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566章 世间最贤内助

566章 世间最贤内助

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虎神将赵飒,一个传奇人物。

    抛开其异人身份不提,在大凉这片天下,赵飒的生涯轨迹也足够传奇。

    顺宗登太子位时,赵飒和赵骊两人,几乎是在同一年封王,先后就藩,其后在顺宗登基后又被宣召回临安居住。

    顺宗在位时,赵骊和赵飒皆俯首为臣。

    直到顺宗驾崩。

    女帝登基之时,赵骊选择了继续蛰伏,只有赵飒意图守护赵室的江山,然而功败垂成,在那一夜化作一头白虎,身缭惊雷杀出了临安。

    其后隐藏在观渔城将军冢下。

    最后又被李汝鱼挖了出来,观渔城一战后,离开大凉投奔北蛮。

    却又大凉的内战之前,脱离北蛮回到大凉。

    顺便“拐走”了北蛮女子将军第一人。

    回到大凉的赵飒,并没有选择赵愭或者赵长衣,而是成为摧山重卒幕后将军,协助禁军平定了蜀中之乱,其后又销声匿迹。

    不曾想竟然在临安。

    赵晋没有回头,依然望着远空,笑道“王叔,你现在不掩气机的现身,你说那个女人会不会忽然从泰山天梯上杀个回马枪?”

    赵飒斑白鬓发在月色里飞舞,摇头,“你以为她不知道我在临安?”

    赵晋意味深长的笑着,点头。

    赵飒叹气,“她之所以不在意,想来是对李汝鱼有绝对信心。”

    赵晋忽然不笑了,“东土啊……”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赵飒冷笑了一声,“放心,东土绝然不是你我原本所在的世界。”

    赵晋也知道,他并不怀念曾经的世界,只是作为赵室人,他心中的念想,终究还是赵室为大,这一刻忽然间有些犹豫“如果东土欲征讨大凉,何为?”

    赵飒沉吟半晌,“世人不知晓天地大变,实际上,西域之西的那片荒漠,更是神奇的在萎缩,也许再等一两年,那片荒漠就会彻底消失,大凉和东土就将真正的接壤。”

    言下之意,东土和大凉必将一战。

    赵晋看向赵飒。

    赵飒颇有些意外,“你在犹豫?”

    赵晋点头,“确实,我没有信心能率领大凉雄师抵御东土,我之擅长,并非是战争。”

    赵飒颔首,“唔,所以需要在女帝回大凉之前解决李汝鱼。”

    道理其实很简单,赵晋不会不知。

    东土和大凉接壤之日,就是东土和大凉一战之时,若是彼时女帝回到大凉,李汝鱼还在的话,赵室的江山,以女帝的余威和人间的民望,赵室的江山又将落入女帝之手。

    那之后,无论东土和大凉一战结局如何,赵室都将彻底退出舞台。

    大凉必然会换国号!

    而如果在这之前,赵室解决了李汝鱼,那么就可趁女帝归来之前,彻底收拢岳单、徐骁、高丽仙、霍姓武将、卓宗棠、枢相公,加上那位如今又不知在何处的兵仙,不能战东土?

    那就真是笑话了。

    何况,汴河之畔的草冢之中,还坐着一位兵家圣人。

    赵晋叹气。

    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赵室才能继续有掌控这片天下的机会。

    所以……

    需要找到扳倒李汝鱼的点。

    至少需要以内一外。

    内,有人能在朝堂上掣肘云台阁大学时李汝鱼,外,有人能领兵抗衡徐骁、君子旗的大凉铁脊军。

    这是自己必须寻到的两点。

    ……

    ……

    李汝鱼是抱着王妃苏苏回的夕照山。

    气氛很诡异。

    今夜注定无人无眠,所有人都衣冠整齐的或站或坐在院子里。

    谢晚溪捧书站在书房前的窗下。

    宋词挂剑站在院子里的井旁。

    阿牧和周婶儿在厨房亲手为李汝鱼等人熬姜汤驱寒……毛秋晴不在,一些事情就只能周婶儿和阿牧亲自操持。

    李汝鱼抱着王妃苏苏踏入院门的刹那,时间仿佛停滞。

    四双眼眸,八柄剑。

    皆欲杀人。

    虽然如今已是大凉天下剑道数一数二的人物,但李汝鱼此刻却浑身汗毛炸裂,有种万箭穿心的错觉,僵在那里一动不敢动。

    杀气冲天啊!

