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 686 给面子

686 给面子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保罗·范德比尔特最近的日子很难过,李牧在科尼利尔斯父子葬礼上的毫不留情,等于是敲响了骏马集团和范德比尔特家族之间战争的警钟,之前,保罗·范德比尔特从来不认为在今日的美国居然还有人敢用这种态度对待范德比尔特家族,应该说,这是保罗·范德比尔特自从成年之后,第一次有人当面让保罗·范德比尔特难堪,这种感觉保罗·范德比尔特之前从来没有体验过,以至于保罗·范德比尔特不知所措,安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

    难堪过后,随之涌起的是滔天怒火,有那么一瞬间,保罗·范德比尔特很想拔出身边保镖腰间的手枪,将李牧立毙当场,但也只是想想而已,一贯养尊处优的保罗·范德比尔特并没有这个勇气。

    葬礼结束后,回到家,当面对自己的管家时,保罗·范德比尔特终于忍耐不住:“梅布尔,帮我想个办法,我要干掉那个华人小子,我要让他一无所有,我要亲眼看着他在痛苦中死去,我要让他失去他现有的一切——”

    在保罗·范德比尔特小时候,梅布尔是保罗·范德比尔特的保姆,保罗·范德比尔特成年后,梅布尔顺理成章的成为保罗·范德比尔特的管家。

    和保罗·范德比尔特不一样,梅布尔可不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身在纽约,梅布尔了解“里姆”这个名字代表的势力到底有多庞大,说实话,梅布尔并不认为保罗·范德比尔特是李牧的对手,但处于一直以来的习惯,梅布尔不得不站在保罗·范德比尔特的角度上考虑。

    “干掉里姆——这可不容易,除非你雇佣一支军队,还要冒着叛国的风险,这样或许有可能。”梅布尔今年40岁左右,早年的窘迫生活似乎并没有在梅布尔身上留下太多痕迹,虽然已经年近中年,但梅布尔的身材依旧窈窕,这让保罗·范德比尔特非常迷恋,所以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能让保罗·范德比尔特毫无保留的信任,那么这个人一定是梅布尔。

    好吧,富豪家庭,其实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辛,出去光鲜的外表,随处可见的腐烂总是让人触目惊心。

    “哈,只是个来自远东的华人小子,对付他怎么能和叛国联系在一起?”保罗·范德比尔特不认可梅布尔的说辞,虽然心里恨极了李牧,但让保罗·范德比尔特破口大骂,保罗·范德比尔特也实在是做不来,这和保罗·范德比尔特自幼接受的良好教育有关,保罗·范德比尔特根本就不会骂人。

    “别用这种口气形容一位成功的企业家,这不是你应该说的话——”梅布尔对待保罗·范德比尔特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虽然保罗·范德比尔特已经成年,但只要保罗·范德比尔特有出格言行,梅布尔依然会纠正:“里姆的妻子是威尔将军的女儿,总督岛也是威尔将军的家,所以总督岛上肯定有战争部派给威尔将军的卫兵,这种情况下,刺杀里姆就等于是刺杀一位在职的美利坚陆军部实权将领,这和叛国又有什么区别呢?更何况,你应该知道春田安保公司和里姆的关系,即便我们也要借助春田安保公司的力量,所以这很难做到。”

    不知不觉,李牧已经给自己编织了一个庞大的关系网,因为李牧和威廉·范德比尔特的关系,所以范德比尔特家族的企业也和春田安保公司有着业务往来,几乎每家范德比尔特家族的企业都有春田安保公司负责安保工作,这种情况下想对付李牧——

    呵呵,恐怕杀手还没有找到,保罗·范德比尔特就已经被范德比尔特家族自己的保镖干掉了。

    “如果无法干掉他,那就从骏马集团下手,我要摧毁骏马集团,我要他一无所有——”保罗·范德比尔特退而求其次,既然无法从物理层面干掉李牧,那么从精神层面折磨李牧也不错。

