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北宋最强大少爷 > 第309章 六月的雨

第309章 六月的雨

作者:灰头小宝2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毛驴小宝不习惯被人盯着,它进库房偷酒老被韩琦盯着,于是小宝屁颠屁颠的来找大雱、唵呜唵呜的叫两声,表示韩琦一直在偷酒。

    这是大雱第一次发现毛驴小宝的猥琐之处,不愧和神机雱臭味相投。这份操作已经够得上机智了。分明它偷的酒比韩琦多,那么它来告了这么一黑状后,就显得它纯洁,酒都是韩琦偷的。

    “小宝啊你是越来越坏了。”王雱拍拍它的脑壳,“就算知道他偷酒我能咋地?你不要以为我可以解决所有的东西。这事不要再提了,否则老被人提醒有人在坑我,而我反抗不了,这让我很伤。”

    “唵呜。”毛驴小宝这次是汇报:韩琦在机械厂内偷取机密。

    “快滚,上班去。”王雱踢给它一脚后,毛驴就屁颠屁颠的跑了。

    说偷取机密就明显过头了,取经是真,真没那么多的机密可以让他偷,工业功底不是一张图纸。

    不过本着谨慎原则,王雱去机械厂找韩琦了。

    见到的时候,韩琦扛着一条老枪,以古人看到穿越者脑洞惯有的那种形势,傻乎乎的凑着炼钢流程看,也不觉得热,总之就是很新奇又不明觉厉。

    最终见到王雱,他指着那些神奇的流程道:“若老夫需要厉害的盔甲,你能否造出来?”

    王雱转身就跑,“盔甲是敏感装备,重点管控的东西,您别来害我,我的头真没你铁。”

    这的确是大宋律,所以老韩琦也只能自己yy一番了,没提及更多的要求了。

    不过又拉着王雱道:“盔甲且不说,不过听说你的黄焖鸡乃是一绝,这东西不违反大宋律吧,今晚吃鸡你觉得怎么样?”

    自己养的小土鸡已经不多了,很心疼,不过看起来老韩心智坚定,传言他决定了的事一般都很头铁,于是大雱只得从了。

    “既如此,待在这里也看不懂,走,看你弄鸡去。”老韩琦继续扛着那只老枪,拉拉扯扯的拖着大雱走。

    周围的人神色古怪,也不知道韩琦怎么想的,他扛枪是把枪把搭在肩上,手握着枪管的那头,怎么看怎么蠢。

    到此大雱对这些历史名人甘拜下风,真不只知道他往前是怎么领兵打仗的……

    傍晚的时候,县衙后堂黄焖鸡的香味飘起来了,不过这次是招待韩琦,其他人不敢来蹭吃,只有小铃铛在旁边倒酒伺候。

    偶尔,小铃铛会试着伸手去菜盆里拿块鸡,却会被韩琦在她的小手上打一下道:“放肆。”

    于是小铃铛就不敢吃鸡了,只敢看着他们吃鸡。

    韩琦这家伙不完美,他有一套他认可的死理,他就是个实实在在的古代人,且是体制内的牛人。官威和霸气是有的,于是这就是他和范仲淹王安石闹矛盾、不喜欢范仲淹和王安石风格的缘故。

    在这方面他和文彦博他们是一伙的,讲究士大夫崇拜。这家伙对一些蛋疼事也是想到就做,譬如他看到美女一激动就会买来用。那相当于合同女工,的确不违反大宋律但其实清流都不喜欢那么干。韩琦却喜欢。

    有次他买了一个美女人1妻,签完合同就想压倒,结果美女楚楚可怜的样子说是某落马官员的妻子,落魄后才出来“卖”的。听到这样的说辞,韩琦就纠错不硬上了,钱也不用女子还了,也让女子解除合同离开,顺便还出手调查美女的丈夫被弹劾的内幕,给予平反。理由是:士大夫的妻子不能这样对待。

    之前以为美女是寻常人,老韩就都不考虑,只要颜值看得上人家又愿意,就买下来。

    所以老韩终究是个封建时代的人物,很人性也很立体。看他对付小铃铛就看得出来。

    一盆黄焖鸡,他的吃相比当年的张方平还夸张,简直吃了个稀里哗啦,添嘴不止,满头大汗,大呼过瘾。

    傍晚时候又闷又惹,正直大热天,大雱也脱掉外袍,穿着特制的小背心,和老韩一起抢着吃。

    满头大汗的韩琦一看,起初想说他没礼貌,结果再看楞了楞,少顷指着王雱的鼻子道:“把你这马甲脱了下来,让老夫看看。”

