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重生美国之富甲天下 > 812 洒脱

812 洒脱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管是什么制度,最终的目的都是为了国家强大,人民安居乐业,没有完美的制度,只有最合适的制度,美国这种总统共和制看上去很不错,但是缺点也不少,比如四年一次的总统大选,基本上就是一个两党互撕的过程,执政党要维护政党利益,要讨好选民,还要防备在野党的各种窥伺,加加减减还能有多少精力放在治理国家上呢?

    这确实是个很值得深思的问题。

    站在共和党角度上,海斯首先是共和党人,然后才是美国的总统,但是站在海斯的角度上,海斯首先是美国的总统,然后才是共和党人,这就造成了海斯和大多数共和党人利益的偏差,虽然海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是海斯已经没有时间纠正这一点,共和党不会再给海斯机会,所以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这一次选择的是詹姆斯·加菲尔德。

    其实詹姆斯·加菲尔德也不是最好的选择,但在目前这个情况下,詹姆斯·加菲尔德是最合适的选择,虽然詹姆斯·加菲尔德的很多执政理念和海斯的执政理念一样有隐患,不过詹姆斯·加菲尔德和海斯相比最大的优点是詹姆斯·加菲尔德善于变通,这让詹姆斯·加菲尔德得以在多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

    李牧并没有在克林顿城堡酒店停留太长时间,简单的探视,表达一下善意之后,李牧离开海斯的房间,准备参加待会就要举行的庆祝酒会。

    阿瑟和李牧一起回到李牧在克林顿城堡酒店长期保留的总统套房,在李牧这里,阿瑟就随意的多。

    “我和尼古拉斯已经进行了接触,尼古拉斯愿意把包括库页岛和海参崴在内的120万平方公里土地卖给太平洋公司,尼古拉斯的要价是1200万美元,不过俄罗斯人不要纸币,要求全部用黄金支付。”阿瑟向李牧通报和尼古拉斯联系的最新进展。

    海参崴的战争仍在持续,俄罗斯人的数量每一天都在减少,圣彼得堡知道海参崴的窘境,但是却无能为力,圣彼得堡每天都在催促尼古拉斯尽快和太平洋公司达成协议,尼古拉斯还试图将海参崴和库页岛卖个好价钱,但是因为伊万的存在,李牧这边知道尼古拉斯所有的底牌。

    俄罗斯人上一次把阿拉斯加卖给美国就要求使用黄金进行交易,但是斯捷克利男爵最后收下的却是美国政府开出的支票,这一举动使俄罗斯最少损失了180万美元。

    当然这部分钱并不是全部都被斯捷克利男爵吞了,斯捷克利男爵也是被美国政府坑了一把,所以现在的俄罗斯政府非常坚定,一定要黄金,不要纸币。

    “呵呵,我把尤里从远东叫回来了,让尤里去和尼古拉斯谈。”李牧不担心俄罗斯人,尤里坑俄罗斯人已经坑出了经验,现在是轻车熟路。

    “有一点里姆你要注意,詹姆斯非常反对发行纸币,如果詹姆斯当选,那么詹姆斯有可能向纸币下手。”阿瑟知道李牧的关注点,对待纸币的态度是詹姆斯·加菲尔德和李牧之间最大的分歧。

    其实从很久之前,詹姆斯·加菲尔德就表现出对纸币的反感,担任众议院议长时,詹姆斯·加菲尔德曾经建议禁止发行纸币,但是并没有在众议院获得通过,詹姆斯·加菲尔德主张执行“睦全的货币政策”,用硬币支付政府债务,反对只采用银币,主张以黄金和白银同时作为货币基础的金本位制。

    在这一点上,詹姆斯·加菲尔德的主张其实是和李牧背道而驰,李牧控制下的美洲银行,是目前美国发行纸币的主力推手,李牧和j·p·摩根甚至想成立一个类似“美联储”一样的组织,对全美所有的银行加以控制,但是在各州政府的反对下,这个想法至今无法实施。

