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法家高徒 >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吾善于制木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 吾善于制木

作者:竖子不可教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烧!”

    “用烈火烧死他!”

    看着枝叶扭曲,好似虬龙一般狰狞的槐树,司徒刑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随着他的声音落地,一个个瓦罐被抛起,好似流星一般沿着漂亮的轨迹做自由落体运动。

    啪!

    啪!

    啪!

    一个个瓦罐跌碎在地上,黑色带着刺鼻性气味的黑油,飞溅的到处都是。

    杨寿等人眼神中都流露出窃喜之色!

    只要一丝火星就能将槐树变成火海,到了那时候,就算他这怎么诡异,也没办法摆脱!

    不过!

    事情绝非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还没等士卒点燃火把,空中阴沉的铅云再次发生变化,随着一道亮光闪过,白色的雨幕瞬间挂在天地之间!

    不论是火把,还是黑油!

    都被突然降临的大雨熄灭!

    ”这!“

    ”这!“

    看着非常突兀,堪称诡异的降水,樊狗儿下意识的抬头,摸了一把雨水之后他才憨憨的说道:”这个鬼天气!“

    杨寿等人也是满脸抑郁的看着空中,这个降水,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难道,这头妖孽,真的是暗合天命,命不该绝?

    ”哼!“

    ”没想到你这头妖孽,还真成了气候,竟然能够影响到方圆数十里的天气!“

    ”不过!“

    ”你罪孽太重,谁也救不了!“

    看着枝叶舒展,不停截取空中雨水的槐树,司徒刑不由重重冷哼一声,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看着满脸阴郁,眼神冰冷的司徒刑,巨大的槐树,并没有畏惧,反而满脸的不屑!

    在他看来,司徒刑已经是黔驴技穷,说的这些更是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他真的能够将他斩杀,恐怕早就出手,怎么可能在这里空言。

    “司徒刑!”

    “本尊,在此地经营数百年!”

    “根须早和地脉连为一体,只要地脉不断,本尊就不会陨落!”

    “而且,上面的云雨,并非法术,而是天象!”

    “一时半会根本不可能停下!”

    “你的火攻计谋已经全部落空!”

    “速速退去,本尊,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否则,你们都不用离开了!”

    看着满脸狰狞,全身带有无穷黑气的槐树,众人不由的就是一愣,有的人心中更是流露出恐惧之色。下意识的后退半步!

    看着众人恐惧的表情,槐树越发的得意,声音中也多了一丝轻佻!

    不过,出乎众人预料之外的是,司徒刑不仅没有退去,反而满脸冷笑的站在那里,并且用希冀的目光看着来处,也不知过多久,站立挺拔好似轻松的司徒刑,嘴角突然的上翘,“来了!”

    看着司徒刑表情变化,众人忍不住伸着脖子,向下方望去,难道,还有援军?或者是宗门中人?

    想到这里,众人眼睛中的希冀之色变得更浓。

    枝叶直射空中,好似虬龙的槐树,也是微微震颤,上面的果子,都是眼睛睁开,满脸的好奇!

    不过,出乎众人预料之外的是!

    来的并非是千军万马,也并非剑气重霄的高人,而是一个异常普通,看起来,就像是山野村夫的老者!

    “这!”

    “这!”

    看着眼前,长着山羊胡,看起来非常普通的老者,所有人都愣在那里。。。

    不过,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是,那槐树却好似见到了什么异常可怕的人,全身不停的颤抖!

    那些果子的脸上,也都流露出恐惧之色。看的众人无不诧异,难道,这个老者,是隐藏的高手,亦或者得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

    仿佛看到了众人眼睛中的惊诧,司徒刑不由笑着摇头,“这位老者,只是一个普通人,根本没有修为在身!”

    “这!”

    “这!”

    听着司徒刑肯定的回答,众人心中的疑惑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变得越发浓郁,这怎么可能?槐树的恐惧,并非做假!

    要知道,在司徒刑这等强者面前,槐树还是满脸的狂妄,刚才,更是让司徒刑主动退却!

    现在,不过是一个普通老者,他就害怕成到了这等程度?

    这怎么可能呢?

