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 466 核心

466 核心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佐世保的一声爆炸,就像引爆了一个火药桶。

    骏马集团和日本政府的关系极其紧张,但总体说来仍在可控范围内,骏马集团并没有使用激烈手段报复日本政府的侵权行为,日本政府也对骏马集团的多方遏制没有进一步行动。

    现在就不一样,佐世保的爆炸等于宣布骏马集团和日本政府彻底撕破脸面。

    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场爆炸是由骏马集团指使,但日本政府心里很清楚,只有骏马集团会把佐世保无烟火药工厂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这场爆炸造成了包括日本政府工部卿伊藤博文在内的400余人伤亡,其中佐世保无烟火药工厂的所有管理层和技术人员全部罹难,虽然日本政府还保留着从清帝国窃取的无烟火药相关资料,但因为人才储备有限,所有适合开发无烟火药的人才都已经消耗殆尽,要想重建无烟火药工厂,已经变得遥遥无期。

    现在的伊藤博文,对于日本政府来说,价值远没有甲午清日战争时期大,日本政府可以不心疼伊藤博文,但前期投入的所有资金和人力全部付诸东流,还是令日本政府感觉痛彻心扉。

    虽然痛彻心扉,但日本政府却无处发泄,先不说佐世保无烟火药工厂名不正、言不顺,日本政府也没有证据证明这场爆炸是由骏马集团主导,所以日本政府连个抗议都无法提出,所有的苦果只能自己黯然消受。

    当然了,以日本人睚眦必报的性格,蒙受了这么大的损失,日本人肯定也不会善罢甘休,接下来这段时间,骏马集团肯定要面对来自日本政府的报复。

    李牧不怕日本政府报复,收到佐世保无烟火药工厂爆炸的消息后,李牧不顾即将开始的全美汽车拉力赛波士顿站,马上就返回纽约总督岛。

    在纽约李牧不怕任何人,除非日本政府派遣军队过来,而那也意味着日本政府和美国政府开战,已经超出了李牧的处理范围。

    “无双,通知手下的弟兄打起精神,中央公园、炮台公园、汽车工厂,这三个地方要严防死守,只要有陌生人出没,先把人拿下再说。”李牧杀气腾腾,等着日本人自投罗网。

    这个命令其实很有问题,如果是在斯普林菲尔德那种人口流动比较小的城市,这个命令可以得到贯彻执行,但在纽约,想做到难如登天,纽约可是个移民城市,每天涌入这个城市的外来移民都有数万人之多,要是见个陌生人就抓,那纽约警察局要准备一座大监狱。

    也还是有重点的,限制在中央公园、炮台公园和汽车工厂这三个地方,已经大大降低了楚无双他们的工作难度,至于总督岛,这里不用强调,日本驻纽约领事馆想登岛见李牧都不得其门而入,其他人想混上来,简直是难如登天,除非他们愿意在寒冬腊月武装泅渡,但如果那样的话,那些倒霉蛋将要面对的是将近一百名武装到牙齿的守卫人员,以及将近40条训练有素的军犬。

    没错就是军犬,总督岛不仅仅是李牧的家,也是陆军骑兵第一师师长威尔的家,所以入侵总督岛不仅仅是对李牧的威胁,更是对美国陆军的挑衅,这是有可能引发战争的危险方式。

    “布雷斯塔兄弟,又要辛苦你了。”李牧有双保险,不会把希望全部寄托在春田安保上。

    处理这种事儿,还是警察局出面最名正言顺。

    纽约市警察局一向和春田安保配合默契,如果应该警察出面,布雷斯塔当仁不让,如果警察不适合出面,那么会由春田安保先出头,然后警察局出面收拾残局。

    布雷斯塔对付这种事已经是轻车熟路,听到李牧的话,布雷斯塔面色不变,注意力都集中在一排排高大的酒架上:“没问题,只要你愿意支付兄弟们的加班费,我可以把纽约的所有警察全都派过来为你站岗放哨。”

