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大宋燕王 > 第266章 以儆效尤

第266章 以儆效尤

作者:战国萧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当晚杨丛义找到汤鷽,直接建议第二天暂时停止交易。

    汤鷽被他的话弄懵了,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杨丛义将抓到中间人和审讯接过告诉汤鷽之后,汤鷽气的发抖。

    一枚金币一匹丝绸?这何止是贱卖,简直就是白送!

    按正常交易,一匹丝绸十枚金币,他们竟然如此糟蹋不远万里带出来的宝贵货物,这汤鷽如何不生气!

    半个月,也不知道有多少货物被他们私下送了出去,损失肯定会高达几百万贯。在这样一个巨大的数字面前,不流血是掩盖不过去的。

    二人一商量,当即决定连夜将那些渉事船只负责人全部抓捕。

    半个时辰内,连续抓捕十三人!

    也就意味着有十三艘船存在盗卖国家财产的事情发生,就算一艘船只盗卖一千匹丝绸,损失的就是一万金币,十三艘船就是十三万金币,丝绸的损失就高达五百万贯,更不要说还有瓷器和茶叶。

    事情重大,杨丛义、汤鷽二人不敢私自做主,于是连夜派人赶去巴士拉,将港口的这个情况向黄大人禀明,同时带给黄大人一封书信。

    黄大人在深夜被叫醒,原本很不高兴,听到军士禀报,又看了汤鷽的书信之后,顿时大怒。

    这是好不容易替官家赚来的钱财,几个小小的兵丁就敢将五六百万贯拱手送人?简直是胆大包天!

    杀!全部杀掉,一个不饶!

    这是黄大人让送信军士带给汤鷽和杨丛义的话。

    当天上午,港口回易营地停止一切交易,一众商贾围在营帐外,打听来打听去,议论纷纷,不知发生了何事,惶恐不安,生怕大宋船队就此结束交易,那他们的损失就大了。

    汤鷽没有出面,也没给任何人解释,她一直在营帐里核对计算确切的损失。

    而杨丛义则把剩余的所有船只负责人叫到了一起,几十人挤在一个营帐里,他们都是宣威军一队押官,还有个别是营指挥。

    杨丛义的脸色很不好看,众人不敢言语,帐内寂静无声,只能听到沉重的呼吸。

    “今天找你们来,想必你们已经知道是因为什么。昨晚被抓的那十三个人,盗卖朝廷财产,初步估计将致使朝廷损失超过五百万贯,实际数额只高不低。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谁能告诉我?”杨丛义厉声喝问。

    无人回答,谁也不敢开口。

    “你们是什么?宣威军!是国家军队!国家军队是保卫包括国土在内的所有国家财产不受损失的部队。现在居然有人私下盗卖我们千辛万苦从大宋带出来的财产,这种行为不配再留在宣威军,不管最后如何处置,他们都将被宣威军除名。不管你们以前有没有收受财物,我希望从此刻起,都给我记住你们是谁。请你们扪心自问,你们参军是为了发财,还是为了建立功勋出人头地!”

    众人不发一言,气氛诡异而沉闷。

    “从今天,你们若想建功立业,积累功勋,就继续做好你们的差事,若想发财,只要说出来,我也可以给你们换个差事。但要是被我发现有人监守自盗,私吞货物,或私下盗卖国家财产,绝不饶恕!回去把我的话传达给你们自己船上的每一个人,让他们记清楚自己的身份。”说完,杨丛义一挥手,让他们离开。

    众人个个心情沉重,原本有些人一开始还想为那些被抓的人求求情,眼见监军是这种态度,直接就把想说的话藏进肚子里。

    杨丛义来到汤鷽的营帐,见她还在全神贯注的忙碌,便在一旁坐下,没有出言打扰。

    不知过了多久之后,汤鷽丢掉手里的笔,用双手蒙住了自己的脸。

    痛心,十分痛心,痛的她想哭出来。

    “怎么样?是多少?”不管是什么结果,最终都得面对。

    “八百万贯左右。”汤鷽放下双手,眼眶发红。

    “是够多的。可事情已经发生了,既然不能挽回,那就接受这个损失,慢慢赚回来就是。不要伤心了,身体要紧,后面还有很多事儿等着我们做呢。”杨丛义见到汤鷽现在这个样子,很是痛心,只能多宽慰她几句。

