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十三针 > 第六十三章 柳暗花明

第六十三章 柳暗花明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随后小波父亲还想给卜心泻也转一些钱过去,毕竟今天人家也没少出力,自己儿子本来都要跳河自杀了,可是人家两位先救回来的。

    人家到现在都没来得及换下来湿漉漉的衣服呢,哪能不表示表示。结果卜心泻并没有要,徐彪倒是张口说了个数字,不多不少188.

    说是今天湿了二次身,比较倒霉,讨个彩头。这个要求当然一点也不高,相反跟贾政经比起来要的还特别少,小波父母千恩万谢,给徐彪又转了个188过去。

    这件事儿到这就算是告一段落了,送走了小波一家,卜心泻沏了壶茶,三个人坐下又接着聊了起来。

    虽然小波暂时是没什么问题了,但是那湖里的水鬼还是没有解决,卜心泻就想接着问贾政经可有好的办法。

    “哎,其实常规的办法我也都说了,不过都比较难以实施罢了,若是直接将那鬼怪灭掉,又不符合我相神派门规!”

    “我们相神派讲究众生平等,不会轻易灭杀鬼怪,这样做毕竟是有干天合,恐遭天谴啊!”

    贾政经一边喝着茶,一边捋着胡须,欲言又止道。

    “拉倒吧贾骗子,你可别装模作样了,扯那些没用的干啥,我看你就是根本不行,别找借口了行不!”

    徐彪在一旁听了,实在耐不住,又开口讥讽道,这小子刚刚借自己和卜哥的势轻巧的骗了一万块,现在徐彪是怎么看他都不顺眼。

    贾政经当然不服气,把脸一沉,哐当一声把茶杯往茶几上一扔,撸了撸袖子,瞪着眼睛怒视徐彪道:

    “我说你这个死胖子怎么回事儿?你自己啥也不是一点忙没帮上不说,怎么老来找你家贾爷麻烦,刚才不是我解决的那水鬼上身么?”

    “你那算是投机取巧,算什么本事!你如果不来,我卜哥也自有办法,只不过你瞎猫碰死耗子碰了巧罢了!”

    “你……你这个死胖子说话怎么这么难听,信不信贾爷我揍你!”

    “来啊!谁怕谁啊!单挑啊!谁怂谁是孙子!”俩人这没说上两句话的功夫,已经是快要动起手来。

    徐彪也不喝茶了,腾的站了起来,接近200斤的体重,看起来压迫感十足,他把肚子一挺,就要作势冲上去教训贾政经。

    卜心泻苦笑连连,本来还想接着请教贾政经认识不认识其他高人能解决这水鬼问题呢,哪成想俩人话不投机,马上就要动起手了,

    不得不连连劝架,将俩人拦了下来,发生了这等事儿,贾政经也没了喝茶的兴致。这就要起身告辞,卜心泻只好陪着笑起身相送。

    没办法,徐彪是自己的好朋友,贾政经是自己的患者,而且人家今天怎么说也算帮了自己的忙,他俩吵架,自己也只好两不相帮,做和事佬。

    也不知道这俩人是怎么了,见面就想吵架,刚刚劝好一次,转过身这又能吵起来。贾政经走了之后,徐彪还愤愤不平,不断的埋汰着贾政经:

    “卜哥,你瞅这小子,多能装B,大晚上还带个墨镜,拿个扇子,这都啥天了,需要扇子么,哈哈!刚才那一个跟头差点没把他牙卡掉,还不忘了装!”

    “要我说这样的人,以后你还是少来往,这人能耐不大,还爱吹牛摆谱,最关键是这小子太贪钱了,就帮这点忙,愣是黑了人家一万块”

    “咳咳!人各有志,咱们做好自己就得了,虽然这小子的确很黑,不过那小波父母愿意给,这事儿咱们也无权过问,更何况阻拦了!”

    说实话,卜心泻从心里也有点鄙视贾政经的贪财,不过这人的确是有几分手段,本事不浅,以后找机会还是要跟他多交流下。

    “哎!是啊,这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贾骗子狮子大开口,想不到那小波的父母还真愿意花这个钱”

    “对了卜哥!那水鬼虽然暂时从小波身上驱走了,但是以后不还是会接茬害人么,咱们得想想什么办法彻底解决掉这个东西啊!”

    “是啊!我也在考虑这个事儿,不过暂时还真没办法了,你师父那边也联系不上,你身上的仙家也不知道怎么了,最近一直都不出来帮忙啊!”

    “哎!我这也联系不上我师父啊,一直想问问她来的,怎么我这堂口时灵时不灵呢,尤其这几次,次次掉链子,不然哪用的上那个贾骗子,咱俩出手就完事了”

    徐彪也很郁闷,本来以为自己当了出马弟子之后,那是威风凛凛,叱咤风云呢,结果没嘚瑟两次,自己还啥也不知道,这就不灵了。

    俩人聊了几句,徐彪忽然又冒出来一个主意,连忙跟卜心泻邀功道:

    “我想起来了卜哥,我记得上次我大哥身上那对母女,是不是答应了你一件事儿啊,你看能不能请她们出手相助,去对付那水鬼呢?”

    上次蟐守真上徐彪身的时候,开始他是啥也不知道,不过到最后清醒过来时,还真记得那女鬼刘玉莲说过这句话。

    说实话他说这话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实在没有辙了,他可还记得,自己刚刚出马时候,第一次看见刘玉莲母子时候被吓成了啥样。

    卜心泻听了之后心说以鬼对付鬼,亏你想的出来,不过转念一想,这事儿也未必不可行,当初那刘玉莲母子的确看起来很厉害。

    也许真的能对付那水鬼也说不一定,而且她也确实答应过自己,以后有事儿可以找她帮忙。

    思前想后,确实也没有别的办法了,目前也只能如此了,俩人商量完了之后就准备明天晚上去找刘玉莲帮忙。

    今天这都快亮天了,俩人也折腾了够呛,实在没那么多精力了,估计一天时间那水鬼也未必能那么巧的害死人。

    其实这事儿到这里之后,跟俩人也没多大关系了,毕竟小波算是没事儿了,不过卜心泻这人心肠实在是好,若是不把这水鬼彻底解决了后患,他总是觉得心中不安。

    俩人定下来明晚八点出发去找刘玉莲母女,徐彪这就回家睡觉去了,卜心泻也觉得又困又累,难受的不行。

    刚才贾政经来的时候,他怕吓到人家,就把无忌关在二楼笼子里了,这又把无忌放了出来,喂了吃喝,带着溜了溜,才上三楼洗漱睡觉。

    俩人差不多忙活了一个晚上,实在是累的够呛,这一觉卜心泻睡的异常香甜,一直到第二天下午5点多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