    李牧对待自己人一向很大方,不管是什么事儿,只要劳动警察出面,李牧出手从不吝啬,算起来,纽约的警察们每个月从骏马集团领到的报酬,要远远高于他们从警察局拿到的薪水,所以对于为骏马集团效劳,纽约的警察们乐意的很,干活不多,报酬丰厚,实在是美差啊。

    李牧的酒窖现在可谓是声名在外,布雷斯塔没少从李牧这里弄好东西,平均每个月布雷斯塔都要从李牧这里拉走个两三桶。

    这里的“桶”可不是十斤装的那种,全部是二、三百斤的大型橡木桶,可以说李牧的酒窖就是布雷斯塔的仓库。

    李牧和布雷斯塔的关系好的很,当初李牧创办骏马武器工厂的时候,布雷斯塔是除了威尔之外的唯一一个投资人,为了对得起这份信任,李牧已经千百倍回报给了布雷斯塔,不过金钱是无法代替感情的,所以布雷斯塔的酒喝完了还会来找李牧,而李牧遇到了麻烦也不会独自承受。

    有了警察局和春田安保的双保险,李牧还是不放心,所以李牧又找严虎要了两队配备“暴雨”轻机枪的现役士兵,这下李牧才算是高枕无忧,如果有人敢铤而走险,李牧不介意让他尝一尝“暴雨”轻机枪到底有多暴虐。

    李牧在总督岛上疯狂整军备战,自然瞒不过纽约市政府,李牧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在这件事上,阿瑟和李牧绝对站在同一阵线。

    阿瑟当然也不会坐视骏马集团和日本政府在纽约火拼,纽约现在是共和党唯一的门面,阿瑟不能眼睁睁看着大好局面被破坏。

    3月1号,阿瑟召见日本驻纽约领事渡边信。

    “渡边先生,我不管你们日本政府遭受了多大的损失,也不管你们有多少委屈,更不管你们有多少理由,我要提醒你的是,这里是纽约,在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必须在《宪法》的管理下进行,没有人能游离在法律范围之外,所以我希望不管你们和骏马集团有什么纠纷,都能通过正规渠道去处理,如果让我知道有任何出格的事情发生,你相信我不管是谁,他一定会后悔的。”阿瑟义正言辞,端坐在办公桌后,看向渡边信的眼神锐利异常。

    不锐利不行,曼哈顿可不是佐世保那种乡下地方,如果日本政府昏了头,也在曼哈顿搞一场类似佐世保那样的“烟花show”,那阿瑟找明治天皇拼命的心思都有。

    阿瑟不知道佐世保的爆炸规模到底有多大,但据说当时火光冲天而起,在数公里外依然看得清清楚楚,位于爆炸中心的佐世保无烟火药工厂已经面目全非,大半个工厂消失不见,在原来的工厂范围内,出现了一个人工湖。

    这倒也干脆,掩饰了一切的罪恶痕迹。

    如果这场爆炸发生在曼哈顿?

    阿瑟真不敢想象,到时候曼哈顿还存不存在。

    “市长先生请放心,我们都是奉公守法的良好公民,和骏马集团也没有任何龃龉,所以什么事都不会发生。”渡边信脸色铁青,简直是咬牙切齿才说出这番话。

    关于日本政府到底蒙受了多大损失,目前还没有具体数字被统计出来,但渡边信相信,那一定是一个天文数字。

    阿瑟的话说听上去不偏不倚,实际上倾向性非常明显,骏马集团总部就在曼哈顿,李牧本人也在曼哈顿,阿瑟的话等于堵死了日本政府所有可能的报复。

    “奉公守法就好,你应该知道,所有的犯罪都源于不自量力的贪婪,如果要掩盖一个错误,那就需要更多的错误才行,而一个理智的人应该知道适可而止。”阿瑟知道在这场风波中的选边站队要立场坚定,所以面对渡边信,阿瑟没有丝毫保留。

    “是的,您说的很有道理,冤冤相报何时了,日本也属于东亚文化圈,所以在这件事上,我们和骏马集团的李牧先生有着同样的立场。”渡边信当然也知道阿瑟的意思,如果不是日本政府侵犯了骏马集团的专利权,那么就不会有后来的这一系列事件,不过在这件事上日本政府没有退路,所以渡边信虽然心中苦涩,但也不得不坚定信念。

