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 492章 人间又显天王!

492章 人间又显天王!

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虽然沉浸欲水人阿牧的媚态之舞里,被幻象迷惑身心皆沉迷其中——其实当下心境和状态的李汝鱼无法抗拒这种诱惑。

    倒不是心志不够坚毅。

    实际上轮心志坚毅,世间其实找不出多少能强于李汝鱼,能每日坚持简单枯燥的劈剑,几乎已超过百万次,这心志还不够坚毅。

    问题出在这几日,李汝鱼从男生变成了男人。

    有道是是食髓知味。

    这几日耳鬓厮磨朝夕相处,李汝鱼对阿牧几乎了如指掌,连她大腿内侧有几颗痣都一清二楚,看见阿牧起舞,便深深的沉迷其中。

    但李汝鱼不是常人。

    他体内还住着好几位异人,一位书道圣人的读书人,一位沙场无敌的将军,一位刺客,一位什么都不会但什么都知道的后世小说作者。

    还有一位君王。

    其实先前李汝鱼还担心,自己和阿牧滚床单时会不会鸠占鹊巢,会不会被那几个人在一旁观摩,只不过那夜精虫上脑,先做了再说。

    事实也证明自己是虚惊一场。

    当自己和阿牧如两条肉虫辗转缠绵交锋冲刺之时,脑海里那片世界一片黑色,所有的异人都陷入一种奇怪的昏迷状态。

    不能听不能见不能闻不能感。

    李汝鱼依然是李汝鱼。

    但是此刻,当李汝鱼身心皆陷入水人阿牧的媚态之中后,读书人喜红颜,山巅那位书圣表示看得很欢乐,刺客荆轲也是红尘中人,表示很喜欢,那位叫浮生的什么都知道的后世异人一直在脑海里那片世界中流口水。

    君王很高傲,一般情况不露面。

    但还有一位杀神。

    杀神白起,真正的视红颜如枯骨,在这位异人眼中,再妩媚的阿牧,也仅仅是几股湖水纠缠凝华而成的虚妄。

    毫无眷恋可言。

    当水人阿牧手中的剑爆裂出漫天寒光时,李汝鱼依然陷入如痴如醉之中。

    千钧一发之际。

    李汝鱼身后,披甲虚影长身而起。

    杀意疯狂涌卷,鸳鸯湖畔,骤显无数怨鬼哭泣声,阴风怒号鬼影重重,更有血腥之气浓稠如雾,和白雾交织在一起,极其绚丽。

    杀神白起,怒视着鸳鸯湖上。

    然而王子乔纵然是神仙中人,也看不见巨大的披甲虚影,更听不见杀神白起那一声怒喝:“魑魅魍魉,敢尔!”

    这一声怒喝,响荡在李汝鱼的脑海里。

    将如痴如醉连脸色都变得潮红的李汝鱼惊醒,眼前旖旎幻象尽数消散,突兀的出现一尊红颜枯骨,以及漫天洒落的寒光。

    李汝鱼顿时明白过来,中了王子乔的妖术!

    但那漫天洒落的寒光,很是熟悉。

    满天星?!

    李汝鱼大惊,王子乔玉笙起笙歌时,便能勾勒湖水而成阿牧之形,然而这湖水形成的阿牧,为何连满天星也会施展?

    这很没道理啊。

    若是王子乔以湖水勾勒出一位夫子,岂非能施展大河之剑?

    这样的手段,天下无敌啊!

    假若他有这个本事,笙歌起处,以湖水同时勾勒出夫子、剑魔独孤、青衫秀才、风城主之流,试问谁能接这几柄剑?

    李汝鱼不假思索的拔剑。

    面对着阿牧的满天星——李汝鱼太清楚满天星的威力,和阿牧从开封南下时,其实多多少少听她说过,甚至李汝鱼也勉强会那么一点。

    这就是身为女帝之剑应有的天资。

    夫子的大河之剑苦练,非一朝一夕之功,荆轲的十步一杀,杀神的地狱藏刀,书生的“快雪时晴帖”,这三种招数可信手拈来。

    但老铁的拔刀术、阿牧的满天星、青衫秀才的十里一剑,李汝鱼却是很快学会。

    尤其是青衫秀才的十里一剑,李汝鱼几乎是无师自通。

    当然,神髓差了很多。

    李汝鱼拔剑出剑,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犹豫的施展拔刀术,嗯,如今改名为拔剑斩天术,身后的杀神白起,亦拔剑斩天。

    巨大的虚影长剑跟随着李汝鱼那柄布满龟裂细纹的长剑,倒撩而上。

    漫空剑光!

