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湘信有鬼 > 第一千叁佰玖拾九章 檐下求生

第一千叁佰玖拾九章 檐下求生

作者:宝庆十三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这位姐姐,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沈伊珍听到向蔏的话,明显和自己这里有些不一样,自然更是胆战心惊。

    我的嘴巴动了几下,最终没有说话。我感觉到沈伊珍的身子在微微发抖。不过看到向蔏似乎要完工了,因为看到她把手里最后一面小旗插下,在一阵凝思之后,缓缓的站了起来。

    “你知道的越多,可能对你越不好!”向蔏手里快速的打了几个法决,随后祭出一张符纸。

    当那符纸轻飘飘的落在插满小旗中间,还没有落到地上唐家山身上的时候,忽然便自己燃烧了起来。这种诡异的事情,饶是沈伊珍离着义庄近,自然都是没有见过的,不由一下看傻了一样。

    就是我都突然浑身一震,因为随着符纸烧尽,在那小旗周围似乎变得朦胧了起来。随着眨眼之间的事情,那里忽然一晃动,随后我和沈伊珍都目瞪口呆的看到,那些小旗子和唐家山,就那么莫名其妙的凭空消失了!

    “啊!人呢?”我明显感觉到了沈伊珍的紧张,她声音有些拔高了,先是死死的盯着那里,甚至是向蔏的眼睛看,最后有些无力的看向了我。

    “是不是很震撼?”向蔏看到我们站在一起,算是收拾停当,她也慢慢的走了过来。

    连我都忍不住点头,即使我知道这是阵法的缘故。但是我听骆伯伯说过,启动一个阵法,需要的是灵力和法力。没有想到向蔏仅仅凭借一张符纸,就启动了一个小阵,看样子这个向蔏,果真不是那么简单。

    看到向蔏直接走到自己身边,沈伊珍已经忍不住身子微微发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眼睁睁看着,一个活人在自己面前没有了,沈伊珍还是大大的受到了刺激。

    “这是一种法术手段,和你一言两语很难说清楚!”向蔏却站在了我的右侧,居然挽着了我的手臂:“你只要知道,如果不是小河救你,你可能只剩下一堆骨头了!”

    “小,小河,究竟发生什么了!”畏惧的看着向蔏,不过看到她居然和我也亲近,她似乎胆子大了一些。不由看着有些镇静的我,低低的出声询问。

    听到沈伊珍的话,我自然有些无奈,不由看了向蔏一眼。向蔏的神色平静,我似乎明白过来,再看向沈伊珍的时候,便出声道:“发生了很多事情,可能很难马上说清楚。但是因为有些人来了咱们村子里,所以把事情搞大了!”

    “我会不会有事,会不会?”沈伊珍真的吓到了。

    “暂时我也不知道,但是有人看上你了,不过是看上了你的身体!”我看到沈伊珍疑惑,便组织语言,想让她听的更明白:“你的身体对某些人有着一些作用,所以人家想利用你!”

    “利用我?”沈伊珍隐隐想到了什么,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脸却一下煞白了起来。如果不是我从小在这个村子长大,如果不是她去过我家里,当真向蔏这个陌生人的面,沈伊珍怎么也没办法相信我的话。

    可是现在她不但感觉到恐怖,甚至因为脑海里的某些片段记忆,让她心里更是惶恐不安起来:“我有什么,有什么可以给人利用的?”不过她越说声音越小,显然是想到了什么。

    “小河,你救了我?”沈伊珍的脸有些发红,看着我的时候,眼神里显然都是羞涩。

    “嗯!”我有些含糊,因为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不过想到上次骆伯伯对我的嘱咐,还有这次向蔏主动的说法,心里似乎有了一些底气,然后说到:“开始你是很危险,如果不帮你的话,只怕你真的会麻烦了!”

    想到我看到的,有人中蛊死的惨状,我不知道为什么,临口又不敢告诉她真相。因为在我的记忆里,周边的人还没有听过,随意便弄死人的。即使上次彭柏全的出现,他好像也不敢公开那么做。

    虽然后来我也想过,不知道向茜菲的孩子,还有村里死的那几个人,和彭柏全有没有关系。但是因为骆冉有很多事情,还不想我的参与,我自然不知道这些事,和彭柏全都有关系。

    甚至是上次龙家的人勾结吴家,在兰花山做出的事情,一次死了四个人,其实我也是不知道的。虽然隐隐有些明白其中,但是具体的事情,就是骆冉和唐八天这些人,也不会对外透露半分的。

    要知道公安局甚至还曾经封锁过弘扬堂,目的就是不想这些事情透露出去。而一些隐隐知道其中事情的百姓,都把这些事情归于鬼神,所以自然不会给自己和家人招来麻烦。

    “你不知道对你有好处!当然,如果你还能出去这里的话,也许别人将你以身祀蛊,只要你没有死,也许是一个好的机会!”向蔏的目光最后对视着她,忽然说出了一些,让沈伊珍摸不着头脑的话。

    虽然不懂向蔏的意思,但是听到话也知道恐怖。沈伊珍的口里发出了低低的惊呼,看着这个看不出年龄的女人,首次表情有些惊讶。

    她是第一次看到向蔏,甚至是第一次和我这么在一起。加上她到这里的时候人是昏迷的,自然不知道这个平时很少接触的事情,会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不过想到刚刚和我发生的事情,不管有着什么内幕,那也绝对不能和人说的。不像向蔏这样根本就不会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眼光。这个时候她能够让自己展现在人前,显然心里做了大的调整。

    “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吗?”倒不是沈伊珍好奇,而是越是不知道,心里越是紧张不安和恐慌。

    “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别人想要的结果吗?但是对于咱们来说,暂时这确实是最好的安排!”向蔏冷冷的声音,似乎不带着丝毫波动的神色,却偏偏令人有些稳定。

    当然我不知道她这是自嘲,还是因为知道有人在操纵,无奈发出的无声怒吼。但是身为一个有着特殊身份的人,在苗疆回来之后,似乎一直就没有停止过动荡。

    求生是一种本能,继承了一些东西之后,我便明白自己的人生,将会和别人不同。如果沈伊珍知道自己的处境,不知道她心里会怎么想?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