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263章 平地起惊雷

263章 平地起惊雷

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平地起惊雷。

    闲安王赵长衣就藩广西柳州!

    其后,西军统率赵镇畏罪自杀,于此同时,大理三千精兵在将军段威的统率下退出柳州,回到大理国内。

    大凉朝野松了口大气。

    谁都没想到,闲安王赵长衣竟然真的孤身平定了西军之乱。

    但诡异的是,整个大凉朝野,除了西军辖领地区,大多文臣都对此保持沉默,如此功劳,竟只有稀稀疏疏一些折子上递临安为闲安王请功。

    却几乎全部淹没在力主太子赵愭参政的折子里。

    力主太子婚后参政的折子如浪潮涌向临安——无论是否是王琨党羽。大凉的文臣终究是忠于赵室,还是希望看见江山重新回到顺宗之子手上。

    倒是民间不少文人为闲安王赵长衣歌功颂德。

    临安女帝对此罕见沉默。

    似乎默许了太子参政的事情,也对赵长衣平定西军乱象抱着不宜宣扬表彰的态度,令人揣摩至深,天下局势倏然间变得有些诡异了。

    北方岳家三世子岳单世袭罔替,镇北军在手。

    西方赵长衣就藩,西军在谁手上不好说,得看临安这边派过去的人能否顺利接手……按照女帝意思,枢密院狄相公让副手签书枢密院事包清淳前往柳州接手。

    包清淳起于寒门,一生征战无数功勋卓著,又挂着正三品的武散官怀化大将军头衔,当年还曾担任平西将军统领过西军事宜。

    是绝对有资格接手西军的老将。

    他去广西,女帝和狄相公皆放心,唯一担心的是西军已经落入就藩后的赵长衣手中,或者赵长衣根本不让包清淳接手西军。

    一北一西,两位王爷以及两支大军,皆在大凉统率之下,却又皆可随时反凉。

    ……

    ……

    啪!

    韩某人猛然拍桌而起,“你说什么!”

    建康通判宁鸿内心极其不爽,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李汝鱼彻底放权,将县衙诸事交给了主簿黄宝衣和县尉房十三。”

    你是王琨的门生没错,我还是宁缺的侄儿嘞,给谁看脸色?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宁鸿其实没多大能耐,宁家也不是豪门世家,只是一个小小的寒门书香世家,但宁缺自科举中第后一路青云,如今已是大凉右相,适当的提拔下后辈也无可非议。

    女帝陛下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总得要有人来掣肘王琨不是?

    是以宁鸿殿试时本来是二甲的,硬生生被女帝擢到一甲末,又外放地方,短短数年时间,便坐到了建康府通判的位置。

    只等韩某人高升之后补缺知府。

    让他担任建康府通判,何尝不是掣肘王琨的意思,你有门生任知府,那朕便让宁缺的侄儿宁鸿担任副手,谁也别想讨好。

    天下历朝君王,讲究的便是个制衡。

    只可惜宁缺终究不是王琨的对手,这些年朝堂依然是铁血相公一枝独大。

    韩某人也知道自己孟浪了,虽然和宁鸿不和,但表面功夫不能撕破,毕竟大家都是读书人,吵吵闹闹有失体统。

    道:“黄宝衣和房十三如何反应?”

    宁鸿心中暗爽,却还是说道:“房十三就那样,反正县尉的工作比较简单,但是黄宝衣比较雀跃,毕竟大权在握俨然县令,很是尽心尽力的协商士族处理公事,为李汝鱼擦屁股。”

    韩某人跌足长叹,“蠢货!”

    这点诱惑都无法拒绝?

    若是李汝鱼因为政令不通,届时我再一纸奏折送递临安弹劾李汝鱼,他的县令之位便岌岌可危,那时候你黄宝衣这个主簿,有可能晋升县令!

    毕竟你黄宝衣是恩科进士。

    恩科进士也是进士,有功名在身,加上我的举荐和恩师王琨的操作,晋升县令大有可能。

    黄宝衣这酸儒竟然阴奉阳违,李汝鱼未来之前,他当面答应自己,现在李汝鱼给他一点甜头,转眼就没了节操。

    气煞我也!

    罢了,这憋屈我先忍了,让那少年且先得意一阵,毕竟圣贤异人更为重要,找到这个异人为恩师所用,远胜十个李汝鱼。

    韩某人无奈的想了一会,有些事不能和宁鸿说,匆匆交待了几句出门。

    看来必须再找那些士族老爷们说道说道。

    面子给够你们了!

    真惹急了,休怪我这个建康知府对你们不客气,无论如何,你们得把那个落魄举子给我交出来,而且只能秘密的交给我。

    ……

    ……

    公事尽数交给了黄宝衣。

    李汝鱼很空闲,整日里读书练剑,耐心等着房十三的消息,或者等那位圣贤异人主动上门来找自己,反正不急,自己找不到韩某人也找不到。

    大家都找不到,这位圣贤异人便对谁也没用。

    此刻李汝鱼在练剑。

    阿牧闲极无聊,在一旁很没有女孩仪态的蹲着,嘴里叼着一根不知道从哪里薅来的枯草,也不言语,只是眼神里颇多恨铁不成钢。

    就差没说出口你这里那里不对了。

    房十三匆匆赶来,对练剑的李汝鱼说道:“下午时分,韩某人去找本地的士族乡绅摊牌了,要逼他们交人。”

    李汝鱼停下来,问道:“那些老爷们怎么反应?”

    房十三笑了,“当然装无辜。”

    李汝鱼若有所思,“会不会不是装,是真无辜?”

    房十三摇头,“极有可能,毕竟这样一位圣贤异人,没有点手段说出来谁信。”

    况且士族乡绅知道这位圣贤的消息,必然第一时间献出来,献给女帝还是献给王琨,都得看太子赵愭是否能参政或者分政。

    若是参政分政成功,大概率是给王琨。

    若是不成功,这些士族乡绅大概会看形势献给女帝,以此为家族博取恩荫赏赐又或者是科举名额。

    李汝鱼哦了一声,又道:“让你的线人盯紧一点韩某人,也许不用我们动手,这位韩知府就能帮我们找到那位圣贤异人。”

    房十三点头,正欲离去时,忽然回头说了句,“其实你若是练剑,可以找黄主簿指点一二。”

    李汝鱼讶然,“他也会剑?”

    房十三笑了笑,“倒是不会,不过黄主簿年轻时候读书累身,知晓颇多,曾经随意指点了我几句丹田用气发力的方法,让我获益匪浅。”

    李汝鱼蹙眉沉思。

    通读道藏能入武道,闻所未闻,这位黄主簿遮莫是位异人?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