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 413 蚂蚁

413 蚂蚁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多事之秋这个词一点也没错,八月底,骏马集团和克虏伯的谈判尚在进行中,李牧突然接到纽约地方法院的传票,爱迪生终于找到靠山,把李牧和骏马集团告上法庭。

    爱迪生的靠山是奥利弗·温彻斯特,就是纽黑文市温彻斯特公司的老板,马萨诸塞州参议员,奥利弗·温彻斯特之所以支持爱迪生起诉李牧和骏马集团,这还源于骏马集团对春田的股权收购。

    对于其他人来说,骏马集团收购春田并不会引起广泛关注,但对于温彻斯特以及柯尔特来说,这就是生死攸关的大事,一旦骏马武器工厂吞并春田,那么骏马武器工厂就将成为美国最大的军火企业,这对于柯尔特和温彻斯特来说肯定极为不利。

    美国的几个兵工厂都是生产轻武器的兵工厂,柯尔特是以手枪见长,温彻斯特是长枪见长,春田则是和军方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骏马武器公司崛起,取代了和军方有关系的春田,成为军方的主要供应商这最终导致了春田易手。

    柯尔特和温彻斯特的生意当然也受到骏马武器公司的冲击,因为侧重点不同,目前尚且能维持下去。

    不过骏马武器公司兼并春田,还是给柯尔特和温彻斯特敲响了警钟,特别是当奥利弗·温彻斯特发现骏马武器公司已经控制了一部分温彻斯特的股份后,奥利弗·温彻斯特马上视李牧为生死大敌。

    这么形容并没有错误,因为李牧从来没想过放过柯尔特和温彻斯特,兼并了春田之后,李牧一直在暗地里收购柯尔特和温彻斯特的股份,到奥利弗·温彻斯特发现的时候,李牧手里已经有了温彻斯特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成了温彻斯特的第二大股东。

    其实这年头的美国企业股份都比较分散,比如洛克菲勒,虽然标准石油是洛克菲勒创办的,但洛克菲勒手中持有的标准石油股份也不过是半数,剩下的控制在其他数百位股东手中,洛克菲勒只是因为控制的股份最多,所以才成为标准石油的董事长。

    温彻斯特也是一样,甚至奥利弗·温彻斯特还不如洛克菲勒,洛克菲勒还有标准石油超过半数的股份,奥利弗·温彻斯特手中只有温彻斯特四成的股份,只是因为奥利弗·温彻斯特手中的股份最多,所以奥利弗·温彻斯特才是温彻斯特公司的老板。

    奥利弗·温彻斯特手中只有百分之四十温彻斯特的股份,剩下的股份都在其他人手中,虽然其中有温彻斯特的亲戚,但那些亲戚的股份大多都已经成为李牧的囊中之物,所以如果奥利弗·温彻斯特没有动作,那么温彻斯特很快就将步入春田的后尘。

    奥利弗·温彻斯特肯定不愿意束手待毙,所以千方百计给李牧找麻烦,就在此时爱迪生找上门来,于是奥利弗·温彻斯特马上就和爱迪生一拍即合。

    虽然李牧的实力很大,但奥利弗·温彻斯特也不是软柿子,任何一位国会议员都不是好惹的,以前爱迪生想高李牧和骏马集团,纽约地方法院连案子都不接,现在有奥利弗·温彻斯特撑腰,纽约地方法院也撑不住,所以李牧再一次成为被告。

    上一次成为被告是什么时候?

    都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好像是去古巴之前,李牧被阿莫斯·阿克曼告上法庭,当时李牧给阿莫斯·阿克曼好好上了一课,让阿莫斯·阿克曼这个前任美国司法部长好好的认识了下美国司法体系的真面目。

    再次坐上被告席,李牧可谓是轻车熟路。

    纽约地方法院又叫特威德法院,这是特威德贪污腐化的铁证,整个法院据说耗资上千万美元,实际上投入多少,估计只有特威德自己知道,以李牧的眼光看来,如果让骏马建筑公司承建,成本如果超过一百万美元,工地负责人就应该主动辞职。

    纽约地方法院的大法官叫兰迪·密德尔顿,这是阿瑟担任纽约市长之后刚刚上任的大法官,前任大法官已经和特威德一样进了班房,只可惜大法官阁下没有特威德神通广大,特威德已经越狱逃跑,而大法官阁下据说在监狱内生不如死。

    肯定生不如死啊,法官嘛,监狱里的罪犯可都是他亲手送进去的,这要是在外面,大法官先生当然是高高再上,进了牢里,也就是个年迈体衰的小老头,怎么可能是那些如狼似虎大汉的对手,也不知道这么长时间,雏菊有没有盛开。

