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网游之至强剑士 > 第1073章 尾声:最后的雪(大结局)

第1073章 尾声:最后的雪(大结局)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雪了?”

    跟着雪菜出来的时候,看着天空上飘落下来的银白色晶体,橘枳不由愣了愣,这可是他第一次在华城以外的地方看到雪。

    雪菜感觉挺无语的,“下雪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要是愿意,之后跟我去美国,去看看那边的暴风雪,绝对比这里的小雪有味道多了!”

    从那时候开始,雪对橘枳来说就是有着深刻含义的存在,或者说象征,本来心中还生出异样的情绪,但雪菜这句话倒是让那种情绪淡了几分。

    “那里雪可没办法像这样观赏!”

    “都说了是暴风雪,躲都躲不及呢,谁会去观赏!”

    不知道为什么,雪菜有点焦躁的感觉,直觉告诉她必须赶快见到奥古斯特,不然会出很大问题!

    “行了,别废话了,赶紧跟我走!”

    不由分说,雪菜抓住橘枳的手,扯着他就往外面去。

    身体跟着雪菜,脚下也是在跑,橘枳的视线却在四处张望着,看着这一枚枚晶莹剔透的雪花从天上落下来,落到地上,落到他身上。

    ——这一天的雪,和那一天的差不多呢!

    ——小乐,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跑到外面的路上,两人在路边停下来,雪菜在张望着,看哪边有出租车,而橘枳就淡定的一批,甚至是伸出手接住从上头飘落下的雪花,感受着凉意在掌心绽放成湿润感。

    ——小乐!

    ——小乐?

    看着那像是破碎在掌心上的某人的泪水,橘枳感觉恍惚了一瞬,然后,那深入灵魂的嗓音在耳边呢喃了一声。

    ——老公!老公!嘿嘿~

    “小乐?”

    一种怪异的感觉从心头生出,橘枳猛地转头看向四周,寻找着自己都不敢相信会存在的痕迹。

    “喂,你看什么呢!”

    这时候,说着话的雪菜的手拍到橘枳的肩上,让他那带着惊异的目光转过来。

    感觉橘枳变得有点怪怪的,好像不认识了的样子,雪菜蹙着眉,“你怎么了?我感觉你挺奇怪的……从刚才开始就很奇怪!”

    雪菜的话让橘枳心里的真实感多了些,好像是从什么东西中解脱出来的样子。

    “嗯,没什么……对了,你叫我干嘛?”

    终于明白了橘枳这家伙感情这么久都是在梦游,雪菜无语地扶额,手指着已经在面前停下来的出租车,“喏!车已经来了!看见了没?”

    “那我们走吧。”

    说着,橘枳打开车门进去了,这种做法让雪菜一副感觉自己好像才是那个不对劲的人。

    她更加烦躁了,却不知道如何表达或者缓解这种不适感,只能跟着橘枳上车。

    “师父,去凌渡路34号!”

    “好嘞!”

    司机发车,带着橘枳和雪菜去目的地。

    看着窗外,看着飘落下来,在车窗上融化成泪水的雪,橘枳沉默着,但手缓缓抬起来,落到车窗玻璃上,似乎是能隔着玻璃感受到那边的雪。

    不知为何,感觉车里的气氛有些压抑,焦躁中的雪菜四处张望着,然后决定跟橘枳搭话。

    “奥古斯特突然过来了,你有什么想法吗?”

    橘枳竟然没有发出声音,似乎是没有听到她说了什么,这种骚操作真是让雪菜只能翻白眼,这家伙真的很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过了一会儿,橘枳:“你刚才跟我说了什么吗?”

    雪菜:……

    淦!

    “上次的事情还没结果,那时两个奇怪的人是什么身份也搞不清楚,我感觉奥古斯特突然过来,很有可能是因为这个。”

    “嗯。”

    橘枳点点头,心里却在思考别的事情,那根奇怪的金属棒!

    他总感觉那个金属棒出现在自己身上不是偶然,是那天他们遇到的那些人里的某个特意放在他身上的,是暂时让他帮忙保管,还是交给他解析,这就不好说了。

    橘枳在想这件事是不是应该现在就告诉雪菜,或者说,等自己搞清楚这个金属棒到底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再告诉雪菜……

    这种石磨子,推一下就走一下的态度是什么意思?

    雪菜:“嗯什么?你就没什么想法吗?”

    橘枳:“什么想法?”

    焦躁感更加强烈了,雪菜快要化身为暴躁老姐,“关于奥古斯特,关于那两个奇怪的人,关于那天的事,什么想法你都可以说!”

    关于奥古斯特,橘枳没办法跟雪菜说,雪菜肯定比他更了解奥古斯特。

    关于那天的事,说金属棒吗?

    橘枳还是在心里摇头,还是等他对那东西的存在意义有了些眉目在跟雪菜说吧。

    关于那两个奇怪的人……

    当橘枳回忆起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的半张脸,那种怪异的熟悉感牵出一道灵光,橘枳猛地惊醒,他认出来了!

    那天,那个戴着鸭舌帽的可疑男人,是消失了这么久,一直没消息的秦夜!

    想到这一点,一种不明白来由的不详感传遍橘枳全身,让他只感觉寒意阵阵……

    那个人既然是秦夜,那他肯定是认出自己来了,那他为什么还要……

    没让橘枳的思绪继续下去,司机的说话声插入进来,“两位,你们到了!”

    雪菜看看外面,这里明明是路边临时停车的地方,哪里到了?

    “师傅,我们要去凌渡路34号,这里……”

    往副驾驶那边的窗外,也就是雪菜那边的马路对面指了指,司机说:“凌渡路34号就在那边,你自己下车过去吧!我要是去那边再调头,很麻烦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你这样真的有不好意思的味道吗?

    也是无语了,雪菜也不至于在这里跟出租车司机理论,付了钱就打开车门,下去。

    就在她前脚出去,打开了另一边车门的橘枳转头过来想叫她从这边下时,橘枳看到了马路那边……

    “小心!”

    下意识地反应,橘枳扑过去,在雪菜背上猛地推了一把。

    惊呼声中,雪菜摔倒一边去,手掌都在地上蹭出血了。

    摔惨了,正当知道是橘枳推了自己一把的她还想回头质问他想干嘛时,她听到了一声震耳的碰撞声,一辆私家车在她眼前与出租车发生碰撞,撞击的位置就是她刚下来的车门,而橘枳,并没有下车。

    “橘枳——”

    出租车都快被撞翻了,在巨力中,橘枳只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痛,然后整个人就像是被放空了一样,感知中什么都不存在了,一切都是白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体与什么发生“亲密接触”带来的疼痛感让橘枳有了反应,最先恢复的是视力,然后是感觉与疼痛。

    不知为何,自己能看到天空,能看到正在飘落的雪,能看到那张死都不会忘却的脸孔。

    雪飘落下来,落到自己的头发上、脸上、身上,融化成水,带来莫名的粘稠。

    失重的感觉、干渴的感觉、眩晕的感觉,橘枳很不舒服,只有那落在脸上的雪带来的凉意是值得感恩的。

    某些东西在飞快地丧失,虚无的感觉像是流到低谷的水,疯狂地填充进去,只是,有种怎么都填不满的感觉!

    “橘枳——橘枳——”

    某种比雪更加湿润的东西落到脸上,这让橘枳眨了眨眼,却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感官变得更加沉重,橘枳已经不清楚那是雪,还是血……

    轮廓更加模糊,却又在某一刻变得清晰,让橘枳看到一张朝思暮想的脸孔……

    “你是,小乐?”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