    联邦制国家在这种国家级别的组织上,总是特别谨慎,当初美国成立“第一银行”和“第二银行”,就是因为各州政府的反对,所以相继夭折,州政府不反对银行,但是反对类似国家央行之类的组织,毕竟金融的重要性人尽皆知,各州政府对联邦政府的警惕性非常高,担心联邦政府借助全国性的金融组织扩大自己的权力范围。

    事实上,因为各州的反对,如果不是因为经济危机的威胁美国大概永远也无法成立类似美联储之类的组织,从1873年经济危机开始,在之后的1884年、1890年、1893年、1907年,几乎是每隔十年,美国就会爆发一次经济危机,每一次经济危机都会因为大规模挤兑,造成银行大面积倒闭,这促使美国在1913年颁布《联邦储备法》,继而成立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

    对于美联储,李牧抱欢迎态度,但是也不是没有就不行,美洲银行现在的业务遍及全美,在新英格兰地区和西海岸的加州实力尤为强大,即便没有美联储,美洲银行现在也是美国规模最大的银行,对抗风险的能力当然也是最强,有没有美联储,都不会影响到美洲银行在美国经济中的龙头地位。

    受联邦政府委托,美洲银行承担着一部分发行纸币的任务,这是美洲银行对美国经济施加影响的重要手段之一,詹姆斯·加菲尔德如果当选之后对纸币下手,那么肯定会对美洲银行造成影响,李牧绝对不允许此类事件发生。

    “没关系,发行纸币的银行又不止美洲银行一家,我估计詹姆斯抗不住整个银行业的压力。”要说李牧完全不担心是假的,但还没有到恐惧的份上,如果没有意外,詹姆斯·加菲尔德当选不久就会被刺杀,然后阿瑟会顺理成章的接任总统职务,所以李牧并不在乎詹姆斯·加菲尔德的施政纲领,因为詹姆斯·加菲尔德根本没有机会实施。

    当然了,关于詹姆斯·加菲尔德会遇刺这种事,李牧就必要向阿瑟坦诚,李牧只需要阿瑟随时做好准备就够了,在这之前,李牧要做的是和阿瑟保持良好关系,这一点,目前看来李牧做的还不错。

    说到詹姆斯·加菲尔德遇刺,很遗憾的一点,李牧只知道詹姆斯·加菲尔德会遇刺,但是并不知道詹姆斯·加菲尔德为什么会遇刺,在这种事上,官方声明往往都是靠不住的,真正的原因即便有人知道,也没人敢说。

    开玩笑,如果詹姆斯·加菲尔德遇刺是某个利益集团干的,那么所有的媒体都会保持沉默,想想看,利益集团连总统都敢刺杀,那么还有什么是不敢干的?

    想到这里,李牧脑海里突然有了些奇怪的想法,不过很快李牧就摇摇头,把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赶出脑海,李牧和詹姆斯·加菲尔德有分歧,但还没有到要用暴力解决的份上,要这么说起来,李牧和海斯的矛盾更大,但是现在李牧和海斯依然相安无事。

    “呵呵,是啊,没有人能抗住整个银行业的压力。”阿瑟哑然失笑,和银行业正面硬刚?别开玩笑了,詹姆斯·加菲尔德反对纸币,也只是反对而已,并且有付诸实施,即便是詹姆斯·加菲尔德相对纸币下手,国会也不会批准这样的行为,别忘了那些国会议员都是谁支持的,类似骏马集团这样的托拉斯,每年用在公关上的费用都是以数百万美元计,这些钱可不是白花的,关键时候,李牧要的是效果。

    而阻止总统因为某些原因犯错,就是国会最大的作用。

    “布莱恩先生最近还好吗?听说他和詹姆斯达成了协议?”除了詹姆斯·加菲尔德,李牧还关心着詹姆斯·布莱恩,这家伙也算是悲催,上一次詹姆斯·布莱恩获得党内提名,但是最后输给了海斯,这一次詹姆斯·布莱恩同样获得了党内提名,但是又输给詹姆斯·加菲尔德,未来詹姆斯·布莱恩还会继续参选,只可惜却从来没有赢得最后的胜利,1884年选举是詹姆斯·布莱恩最接近总统的一次,但是却输给了格罗弗·克利夫兰,那也是共和党在南北战争之后第一次输掉总统选举。