    王雱脱下来交给他,一边吃一边吹嘘道:“这个东西厉害了,乃是消暑降温的必备神器,依据梦中老爷爷的指示研发了我专用的。”

    韩琦看了一下用料做工很精致,乃是上等货色,又轻又薄,于是纳入了自己的怀里道:“老夫收下了,当做是你给的定情礼物。说起来老夫有几个女儿待于闺中,到时候你去挑一个,挑谁算谁,都很漂亮。实在想要两个也可以。”

    我@#¥

    大雱真的无力吐槽,他的女儿会很漂亮是肯定的,他本身就是个老帅哥,他的地位挑选女人也会非常颜值高,所以下一代绝逼不差。不过么性格就不好说了,看这家伙吃鸡都要扛着那只老枪的风格,他的闺女肯定不好伺候。

    于是大雱宁死不从!

    这个问题上一但松口,以老韩的性格,他会很快把女儿打包送来完婚,那就哭瞎了……

    韩琦自己也有很多事,离开抚宁县已经有些日子。

    大雱在抚宁县拼老命的研发黑科技,而韩琦也在河东关注河道水位情况,与此同时参考抚宁县模式、制定属于河东的第一个三年计划。

    大雱和老韩分别正在策划这些的时候,六月的汴京,已经先一步有了繁华盛世的景象。

    那场历史上发生了、大雱预测中的大水灾并没有真的出现。在古代六月初就是雨水峰值,南方的确有水患,但只是局部地区,汴京则基本不受影响。

    危险啊,就是这样的原因,王雱当时没公开宣扬“水灾”,仅仅只是小范围给韩琦以及淮西的陈建明提醒一下,且戏言为“梦境”。

    就这样,汴京赢来了大宋建朝以来最繁华慵懒的六月。

    比之以前变化太大了。带动这些变化的是王雱和曹集的煤场,超高的盈利能力带来了煤场工人的相对高待遇,持续壮大的工人群体仍旧被传统汴京人看做土包子,但影响力在持续扩大,他们就是带头在买买买的那群,犹如引擎一般,持续带动整个汴京经济圈的各项生产和革新。

    煤场研发且已经批量生产的各种生活日用品品类,正在快速增多,蜂窝煤炉子,水桶,农具等等正在丧心病狂的放量,传统的手工制造业正在被颠覆。

    这些学徒工在流水线上生产的东西论质量没多好,当然不能比那些老字号传统作坊的手工精品,但是胜在便宜实用,于是信任的人越来越多,购买的人也越来越多。由此,又反向促进了煤场的生产工艺改进,以及质量控制管理方面的经验。

    传统手工精工业面临挤压,但仍旧有自己的市场,走高端。

    高端行业永远都有市场,尤其在东京。因为这个年景来说,地球上近一半的财富在大宋,而大宋近一半的财富以及大多数权贵都集中在汴京。

    这就是得天独厚的市场以及土壤。

    大雱和曹集的低端工业品可以放开手脚走量,传统的高端手却不会受到影响。譬如叶家的人,该买柳叶访的水粉他仍旧再买,曹集家该买“老泉坊”菜刀的也仍旧买。小舅爷他自身绝对不会因为老泉坊的菜刀比自己厂里的贵十几倍就支持自己。