    王妃苏苏自然也感受到了,然而她是谁?

    根本不放在心上。

    吊在李汝鱼脖子上,八爪鱼一般,粉藕一般的手臂反而缠的更紧。

    明目张胆的示威。

    宋词腰间的剑已经在发出轻颤声。

    厨房里阿牧蹙起了眉头。

    周婶儿手中的姜汤洒了一地,有些恼恨未来女婿的孟浪,虽然三妻四妾没什么,但你不能小小还没过门就如此张狂。

    但没人作声。

    大妇都没发作,大家自然等着。

    大妇是谁?

    毫无疑问的,书房里捧书那位。

    李汝鱼心虚的看着小小。

    小小目光很平静的看着院门口的一男一女,缓缓放下手中那本《道藏——大吕》,轻声道“先让她去歇着吧,鱼哥儿,我有话要和你说。”

    成熟的让李汝鱼怀疑这还是不是小小。

    不过如释重负。

    慌不迭将苏苏送到她房间里,却不料这女人猛然发力,便将李汝鱼一把拖了下去,匍匐在她身上,接触到胸前那最为柔软的地方……

    李汝鱼一惊。

    不会吧……该不会这个时候你想勾搭我滚床单?

    苏苏倒也没过分。

    只是双手吊着李汝鱼的脖子,在他耳畔吐气如兰,“我只剩下你了。”

    旋即松开了手。

    李汝鱼起身,看着闭着眼睫毛弯弯的妖媚女子,不知道为何,忽然觉得心里有些疼,沉默了一阵,“我在这里。”

    说完转身,脸红如烫。

    有时候一句话,其实就代表了所有。

    出门,来到书房。

    小小沉默着给李汝鱼倒了热茶,递到手上,问道“她走了?”

    李汝鱼点头,“走了。”

    “会回来?”

    李汝鱼想了想,“不确定。”

    “所以……”

    李汝鱼犹豫了下,“如果真出了大问题,张河洛应该会有后手,知道情况会通知我,所以我想——”

    “救她回来?”

    李汝鱼沉默不语。

    小小知道李汝鱼在担心什么,拢了拢长发,认真的道“一定要救。”

    李汝鱼笑了,“听你的。”

    小小鄙弃的给了鱼哥儿一个白眼,“你也是这么想的,别往我头上栽。”又问道“她呢?”

    这个她是王妃苏苏。

    李汝鱼一脸尴尬。

    小小一脸向往,“还是想念扇面村的日子。”

    李汝鱼越发尴尬。

    小小呵呵了一声,皱了皱鼻子,“其实还好,鱼哥儿,我不会成为妒妇的,女帝也好,王妃也罢,只要你开心,我都愿意看着她们,一如阿牧和宋词,甚至于贴身丫鬟毛秋晴,我们在这世间走一遭,会遇见很多美好,我们都想去拥有,只是你们男人想拥有的美好更多,责任也更多,所以你们也要付出更多,而我想拥有的美好就只有一个人呀。”

    “所以鱼哥儿,我会生气,我会吃醋,但我不会阻止你,因为我希望看见你,希望看见你快乐的笑意,不希望你被拘束在狭小的空间里。”

    “鱼哥儿,无论何时,无论发生了什么,哪怕你要与全天下为敌,我都会在家里等你。”

    李汝鱼刹那之间,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撩动。

    情难自禁,忍不住将小小拥入怀中。

    暗暗说了声,对不起。

    小小,无论发生什么,你都是我这一生最想呵护的那个人。

    纵然有宋词、阿牧、王妃苏苏甚至毛秋晴。

    你也是唯一的。

    今生不变!

    在李汝鱼怀中的小小眉眼弯弯,笑意盈盈,因为鱼哥儿,我爱你啊……

    但,我是大妇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