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在下慎二,有何贵干 > 第九十章 王之军势

第九十章 王之军势

作者:烂衣奸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爱丽丝菲尔!”

    Saber顾不上自己的纠结,顾不上和Rider的辩论,飞奔到代理御主的身边。

    爱丽丝菲尔艰难地抬起头,断断续续地说道。

    “有…新的入侵者…是Caster的召唤的魔怪……从后方包围过来,数量超过500!”

    “什么?Caster?”

    韦伯和慎二同时跳了起来。

    前者用力拉Rider的胳膊,激动地大喊着:“快点,快点去讨伐他。”

    后者用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看着城堡的后门。

    “这货不是疯了吧?好吧,他确实疯了,可他也不该想不开啊。这里有四名从者,难不成这货想一挑四?”

    在场的从者和御主们打破脑袋也不会知道,Caster只是不甘心昨夜的失败,准备卷土重来,并为此特地选择了这个不会被打扰的时间点,没想到——

    不用想了,之前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干扰没弄死你,这次一定弄死你。

    “爱丽丝菲尔小姐,能确认Caster的位置吗?我们一起杀死Caster,额外附赠的令咒平分。”

    “不行。”从魔术反馈中恢复过来的爱丽丝菲尔发动了“千里眼”魔术,“他没有进入结界,我找不到他的位置。”

    “比之前更加谨慎了!”Saber不由咬牙切齿。

    唯一不曾贬低Saber的王道与愿望的斯卡哈放下酒杯,站起身来。

    “Saber,Archer,Rider,你们继续,我去打扫一下。Master,和我一起去?”

    “没问题。”慎二的表情很轻松,仿佛根本没有把Caster的召唤物放在眼里。

    实际上,他也确实没把这群杂兵放在眼里,他两夜加起来亲手砍死的魔怪超过200只,更何况现在还有斯卡哈在身边。

    至于城堡这边他还真没什么可担心的,一来他信得过三名王者的骄傲,二来他在这里还留了一个眼睛,现在她正在城堡三楼的走廊上偷偷看着这里。

    “没有那个必要。”

    就在两人准备离开的时候,Rider突然说道。

    “刚才Saber的御主也说了,Caster的魔怪是分散包围,一只只打倒太没效率。不如等它们聚集到这里,一次性剿灭。”

    “别擅自下决定,征服王。”Archer眯起猩红的眼眸,冷冷地哼了一声,“你想让这些连杂种都不如的杂碎玷污宴会吗?还是说你想让它们弄脏本王的宝具。”

    “都不是。”Rider笑着摇了摇头,“嘛,你看着就知道了,我会让它们在城墙下止步。Saber的Master,有没有办法让我们看到魔怪部队的动向。”

    “有。”爱丽丝菲尔又一次走进了城堡,这次她的目的是水晶球。

    爱因兹贝伦家族的结界确实等级很高,附带的“千里眼”魔术不仅可以远视,还可以从多视角观察结界里的一举一动——不包括已经被Rider和Archer破坏掉的部分,好在这一区域内并没有感知到魔怪特有邪恶气息。

    看着水晶球里的影像,Rider露出一个带有赞叹意味的笑容。

    “居然让没有脑子的魔怪摆出了军阵,Caster这家伙不愧是当过一国元帅的人。”

    “别,别笑啦,它们已经靠过来了。”韦伯拉着Rider的衣角,小声说着。

    “放心,放心。”Rider的表情看不出一点变化,依旧专心研究魔怪的阵型,“还有500米,早着呢,50米再提醒我。”

    ……

    “50米了。”

    “20米再提醒我。”

    ……

    “20米,19米了,Rider。”

    刹那间,一阵旋风呼啸而起。

    这风炽热干燥,仿佛要燃烧一切。

    这风不属于夜晚森林,或者城堡中庭。

    这风来自于焦热的沙漠吹来,在耳边轰轰作响。

    韦伯感觉舌头上有细微刺人的沙砾,连忙吐了几口唾沫。

    唾液里混合着沙尘,被怪风带来不可能存在于此地的热沙。

    “Saber,Archer还有Assassin,这是这场宴会的最后一问——王是否孤高?”