    这个时期,皇帝赵祯比任何时候都喜欢在宣德楼观看这幅画卷,汴京还是那个汴京,只是老赵总觉得吵吵闹闹熙熙攘攘,比之以往有许多的不同。

    现在来自全国各地的人,辽商胡商倭人,集中在汴京的更多了。无他,汴京不论娱乐业还是各种物资贸易活动都多了,以更强的吸引力吸引着汴京之外的人。

    几大水陆码头的物资吞吐量丧心病狂,十二时辰开工都疏导不出去。

    河道上的船只密密麻麻,“堵车”成为一种常态,商号、船帮间因小摩擦而打架的盛况空前。

    这些都一起预示着:开封府治安压力空前,财税收入规模空前。

    与此同时,工部漕运司的运力全面告急,改革势在必行,但是现在工部的内部各说各有理,仍旧没有一个成熟的方案。

    这是因为上面的庙太多,神仙在打架。有消息说富弼和王拱辰两个大脑壳正在争夺工部口的实际指挥权,相互之间狗脑子都打出来了。

    富弼说这是中书门下的建制和传统业务,王拱辰则说,这是三司在新形势下的工作,除了户部外,工部也应该划拨为三司指挥才合理。

    御史台的反贪纠察压力空前,听说现在工部漕运司成为了油水最旺的衙门,来自全国各地的商号都在针对漕运司公关,简直门庭若市,都为了争夺那紧张的船运“指标”而撕逼。

    暂时闲居在京的前宰相张方平公开发表文章炮轰御史台,说他们是经济建设的拦路虎,评击欧阳修这傻子什么问题就解决不了就会添乱,还说漕运司昼夜不停办公都忙不过来,却就他欧阳修和韩绛整天轮流去请漕运司的官员喝茶。

    在职官员没谁想惹欧阳修,但破罐子破摔的老张敢,整天写文章追着老欧阳咬,后来听说欧阳修也犯了,于是整天围着身体不好的皇帝建议:“尽管把老张弄出京去冷静冷静,他在京城什么用处没有,就会添乱,整天蛊惑人心,煽动在职官员的情绪。”

    有声音说要把老张放去西北“判永兴军路”,不过对此文彦博坚决反对,说张方平和王雱自来狼狈为奸,之前已经爆出了不少丑闻,现在坚决不能这么干。

    欧阳修建议把张方平弄去知广州。对此文彦博也不同意,说欧阳修破坏士大夫规矩,过度薄待老张,并且这是中书门下的业务,不是御史台的。

    于是六月初,文彦博和富弼联名代表中书门下上书皇帝,建议张方平判大名府。赵祯批准签字了。

    不过张方平抗旨,说身体不好,拒绝赴任。

    有鉴于现在大宋的良好经济势头,还真是张方平这一届扶持起来的,在经济建设上老张有几把刷子,而大名府则是汴京外的大宋第二军事经济重镇。

    看起来老张闹情绪了。于是最后赵祯又妥协,下旨加张方平北1京留守衔、判大名府。

    这个职务的意思是在没有制置使的情况下,一但北方出现状况,张方平自动接管河北东路,河北西路,以及河东路的军政财大权。以保护大宋东北方的安稳。

    是的北宋有四京,首都东京,辅都北1京南1京西京,都算京城,都有皇帝的行宫。

    既然是都城也都算中心,最高统帅就是皇帝。留守的意思是皇帝不在的时候,代替皇帝在都城执行紧急条例。也就是说极端情况下那是半个监国,主持“东北小朝廷”的意思。

    这样的职务不会轻易授予,富弼当年判大名府就没有,老富仅仅只是兼任河北都转运使。治权范围差不多,都转运使也是在没有制置使的情况下默认总领一切,但必须接受朝廷指挥,财政受到三司指挥,人事刑律受到中书门下指挥,军事受到枢密院指挥。然后总体接受御史台监督。

    但留守在紧急情况下则几乎不受朝廷节制,留守等同使相,和枢密院三司御史台这些机构是平级的,特殊情况下留守是代替皇帝的角色,而不是替代朝廷,这就是概念的差别所在。

    到此张方平的大阳谋也差不多算是得逞了,获得留守头衔后老张跑的贼快,带着已经准备好多时的细软,赶紧的,赶赴大名府上任。

    是的经过了上一次的政治风暴,张方平对汴京的那群鲨鱼不报有任何的信任了,几次三番,这些家伙能耐大到了抗拒变法、甚至指挥朝政的地步。

    而现在张方平被看做和王雱一伙的,皇帝身体又很不好,司马光一党紧紧的和皇后一家进行抱团、且和王雱方面显得水火不容,将来这些鲨鱼和魔王间,说开战就有可能开战。

    于是倒不是说张方平认为大宋真的药丸,而是必须未雨绸缪,离开京城这个大染缸去地方待着是可以的,但必须有留守头衔,以防止关键时刻东京留守包拯手一滑没能守住京师,便被这些鲨鱼给“偷天换日”了,那就是大宋的最大丑闻了。

    这些才是张方平不惜抗旨装逼,也要有个“监国”名分的用意,这是用来守住大宋血统和底线的职务,将来他们敢犯浑,老张就敢带着王雱的流氓队伍打回来勤王……nt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