    兰迪·密德尔顿今年还不到四十岁,在法官这个行业里,已经能算得上是年轻有为,和李牧见到的其他大部分美国人不一样,兰迪·密德尔顿没有留胡子,带着一个少见的单片眼镜,用的时候要用一只手扶住,不用的时候则是扣在一侧,给人印象深刻。

    “爱迪生控告的是骏马实验室和纽约专利局,名义是联合侵吞了他的专利,严格说来纽约地方法院也是被告一方,按照相关法律,纽约地方法院应该回避,所以这个案子应该是不在纽约审理,但华盛顿最高法院下了结论,相信纽约地方法院会秉公执法,所以这个案子的审理权还是在纽约地方法院。”兰迪·密德尔顿向李牧介绍相关情况,不用问,这又是格兰特给李牧开了后门。

    美国现任大法官叫莫里森·韦特,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人,这是个种族主义者,对李牧和骏马集团天生带有偏见,不过好的一点是,莫里森·韦特是格兰特任命的,所以到目前为止,莫里森·韦特还算给面子。

    让这样一个人待在大法官的位置上不是个好主意,李牧已经决定,一旦格兰特下台,李牧一定会毫不犹豫把莫里森·韦特搞下台,至于莫里森·韦特的继任者,兰迪·密德尔顿就不错。

    “爱迪生的证据包括他的专利提交时间,提交时的相关资料,还有当时纽约专利局给爱迪生的证明,爱迪生希望能够用这些证明他的专利提交时间早于骏马实验室的专利提交时间,至于纽约专利局给骏马实验室的文件,爱迪生认为那是骏马实验室通过纽约专利局伪造的,所以爱迪生才将骏马实验室和纽约专利局告上法庭。”兰迪·密德尔顿向李牧交底。

    严格说起来,爱迪生说的没错,骏马实验室当初确实是通过纽约专利局,这才将爱迪生一脚踢出局,不过这件事做得天衣无缝,爱迪生就算是知道也无可奈何。

    “他说是伪造的就是伪造的?他还说骏马实验室用卑鄙手段坑了他的爱迪生实验室呢,事实上,爱迪生实验室的工作人员愿意前往骏马实验室工作完全是因为爱迪生对他们的要求太苛刻,他们在爱迪生实验室得到的薪水还不如在骏马实验室得到的一半多,更何况爱迪生还残酷的掠夺了他们所有的研究成果,这怎么可能让那些科学家心甘情愿为他工作哦,这家伙就是个吸血鬼。”李牧提起爱迪生就没好气,当初要不是骏马实验室一时大意,也轮不到爱迪生实验室来占便宜。

    现在爱迪生实验室已经不复存在,骏马集团挖走了爱迪生实验室所有额工作员工,他们现在都在骏马实验室旗下的电气实验室工作,这等于是骏马实验室抢走了爱迪生的饭碗后,顺便连爱迪生的饭碗也给人摔得稀巴烂,怪不得爱迪生真的不依不饶,谁要是敢这么算计李牧,李牧也要跟人拼命。

    “虽然这是事实,但孰是孰非还要由陪审团决定,——”兰迪·密德尔顿笑得很诡异。

    话是这么说,但兰迪·密德尔顿话里的倾向性很明显,官司虽然还没有宣判,但爱迪生已经输了一半。

    知道了具体情况,李牧心底有了底气,这种事让骏马集团的法务部门去应付就行,李牧连面都不会露。

    回到总督岛上,阿尔弗雷德·克虏伯正在李牧的花园里喝茶。

    李牧的花园是按照苏州园林的布局修建的,苏州园林最擅长在有限的空间里,通过叠山理水,栽植花木,配置园林建筑,并用大量的匾额、楹联、书画、雕刻、碑石、家具陈设和各式摆件等来反映哲理观念、文化意识和审美情趣,李牧这里条件得天独厚,总督岛本身就是个岛,把活水引过来容易得很,而有了水,花园也就有了生命。

    关键是李牧舍得花钱,其他人的园子里可能只有那么三两样书画、碑石什么的应应景,李牧这里应有尽有,不是精品都不好意思拿出来见人,随便拎出来一样都是国宝级的精品。

    看到李牧回来,阿尔弗雷德·克虏伯抚掌大笑:“原来你这个董事长的权势也不怎么样,如果在德国有人敢控告我,我保证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真是的,这有什么好炫耀的,李牧不是不能,只是不想而已,如果李牧愿意,弄死个把爱迪生就跟捏死个蚂蚁差不多。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