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家农场有条龙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关宝方嘴里的老师

第二百六十四章 关宝方嘴里的老师

作者:西方蜘蛛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杜威廉给欢喜哥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

    海葵、海马、黑魔虾这三种生物的人工养殖难度,尽管已经有所心理准备,但还是超出了欢喜哥的想象。

    当他将准备人工养殖的想法告诉小胖后,小胖却连连摇头。

    这次无论欢喜哥如何哀求,甚至拿出小胖的欠条来威胁,小胖也就是不肯答应。

    原因?它又没有办法说给欢喜哥听。

    这三种生物,当初就是龙族世界里食物链中最底层的,本身也没有什么特效。

    不过偶然的一次机遇,却改变了它们的命运。

    龙王在还没有成为龙族之王前,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蜕皮,当时的它正好有急事,就将自己兑换下来的皮留在了海边。

    当时还是两栖生物的海葵、海马、黑魔虾看到了这张皮,然后分而食之。

    赶回来的龙王见了大怒,将这三种生物抓伤,把海葵、海马扔到了大海里,将黑魔虾扔到了大湖中。

    由于刚刚吃下了龙王兑换下的皮,三种生物得而不死,但生命力却变得低得无法再低。也正是吃下了龙王兑换下的皮,它们也具有了很强的药用性。

    千万年来,三种生物都始终在死亡的边缘游走,生命脆弱的就如同一张薄纸,可是仰仗着龙王之皮的威力,居然一直存活到了今天。

    小胖目前的力量,还不足以彻底改变龙王决定的三种生物的命运。

    不过小胖很想告诉欢喜哥,虽然自己做不到,但欢喜哥却有可能达成,他的身体里本身就蕴含着龙王的灵力。

    可还是那个老问题:

    欢喜哥根本不懂得如何使用,只能够偶尔灵光一闪爆发一次而已。

    其实小胖目前也陷入在纠结中。

    它希望欢喜哥能够完全掌握龙王灵力。可是这种强大的力量会给他带来怎样的伤害?最终是否会让他彻底崩溃?

    小胖说不清楚。

    毕竟他只是人类的躯体而已。

    而欢喜哥却根本没有想到小胖的想法。

    既然小胖死活都不愿意帮忙,那就自己来尝试一下吧。

    专门开辟出了一亩鱼塘,一分为二,用来养殖那三种娇贵的不能再娇贵的生物。

    杜威廉答应在半个月内,人造海水和三种生物的苗种就会送达。

    欢喜哥暂时把这事放到了一边。

    目前的重点还是在仙桃村。

    对民房的改造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大约到下个月。全部改造都可以完成。

    从外部来看,民房依旧保持着原貌,丝毫未加改动。

    然而在其内部,却已经大变样了。

    完全是按照快捷酒店的标准装潢的。

    淋浴、电视、网络这些基本的设施必须齐全。

    而不同的是,快捷酒店推开窗户,看到的是高楼林立和汽车的尾气。

    这里一推开窗户,看到的却是一片农家景色。

    深深的吸上一口气,甚至还能够闻到青草的味道和蔬菜的甘美。

    而由于前任村长徐大格的带头,很多闲置在家的老人、女人都开始种植兰花了。

    反正不管兰花市场的价格如何变动。都有方寸公司进行收购呢。

    那位花疯子关宝方为了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也是尽心尽力的,

    欢喜哥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摇头晃脑的给徐村长念着:“杏花春雨闹枝头,喜见幽芳日渐抽。檐下避霜更防冻,惜花时动夜寒愁。”

    他念的起劲,可是徐大格却听的满头雾水:“关先生,你在那里唱戏啊?”

    欢喜哥也是听的莫名其妙。把关宝方拉到了一边:“老关,你在那念什么呢?”

    “清人许齐楼的‘兰蕙同心录’的四季养兰口诀啊。”关宝方瞪大了眼睛:“难道这么浅显的道理你们都不懂吗?”

    欢喜哥张大了嘴。什么啊什么啊?

    谁是许齐楼?什么是“兰蕙同心录”?

    许齐楼著的“兰蕙同心录”被许多养兰爱好者奉为宝典。在关宝方看来,能够养出“龙王兰”这样绝世品种的人,当然不可能不知道这部宝典。

    可惜的是,他不知道,欢喜哥根本就是个养兰的大外行。

    什么许齐楼,什么“兰蕙同心录”。他根本都是第一次听到。

    关宝方耐着性子大致给他解释了一遍三月里的养兰技巧,欢喜哥这才明白。

    可是随即又哭笑不得。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徐大格这一批人,他是初中毕业,在他那个年代算是有文化的了。

    而其他的老人呢?有的甚至不识字。

    当然,麻将上的字他们还是认得的。

    你和他们说这些文绉绉的东西?他们能够弄得明白吗?