    结束了和阿瑟的谈话,渡边信以最快速度离开纽约市政府,这种唾面自干的感觉实在是太不好了,渡边信这会儿没有丝毫作为外交人员的优越感,只想你最快的速度回到日本领事馆,在这里,渡边信感觉哪怕是路人的一个普通眼神都饱含深意,那种嘲讽和戏弄,令渡边信感觉无地自容。

    “渡边阁下,我认为我们在面对纽约市政府时,态度可以更强硬一些。”坐进汽车,领事馆武官大岛正义气愤难平。

    说来讽刺,渡边信和大岛正义乘坐的汽车也是骏马集团的产品,渡边信大概是没有21世纪华人的觉悟,每购买一件骏马汽车工厂的产品,就等于是为骏马集团贡献十挺“暴雨”式轻机枪,这都将是在为埋葬日本政府增砖添瓦。

    “徒劳的意气之争没有任何意义,帝国正处于困难时期,我们要为帝国尽可能减少麻烦,所以我们可以报复骏马集团,但还不是和美国政府兵戎相见的时候,这时候我们要忍耐,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今天所受到的所有屈辱,都会加倍还给骏马集团和美国政府。”渡边信还是能忍,“忍者神龟”名不虚传。

    在日本政府内,渡边信也算是少壮派,正因为早年的留学经历,所以渡边信被任命为驻纽约领事。

    渡边信和伊藤博文有着相似的经历,两人早年是同学,关系非常亲密,参加工作后,两人曾发誓要使日本变得强大,但没想到曾经的誓言言犹在耳,故人却已驾鹤西去,最近几天,渡边信恨不得在身上缠满炸药,闯到总督岛上和李牧同归于尽。

    只可惜渡边信很清楚,对于日本人而言,总督岛是禁地,自从李牧购买了总督岛,没有任何一个日本人能登上总督岛,所以,幻想只能是幻想而已。

    从纽约市政府要回到日本领事馆,路上要经过中央公园。

    曾经破败的中央公园现在已经修缮一新,两栋26层的高楼矗立在中央公园中心位置,这两栋楼是曼哈顿的制高点,被誉为曼哈顿的双子星,同时也是骏马集团总部所在地。

    经过中央公园门口的时候,渡边信命令司机停下汽车,隔着车窗望着中央公园门口的骏马雕像沉默不语。

    这也是骏马集团的习惯,不管是在纽约还是在斯普林菲尔德,又或者是在波士顿、在奥克兰,只要有骏马集团的产业,都会有骏马雕像存在。

    大岛正义也不说话,但呼吸在逐渐加重,眼睛也在充血。

    虽然情绪在酝酿,但渡边信和大岛正义都没有失去理智,中央公园门口有警察在执勤,附近还有身穿黑色制服的春田公司安保人员在游弋,这些人并不掩饰他们随身携带的武器,用锐利眼神盯着来来往往的每一个人,手一直没离开腰间的枪柄,渡边信的汽车刚停下来,马上就引起了警察和安保人员的注意,远处还有几名骑警正在靠近。

    不引人注意都不行,这年头的汽车虽然没有车牌,但渡边信挂了一个大大的日本国旗在车头上,这就像是黑暗中的明灯一样醒目。

    “走吧。”渡边信拉上车窗里的帘子,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不过微微颤抖的双手暴露了渡边信的激动心情。

    “总有一天我要炸掉这两栋楼,哪怕是和他们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大岛正义也不甘心,不过光天化日之下,大岛正义也不会授人以柄。

    “大了他们的楼,他们还可以继续休,破坏了他们的工厂,他们还可以继续建,所以,要找到他们的要害,这样才能给他们最大程度的伤害。”渡边信不当恐怖分子,恐怖行为同样也是双刃剑。

    虽然渡边信没有明说,但其实所有人都知道,骏马集团的核心就是李牧。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