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 591 暖床

591 暖床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看样子民主党是铁了心要找共和党的麻烦,宁愿为此导致联邦政府停摆也在所不惜。

    在12月1号的参议院例行会议上,由联邦政府提出的1877年度政府财政预算再次被驳回。

    李牧的努力还是有成绩的,这一次在到会的六十九名参议员中,1877年的财政预算都到了33张赞成票,另外有34票反对,两票弃权,输的非常可惜。

    对于这个结果,李牧谈不上失望,因为李牧之前对这个结果早有准备,这一次输了没关系,李牧还有机会。

    出乎李牧意料之外的是,有人比李牧要着急的多,2号晚上,参议院民主党领袖马丁·罗宾逊在外出就餐回家的途中遭遇车祸,一辆骏马汽车公司生产的大众汽车,将马丁·罗宾逊的马车撞得支离破碎,马丁·罗宾逊和车夫当场死亡,马丁·罗宾逊的妻子虽然幸免于难,但也全身多处骨折,身负重伤。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李牧差点气得在家里摔了杯子,不管这到底是个意外,还是有人故意指使,因为肇事的车辆来自骏马汽车公司,那么对骏马汽车公司的声誉肯定会有影响。

    “里姆,我可以以我的名誉发誓,这件事绝对不是我做的,甚至不是我们房间里的任何一个人做的。”虽然伯恩赛德当晚曾经流露出这个意思,但那只是说说而已,伯恩赛德不可能下此毒手。

    伯恩赛德虽然看上去性格大条,但实际上做事极有分寸,否则也不可能从全美步枪协会理事长的职位上,一路走到国会参议员。

    依照李牧对伯恩赛德的了解,如果是伯恩赛德做的,那么伯恩赛德肯定会承认,所以伯恩赛德既然否认和这件事的关系,那么这件事应该就是个意外。

    政客们做事都是有底线的,像暴力袭击这种事儿,有效就是有效,但一旦开了个坏头,就等着来自民主党的报复吧,最终会导致的结果就是人人自危。

    “意外倒也未必,里姆,你该知道,除了你之外,还有一个人同样非常希望1877年度财政预算尽快得到通过。”本杰明·哈里森忍不住提醒李牧,名字几乎呼之欲出。

    如果从经济角度上考虑,最有理由对付马丁·罗宾逊的就是李牧,毕竟1877年度财政预算涉及一个总面值为2500万美元的订单,这也可以说是美国政府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单笔订单,所以李牧有充分的理由对付马丁·罗宾逊。

    提到订单,李牧马上想起一个名字,没错,就是威廉·范德比尔特。

    虽然范德比尔特家族分走的蛋糕并不多,但是考虑到范德比尔特汽车工厂的实际情况,威廉范德比尔特确实是更有理由对马丁·罗宾逊下手。

    李牧虽然很想拿到这个巨大无比的订单,但是客观上说,李牧的心情也不是那么迫切,毕竟骏马汽车工厂的财务状况良好,并不需要这笔钱来救命。

    相对来说,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就不一样了,和骏马汽车公司的蒸蒸日上相比,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就只能用“愁云惨淡”来形容,虽然威廉·范德比尔特断定汽车行业大有前途,一直在对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输血,但是现在看起来,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依然步履艰难。

    有一组数字可以真实反映骏马汽车公司和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的现状,在刚刚过去的独立百年展览会中,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的销售额仅仅为120万美元,和骏马汽车公司相比,连骏马汽车公司的零头都比不了。

    如果不包括骏马汽车公司专为独立百年展览会推出的纪念版幻影汽车,骏马汽车公司的销售额为1700万美元,如果加上纪念版欢迎,那可多了去了,单单是这1876辆汽车,骏马汽车公司的销售额就能达到一亿美元之巨,这个数字能让威廉·范德比尔特羡慕得发狂。