    就在众人心思百转,不知发生什么事情之时,那个身穿布衣,留着山羊胡的老者已经来到众人面前,当他看到身穿冠袍,手捧官印的司徒刑之时,眼神中不由的流露出几分惶恐,全身更是下意识的跪倒:“草民谭六拜见大人!”

    看着全身谦卑,面带惶恐的谭六众人不由的摇头,这位定然不是隐藏的高手,要知道,高手都是倨傲之辈,特别是先天武者,武道宗师等,就算见到人王,也不会表现的如此惶恐!

    不过让人感到诧异的是!

    那棵参天槐树,还是不停的颤动,这种恐惧,好似发自他的内心,根本没有办法湮灭!

    “大人!”

    “这是?”

    一身粗布的谭六起身后,满脸好奇的看着眼前,巨大参天,堪称诡异的大树!

    “这棵大树!”

    “你可有信心,将他砍伐!”

    司徒刑也没有绕圈子,开门见山的问道。

    听到司徒刑的问话,谭六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站在远处思量了半晌,这才重重的点头。

    “没有问题!”

    “这棵大树木质虽然坚硬,但是某家却有信心,将他砍杀!”

    “只是不知,大人,打算,做什么家具物件?”

    听着谭六好似驴唇不对马嘴的话,众人不由的惊讶,不过,司徒刑却是满脸春风。

    “那就做个公案吧!”

    谭六眯着眼睛,打量半晌,重重的点头,木料够了!

    “那还谭先生出手!”

    …

    见背着一个褡裢,跨步上前的谭六,众人不由的大惊,杨寿等人下意识的伸手,想要将他拽回。槐树的凶威大家都见过,别说是一个普通人,就算是武道圣者,也不能将他降服。

    谭六这等大大咧咧走过去,简直就是取死!

    不过,出乎众人预料之外的是,司徒刑却微不可查的摆手…

    众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谭六,直线走过去。并且从褡裢中取出墨斗,在粗壮的树干上,弹满密密麻麻的黑色线条!

    说来也是奇怪,刚才,还是凶威滔天不可一世的槐树,在谭六的手中,竟然好似猫咪一般乖巧,别说作乱,就连抵抗也是不能!

    …

    “这!“

    ”这!“

    看着好似猫咪一般乖巧的槐树,众人不由的大惊,眼睛中更是流露出狐疑之色。

    仿佛知道众人心中所想,司徒刑笑着说道:”常言说的好,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这谭六,是城中最好的木匠,经过他手砍伐的树木,不知百千!“

    ”做出的精美家具,器物更是远销州郡!“

    ”所以,人送外号谭木匠!“

    ”因为他善于制木,也有人称他为谭制木!“

    ”他也喜欢,将“吾善于制木”挂在嘴边!“

    ”这棵槐树虽然有数百年,而且来历十分的奇特,但是终究没有办法脱离本体,还是树木!“

    ”所以他见到谭木匠,才会如此的害怕!“

    听着司徒刑的解释,众人眼神中不由的流露出几分了然!

    这也是他陷入了思维误区!

    认为只有修为高于槐树的才能将他制服,没有想到,普通人,也能够做到…

    就在众人思绪万千之时,谭木匠,已经将墨线弹完。在普通人眼睛中,只是普通的墨线,但是在司徒刑,以及槐树的眼中,那却是象征着正气的金线!

    任凭槐树如何挣扎,都没有办法摆脱!

    …

    ”这墨斗,虽然看似普通,但是,却蕴含了天地的规矩之力!“

    ”所以,很多人,喜欢用墨斗来镇压妖孽!“

    看着眼前的一切,司徒刑不由的沉吟,心中对于规则,秩序的理解进一步加深!

    谭木匠不知司徒刑心中所想,也不知眼前槐树的恐怖。他只是和往常一般,用红绳捆绑之后,就抡圆斧头,顺着木头的纹理劈下去!

    啪!

    啪!

    啪!

    一斧头!

    两斧头!

    三斧头!

    …

    随着砍伐的声音,一块块树皮被揭开。那槐树好似和人一般拥有痛觉,全身不停的颤动,破口处更有鲜红,好似血液的浆水流出。空中悬挂,好似婴儿的果实,更是发出阵阵悲戚!

    听得众人不由的一阵阵头皮发麻!