    还好,这一切都不会对李牧造成影响,包括格罗弗·克利夫兰当选在内,别忘了格罗弗·克利夫兰可是骏马集团的前任首席律师,和李牧的私人关系好得很,甚至可以说正是因为在骏马集团工作的经历,才促使格罗弗·克利夫兰进入政坛,所以,等格罗弗·克利夫兰当选之后,李牧会拥有比现在更大的便利。

    “是的,布莱恩答应了詹姆斯的邀请,如果詹姆斯当选,那么布莱恩会担任詹姆斯的国务卿。”阿瑟对李牧从不隐瞒,两个詹姆斯之间肯定有交易,这也是政客的生存之道,在适当的时候,彼此都要学会妥协。

    其实阿瑟和詹姆斯·加菲尔德的合作也是妥协,作为尤利西斯·格兰特的心腹,阿瑟虽然有实力,但是并不足够让阿瑟胜选,毕竟尤利西斯·格兰特在总统任上的名声实在是太坏,所以和詹姆斯·加菲尔德合作,是阿瑟的终南捷径,只要詹姆斯·加菲尔德胜选,然后遇刺,阿瑟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继任总统职位——

    好吧,这不是事实,只是基于事实上的推测,不过有时候有些事就是那么荒谬。

    “呵,国务卿啊,你不想当国务卿吗?”李牧还是有点好奇,副总统职务其实是很尴尬的,就是总统的后备人选,听上去好听,其实没有任何权力。

    “我才不干呢,国务卿有什么好?干得好了荣誉都属于总统,干不好就会成为替罪羊,我还是做个副总统吧,这种不用干活的职位最适合我。”阿瑟想得开,其实阿瑟没多大政治野心,他当过市长,当过州长,也不缺金钱,副总统只会让阿瑟的履历更好看一点。

    当然了,如果能当上总统,那么阿瑟的履历会更好看。

    “也是,等你卸任之后,你也到骏马集团来做个终身顾问得了。”李牧发誓要把骏马集团搞成美国政要的养老院,虽然说有些人并不需要,但是有些人却很需要。

    关于美国总统的财产,另一个时空有一个统计,有些人堪称富豪,比如美国首任总统乔治·华盛顿,如果把乔治·华盛顿名下的硬资产,比如土地、存款、遗产、房产和支出,版税、公司所有权和家庭不动产投资都计算在内,那么乔治·华盛顿的身家大约为5亿美元,当然这里的“五亿”是换算之后的价值,哪怕在乔治·华盛顿的年代,乔治·华盛顿的资产并没有这么多,但是拥有“五亿”资产的人,到什么时候都不是穷人。

    和乔治·华盛顿相比,后来的很多美国总统就堪称穷人,比如亚伯拉罕·林肯、尤利西斯·格兰特、拉瑟福德·海斯、詹姆斯·加菲尔德等人,他们都没有多少个人资产,所以李牧这个举动很有必要,至少可以不会让卸任的总统陷入破产境地。

    虽然有些总统的破产纯属咎由自取,比如尤利西斯·格兰特。

    阿瑟肯定是不需要李牧的帮助的,凭借着玫瑰公司的股份,阿瑟在这个时代可以列入富豪群体,不过阿瑟拥有的资产不大方便公布,所以到骏马集团工作是个不错的选择,至少那样阿瑟卸任之后不需要降低自己的生活品质。

    当然了,这个时代没有二十一世纪无孔不入的媒体,就算阿瑟卸任之后就开始他的富豪生活,也没有什么人会在意,就算是有人发现,他也没有攻击阿瑟的渠道。

    “哈,我才不干呢,等我卸任,我就学格兰特先生去环游世界,你的特别顾问,还是留给拉瑟福德和詹姆斯他们吧。”阿瑟对到骏马集团任职没兴趣,甚至阿瑟退休之后都不打算待在美国国内,这才是享受生活的态度。

    尤利西斯·格兰特已经和他夫人一起开启环游世界之旅,现在好像是在欧洲,说实话,李牧也挺羡慕尤利西斯·格兰特的,人家这才是真正的洒脱。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