    据李牧得到的消息,老范德比尔特这两年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威廉·范德比尔特虽然是老大,但家里毕竟还有12个弟弟妹妹,威廉·范德比尔特就像弟弟妹妹们证明,他才最有资格继承范德比尔特家族的财富,并且带领范德比尔特家族继续辉煌下去。

    了解了这些,就能了解到美国政府1877年财政预算对威廉·范德比尔特的意义,如果仅仅是为了几百万美元,或许还不至于让威廉·范德比尔特铤而走险,但如果再加上家族财富的诱惑,这足以让威廉·范德比尔特做任何事。

    虽然骏马汽车公司和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是竞争对手,但李牧和威廉·范德比尔特是老朋友,骏马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永乐大典》残卷,就是威廉·范德比尔特送给李牧的。

    所以李牧当晚就邀请威廉·范德比尔特在第二天上午共进晚餐。

    “马丁·罗宾逊…是的,我听说了他的事,这真令人遗憾,或许会有人怀疑,但我还是要说,虽然我不喜欢马丁·罗宾逊这个老家伙,但我还不至于让人杀了他,这不是一位绅士应该做的事。”面对李牧的质问,威廉·范德比尔特失口否认。

    不过否认也没用,以李牧对威廉·范德比尔特的了解,李牧现在几乎可以肯定,这件事和威廉·范德比尔特绝对脱不开关系。

    或许威廉·范德比尔特的本意不是置马丁·罗宾逊于死地,但是这件事毫无疑问,肯定是威廉·范德比尔特指使的。

    和底线模糊的政客们相比,商人的“底线”含义更加宽泛,几乎和没有差不多,类似威廉·范德比尔特这样的人,他们也确实是下得了手。

    马克思有句名言,如果有20%的利润,那么资本就蠢蠢欲动,如果是50%的利润,资本就敢于冒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资本就敢冒着被绞首的风险,而如果利润达到300%,那么资本就敢于践踏人世间的一切法律。

    马克思的《资本论》差不多诞生于十年前,其对资本的描述,恰恰就是此时资本家的真实写照。

    说的真的不过分,杜邦家族请他的竞争对手坐土飞机,洛克菲勒雇佣军队使用装甲车镇压罢工的工人,范德比尔特家族虽然称不上劣迹斑斑,但能在这个时代出人头地,屁股上肯定也不干净。

    “我没有说马丁就一定是你派人干掉的,让我生气的是,凶手为什么选择了骏马汽车公司的产品,而不是你们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的产品…”李牧想起这件事就郁闷异常,上一次宝马汽车撞死人的事刚刚平息,这一次死的人来头更大,造成的影响也更恶劣,这让李牧实在是乐不起来。

    当然郁闷归郁闷,要说多生气也不至于,毕竟随着汽车的逐步普及,以后类似事件会越来越多,如果李牧每一次都生气,那么李牧迟早会被活活气死。

    换一个没人性的角度看,这也未必就是一件坏事,毕竟在这起事故中,驾驶大众汽车的司机同样是只受到轻伤,嗯,这也算是个活广告吧…

    李牧只能这么想才不会那么郁闷。

    “哈哈哈…谁让你们骏马汽车公司的产品卖的那么好,所以你们的车出事是正常的,而我们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一年也就卖那么百十辆车,这得有多倒霉,才会被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生产的车撞死哦…”威廉·范德比尔特没有丝毫愧疚,这也是威廉范德比尔特一直以来接受的教育,政客对他来说,只是一件工具而已。

    “我有个问题,600万美元的订单,可以采购4000辆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生产的汽车,你有这么大的产能吗?需不需要我帮忙?”李牧把马丁·罗宾逊的事抛之脑后,反正这件事怎么看都和李牧扯不上关系。

    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生产的汽车因为质量不佳故障频发,所以售价比骏马汽车公司生产的汽车低很多,如果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接下这个订单,那么就要在半年之内生产出4000辆汽车来,李牧并不认为范德比尔特汽车工厂的产能能够做到,就目前的全世界来说,也只有骏马汽车公司才有这个能力。

