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幕府将军本纪 > 第三一九章 找个借口(今日第一更求推荐)

第三一九章 找个借口(今日第一更求推荐)

作者:战国小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三一九章找个借口(今日第一更求推荐)

    信长刚才已经听说,千兵卫可是一直在长岛城后,本家军势最多的地方搜索逃僧,可以说,根本没有人从那里逃跑,可这愿证寺证意恐怕正是抓主了自己与麾下家臣的这种心里,反其道而行,而千兵卫肯定之前也是没能想到他会从城后逃走,不然已经知道自己心意的他,又怎会出这个风头。

    想那愿证寺证意连氏宗都能骗过,说什么也不能留,还好千兵卫歪打正着将他擒获,不然此人日后必成大祸。

    不过,如今自己正在借打压千兵卫来消除家臣们心中的怨气,现在看来,效果还是不错的,可氏宗却在这关键时刻立下大功,如果对他进行封赏的话,之前所做的努力便前功尽弃了,可若是不对其进行封赏,就算氏宗能够理解,但这必会让很多家臣寒心。

    而且,本家之所以能有现在的威势,这与自己一项赏罚分明是分不开的,若是让家臣们觉得自己赏罚不明的话,日后还有何人肯为本家出力,这千兵卫还真是叫人头疼啊。

    不过,信长又转念一想,若是不想对其进行封赏也不是不可以,所需要的只不过是个理由而以,只要有了理由,就算不对千兵卫做出任何封赏,家臣们也不会多说什么。

    可若是其他家臣,自己找个借口还是十分容易的,但这千兵卫,想他自从出仕本家以来,除了因为小樱之事,而激怒自己外,根本让自己挑不出丁点毛病,想要找他的缺点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就在信长感到无计可失,不得已要开口对氏宗进行封赏的那一刹那,突然想到,本此出战伊势,千兵为在进攻愿证寺时,百般拖延,虽然是自己授意的,但其他家臣们却不知其中原由,何不用此为借口,待日后再对其进行补偿呢?

    想到这里,信长不再迟疑,只见他眉头一皱,装出怒不可至的样子,冲氏宗开口骂道:“混蛋,你要是不说,我到还忘记了,前几日,我命你率军进攻愿证寺,你却百般拖延进攻日期,一个小小的愿证寺你居然用了近十日才将那里攻下,这使得我织田家威名大损,我本该治你怠慢之罪,不过,看在你擒住敌首的份儿上,功过相抵,若是日后在有怠慢,定不轻饶。”

    氏宗听完没有感到丝毫惊讶,他早就料到信长不会对自己进行封赏了,所以也并没有任何无奈的神情挂在脸上,反而面带惶恐的说道:“属下知罪,日后属下必不敢再有怠慢。”

    在坐的其他家臣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们本还还有心说,这次高山氏宗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就算主公已经开始对他进行打压了那又如何,人家运气好,根本没出什么力,就能获得如此大功,还真是让人嫉妒。

    当时自己怎么没想到那本愿寺证意会从城后逃跑呢,不然这大功一定是自己的才对。

    不过,等他们听完信长的话后,都感到十分惊讶,难道高山大人真的失去主公宠信了?虽然在进攻愿证寺一事上,氏宗的确有所拖延,可这毕竟只是小过,而擒拿敌首,这可是难得的大功,这功和过又如何相抵,这惩罚是不是有些太重了?

    通过这一事,家臣们对主公的不满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且还在为氏宗默默的在心中抱着不平。

    并且他们还想到,高山大人自出仕本家以来,根本就没得罪过自己,自己对他的怒气也全是自己对其的嫉妒所致,这实在是太过惭愧了,心胸如此狭窄,自己根本就不是一名合格的武士,主公之前将大多任务交给高山大人,还不是因为他的能力在本家之中可谓是首屈一指,主公将任务交给他完成,也是无可厚非的,自己又有什么好眼红的,若是有着妒忌的时间,到不如练好武艺,定不会被埋没的。

    而作为氏宗岳父的柴田胜家,对主公这样的决定确是难以接受,他对高山氏宗一直关爱有加,如今见主公赏罚不公,不免要替氏宗说上几句。

    待氏宗刚一说完,便听柴田胜家开口说道:“主公,高山大人此次能擒拿敌首,实乃大功一件,虽然偶有小错,但属下以为,如果用这大功去抵那小错的话,又如何显示出主公的赏罚分明,还请主公三思。”

    信长见有人竟敢置疑自己做出得到决定,不免有些恼怒,若是换了别人说出这话,信长不但不会不悦,反而还会十分高兴,因为这说明,大多家臣心中对自己,对千兵卫的怨气已经消散了,可说出这话的人,不是别人,而是与千兵卫有姻亲关系的柴田胜家,若是自己同意了他的建议,对高山氏宗做出封赏的话,这等于和刚才直接对其进行封赏根本就没有任何区别,所以,不管他再如何劝说,信长也不会同意的。

    只见信长面色阴沉的说道:“你的意思是想说我赏罚不明吗?”