    在你眼里最浅显的道理。在他们听来简直就是天书一般。

    欢喜哥眼睛眨了眨,在那想了好大一会,来到徐大格身边:“徐叔,别听他的,听我和你说啊。‘春天到,阳光照。阳光照的多,兰花长的壮。防春寒、防春冻、晚上一定要注意。气温升、多浇水,害虫记得要杀死……’”

    “哎,这么一说我不就明白了。”徐大格恍然大悟:“刚才关先生那些文绉绉的东西,我一句都没有记得。欢喜哥,你拿纸帮叔记下来,叔和别的老伙计说去。”

    关宝方看着欢喜哥在纸上刷刷写着,心中连声叹息。

    刚才自己和他说的三月兰花养殖技巧,倒的确是他说的那些,但实在太粗俗了吧?

    什么“阳光照得多,兰花长得壮”?这哪有“杏花春雨闹枝头,喜见幽芳日渐抽”有意境啊。

    关宝方从小就跟着老师学习兰花种植技巧,像什么“兰蕙同心录”、“都门艺兰记”这些都能够倒背如流,不知道下了多少苦功夫,彻夜长读背诵。

    书上写的东西。他是半个字都不会改动的。

    虽然老师经常说他资质平平,只记得死记硬背,不懂变通,可老师不也还说过,养兰人,就要专心致志。心无旁骛。

    这些村民们听不懂养兰诀窍不要紧,自己可以一个字一个字得翻译给他们听,然后让他们背诵。

    一遍不成来十遍,一天不成就来一个月。

    功夫不负有心人嘛。

    他这想法要是被欢喜哥知道非被气死不可。

    这些种兰花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难道你还要他们和孩子一样的背诵古文?背不出来是不许回家吃饭还是打手心?

    关宝方也不知道是哪个老师教出来的那么古板。

    老师?

    欢喜哥忽然想到,好像谁说过,关宝方他的老师外号“乔疯子”,自己在鸿洲遇到的那个乔远帆也是姓乔啊?

    顺口问了一声:“老关,你老师叫什么啊?”

    关宝方一怔。怎么问起这个来了?可是他素来为自己的老师骄傲:“我老师叫乔关山,这是取自‘建兰’中的两句诗,‘辇至逾关山,滋培珍几阁’中的。”

    乔关山,果然不是一个人。

    想想也是,乔远帆——老乔对兰花非但不喜欢,而且颇有厌恶之感,怎么可能是兰花界大名鼎鼎的“乔疯子”?

    再说了。听关宝方所描述的,他的老师肯定是个真正的高洁之士。武侠小说里世外高人一样的人物。

    再看老乔呢?

    尽爱吹牛,而且一点架子没有,和“高人”两个字简直是天差地别。

    欢喜哥迟疑着问道:“老关,你老师外号‘疯子’……啊,我不是故意这么说的……”

    “没关系,没关系。”关宝方却根本就不在意:“老师知道有人叫自己‘疯子’后。不仅不以为忤,反而还很高兴。他说我们养兰人啊,就要和疯子一样,疯疯癫癫、忘乎所以,把自己的全部都投入到兰花中。这样才能略有小成。”

    您太客气了,您师傅乔疯子太客气了。

    都能养出素冠荷鼎了,还说什么略有小成。

    这“小成”可价值1500万啊。

    雷欢喜对这个乔疯子很有兴趣:“老关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和我说说你的老师呗。”

    一说到老师,关宝方双目放光:“我的老师可是乔致庸的后人啊。”

    “乔致庸?谁啊?”欢喜哥摸摸脑袋问道。

    关宝方恨不得吐欢喜哥满脸唾沫星子:“乔致庸,清朝末年的大商人,其旗下复字号称雄蒙内,大德通、大德恒两大票号遍布全国各地商埠、码头,人称‘亮财主’。门生弟子遍布天下。别的不说,我国的第一任银行行长就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

    哦,那这人听着挺nb的啊?欢喜哥心里想道。

    “还有,还有。”关宝方越说越是起劲:“电视剧‘乔家大院’,另外那个香港影星郭富城演的‘白银帝国’,就是根据乔致庸的故事来拍摄的。乔致庸的票号,掌控全国金融,生意鼎盛时拥有全国各地以及俄国、外蒙古、日本及南洋的二十三个分号,富可敌国。他家银库里的现银,抵得上当时国库的七分之一。”

    我的天老爷啊。

    欢喜哥听了连连吐着舌头。

    “这还不算什么,一度时间乔致庸甚至把茶叶、丝绸、瓷器亲自海运口到了美国和欧洲,得到欧美国家的疯抢。我还听我老师说过乔致庸的一个神奇故事……”

    就在这个时候,欢喜哥的电话响了。

    看看是朱国旭打来的,欢喜哥笑着说道:

    “老关啊,我先去接个电话,你老师的那些神奇故事,咱们下次再听你说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