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401章 怒发冲冠为红颜!

401章 怒发冲冠为红颜!

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李汝鱼没有去看蛇矛和长枪之战,也没去想解郭为何左慈站在一起,他眼里只有一个人:满身血污躺在刘班昭怀里的阿牧。

    阿牧眼睛闭着。

    李汝鱼风驰电掣撞入废墟里,心中颤抖着矮身蹲下,又怀有期翼的问,“她怎么样了?”

    任红婵有些愧疚,“受了重伤,不过暂时无性命之虞。”

    李汝鱼长出了一口气。

    眼角余光看见秀气青年,怒道:“北镇抚司的人都死光了么,郎中呢!”

    秀气青年其实早就清楚阿牧的伤势,也早就有应对之策,并不气恼李汝鱼的以下犯上,依然挂着一副欠打的随和笑意,“郎中没有。”

    一见李汝鱼就要怒发冲冠,暗叹一声,终究是个少年,不过能做到这样的少年已经很不错,比同龄人成熟稳重了太多,慌不迭又道:“但是有位神医。”

    秀气青年挥挥手。

    从废墟之后的客栈后院里,走出一位老人,身后跟着一位佩剑的汉子,李汝鱼愣了下,那佩剑的汉子李汝鱼见过,曾出现在女帝身旁。

    剑房之剑!

    这老人究竟是谁,来到蔡州竟然需要剑房之剑来保护?

    而且看这架势,哪怕长街之上所有人都死了,这柄剑房之剑也不会出手,只会保护老人离开蔡州,显然老人的地位和身份,更在刘班昭之上。

    只见老人疾步走过来,查探了一下阿牧的伤势后笑道:“无妨。”

    医者父母心。

    老人一生行医,当年甚至愿意为祸乱天下的枭雄治病,又怎么会不理解李汝鱼的心情,示意李汝鱼将阿牧抱到后院,笑道:“小哥儿勿急,只要这姑娘还有一口气,华某不说让她立刻活蹦乱跳,至少不会留下任何后患。”

    李汝鱼嗯了一声,他已经听不见老人说的什么。

    看着昏迷的阿牧,李汝鱼心疼如绞,从她在建康开始跟着自己,开封城外一次战岳单,阿牧身受重伤,一次战宁浣范夫子,阿牧留下心痛后患,澜山之巅阿牧又是全身浴血,每一次的激战,她都是受伤最重的人。

    自己作为一个男人,却没有保护好她。

    李汝鱼心很疼。

    想起了在摘星山庄里的那番拒绝,李汝鱼越发心疼,疼得几乎无法呼吸。

    有些人错过之后才懂珍惜。

    弯腰轻轻抚摩着阿牧的脸颊,温柔的说阿牧你可要好好的,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了,李汝鱼直起腰,对华姓老人一揖到底。

    华姓老人坦然受之。

    李汝鱼默不作声的转身出门。

    从踏出扇面村后,李汝鱼的情绪就很少失控,有喜有乐,也有悲欢,但从没有过愤怒……但这一次,李汝鱼很愤怒。

    因为阿牧的伤而愤怒。

    也因为自己的错误而愤怒。

    自己若是不去圣人庙,阿牧就不会受伤。

    来到任红婵身旁,冷声问道:“怎么回事。”

    解郭为何会和左慈站在一起。

    用蛇矛的削瘦青年又是谁。

    最重要的,是谁刺了阿牧一剑。

    任红婵看着身旁脸色黑得能滴水的少年,感受着少年心中狂肆的怒意,愧疚的简单说了前因后果,最后叹道:“我们都看错了解郭,他叫郭解,是王琨的人,也是他刺了阿牧一剑。”

    原来如此!

    一切都是早有预谋。

    所以才会有三个读书人在自己身畔谈圣人庙的事情,就是让自己和阿牧分开,也难怪自到石庙镇后,解郭就隐然有些不对劲。

    李汝鱼先前还能压制住愤怒之意。

    但听见出手刺伤阿牧的是郭解后,那种被背叛的感觉瞬间冲破了所有的意志,愤怒之意如山崩海啸席卷了少年的心智。

    愤怒。

    只有愤怒。

    李汝鱼从没有感受到如此愤怒。

    心防决堤。

    愤怒如滔滔洪水肆无忌惮的席卷。

    李汝鱼觉得浑身上下的血都在燃烧,脑海里的白起之心疯狂跳跃,山巅读书人、披甲将军、刺客荆轲和那陌生身影同时出现。

    那道看不清的影子也出现在脑海里。

    在李汝鱼的脑海里,秉承李汝鱼意志的意识之海中,天雷滚滚,霹雳纵贯天地,无尽天风地火涌现,整个世界都在翻滚沸腾。

    怒火冲天。

    而在任红婵眼里的李汝鱼,浑身衣衫无风自飘。

    那一头乌黑的长发飘舞之中,竟然慢慢上浮倒立,宛若被被大风吹拂,炫舞在面目四周。

    若戴冠,此时便是怒发冲冠!