    站在回转的热风中心,Rider开口问道。

    鲜红的斗蓬在他的肩上鼓动翻飞,不知何时征服王的装扮已经转变为从者原本的战袍姿态。

    Archer嘴角一扯,冷笑一声,无言地回答,这种事根本连问都不用问。

    斯卡哈同样没有开口,她的身上散发出的气质已经说明了一切——如今的影之国已经没有活人了,她作为那里唯一的主宰,也是唯一的异类,怎么会不孤高?

    Saber没有踌躇,她的王道,过去她以国王身分所度过的岁月已经给了她最真实的答案。

    “王……自然是孤高的。”

    听见三人的回答,Rider纵声大笑。回旋的热风彷彿在呼应他的笑声般,愈加猛烈。

    “不行啊!你们真的一点都不了解!今天,本王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王者风范。”

    异常的热风终于开始颠覆、侵蚀现实。

    在这本不可能存在的异象中,距离与位置失去意义,逐渐转变为带有热砂的干燥狂风应该吹过的地方。

    “怎…怎么可能……!”

    惊愕的声音是来自于韦伯与爱莉斯菲尔这些明白何谓魔术的人口中。

    “这是……固有结界!?”

    炎热的太阳烧灼大地。视野辽阔无比,直至狂暴沙尘所掩盖的地平线那一头,万里无云的苍穹彼方。

    从夜晚的艾因兹贝伦城一瞬间转变而成的景象很明显是侵蚀现实的幻影,正是那项与奇迹并称的极限魔术。

    “怎么可能……竟然让心象风景具现化…你明明不是魔术师。”

    “当然不是,这件事本王一人可办不到。”

    昂然挺立在辽阔广大的结界当中,伊斯坎达尔的脸上充满骄傲的笑容,否定韦伯的疑问。

    “这是过去本王的军队曾经奔驰过的大地,是与本王同甘共苦的勇士们一同深深烙印在心中的景色。”

    随着世界的转变,甚至连被卷入其中的人们的位置关系都改变了。

    原本数量众多,包围了半个城堡的魔怪变成一个群体,被赶到荒野的彼端。中间隔着Rider,Saber、Archer、Assassin与三名魔术师则是被转移到另一边。

    也就是说Rider单独一人面对数百只魔怪。

    不,Rider现在真的是孤身一人吗?

    所有的人都睁大眼睛凝视着出现在他周围,如同海市蜃楼般的影子。

    影子不只有一道,两道、四道,朦胧的骑马身影一边以倍数增加,样子看上去像是军队,那色彩也变得逐渐明晰起来。

    “这个世界能够重现,是因为他印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上。”

    就在众人惊讶的眼神注视下,骑兵们一一在伊斯坎达尔的身边化为实体。人种与装备虽各有异,但是他们的体魄强壮,晶亮的铠甲装饰英气非凡,无一不展现出军队的强悍。

    只有韦伯与慎二两人能够深刻理解这些超常异象的真实面目。

    “这些人……每一骑全都是从者……”

    只有完成正式契约的御主才有资格拥有的透视力能够看穿,并且评断从者的灵格。只有他们才知道伊斯坎达尔的真正王牌,最终宝具的真实面貌。

    “看吧,这是本王天下无双的军势!”

    此时,征服王振起双臂,以无比骄傲的口气,高声夸耀成列的骑兵队伍。

    “即使肉体毁灭,但他们的灵魂会以‘英灵’的形式被世界召唤。他们是传说中效忠于本王的勇士,呼应本王的召唤,超越时空而来,本王永远的朋友。与他们之间的羁绊就是本王的至宝!本王的王道!本王伊斯坎达尔最强宝具,‘王之军势’(IonianHetairoi)。”

