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无敌气运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这马屁拍绝了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这马屁拍绝了

作者:清心望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卧草尼玛!你们几个废物!全都给我滚过来!这就是你们说的宫吉?”

    “玛德!老子要被你们给害死了!卧草!”

    当揭开麻袋的那一瞬间,徐忠他瞬间崩溃了,双脚一软,险些就要晕倒在地上。

    本来徐忠都还不敢确认的,听旁边的那大兄弟这一说,立即就认出来了,这个猪头一样的男人,哪是宫吉?分明就是霍文耀,那个跟庞战天一起,在飞机上闹得沸沸扬扬的赌王儿子霍文耀。

    完了!这下真的是完了!我怎么会这么倒霉?老天啊,你这是要玩死我吗?卧草!

    徐忠崩溃得很彻底,本来得罪龙云少东庞少,这就已经很慌,非常努力地在想办法补救。结果这几个白痴小弟,让他们去抓宫吉,结果是把赌王儿子给抓来。最惨的是,徐忠他还亲手又抽了霍文耀他十多个耳光。

    相比龙云的庞新龙,其实在徐忠他这样的人眼里看来,赌王霍中天更为恐怖,虽然他只是在敖汶,可在大陆这边的黑白两道影响力绝对不小。

    刚摸了狼头,这又摸老虎屁股,徐忠感觉自己真的是活腻了,真是作死。

    “啊?他……他不是宫吉?不可能,我们是依着忠哥你告诉我们的那辆车,看见就只有他一个男人下来的,绝对不会搞错!他不是宫吉?这不可能!啊……”

    一个小弟脸色惨白着走过来,看见徐忠在发货,他强忍着想吐的难受,走到徐忠他面前来,小心翼翼地说道。

    从忠哥他目前的反应来看,这小弟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可能将事情办砸了,内心里忐忑不安,还心存着一丝的侥幸。

    啪!

    “不可能你妹!我给你们发了照片过去了,你们到底有没有看清楚人的?你们一个个都是猪吗?谁告诉你们,从那车上下来的男人一定就是宫吉?卧草!老子被你们这些废材给害死了!”

    徐忠愤怒地一脚,就把那小弟他踹飞出去。这种废物都不如的小弟,这留着又有何用?

    同时徐忠他也郁闷无比,话说霍少他好端端的怎么还坐上宫吉他的车?他这是故意想坑我的吗?

    徐忠内心感觉无比冤枉,很想说霍文耀他这是钓鱼执法。不过一想不现实,霍文耀他堂堂赌王儿子,应该不会这样的无聊。

    “忠哥,现在怎么办?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们是把人放了,还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们把他给……”另一名小弟苦着脸问道,现在他们也只能是承认错误。至于怎么善后,还是等忠哥这老大来定夺。

    什么叫做一不做二不休?卧草!这些人,还想要杀人灭口?

    霍文耀此时只是不能说话,但是耳朵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回头一看那个人,竟然对着自己的脖子做一个割喉的动作,不禁一阵慌。

    “卧草!你是不是觉得害老子还害得不够?要将老子往火堆里推?滚!霍少,你可别要误会,这些都是他们几个人擅自主张,跟我没有一点关系的!霍少,我这马上就给你松绑!”

    徐忠一听小弟他的这提议,气得是他又一脚将这小弟给踹飞去一边。徐忠他有一百个胆子,那也不敢对霍文耀他动杀念。一但是杀了霍文耀,那徐忠可是真没有生还的余地,甚至是他全家都会因此受到牵连。徐忠可不会天真地以为,他这将霍文耀杀人灭口了,赌王就查不到他的头上来。

    徐忠他这解释都来不及呢,结果被这傻逼小弟又一搅和,那更是难以向霍文耀他解释了。

    不过徐忠他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是硬着头皮解释,希望霍少他能感受到徐忠他的诚心……

    突然才想起霍文耀他此时还绑着的,徐忠他急忙上前来给霍文耀他松绑,嘴上不停地道歉说对不起。

    “霍少,我向你发誓!我让这些废材去抓的是宫吉,真的是没有想到他们抓的会是你。他们几个都在这里,你要杀要剐,就听霍少你的一句话。”徐忠他现在只能是尽力来补救,希望的霍文耀他大人有大量,不与他这小人物计较。