    阿牧可以伤在岳单手上,因为那是立场不同,受伤也是自身实力问题。

    阿牧可以伤在宁浣手中,因为那是宿怨。

    阿牧可以伤在聂隐娘剑下,因为无关情感,只是单纯的敌我。

    但阿牧怎么可以伤在你郭解剑下?!

    从开封到摘星山庄,一路南下,不说成为至交好友,至少也是朋友。

    你郭解有自己的理想,可以!

    你要出剑,可以!

    但你可以正大光明的说出来再出剑。

    为何要偷袭。

    为何将那一段经历如垃圾一般抛弃,这是何等的背叛。

    李汝鱼怒不可遏。

    锵!

    一声脆响,响彻天地。

    李汝鱼出剑,几乎是刹那之间,身后同时浮现两道巨大虚影,皆如山高。

    一虚影为人,披甲挂剑,身后的大氅迎风飞舞,双眸无情。

    一虚影为山,山巅有读书人负手而立,一手虚握如捉笔豪。

    狂风吹拂中,李汝鱼身畔涌现无数墨色流气,如光华流转。

    长街骤然闻书香墨韵。

    只是眨眼之间,环绕李汝鱼身畔的墨色流气,扭转幻化,竟然变做无数骷髅饿鬼,仿佛从地狱爬出来一般,张牙舞爪。

    隐隐然,似有鬼泣之声,不绝如缕。

    杀意迸裂。

    哪怕是正在大战的英布和燕人,也在这一刻感到浑身不自在,仿佛陷入了一片看不见的漩涡之中,身体周围是看不见的污水。

    这是何等的杀意?!

    无人不惊。

    骤起的狂风,吹乱了废墟,卷起漫天尘埃,任红婵在狂风之中站立不住,一退再退,最后退到秀气青年身畔。

    把玩着手中剔骨刀的秀气青年脸上依然挂着随和笑意,说的话却让任红婵莫名其妙的很:“冲冠一怒为红颜,要是临安那边知晓了,只怕某个人的后院要起火,陛下要为难了。”

    任红婵先是不解,旋即恍然。

    少年有个青梅竹马,是大凉雏凤,悬名豆蔻录榜首,更是悬名咏絮录榜首,注定将成为少年的正妻,陈郡谢氏乃至于女帝陛下皆有此意。

    而今日李汝鱼却了阿牧怒发冲冠,大凉雏凤能高兴?

    只怕要醋香十里。

    不过任红婵却不同意秀气青年的看法,她很喜欢这样的少年,无论他有多少女人,只要是他的女人,他愿意为之怒发冲冠,那就是最好的男人。

    英雄的心里,不应该只有天下。

    也有爱人。

    不知道为什么,任红婵忽然觉得,这个少年啊,很可能比自己心中那个人更英雄,更值得让女人去体贴照拂。

    所以,大凉雏凤谢晚溪有什么好吃醋的,这样的男人,她应该好好珍惜才对。

    阿牧若是知道了,也会很高兴的吧。

    嗯,会的!

    李汝鱼背后两座虚影,一执笔文墨,一执剑杀戮,然而长街之上,无人可见,就是妖道左慈,也看不见那两座虚影。

    只是觉得少年好生诡异。

    李汝鱼目视郭解,睚眦目裂,“今日我必杀你!”

    一步跃起而出剑。

    李汝鱼出剑之时,整个长街甚至于整个石庙镇,方圆十里之内,无论男女老幼妇孺壮汉,若是有人抬头看天,便会看见天穹之上,似有一条巨大游鱼摆尾。

    紫气如鱼!

    有金线南来,穿入紫气大鱼的体内,连接着远方天地尽头,仿佛是无尽远处抛来的一条金色鱼线,牢牢钓住紫气大鱼。

    大鱼双鳍染金辉。

    大鱼唇角生金须。

    一闪即逝。

    ……

    ……

    圣人庙里,手中香灰洒落如金光的范姓庙祝,擦拭掉满头大汗后,又小喝了一口云头浮,犒劳自己先前的劳心劳力,来到栅栏处望向石庙镇。

    目光却倏然凝滞。

    哟,那少年怒发冲冠了。

    话音中多戏谑。

    旋即又哟了一声,不得了,剑道又提升了。

    话音中多惊诧。

    最后又带着疑惑口吻的哟了一声,龙气南来,这紫气大鱼要扶摇了?!