    “这更不可能,如果你真的想对付里姆,那么我建议你首先好好了解下你的对手。”梅布尔直截了当,和搞垮骏马集团比起来,梅布尔觉得,还是考虑下能不能直接干掉李牧比较现实。

    “为什么不可能?我们是范德比尔特家族,十年前我们就已经是全美第一家族,难道还不能对付一个华人建立的企业?”保罗·范德比尔特自信十足,在商业方面,保罗·范德比尔特有信心,范德比尔特家族就是今日美国最强大的家族。

    “这个话不应该由你来说,记着,全美第一家族是总统先生的家庭,这种话不应该,也不能由你说出来——”梅布尔面带忧虑,这一刻,梅布尔不由自主的埋怨已经故去的科尼利尔斯·范德比尔特,如果当初不是科尼利尔斯·范德比尔特的坚持,保罗·范德比尔特就不会被排斥在家族管理层之外,那么现在也不会说出这么多不着边际的蠢话。

    “要想战胜你的对手,首先你要正视你的对手,骏马集团的实力比你想象中还要大,看看我们用的电话,这是骏马集团的产品,还有我们的电灯,这也是骏马集团的产品,同样也包括出门要用的汽车、吃饭使用的餐具,甚至花匠手中的剪刀和卫士们使用的武器,这都是骏马集团的产品,在数个行业内,骏马集团可以说拥有无可争议的垄断地位,这一点即使我们范德比尔特家族也做不到,哪怕是在铁路行业,我们也有很多竞争对手,而骏马集团从事的行业,因为专利原因几乎没有对手,所以你可以想想,骏马集团在这短短几年之内积累了多少财富,虽然我不知道具体数目,但那不亚于我们范德比尔特家族,所以,打掉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吧。”梅布尔不得不下狠药,否则万一保罗·范德比尔特铤而走险,那么说不定会惹出滔天大祸。

    其实梅布尔说的还不够全面,梅布尔所了解到的,只是骏马集团在美国国内的产业,对于总部设在古巴的哥伦比亚投资公司和总部设在巴拿马的巴拿马公司,梅布尔并不了解,否则梅布尔的语气会更加严厉。

    “照你这么说,难道我们范德比尔特家族还不如骏马集团?”保罗·范德比尔特对梅布尔的话感到震惊,虽然保罗·范德比尔特不愿意相信,但是保罗·范德比尔特知道,梅布尔绝对不会骗他。

    “虽然我不想承认,但现在事实就是如此,你知道的,连威廉投资的汽车公司也要从骏马汽车工厂购买发动机和变速箱,而骏马集团对我们却毫无所求,所以我认为你现在更应该和里姆保持良好的关系,就像威廉做的那样,而不是把里姆当成自己的敌人,这不是个合适的目标。”梅布尔也参加了今天的葬礼,知道李牧做得有点过分,但那是因为保罗·范德比尔特毁约在先,所以保罗·范德比尔特也有责任。

    “怎么可能是别无所求?骏马集团不也需要我们的铁路转运物资吗?如果我们切断骏马集团的运输——”保罗·范德比尔特自认为可以拿住李牧的命门,所以并不把梅布尔的话放在心上。

    “不可能的,如果骏马集团不使用我们的铁路,那么同样可以使用其他公司的铁路,这一点并不会对骏马集团造成影响。”梅布尔现在隐约能理解当初科尼利尔斯为什么将保罗排除在管理层之外,和早早接触家族产业的威廉不一样,保罗就像是温室中的花朵,根本无法面对风吹雨打。

    “该死的,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到底怎样才行?”保罗·范德比尔特终于爆发,手臂一挥将桌子上的所有东西全部扫落在地,一阵稀里哗啦之后,保罗·范德比尔特就像是宿醉的酒鬼,双目赤红,头发散乱,再也不复往日的风度翩翩。