    “啊……”那几位小弟们一听,他们的老大忠哥竟然把他们卖得如此彻底,一时都傻眼了。但也知道,这次他们抓了一个他们得罪不起的人。

    “哎哟!就是这个味道,忠哥你记得了吧?飞机上啊?是不是这个味道?”一阵风从面包车那边吹过来,旁边的那位大兄弟突然味道一股熟悉的味道,估计是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臭味。但此时他不敢当着霍文耀的面前说错,只是提醒徐忠。

    “啊?我早就应该想到才对的,我真是蠢啊,蠢死了!没错,没有错,就是味道!霍少,都怪我这人太过粗心大意,是我的错!霍少这样独一无二的屁,我每次闻着都有一种少女初恋的感觉,这辈子都很难忘记这个味道。呼!就是这个味道这,让人心旷神怡,浑身的疲劳都消失一空!有时候我都在想,若是以后再也闻不到霍少的味道,我可怎么活啊?霍少,请允许我多吸两口空气,我要陶醉在这里了!”

    正打算要发火的霍文耀,被徐忠突然来这么一下,一时有些懵。要说的话,硬生生被卡在喉咙处!

    那大兄弟和徐忠的小弟们一时都看傻眼,忠哥他这次是真的在拼命啊,用生命在吸这毒屁,更佩服的是,看忠哥他还能一脸享受的样子。太强了,不愧是忠哥!

    “哼!你确定?你真的喜欢闻?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这跟本是拍马屁!我不信这世上,还有人会喜欢闻别人屁的,你在撒谎。”

    霍文耀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不要脸,如此不要节操的人。不过这徐忠的不要脸和不要节操的拍马屁,其实霍文耀倒是挺享受的。今天霍文耀的肚子不舒服一整天,放了比前半生加起来都要多的屁,受尽了各种人的嘲笑和谩骂,心态上若是没有受到影响那绝对是假的。

    但徐忠他种不要脸的追捧他的屁,霍文耀即便是明知道这是假的,可却是莫名地感觉到一阵的爽,好似有一种酒逢知己千杯少,哦不,千里马遇上伯乐的美妙情感。

    “哦不!霍少你听说我说,飞机上的那些人太肤浅,没有一点品位,他们又哪能品得出霍少你那屁的不凡之处?臭?那些人根本就不懂,以霍少你这样高贵血统,又是出身豪门世家。即便是屁,我也能闻到当中的贵族气息。我徐忠那可是何德何能,有幸能近距离仰望霍少。只要能吸到一小口的屁……哦不,这根本是贵族之气,都是我徐忠祖坟上冒青烟。沾上一丁点的贵族之气,怕也是足够我徐忠受用终生!你们几个都在干什么?霍少今天格外开恩,有幸出巡,你们真的是走运了!还不快点过来吸两口贵族之气?只要能吸上一口,今后你们衣食无忧。吸上两口,一生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你们几个扑街仔,走运了!”

    徐忠此时真的是彻底放开,要这脸有什么用?节操?早就擦屁股了!

    “……”

    所有人无比震惊地看着徐忠,想说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位忠哥吗?说这样的话,良心真的不会痛吗?这么毒的屁,硬是让忠哥他吹成贵族之气,还要大家都过来闻?疯了吗?

    然而在徐忠他那犀利的眼神威逼下,几人都不得不走近来,可他们的脸色真的是难看到了极点。

    “你们几个废材,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听到了没有?谁要敢吐出来,或者是让霍少他看了不高兴的话,你们以后谁也别想要好日子过!哼!享受,都给老子表现出一副享受和陶醉的表情,听到了没有?”徐忠担心这几个小弟们演砸了,特意在他们身边,小声地喝道。

    还要享受?还要陶醉?

    几位小弟和那位大兄弟这会都好想死,这太难度太大了,怎么可能做到?

    “呵呵!是吗?你们真的有人对我的屁感兴趣……哦不,是贵族之气对吧,想要多闻一些是吧?那可好得很,你们几个上车坐着,将我的贵族之气吸光了再下来!我就坐在这喝茶,看你们的表演。”

    霍文耀看着冷笑,他倒要看看,徐忠你怎么装逼下去!

    “啊……”

    上车去?刚大家就是因为受不了车内的那些臭屁,才一个个都下来的。这又让他们上车?这不是等于叫他们去自杀吗?太恐怖了!

    “都愣着干什么?全部都给我上车去!听到了没有?上车!快点!这是很多人一辈子都盼不来的机缘,你们有幸粘得赌王霍家的贵气,就偷着乐吧!快点,大雄你要跑哪去?给我上车,我数三声,不在车上看到你,我就打断你双腿!”