    范姓庙祝的眼里,天地尽头,出现一道金色的细线,如一道箭一般穿越千山万水,没入云层之上的紫气大鱼里。

    最后摇头叹了口气,急什么呢,那女人从女帝那借的一分龙气尚未断去因果,这一次若是扶摇,很可能在今后引来临安金龙反噬啊……

    可惜了可惜了。

    而在临安,钦天监里监天房中无人,只有老监正在看书,忽然抬头看了一眼天下气运池,看着那尾游鱼跃出水面,本是紫气的鱼,却倏然间生出一缕金辉之时,嗫嚅着嘴唇,终究吞了回去。

    起身来到浑天仪前,看着那条旋绕金龙黯淡了一丝,老监正只说了一句过犹不及。

    少年可不能贪得无厌。

    虽然知道少年很可能并不知道那一分龙气的事情,但他的无心之举,若是今日真的大鱼扶摇而化鲲鹏,却可能损害女帝金龙之气,到最后天下平定后,便是鲲鹏和金龙之争。

    何苦来哉。

    谢府,谢晚溪正襟危坐执笔泼墨,身旁有丫鬟侍候。

    在房梁之上,有赤足女冠悬空翘腿斜倚,开边极高的雪袍之下,依然无寸丝遮掩,却忽然坐直了身体,看向北方,一脸苦笑,恼恨的道了句别啊!

    我帮你借龙气,是让你温养气运。

    可不是让你野蛮吞噬女帝龙气的啊,如此粗鲁的抢夺女帝龙气,到时候便会引来反噬,你和女帝之间纠葛难断,那到时候我家谢晚溪怎么办?

    女冠懊恼不已。

    执笔泼墨的小小抬头看了一眼女冠,眼神询问。

    女冠摇摇头,示意没事。

    心中却在嘀咕,要不要趁现在还有挽回余地,把一龙同根给斩了?

    终究还是没有出手。

    一直侍候谢晚溪的丫鬟讶然的跟着小姐目光看向房梁,却发现那里什么也没有,问道:“小姐怎么了,是累了吗?”

    小小笑了笑,“没事。”

    蜀中,黑衣文人坐在院子里品茶,青衣唐诗在练剑,只是练着练着,似乎想起了什么,于是有些忧郁的坐了下来,抚剑凝眉。

    黑衣文人叹了口气,“你和她的姐妹情已断,何必自寻烦恼。”

    青衣唐诗嗯了声,可还是压不住心头情绪,埋怨道:“先生,宋词去了江湖,这许久也不见消息,难道我们就真的不管她了?”

    黑衣文人无语。

    管得了?

    宋词之所以离开,并不是她的错,或者说,这件事本身没有对错,只不过世间事就是如此,不可能事事如意。

    说到底,还是自己的失误。

    当年临安夕照山那一步棋,自己不仅失去了红衣宋词,也失去了江照月。

    人算终究不如天算。

    但……我相信人定胜天,否则今时又怎么会如自己所愿出现天下三分的局势,下一步,便是真正的收官。

    黑衣文人忽然有些吃惊,转头“望向”书房。

    书房临窗的书桌上,那株死亡之花上,其中有一朵花倏然伸展开了一爿花瓣,和已经伸展的两爿血红花瓣不同。

    这是一爿金色的花斑!

    黑衣文人望向东方,那双看不见风光的目盲眸子里,竟然出现了一条大鱼,以及一条横贯了半个大凉天下的红线。

    黑衣文人一怔之后,一脸绝望。

    青衣唐诗呆滞。

    第一次在先生脸上看见的神情,竟然如此绝望的神色,究竟发生了什么?

    ……

    ……

    李汝鱼出剑之时,背后的巨大虚影中,山巅读书人挥毫泼墨,重重的从上到下,缓慢至极的写了一笔,只有一笔。

    一竖!

    与其说这是一笔竖,倒不如说是一柄剑。

    而巨大的披甲虚影,更是像李汝鱼的影子一样,也跃起而出剑,这一跃便跃上了云层,手中巨大的虚影之剑劈落,纵贯天地。

    李汝鱼手中的剑劈落,直指郭解。

    只是这一剑,没有起风雷,也没有缭绕电光霹雳,仿佛只是很普通的一剑,普通的任何一个游侠儿都能劈出来的一剑。

    这却是李汝鱼全身心意的一剑。

    这一剑,必杀郭解。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