    李牧已经盘算好了,如果威廉·范德比尔特要从骏马汽车公司购买汽车,然后贴牌卖给美国政府,那么李牧就要好好嘲笑威廉·范德比尔特一下,然后再从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身上狠狠撕下一块肉来。

    让李牧万万没想到的是,威廉·范德比尔特的答案再次刷新了李牧对这个时代底线的认知:“谁说是4000辆?我们要向美国政府提供最好的服务,最好的汽车,所以600万美元的订单,只能从我们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拿到1200辆汽车。”

    1200辆!

    也就是说差不多5000美元一辆,这几乎是一辆宝马汽车的价格,和范德比尔特汽车在市场上的售价相比,最少提高了整整三倍,李牧不知道为了范德比尔特是怎么说服华府接受这个价格的,在李牧看来,这个价格几乎是自寻死路。

    “不不不,你还不够了解美国…”威廉·范德比尔特放下手中的刀叉,摘下领口上的餐巾擦擦嘴,然后把餐巾扔在面前的餐盘里,手指摇的就像中了邪一样:“谁说卖给政府的就一定要是最好的,我们只卖最合适的,在我看来,5000美元的价格就很合适…”

    威廉·范德比尔特得意洋洋,如果真这么卖的话,那么虽然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拿到的订单额比骏马汽车公司小得多,但是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获得的利润可不低。

    李牧感觉实在是荒唐,忍不住反思自己的做法是不是太善良了,等晚上回到家,看到最近虽然有点郁郁寡欢,但依然忙进忙出的初雪,李牧这才感觉到,有些东西确实是应该坚持的。

    “初雪,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梳洗完毕后,换上睡衣,李牧找了个话头,叫住正在帮李牧收拾明天要穿的衣服的初雪。

    “什么…”初雪头也不抬,手里依旧忙个不停。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变得冷血,残酷,毫无底线,不择手段,那么你会怎么看待这件事?”李牧原本想问的不是这个,但话到嘴边,终究还是问不出口。

    “那你一定有迫不得已的理由,而且我相信,你不会变成那样的人…”初雪毫不犹豫,很坚定的帮亲不帮理,和李牧站在同一阵线。

    “谢谢…”李牧这声感谢确实是发自肺腑。

    李牧并不介意自己变成一个恶人,因为李牧和骏马集团走到现在,不管李牧愿意不愿意,毕竟是客观上已经伤害到了一些人,比如当初的艾米斯,又比如德克萨斯棉农协会,说实话李牧之前从来没有想过那些人的想法,现在不同,李牧有时候也在反思,反思自己是不是变成了一个令人讨厌的人。

    还好吧,从李牧的角度来看,李牧认为他做的那些事都可以解释,这也就足够了,东方人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西方人说一切都归功于上帝,所以这事儿吧,一两句话说不清楚。

    听到李牧的感谢,初雪的身体明显一僵,动作有一刹那的停顿,好半天,李牧才听到初雪幽幽叹道:“我还以为我们之间不需要感谢…”

    “呵呵呵,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快去给我暖床…”李牧不让初雪胡思乱想,再有半个月,李牧和格洛莉娅就要订婚,所以这段时间的初雪很敏感,李牧清楚,但却无能为力。

    暖床,指的就是字面意思,没有其他含义,这是女仆的职责之一,冬天的晚上睡觉之前,要先为男主人暖被窝,等被窝热了之后,赶在主人睡觉之前离开。

    这种事放到21世纪,很有些人格侮辱的意思,其实在这个时代很正常,东西方都有。

    和往常一样,李牧在书房里小坐一会儿,20分钟后返回卧室准备睡觉。

    和往常不一样的是,这一次初雪不知道怎么着,并没有赶在李牧休息之前离开李牧的被窝。

    嗯,是时候升华一下暖床的含义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