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仗剑万里 > 第二十七章 猫和老鼠

第二十七章 猫和老鼠

作者:海客杂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门外那位禀告消息的人闻言如丧考妣,他哭嚎着求曹公子放过他。什么好话都说过了,等待他的不是曹潜赦免的命令,而是一句“五马分尸”。

    曹潜在下这些杀人的命令时,眼睛连眨都不眨。

    似乎杀了人能给他带来亢奋,他又莫名地兴奋起来,抱起眼前的女人就是一顿狂风暴雨。

    巫山风雨过后,满床女人都面色潮红。曹潜伸了伸懒腰,在女人的服侍下沐浴更衣。

    他修炼的是采阴补阳的功法,对于他而言,女人只是他提升功力的工具。所以对这些“工具”,他从不怜悯。在这个混乱的世界,他从不会缺少女人。

    和他这边享受无边快乐不同,穆凡正在生死边缘摸爬滚打。

    穆凡游进了商行内的一处小湖泊,他屏住呼吸,小心地爬上岸。从后花园到商行中部的湖泊,他一路上小心翼翼,生怕被别人发现。

    他刚刚爬上岸,就看到了出乎意料的一幕。宋长庚和青岚坐在岸边的亭子里,一边喝着茶,一边焦急的等待着什么。

    穆凡整个人都懵了,他和桑儿苦苦寻找他们,他们两个人竟留在这里喝茶。他用神识仔细探查周围,发现周围除了一个服侍的小丫鬟外,再没有其他人。

    他仔细回顾整件事情,结果就得出一个结论:蹊跷,反常。

    俗话说的好,事出反常,必有妖!穆凡想不通,说明他没能看透敌人的部署。虽然穆财教过他很多,但是这种能力关键要靠悟性。穆凡的悟性还算可以,但是经验严重不足。

    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打算再次潜入水中。这时亭子外忽然有两个人走了进来,穆凡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其中有一个人竟然是桑儿。另一位是一个中年男子,浑身上下充满成熟的气息。二人有说有笑,看起来十分投缘。

    他彻底迷惑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等他解开迷惑,就听到中年男子说道:“这位小友为何不现身?躲躲藏藏的多不好。”

    穆凡压下心中的疑惑,现在已经被发现了,只能硬着头皮出来。

    他身上的衣服都已湿透,头发上夹杂着泥水,狼狈不堪。他也不在乎别人的目光,自顾自的从袖子中拿出一张手帕。入手后才发现手帕已经湿了,但是他又不能从戒指中取出干燥的手帕。

    穆凡暗笑,青蛇长衫好像有灵性一样。有时候会自动吸取汗水,有时候连泥水都不吸收。

    桑儿看到穆凡一脸狼狈的样子,笑道:“你干嘛还要潜入商行,曹大哥是个不错的人。”

    穆凡一听桑儿的话,顿时知道事情不妙。她一定没有看到桌子上的信,所以会以为这个姓曹的是一个好人。

    穆凡在写这封信时费了不少功夫。他特意设置了很多反常之处。只要桑儿读过,就一定会发现异常之处。

    他在信里邀请她到客来商行,而且说这家商行没有什么危险。但是在信里,他三次提到自己欠了她两条命。

    穆凡采取这种方式,就算商行的人发现了那信,也不会发现这封信的古怪。他们的目的就是引穆凡等人到达客来商行,这封信正顺了他们的意。

    穆凡不敢拆穿曹潜伪善的面具,他硬着头皮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嘛,因为大意死掉就不好了。”

    曹潜温和笑道:“来到我这家商行,小兄弟大可不必如此。你的朋友和我有些误会,误会解除了也就好了。”

    穆凡看着曹潜的微笑,心里莫名的不寒而栗。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眼前这个人的真面目,他一定会不自主的相信拥有这种微笑的人。

