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十三针 > 第六十一章 古钱驱邪

第六十一章 古钱驱邪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十三针 !

    见徐彪不吱声了,贾政经也就不再纠缠,上下打量了一下正发狂的小波,他觉得机会来了,这回我非得镇一镇这个死胖子不可。

    不说我没本事么,我非得露一手让他瞧瞧不可,不然还真以为我们相神派是软柿子呢。

    想到此贾政经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又正了正头上的帽子,伸手碰了一下小波的父母,示意他俩先松开手给自己闪个地方出来。

    “剩下你俩按住了啊,看我的,小小的水鬼还翻了天,想当年我们相神派连僵尸都干翻过,还能怕你个小水鬼不成?”

    小波的父母哪知道贾政经是谁,只以为是卜心泻的朋友,拿眼神请示了一下卜心泻,卜心泻示意他俩先松手躲开,看看贾政经有什么办法。

    毕竟这么多人在呢,就算小波暴起重新往湖里跑,众人也能将他拦截下来。

    贾政经整理完毕,伸手从兜里掏摸出了一个不知道什么年代的大钱儿,天比较黑,卜心泻也没看清究竟是哪个朝代的。

    之后走上前,掰开小波的嘴巴就塞了进去,随后猛的用双手按住小波的面颊,不让他张嘴,同时嘴里更念念叨叨道:

    “奶奶的腿,你赶紧的麻溜的走奥,贾爷我这兜里还有四个呢,不然一起都给你塞进去,看你能扛得住不!”

    说来也怪,自打贾政经掰开小波的嘴巴塞了枚铜钱进去,这小波就仿佛见了鬼一般,拼命挣扎,脑袋上的青筋都暴起多高,拼命的想张开嘴巴吐出来。

    而且他此时也是爆发出了更强的力量,猛烈挣扎下几个人都差点脱手,让他逃掉。

    “按住他,别松手大家,他身上的东西马上就扛不住了!千万挺住!”

    原本小波的父母见这衣着奇怪的人往自家孩子嘴里塞了个不知名的什么东西,而且还死死捂住了小波的嘴巴,便有些不悦,想要拦着。

    这一见到小波突然之间的变化,再一听贾政经说的好像似乎有些道理,也都明白了过来,赶紧一拥而上,手下也加了力气,众人一齐发力,总算是没被小波挣脱开来。

    约莫过了有十秒钟,剧烈挣扎的小波忽然平静了下来,眼睛也闭上了,身体也瘫软了下来,好似睡着了一般,再也不复刚才的狰狞。

    “我儿子咋了?卜大夫,你快给看看,我儿子这是怎么了?”要不说世间最疼爱孩子的是母亲呢,眼瞅着小波瘫软了下来。

    第一个着急的就是小波的母亲,她跟贾政经不熟,只好抓着卜心泻询问。

    “放心吧这位大姐,经过我相神派传人的一番整治,现在你家孩子已经暂时没事儿了,他身上那水鬼也被我驱散了,没什么意外很快便可以醒过来了”

    贾政经又轻捏了下小波的脸颊,等他张开嘴之后,伸手进去掏摸出来那枚铜钱,又从兜里掏出一块手绢,仔细擦了擦上面的口水,这才又重新放进兜里。

    此时他颇有些意气风发,头抬的都快成了四十五度角了,斜着眼睛看着徐彪,心说死胖子,这回你知道你家贾爷的能耐了吧。

    徐彪嘴上当然不会服软,只轻轻哼了声,算作回应,不过眼瞅着人家确实解决了眼前的问题,嘴上不说,他心里也是有些佩服的,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发自内心的有些膈应这个贾政经。

    总觉得这个小子喜欢装B ,吹牛;反正就是横看竖看都不顺眼,天知道是为什么,可能这俩人天生就犯冲也说不一定。

    卜心泻一旁看了也是暗挑大指,心说人的名树的影,这贾政经吹嘘了半天,看来并不只是嘴上功夫,手底下的确有两手,回头真得多多结交一番,有空好请教一二。

    这会儿功夫小波也醒了,这孩子一睁眼睛,发觉眼前漆黑一片,而且自己怎么跑到湖边来了?还好再往前瞅,在手机灯光的照射下,看见了爸爸妈妈都在,这才稍稍安心一点。

    “爸,妈,我这是在哪呢,我记得我早早上床睡觉了啊!这里是哪啊?夕阳湖?”

    “我可怜的孩子,你可让妈担心死了!你总算正常了!呜呜呜………………”

    当妈的心疼孩子,眼瞅着孩子无缘无故糟了这等罪,心里哪能受得了,伸手就把小波搂在了怀里,哭了起来。

    小波的父亲在一旁瞅着,心里也不得劲,倒是男人有主见,他心里猜测这事儿恐怕还不算完,真正能帮到儿子的恐怕还得是这卜大夫和刚来这位号称贾爷的。

    “那个,贾兄弟,卜大夫,你们两位看看我家孩子这接下来应该咋办啊?不瞒你们二位,我这也是头一遭碰见这种事儿,往常我都是不信这个的”

    “没成想这回落到了自家头上,看来这世间的确是有很多科学解释不了的事件啊!我求求你们二位帮我拿个主意,我儿子今后还会不会这样了?”

    “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只要您二位能帮我治好我儿子,我付出什么代价都愿意!”

    说实话卜心泻和徐彪这时候都没什么招,他俩也不知道这事儿算不算完,只能齐齐看向贾政经。

    贾政经面带笑容,心中偷笑,哈哈!机会来了哈,自己刚才一怒之下答应了不要钱也来帮忙,结果到这还摔了一跟头,衣服脏了,眼镜和扇子也坏了,赔大发了,我正好趁这个机会收收成本。

    他清了清喉咙,松了松衣服最上面的扣子,表情严肃道:

    “那个,这位老哥说的没错,你家孩子这事儿的确还没算完,他这是被水鬼迷了,我想这水鬼应该在他身上种下了印记,这才可以迷惑他前来此地!”

    “这个事儿吗,我的确是能帮忙,不过呢,您也知道老哥,我们搞数术命理的,有个规矩!”

    说着话贾政经伸出右手拇指和食指,摆出了个姿势,这姿势看起来像是在掐算,也还有些像搓手指。

    “啊!那可怎么办!奥!我明白了!贾大师只要肯帮忙,我必有回报,您说个数,只要我家孩子以后能正常,多少钱我都愿意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