    徐忠是决定一路走黑到底了,为了能获得霍文耀原谅,徐忠他连死都不怕,还会怕这屁?为了人家霍少看着更爽,徐忠将自己的几个小弟都拉上车去。

    “忠哥,我妈妈喊我回家吃饭了,那个我有事先走了……”这位大兄弟这会好想哭啊,说好来这是看宫吉那家伙跪下来唱征服的,怎么这变成了吸屁了呢?今天在飞机上,霍文耀他的那屁有多毒,有多恐怖,那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大兄弟他想想都觉得恐怖。如果有的选择,大兄弟情愿在粪池里畅游一整天,也不愿意吸一口霍文耀那个带毒的屁。

    “吃什么饭?是不是不给我徐忠面子?还是你觉得自己的翅膀硬了?我的话你是不是没听清楚?上车!”

    徐忠可就不乐意了,一把拉着这大兄弟上车!

    咔擦!砰!

    徐忠这次位了讨好霍文耀,那是彻底拼了,将命都给豁出去!车窗和门全部都关上,几人还真的是打算要将车内残留的的贵族之气给全部吸一空。

    “我擦!这些人这么拼命?我不原谅他们,还觉得不好意思咯?”

    霍文耀震惊地望着这两完全关闭着的面包车,这个徐忠做事还真的是滴水不漏啊,想要挑他一点毛病都不行,真的是个人才!拍马屁拍到他的这份上,真的是绝了!老实说,霍文耀他连自己都受不了自己的屁,这个徐忠竟然有如此决心,真的是一个人物,自问自己绝对是做不到。

    不过既然有人主动作死,霍文耀也乐得在外面看热闹。不过这徐忠以为这样,就能让霍文耀绕过他,不计较他刚抽霍文耀的脸那事,那徐忠他就想多了,这是不可能的!

    “呕……”

    “呕……好臭……不行了……忠哥,我要不行了……”

    “开窗,我要开窗透一口气,只要一口……给我吸一口外面的空气……”

    “不行!不准开窗!不过可以开空调,把车内的空调给我开到最大!”

    “大雄?大雄你怎么啦?快醒醒……呕……”

    ……

    从车外面看是一片寂静,但车内的六个男人却是一片狼藉,到处吐满了各种的呕吐物。偏偏徐忠他还很拼,死也不准开窗,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空调上,坚信只要坚持多两分钟,空调就可以将车内的空气全部排空。

    不过那叫大雄的小弟很不争气,上车不到一分钟,人就已经晕倒,嘴角有些许白沫吐出来。

    “都给我坚持着,再多坚持一分钟……卧草!别要挡着空调的出风口,让我也吸一口……”

    徐忠他也是全凭着过人的强大忍耐力在坚持着,并不时地给小弟们加油打气。但很快,他发现几个小弟都凑近空调的出风口处,心里大骂这几个小子狡猾,是要让他一人在后面吸屁吗?可恶!

    徐忠也扑上去,大口吸新鲜的空气,突然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到我了,轮到我了……啊?车怎么动了?”

    “忠哥,你好像将手刹给碰到了……刹车,快刹车!要撞上去了……”

    “偶买噶!霍少他在前面……按喇叭,快按喇叭……”

    砰!!!

    “啊!撞上去了!完了……完了……快停车,停车!卧草!这车门怎么锁住,打不开了?”

    徐忠不停地喊刹车,可车不但没刹住,反而是突然加速,在往后倒退!

    好巧不巧的,这车倒退正撞到在车外喝着茶的霍文耀。霍文耀他根本就没有反应得过来,人被车屁股这一撞,整个人腾空飞起来,像是一颗炮弹一般,撞飞进入到院子内的那片花丛里面,砸碎无数的花盆和花草。

    “完了……完了……”

    徐忠他真的好想哭,他只是想很诚心地道一个歉而已,真的是有这么难吗?这一下误会可真的是越闹越大了,都没办法解释得清楚,霍少他该不会以为我要对他杀人灭口吧?

    不行!我要下车,马上向霍少他解释清楚……

    徐忠使劲地拉着车门,结果却是发现车门打不开。

    “忠哥,车好像控制不住了,我踩着刹车,没踩油门,它都在自己跑……啊,不好,车要撞到花丛里面了……又要撞到霍少了……怎么办?”

    让徐忠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这面包车突然发疯地一般继续朝着花丛里面的霍文耀撞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