    更有人全身不停的哆嗦!

    但是出乎众人预料之外的是!

    那伐树的木匠,好似根本没有受到影响,或者说,根本没有听到婴儿的悲戚,他手中的斧头,还是高高的举起,重重的落下!

    那坚不可摧,刀枪难伤的树干!

    在那看似普通的斧头面前,竟然好似腐朽的老木,出奇的脆弱!

    ”这!“

    ”这!“

    看着砍伐过半的老树,众人眼睛中的惊讶变得更加浓郁,就算是善于制木,也不会如此迅疾吧?毕竟,那槐树可是数百年的妖孽!

    ”修行之人,有三劫!“

    ”天劫,地劫,人劫!“

    ”天劫是雷霆,是天火,是阴风,只要度不过去,就会化作灰烬!“

    ”地劫,则是山崩,海啸,落石,飞沙,只要度不过去,身体就会变成肉泥!“

    听着司徒刑所说,众人不由的点头,他们虽然是武者,但是并不代表他们不了解修士。修士到了阴神境界,就要沐浴天雷,只有度过才是鬼仙!

    度过三次雷劫的是地仙,度过六次雷劫的是天仙,度过九次雷劫的是阳神!

    每一重境界,实力又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们这些人,都是武道强者,有的人更是成就了武圣,相当于天仙!

    但是,天仙强者寿元都是过千,而且,拥有洞天,轻易不会陨落!

    从这个角度来说,天仙要胜于武道圣人!

    地劫则是大地开裂,山体崩塌等,修士神魂出窍之后,肉身是最大的弊端,只要肉身死亡,他们就会成为孤魂,利用宗门的力量转世或者好似八仙中的瘸拐李一般重新夺舍。

    但是,不论转世,还是夺舍,都是千难万难,而且非常的可怕,不说成功几率,就算是胎中之迷,也没有多少人能够度过去!

    也正是因为如此!

    每一个修士,对于自己的密室,都是慎之又慎,不仅挂满符咒,更会寻来镇压气运的宝物!

    比如说,大儒的文章,诗词,亦或者是他们用过的砚台等等!

    而人劫,说白了就是兵解!

    因果交缠,劫气丛生之时,就会有人劫将领!

    就算强如梦神机,早年也是被乾帝盘和洪玄机联手算计,一身修为,化作流水,最终不得不转世重生!

    这个槐树盘踞在此地,吞噬生命,取人头颅,早就变成妖邪!气息感应,自然有劫数降临!

    这位谭木匠,就是他的人劫!

    司徒刑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纷杂的天机中剥离出来!

    咔!

    咔!

    咔!

    就在司徒刑神往之时,脱掉粗布衣服,露出腱子肉的谭木匠,双手握着长柄斧头,用力的砍杀!

    足足有人数人合抱的大树,在他锐利的斧头面前,好似白纸一般脆弱,不过半个时辰,已经有大半被砍断、。。。

    无数的血液喷射!

    上面悬挂的果子,也出现了干瘪,腐烂的迹象!

    巨大的槐树,不停的颤抖,好似哀求,果子的眼睛中,更是有眼泪滴下来!

    他知道,谭木匠是他的人劫!

    任凭他如何哀求,都没有结果!

    能够救他的只有司徒邢一人,巨大的树枝,交叉好似人类一般拱手!

    显然,他已经知道厉害,想要哀求放过!

    不过,对于他的动作,司徒邢不仅没有理会,反而重重的冷哼!

    杀了那么多人!

    还想要脱身!

    这怎么可能?

    今日这头妖孽,必死!

    。。。

    胡子拉碴,被困在树木中央的燕狂徒,好似感觉到了什么,不停的狂笑,声音中更是流露出前所未闻的欢喜:

    ”老倌!“

    ”砍这里!“

    ”将某家放出去!“

    ”他奶奶的…好几个月没有洗澡了,全身都已经酸臭!“

    仿佛听到了燕狂徒的声音,正在砍树的谭木匠不由的就是一愣下意识的抬头…当他看到,头发黏在一起,胡须杂乱,好似野人的燕狂徒时,眼神中不由的流露出几分惊讶,已经抬起的斧头,更是停在空中!并且用问询的目光看着司徒刑...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