担苦果了。

    照例开始扫地,拖地,清理狗狗的粪便,忙活了好半天,才算收拾完毕,不过让卜心泻奇怪的是,每当自己出门回来。

    自己的小德牧“无忌”,一定是围着自己身前身后撒娇的,推都推不开,不知道怎的今天自从自己进了门,它就一直呆在角落。

    耳朵还一直向后背着,好像犯了错误一样,一直偷偷瞄着自己,却没有上前卖萌。怪了,怪了,这个死狗子今天出奇了,竟然没来蹭我。

    晚上架不住乡亲们热情,卜心泻着实没少喝,虽说他酒量不错,也觉得脑袋有些发晕,他也没有多想,收拾完了就准备上三楼睡觉。

    “无忌,走,上楼睡觉了,过来~过来~”

    这狗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往常卜心泻一喊绝对颠颠的跟着自己上楼睡觉,每天晚上都得睡在自己床边才安心。

    今天却怎么叫都没反应,就跟没听到一样,叫了几声,卜心泻索性不管它了,自己上了三楼,简单洗漱一下,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在老树皮村吃完饭返回市里,已经很晚了,收拾完事之后已经十一点多了,卜心泻感觉很困了,不过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毕竟这是他第一次经历这种灵异事件,内心很是兴奋,又隐隐有些后怕,尤其是那老黄扭曲着威胁自己的面孔,回想起来,仍然好似在眼前一般。

    该死,看来这类事件是真的有,古人诚不欺我,那些前辈医家书中描述的也都是真的,看来明天我真得好好研究下这方面的东西。

    不然万一老黄身上那鬼类真找到自己报复,自己可毫无招架之力,事到如今,自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要说后悔,卜心泻还真谈不上后悔,自己身为医者,收人钱财,替人看病,本就是天经地义的,再碰上这种事件,他一样会选择出手相助。

    思前想后,卜心泻也没想出个什么头绪来对付那鬼怪的威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嗯?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眼前的场景好似一处村庄,自己正孤零零站在一处院落门口。

    再往里瞧,发现院子中间有二处房屋,一大一小,一高一矮,怪了?这是谁家盖的房子,格局怎么这么奇怪。

    卜心泻正琢磨呢,吱呀一声,院子当中那处大的房子门自里而开,从里面走出了一对儿母女,女的长发飘飘,扎着一束马尾,看年纪也就三十上下,面容姣好,很是漂亮。

    她手里还牵着一个小女孩,那小女孩看起来也就七八岁大小,穿了一身花衣服,扎着两个羊角辫,非常可爱,

    她出了门,挣脱开母亲的手,蹦蹦跳跳的跑到了院门口,一遍朝卜心泻招手,一边脆生生道:

    “哥哥~你是不是迷路了?进来陪我玩会啊~”

    “嗯?好啊,小妹妹你能告诉我这是哪么?”

    卜心泻本来是拒绝的,心说自己莫名其妙来到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哪有心情陪你个小丫头玩。

    不过听那小女孩说完话后,他竟迷迷糊糊的答应了,而且心里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越看那小女孩越是喜欢。

    随着这小女孩进了屋后,竟发现屋里桌上已经摆好了酒菜,鸡鸭鱼肉,一应俱全,还冒着热气,透着一股诱人的香气。

    而这时候卜心泻竟好似回到了自己家一样,一点也不客气,依着那女子的邀请,坐下便准备吃喝一番。

    他只觉得眼前的美食说不出的动人,自己好像从来没有闻过这么香的食物,那女子领着小丫头坐下之后,拿过白酒,先给卜心泻满了一杯,随后口中笑吟吟道:

    “先生既来之,则安之,眼下我们娘俩正好要开饭,您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

    “啊,既如此,那我便不客气了,说实话,我的确是有些饿了”

    说着话卜心泻忽然感觉饿的受不了,那种感觉就好似三天没吃饭一样,肚子都跟着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而且他仿佛完全控制不了自己了,拿过筷子,夹过来一个鸡腿便吃,嚯!这鸡腿怎么这么香,简直入口即化,骨头都是脆儿的。

    香!太香了!管他身在何处呢,先吃了这一顿再说。

    卜心泻甩开了腮帮,抡圆了筷子,这就边吃边喝起来。

    而一边吃,那女子还一边不断与卜心泻聊着天,聊着聊着,吃着吃着,卜心泻忽然觉得对面的女子好像是自己老婆一样。

    那可爱的小姑娘不正是自己的女儿么?对,是这样的,一定是的!我这是到家了,哪里是迷路了。

    看来我一定是喝多了,竟然到了家门连老婆孩子都不认了哈哈。

    吃到高兴处,卜心泻顺手揽过了那女子,哈哈大笑:

    “来媳妇儿,亲一个,这桌菜做的真好吃,老公明天给你买身新衣服穿。”

    那女子也不避讳,欲拒还迎中,两个人越来越亲密起来。而正在这个时候,远处好似传来一阵阵狗叫。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