    汤鷽没有回话,这笔损失太大,如果朝廷的回易船队不能赚到足够的钱,他们自己的七艘船财物可就要大半充公,用来填补漏洞,所以这些损失不是朝廷的,而是她和杨丛义的。

    原本他们七艘船货物不在回易账册内,只要回易船队赚取足够的利润,按账册上交利润,他们的船只和货物就不会有人发现,也不会有人追究。但现在船队有了损失,如果不能填补起来,他们这七艘船的货物就有一部分要填补进去,如果损失太大,可能会全部填补进去,谁让他们的货物不在册,又混在回易船队中呢,这个哑巴亏,他们吃定了。

    “原本以为我们能大赚一笔,这次可能要亏完了。”汤鷽收拾收拾心情,看着杨丛义有些歉意。

    杨丛义也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笑道:“都是身外之物,没了就没了,原本就是飞来的,也没什么可惜。”说完走过拍拍她的肩膀,又道:“打起精神来,还有几十船货物等着交易呢,这么高的利润,我们也不一定就亏完了。”

    “杨兄说的是,是我太悲观了。”汤鷽展开笑颜,挤出了几滴眼泪,迅速抬手擦干。

    整理一番衣着之后,汤鷽走出营帐,来到商贾聚拢的营帐外。

    等待交易的商贾,见大宋船队的回易负责人终于出现了,心里的担忧顿时消散,纷纷叫嚷着交易。

    汤鷽扫了他们一眼,笑道:“诸位,船队发现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我有必要跟大家说一说。做生意讲究的是童叟无欺的公正,可有些人就要弄些歪门邪道,向船队负责交割货物的人行贿,这种行为要不得。今天就点到即止,若是以后发现有人向船队行贿,我会取消他跟大宋船队交易的资格。”

    等人翻译之后,嚷闹的商贾瞬时安静下来。

    商人牟利,本无可厚非,但若钻到钱眼里,走火入魔,弄些歪门邪道就正常不过了。大宋的货物这么珍贵,走歪门邪道的商贾估计不在少数,他们一听到汤鷽说这话,哪里还敢说什么,要是被取消了交易资格,那不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赚钱。

    “今天交易暂停,最迟明天一早会正式开始。诸位,请安心等待。”汤鷽笑道。

    众人一听交易还会继续,紧张的心情顿时舒缓不少,开始私下悄悄议论。

    汤鷽不想知道他们议论些什么,转身回去她的营帐,继续等待黄大人的消息。

    快到午时的时候,送信的军士回来了,带回了黄大人的命令。

    杨丛义、汤鷽再没有任何犹豫和顾虑,下令将十六名涉事宣威军拉上营地外宽广的海滩。

    当着宣威军、后备军和塞尔柱人的面,汤鷽宣布了他们的罪行:“这十六人本是护卫回易船队的护卫军,却不守军纪,监守自盗,盗卖朝廷财物,使朝廷蒙受巨大损失,按大宋律法和宣威军军法,判立斩不赦,立即执行。行刑!”

    没给他们任何求饶的机会,执刑的宣威军军士得到命令,手起刀落,一瞬间,十六颗人头落地,鲜血喷洒一地,渗进沙滩。

    围观的商贾看到这一幕,不由自主的用手摸自己的脖子,好似下一个就会轮到他们一样。

    败类杀完,众人离开沙滩,回到营地,只留数人,处理他们的尸体。

    午时过后,交易继续进行。

    看过杀头之后,商贾们言语少了不少,也规矩了很多,交易谈判时也不再像以前那些商贾一样啰嗦,不管是谈判还是货物交割都麻利不少。

    杨丛义带着巡查宣威军像之前一样十分认真的巡视,但凡有交易的地方,就有巡查人员在一旁盯着,直到交易停止为止。

    当天晚上,汤鷽与杨丛义再核对进出账目和单据时,就发现当天的数据再无任何差错。

    此后的交易账目虽然只查进货账目和单据,汤鷽对整个回易也大为放心,看着源源不断的财物搬上海船,赚钱的信心又逐渐回来了。

    一天晚上,汤鷽告诉杨丛义一件好笑的事情,说是有几个商贾居然想用石头换丝绸、茶叶和瓷器,还说是巴格达听来的消息,也不知道是哪个想钱想疯了的疯子编出来的鬼话,他们这些满眼是钱的家伙也相信。

    杨丛义听后十分尴尬,很不好意思的告诉她,那个疯子其实就是他。

    汤鷽听了杨丛义一番解释之后,依然将信将疑,那些石头运回大宋肯定是卖不了钱的,谁会买那么多石头呢,又不是宝石。但杨丛义说那些青色的石头肯定大有用处,可以做颜料使用,具体谁会用这么多青色颜料虽然不好说,但肯定是能卖出去的,因为青色的石头大宋没有。

    物以稀为贵,汤鷽被说服了。

    第二天船队就低价把那些石头全收了,一千匹丝绸,换了整整两船石头。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