    桑儿笑道:“曹大哥说是误会,只是不知道是什么误会呢?可不可以快速解决,我们还要抓紧运输货物。”

    穆凡心里有些着急,但是又不敢挑明。他一咬牙,猛地向桑儿冲去。

    曹潜眉头微皱,随后又舒展开来。在皱眉的时候,袖中的拳头也随之握紧。当他的眉头舒展时,袖中的拳头也舒展开。

    桑儿没预料到穆凡会突然冲过来,心里很奇怪,下意识的就要向后撤。还没等她迈出脚,穆凡已经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桑儿心中一慌,就要甩手挣脱。当她抬头看到穆凡的眼睛时,她想要挣脱的手停止挥动。因为在那双眼睛中,她看到了他对她的担忧和那股临危不乱的镇定。

    她只觉心脏突然停了一瞬,整个人好像都慢了半拍。下一刻心脏又恢复了跳动,而且跳动得如此快速的快速,她的身体微微发热,脸颊红得像熟透了的苹果。这种感觉如此的美妙,美妙到她想一直保持这种姿势。

    穆凡紧紧的看着桑儿的眼睛,他希望她可以读懂他的眼神,可以领会他的意思。

    人与人之间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叫信任,有时,两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仅仅碰到过一面,就像是相识多年的好友,可以互诉衷肠。

    穆凡和桑儿之间就有这种信任,尽管穆凡怀疑桑儿的身份,桑儿感觉穆凡很不对劲。但是这一刻,他们都选择相信彼此。

    可是信任是一回事,桑儿读出他眼神中的担忧,但是却不知道这种担忧从何而来?

    穆凡一把搂住桑儿,带着醋意道:“怎么和这位曹公子相处的这么愉快?”

    他在搂住桑儿时,在她后背的手轻划一个叉。为了防止她忽略,穆凡又特意多画了一个。

    在这个角度上画叉,刚好可以挡住曹潜的目光,同时让宋长庚和青岚看到。

    桑儿发觉穆凡在她后背画了一个叉,她红红的脸颊都要埋在胸前。她虽然害羞,但是也知道穆凡的手势必有深意。结合穆凡刚才暗中潜入商行,她顿时明白了,眼前这个曹公子是只狡猾的狐狸!

    亭子内坐的宋长庚和青岚也察觉到了反常,能逼穆凡搂住桑儿,足以说明事情非常棘手。

    他们也都神经紧绷着,只要穆凡有逃跑的意思,他们就紧跟着向不同的方向逃跑。

    桑儿一把抱住穆凡的脖子,俏皮的说道:“不就是说了几句话吗,你可真是天下第一醋坛子啊。”

    穆凡微微一笑,看到桑儿环抱住他的脖子,还跟他说这种话。他就知道自己的暗示成功了,接下来就要想办法怎么逃离这里。

    穆凡和桑儿掩饰的很好,在别人眼里就是一对年轻的恋人。尤其是看到桑儿脸颊上的羞红,曹潜被骗住了。

    看到这对男女在大庭广众之下搂搂抱抱,没有一点忌讳,曹潜心里难免有几分不悦。可是只要一想到还要拖延时间,他就不得不堆着笑脸。

    穆凡和桑儿向后退了三步,他朝着曹潜抱拳行礼,正色说道:“不知道长庚他们和贵商行有什么误会。”

    曹潜笑道:“他置办货物时,我们给的是真材实料,不过小兄弟用的银子全是假的。”

    “青哥,我没有。”宋长庚连忙说道。

    穆凡没有回话,而是继续对曹潜说道:“多少银子?我们在全数补上就是。如果您还不满意,我们可以多出一倍。”

    曹潜摆手说道:“我并不稀罕这些银子,我手下有诺大的商行,难道还会在意银子的多少。不过我这个人生来嫉恶如仇,对于这种骗子,没有他亲自赔礼道歉,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这么算了。”

    穆凡不知道曹潜真正的目标是什么,试探性的问道:“不知道你要怎么赔礼道歉?”