    当日夕照山,老铁拔刀战岳平川时,身影一动不动却有漫空刀光,如今李汝鱼剑道屡屡提升,不说完全媲美老铁,十之六七是有的。

    拔剑斩天的满空剑光对上满天星的漫空寒光。

    鸳鸯湖上响起无数声金属相交的脆鸣声。

    寒光和剑光不断湮灭。

    李汝鱼的长剑,更是挥出一道巨大的寒光,与杀神白起的虚影长剑,倒撩而上划破长空,势不可挡的劈中红颜枯骨的水人阿牧。

    剑光不可阻挡。

    以摧枯拉朽之势将水人阿牧斩成两爿,化作漫天雨水洒落。

    鸳鸯湖面上溅起成千上万的涟漪,点点涟漪皆散去,交融在一起,又有白雾飘渺其间,美不胜收。

    一剑破了王子乔的妖术,李汝鱼不敢再有丝毫大意。

    王子乔有些讶然,移开手中玉笙,默然的看着李汝鱼,叹了口气,“果然如此。难怪以前杀的你人都被你杀了,确实有些让人刮目相看。”

    李汝鱼不屑的冷笑,“旁门左道的妖术,也配与剑道争锋。”

    王子乔哦了一声,反问:“旁门左道?”

    李汝鱼亦反问,“不是么?”

    王子乔有些无奈,虽然是修道之人,但起了杀伐之心,便很难再有澄净心境,于是轻声道:“何谓旁门左道,大凉天下,就只有龙虎山天师府才是正道么?”

    李汝鱼继续反问:“不是吗?”

    王子乔没有回答,说道:“那么青城呢?”

    李汝鱼不言语。

    事关道家正统,这不是三言两语可以争辩出来的。

    想来天下道家,将来为了这正统之争,必然有一战,只不过龙虎山天师府因附庸于大凉女帝,目前来说,似乎是正统。

    王子乔却不认同,“那么妖道左慈、贤师,以及在澜山之巅惊鸿一现的算命汉子呢?”

    “都是旁门左道?”

    “殊不知,大凉天下已病态,道家百花争鸣,没有谁是真正的绝对正道,如今大道飘渺,若是龙虎山天师府率先有人证得大道,那么它自然可称为天下道家正统。”

    “但若是这大道被青城抢先证道了呢?”

    “或者是妖道左慈、贤师、算命汉子,乃至于我王某,皆有可能。那时候的道家正统是谁,龙虎山天师府是否就成了你口中的旁门左道?”

    李汝鱼哑口无言。

    说不过!

    王子乔不仅是读书人,也是修道之人。

    懂的比自己多。

    况且涉及到道家正统,自己这点水平确实说不过王子乔这位神仙中人,除非让自己准备几日,找那个异人浮生多多了解学习一下,尚有机会。

    想到此处,李汝鱼直接打断王子乔,“关于道统之说,如果你今日能活着离开鸳鸯湖,自然会有龙虎山天师府的新天师张元吉来和你争辩,我只是好奇,你的道术能仿阿牧之形,为何连阿牧的剑也能仿?”

    王子奇闻言乐了,笑道:“首先,今日我肯定是能活着离开鸳鸯湖,倒是你,能不能活离开鸳鸯湖,貌似你已经说了不算。”

    “其次,张元吉其人,庸才耳,若非天师府底蕴够深,有张正常给他打下的根基,他这个天师将是历届最弱者。”

    “第三,这一点说给你听也无妨。笙歌造物化形,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说到底这是道术和音律之术的结合,但并不能如你想的那般,笙歌起便可以湖水塑造出天下各大剑道名家,还需要一些媒介,比如,塑造阿牧,需要阿牧的一滴血。”

    顿了一下,“现在你应该相信,阿牧在我手上了罢。”

    李汝鱼不得不信。

    对当下的局势感觉有些棘手,能否在杀了王子乔后快速找到阿牧,若是找不到阿牧,岂非她要溺死在鸳鸯湖中。

    很快有了计议。

    既然不能直接杀王子乔,不妨先找到阿牧,了却了后顾之忧,再杀王子乔。

    然而立于水面之上的王子乔似乎早就看穿了李汝鱼的心思,“你想先找到阿牧?我有那么蠢,难道你不觉得奇怪,此刻已快近晌午,为何鸳鸯湖畔依然大雾遮天不见冬日?”