    EX等级对军宝具,独立从者连续召唤。

    有军神安提柯、有马哈拉甲王波鲁斯,有伊斯坎达尔的总角之交,赫勒斯滂-弗里吉亚总督的列昂纳托,利比亚和阿拉伯总督的托勒密,当然更少不了第一近臣,伊斯坎达尔最信任的赫菲斯提安,还有后世历代王朝的开国君主。在此聚集了多少英雄,就有多少传说,每一位都是独一无二的英灵。

    他们所有人都拥有显赫的威名,他们都是曾与伟大的亚历山大大帝共同作战的勇士。

    一匹唯一没有人骑乘的马走到Rider身边,那是一匹特别健壮勇猛,足以让人称之为巨兽的骏马。虽然并非人身,但是它的强悍并不下于其他英灵们。

    “久违了,伙伴。”

    Rider露出如孩童般天真的笑容,用双手紧紧拥抱巨马的脖子。

    它就是后来倍受尊崇而神格化的传说名马布塞法拉斯(Bucephalus)。在征服王的麾下,就连马匹都已经升级为英灵。

    每个人都惊讶地说不出话来。面对这群壮盛的军队,就连同样拥有EX等级的超级宝具的Archer都不再耻笑。

    征服王将众人死后仍然不灭的忠诚心化为实体,转变成破格的宝具。

    Saber的全身都在抖,不是因为对Rider的宝具威力感到畏惧。因为这项宝具本身就已经撼动她身为骑士王的荣誉之根本。

    毫无杂念且强大的支持--------

    与臣子之间那股深厚无比,甚至已臻宝具领域的感情羁绊-------

    作为一名理想的王者,骑士王一生当中到最后都得不到的事物………

    “王——就要比任何人都活得更鲜烈——比任何人都让人仰慕!”

    Rider跨上布赛法拉斯,高声呼喊道。

    整齐列阵的英灵呼应他所说的话,一齐敲响盾牌,同声欢呼。

    “集合所有勇者的愿望,成为他们表率之人,才是王。所以——”

    满怀压倒性的自信与荣誉,征服王睥睨着周围的一切。

    “王不是孤高的,因为他的愿望是所有臣民的愿望!”

    “正是!正是!正是!”

    英灵们的齐声呐喊震撼大地,直冲云霄。就算军队再强悍、城墙再厚实都敌不过征服王的战友们。他们激昂的战役足以劈天破海。

    更不要说区区一群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魔怪。

    “好了,开始吧,怪物们——蹂躏吧!”

    Rider的号令响遍四周,既无情又果断。然后------

    “AAAALaLaLaLaLaie!!”

    震耳欲聋的冲杀声随之响起。这已经不是战斗,就连扫荡的感觉都没有,这只是单纯的蹂躏。

    王之军势所过之处,Caster所召唤出的魔怪灰飞烟灭,只有一阵夹杂着血腥味的飞扬尘砂,随着热风飘荡。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胜利的呐喊声响起。完成使命的英灵们将光荣的胜利献给王者,赞颂王者的威名,同时再次回归为灵体,消失于时空的彼方。

    随着英灵消失,依靠他们的魔力维持的固有结界也被解除,所有景色彷彿就像是一场梦幻泡影一般,再度回复为黑夜的森林,艾因兹贝伦城的中庭。

    PS:以后不会写到,所以先额外提一句。大帝放王军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向Saber展示自己的王道,想要修正Saber那个他认为非常可悲的王道和愿望,这一点小说里和动画里都有说明,所以采用了这种磨盘碾芥子,大炮打蚊子的方式——无论是对魔怪还是对百貌。

    PS2:奸少得承认,这一场是奸少故意安排的,因为这一幕无论如何都不能少,少了就不是四战。奸少也是这一场开始欣赏大帝的,虽然《Fategrandorder》里我并没有抽到大帝。

    PS3:本次选慎二没有选韦伯作为主角,也是因为不想剥夺大帝出场的机会——大家都知道,马其顿搞基风气还是比较严重的,如果选了韦伯那本书就会朝着奇怪的方向发展。

    PS4:如果奸少没记错,貌似艾尔梅洛伊二世事件簿第五卷有一个说法,说韦伯的行事风格是像托勒密还是像塞琉古来着。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