    “先别问怎么道歉,这是第一桩事,还有第二桩事。”曹潜指了指青岚,“这个小姑娘半夜闯到我府里来,不由分说打伤了我七名家丁。”

    穆凡知道这些都是曹潜的套,可惜已经上了套,要解开可没那么容易。

    他问道:“不知你要如何处理这两件事?”

    曹潜说道:“只要姓宋的小兄弟给我磕头,青岚姑娘给我的家丁扣头,这件事情我就可以既往不咎。”

    他表现的极为大度,好像施加了多大的恩典似的。

    穆凡一听条件,顿时火冒三丈。曹潜似乎像猫玩老鼠一样,真正的意图始终含而不发。

    宋长庚看出穆凡逐渐焦急起来,连忙笑道:“青哥,我无所谓的,从小我就是个没人看得起的小厮。长这么大了,不知道给多少人跪过,你大可不必着急。”

    穆凡盯着曹潜笑眯眯的脸,冷笑一声。曹潜占尽天时、地利,不管人和不和,反正数量很多。

    穆凡等人处处都处于下风,根本玩不过曹潜。

    于是穆凡直截了当道:“曹狗,你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拖延时间?”

    曹潜依旧笑道:“如今又多了一桩事,你潜入我府内,还恶语中伤我。”

    “那是不是也要我给你磕头赔礼?”穆凡运行真元,大有出手拼命的架势。

    曹潜暗自叹息,眼前这个年轻人到底还是太年轻。不过是几句话,就将他激怒了。

    曹潜故意嘲讽道:“怎么,你还想在这里跟我拼命不成?这里是我的地盘,敢动手的话,别怪我手下无情。”

    穆凡一改刚才严阵以待的架势,突然哈哈大笑道:“我一直在想,你为什么要拖延时间?你完全有压倒性的优势,你在忌惮什么?”

    曹潜眼睛微眯,嘴角扬起:“难道你还有什么倚仗不成?这偌大的曹府内,你就算是插翅也难逃。”

    穆凡说道:“我没有什么倚仗,但是你一定在害怕什么?”

    曹潜慢慢抬起手来,身影骤然消失不见,下一刻已出现在穆凡眼前。他用抬起的手轻点一下穆凡的胸口,一股巨大的力量从他的手上传来。

    穆凡感觉胸口像被千斤巨石撞到一样,仿佛被一击贯穿了。仅是一击,他就已经招架不住,跪坐在地上,心道:“又判断失误了,这个曹潜到底要干嘛!”

    桑儿看到穆凡受伤,连忙蹲下来问道:“还能站起来吗?”

    穆凡轻轻点了点头,虚弱道:“没事。”

    曹潜仰天大笑,笑声癫狂至极。他瞪大双眼,眼白因为睁眼过度用力,上面已经布满血丝。他好像感受不到疼痛,依旧在狂笑。

    他像是一个孩子发现了一个玩具,高兴得手舞足蹈。他笑道:“哈哈……你可真会给我惊喜啊,我刚才那一指居然没有杀掉你。”

    他慢慢用手指指向宋长庚,两者还相距十余步的距离,只见他运行真元,一股强大精纯的黑色气剑闪电般刺向宋长庚。

    黑色气剑穿透宋长庚身后的大理石茶几,幸亏青岚在旁边用力的推了一下。否则这一击,足以洞穿宋长庚的胸口。

    四人看到这一幕,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黑色气剑如此锐利,只怕中者都要骨断筋折。同时桑儿和青岚也很疑惑,为什么穆凡中了一指却没有大碍。

    曹潜笑道:“晏青,你可真不老实,一个江湖人哪里能得到这种宝甲。”

    穆凡脸色阴沉,他发现曹潜确实是在玩游戏,这是一个癫狂的变态疯子,否则他们四个人肯定都活不到现在。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