    继续道:“因为我在这里。”

    可以说,为了杀李汝鱼,自己做了万全的准备,先是借着吴渐和龙鸳调虎离山,去掳了阿牧作为人质,又趁李汝鱼和吴渐大战之时在鸳鸯湖上布下道家大阵。

    这阵法困不住夫子剑魔独孤之流,也困不住风城主,但困李汝鱼足矣。

    可以说,如今的鸳鸯湖,就是自己的主场。

    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

    在这片大阵之中,自己几乎可媲美圣人。

    李汝鱼根本不可能破开阵法找到阿牧,更不可能杀自己,若是自己一死,则阿牧必死,所以除非李汝鱼是拔吊无情的渣男,否则他只能死。

    为了阿牧而死。

    只不过有些事情很讽刺,有些男人为了女人浴血而死,然而那个女人却转身就找了其他男人,双宿双飞快活的很。

    十余年前就有这么个例子。

    有个青年喜欢上了邻家女孩,两人郎有情妾有意,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似乎要成为一对鸳鸯眷侣,然而上元节灯会时,那女子被地痞调戏,那青年拔刀失手杀了地痞。

    因是过失杀人,倒也没判死刑,只不过几十年牢狱之灾免不了。

    倒也是庆幸。

    刚坐了五年牢,顺宗驾崩女帝登基,于是大赦天下。

    那位可怜人终于出狱。

    然而回到家中,见到了那个曾经说要山盟海誓水枯石烂相守到白眉的邻家女孩——她并没有一直在家,只是恰好回娘家。

    可怜人绝望的发现,曾经的爱人不仅已婚嫁,还有了孩子。

    四岁的孩子已经会喊叔叔。

    何等讽刺?!

    所以,男人,且莫为了女人冲动,你的一时错误,毁掉了你自己的一生,然而她只是会伤心一段时间,然后找个其他男人投怀送抱承受胯下之欢。

    当然,也有烈女。

    然而世态大多是前者,烈女罕见。

    先前已拔剑斩天术破了水人阿牧后,长剑已经归鞘,此刻李汝鱼又按剑,强忍着五指骨折的痛楚按剑,一脸认真的道:“你觉得我未来如何?”

    王子乔想了想:“身为女帝之剑,只要不行差踏错,将来必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且我观你之气运,大鱼化鲲又沾龙气,且又被人做了个一龙同根的局,只怕将来不仅是一人之下而已,那位女帝陛下,只怕也会成为你帐暖之人。”

    李汝鱼笑了:“事实确实如此,这样的我,会差女人?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阿牧的死活,我真的不在意,一个被自己睡过的女人而已,天下多的是。”

    王子乔哈哈一笑,“我差点就信了。”

    李汝鱼缓缓拔剑:“你会信的。”

    拔剑很慢。

    出剑很快。

    用的依然是刺客之术和十步一杀。

    剑出鞘的下一刻,李汝鱼就站在了王子乔身前,手中那柄布满龟裂细纹的长剑,已经鬼魅一般递向王子乔咽喉。

    快逾闪电。

    然而王子乔终究是神仙中人。

    来不及吹笙,于是信手挥袖,唰的一声,湖水破面而起,一道晶莹的水墙冲天而起,恰好将李汝鱼的长剑和王子乔拦开。

    长剑刺中水墙。

    本该怅然无阻的长剑,却像刺中了精铁之墙,剑尖陷入水墙之中,却刺不破。

    王子乔哈哈大笑,“如此,我便正面和你战一场,让你知晓,就算不用这些计谋,我王子乔也可以杀你,更可以杀圣贤。”

    其实王子乔笃定李汝鱼这一剑不敢刺中自己。

    否则阿牧必死。

    但他潜龙于渊大凉多年,静极思动,如今遇见李汝鱼这么一个好对手,不施展一番手脚,总觉得有些遗憾。

    反正自己立于不死之境,战一场又何妨。

    李汝鱼一剑落空,并不遗憾,站在一块碎木之上,信手回剑,反手就是一剑劈落放出了大招:夫子的大河之剑。

    半空的浓雾之中,骤然挂出一条江河。

    虽然不及夫子挂出的银河,但这一条江河,也横亘半空,宽大十余米,长更是仅百米,江水涌卷,剑意滔天。

    然而王子乔的脚下的水船激射,倒退入了浓雾之中。

    神仙中人王子乔,当然不会如武夫一般和李汝鱼近身而站,那样的他就是一个脆皮,若是不小心被李汝鱼破开道法,一剑就被秒了。

    湖面生出浓雾之中,传出了笙歌声。

    湖水沸腾。

    无数股湖水翻滚,席卷起无尽浪花,又在浪花之中交缠、涌卷、升腾,竟然升腾至数十米高处,庞大的水柱交缠而幻化,最终化作一位数十米高大的神像。

    神像持琵琶,不怒自威。

    天王!

    人间又显天王!

    昔有钟铉画背剑天王,今有王子乔笙歌起处天王持琵琶。

    皆圣贤耳!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