    “冷静点,冷静,保罗,你现在需要冷静——”梅布尔没有收拾地上的杂物,而是来到保罗·范德比尔特身边,轻轻地抱住保罗·范德比尔特,就像是保罗·范德比尔特幼年时那样。

    在梅布尔的怀抱中,保罗·范德比尔特逐渐平静下来,对于保罗·范德比尔特来说,从很多年前开始,这就是唯一能让保罗·范德比尔特找到安全感的港湾。

    “先生,阿尔瓦先生想见你,他有重要的事要向你汇报。”保罗·范德比尔特的贴身仆人查尔斯·斯彭德来报。

    阿尔瓦是范德比尔特家族的律师,从自己的父亲那一辈开始,阿尔瓦家族就为范德比尔特家族服务,至今已经超过20年,阿尔瓦的两个兄弟也在范德比尔特家族的法务部门工作。

    “什么事?如果是坏事那他就不用来了。”保罗·范德比尔特今天已经听够了坏消息,在自己的王国内,保罗·范德比尔特有资格任性。

    保罗·范德比尔特可以任性,但梅布尔不能,给查尔斯·斯彭德一个肯定的眼神,梅布尔抬手叫过来两名侍女,以最快的速度把地上收拾干净。

    等阿尔瓦进来的时候,房内已经恢复干净整洁,只是光秃秃的桌面看上去不大和谐,不过阿尔瓦也没心思注意这些细节,进来的时候甚至忘记了向梅布尔问好,这在以往可不寻常。

    “纽约地方法院的朋友告诉我,骏马汽车公司已经向纽约地方法院提起诉讼,控告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侵犯了骏马汽车公司的专利权,地方法院已经受理了这一案件,受此影响,我们和恩菲尔德之间的合作有可能将被强行中止。”阿尔瓦带来了一个保罗·范德比尔特绝对不愿意听到的坏消息。

    作为曾经的美国第一家族,范德比尔特家族在纽约地位超然,虽然比不上骏马集团的如日中天,但范德比尔特家族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梅尔维尔刚到纽约地方法院,阿尔瓦这边就收到了消息。

    “骏马汽车公司的专利?怎么可能,骏马汽车公司这是故意挑衅,他们根本没有资格控告我们,相反我还想控告骏马汽车公司呢,他们使用我们的专利从来没有支付过专利费,这又怎么说?”在出售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之前,保罗·范德比尔特已经详细了解过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的经营状况,保罗·范德比尔特说的是事实,骏马汽车公司确实是使用了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的几项专利,但骏马汽车公司并不是不给钱,平均每个月,骏马汽车公司就会支付给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一百美元,以此作为骏马汽车公司的专利使用费。

    但与此同时,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每个月支付给骏马汽车公司的专利使用费却超过25000美元,这让保罗·范德比尔特心中彻底失衡,原本看在威廉和李牧关系的份上,保罗·范德比尔特已经不准备计较这件事,但没想到现在骏马汽车公司却“恶人先告状”,这让保罗·范德比尔特心中愤怒至极。

    “是,我们也可以就此控告骏马汽车公司,不过这样一来,我们和恩菲尔德之间的合作仍然要中止,这才是骏马汽车公司的目的。”通过纽约地方法院的朋友,阿尔瓦了解到不少情况,甚至阿尔瓦已经看到了骏马汽车公司的起诉书,所以阿尔瓦清楚骏马汽车公司的目的,毕竟骏马汽车公司在起诉书中明确提出:为了更好的侦办此案,在案件完结之前,范德比尔特汽车公司不允许出现任何股权转移。

    “先生,您不能进去,您不能进去——”查尔斯焦急而又惶恐的声音传来,然后就是密集的脚步声,那种钢制鞋掌敲打在木质地板上的声音很有力量,让人不由自主的安静下来。

    “保罗·范德比尔特先生,晚上好——”出现在门前的是纽约市警察局局长布雷斯塔:“我们现在怀疑你和一宗凶杀案有关,所以请跟我走一趟。”

    警察局长亲自来抓人?

    真给面子!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