    柴田胜家见主公连色大变,心头不由为之一紧,也不知这千兵卫哪里招惹到主公了,不过既然主公问起,作为家臣又怎可蒙骗主公,只听柴田胜家硬着头皮说道:“属下不敢,不过属下还是认为,主公对高山大人的惩罚有些重了,还请主公三思。”

    “混蛋,你竟敢质疑我的决定,难道这就是你作为家臣的觉悟吗,若是日后本家家臣皆如千兵卫一样,拖延怠慢,本家还如何进行发展,这绝不是你口中的小事,对千兵卫的惩罚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你闭嘴吧。”

    柴田胜家本来还想再劝,不过见主公心意已定,就算再开口,也是毫无用处,看来待散会后,还是先问问氏宗到底如何惹主公不悦,然后在想办法吧。

    想到这里,只听柴田胜家连忙说道:“属下知错,一切全凭主公定夺。”

    其他还想随柴田大人一起劝主公收回成命的家臣,见就连一向在主公心中颇有分量的柴田大人开口,都没能说动主公,而且还引得主主不悦,看来自己还是不开口为妙。

    信长见在没有其他家臣开口劝说,不由有些失望,看来还要再委屈千兵卫些时日了,想到这里,只听信长开口说道:“来人,将本本愿寺意与斋藤龙兴等人带上来!”

    时见不长,只见本愿寺证意,斋藤龙兴与其麾下家臣轻海光显三人,反捆着双手,被旗本推了进来。

    只见信长先对本愿寺证意开口问道:“此番你已战败,还有何话要说。”

    本愿寺证意自知今日必死,所以也没什么好怕的了,只见他先是冷冷一笑,随后开口说道:“织田家罪孽深重,用不了多久,必遭天遣,本座在前方等着诸位。”说完仰天长笑不止。

    信长本不信鬼神,又怎会相信他这番鬼话,而且,这本愿寺证意已经是必死之人了,信长也懒得在与他动气,只见他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来人,把这秃驴推出去砍了。”说完,又把目光集中到了斋藤龙兴身上。

    斋藤龙兴见织田信长正用那凶狠的眼神瞪着自己,不由吓的滩坐在地上,他本以为,织田信长会念在自己助其夺得长岛城的功劳上,放自己一马,可看信长的意思恐怕是根本没打算放过自己,这可该如何是好?

    想到这里,斋藤龙兴早已经忘了自己还是一名武士了,只听他开口哀求道:“舅舅啊,之前都是家臣们逼迫,外甥才不得以与舅舅大人为敌的,以后外甥再也不敢了,还请舅舅看在舅母的份上,饶外甥一命吧,以后外甥一定什么都听舅舅的,还请舅舅开恩,开恩啊舅舅。”

    在场的家臣听完这一番求饶之后,差点笑了出来,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如此不要脸面的武士,不过,其必竟是主公近亲,就算他们想笑,也不敢笑出来。

    而在斋藤龙兴身后的轻海光显,更是被这一番气的血气上涌,自己真是瞎了双眼,竟然一直忠心耿耿的辅佐这样的主公,早知如此,还不如当初直接投顺织田家,以免受辱。

    开始时,念在浓姬的份上,信长并没打算杀斋藤龙兴,而是想将他流放了事,可他居然在大厅广众之下,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出,若不杀他,自己必会被家臣们耻笑,所以,这斋藤龙兴也必须要死。

    想到这里,只听信长大怒道:“混蛋,想我织田信长征战十与载,从不畏惧生死,又怎会有你这样胆小的亲戚。”

    说完,紧接着对门口喊道:“来人,将斋藤龙兴与其家臣都给我推出去砍了。”

    “是主公。”四名旗本足轻在接到命令后,刚要将斋藤龙兴推出去。

    只听氏宗说道:“主公且慢,属下有话要说。”

    现在信长正在气头上,他以为,氏宗开口,是为了让自己饶过斋藤龙兴,所以直接开口说道:“今日我誓要杀这斋藤龙兴,你们谁也不用劝说了。”

    “主公,属下开口并不是为斋藤龙兴求情,而是为其麾下家臣轻海光显求情。还请主公开恩,饶轻海光显一命。”

    ……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