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异界追魂使 > 第三九三章——她它不分 弄岔劈了

第三九三章——她它不分 弄岔劈了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猜测的,我只得退出房间准备上七楼,从贝露露房门前走过时里面似乎有声音。

    我把耳朵贴在门缝上,但是房门的密封效果太好了、还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一点点儿动静;既听不清说什么,也听不清是男人还是女人。

    猫眼是带遮盖的,从外面看里面漆黑一片。特么的,这个贝露露本来就挺让人怀疑的,晚上是一个人夜里怎么变成两个人了?

    虽然我没有看到,但是有说话声起码就得有两个人吧?除非是自言自语或者是打电话...

    听了一会儿也听不到什么,我只得步行上七楼,特么的!电梯我都不坐,省得打草惊蛇。

    这栋楼共有二十几层,按照房架三米三四来计算、只有九层以下在范围之内。也就是说还有三层楼,而七楼只有一户是空房。

    这一户在最里侧右手边,走廊里很静没有人,我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听听里面没有动静才把钥匙插进去。

    就在这时忽然传来门声,凭声音判断是敖凝轩家楼上的那户,我急忙贴门而立躲在墙跺里。

    没有听到走路声,却听有人低低的声音说道:“让我说...赶快宰了吧!以免夜长梦多。”

    另一个女人的声音说:“太着急了吧?万一还有什么用处呢?得了那个宝贝就行了呗!”

    “哎呀!都这样了还有什么用,死的活的都一样、我想越快解决越好...!”

    哎哟我去!要赶快宰了...还有宝贝...死的活的一样,这就是在说左耳钉啊!宝贝自然是炙天功喽!抢到了炙天功功法,左耳钉的死活自然就不重要了。

    奶奶的,多亏着被我碰到了;我侧耳倾听不敢漏掉一个字,可惜那一男一女却忽然不说话了。

    哎哟我去!怎么没动静了?我刚要探头看忽然响起脚步声,然后是电梯运行的声音,电梯门开关的声音...

    我一听到电梯门合拢立刻冲出去,以最快的速度冲下楼去,敖凝轩、静心和敖汉等人还在楼外呢!

    我出楼门就挥舞双臂示意众人藏起来,众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急忙躲到树后或者蹲在花丛下。

    这边刚准备好楼门就开了,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走出来,我见了不禁纳闷之极?因为这两个人就是普通人呀,他们怎么可能绑架得了左耳钉呢?

    但是刚刚他们说的话明明就是要对付左耳钉,也不知道他们把左耳钉藏到哪去了?

    那两个中年人出了楼、走向右侧的停车位的一辆奔驰,我连忙拉着敖凝轩悄悄跑向敖汉的车。

    奔驰启动向小区外开去,敖凝轩也连忙开车跟上,车门开处静心跳了上来,急急的问:“你们要去哪呀?”

    我说道:“跟着那两个人...她们是要去杀左耳钉...!”

    “不会吧?左耳钉应该还在那栋楼里啊!”

    “不能,这两个人说...”我便把那一男一女所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敖凝轩说道:“很值得怀疑...而且她们竟然就住在我楼上!肯定不是好人。”

    “但是我的追踪符不会错啊?”静心依然坚持着,“左耳钉还在那栋楼里...”

    “难道就没有失误的时候吗?”我问道:“你敢肯定?”

    “当然...追踪符怎么会错?师父教我四年了,从来没有出错的时候...!”

    静心如此肯定我心里却有点打起鼓来,毕竟那一男一女没有提及左耳钉和炙天功的名字,万一弄错了怎么办?

    我正犹豫前方的奔驰出了小区向左拐,敖凝轩故意拉开些距离才跟上去,只开出不远奔驰车就停在一家店前。

    店门关着、灯都没开,也不知道是家什么店,敖凝轩的车隔了四十多米停到绿化带后面。

    看到那一男一女下车我也连忙下车,猫着腰凑过去;男人在开店门,却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打不开。

    女人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埋怨道:“你倒是快点啊!要是让那小子看到可就麻烦了,他不跟你拼命才怪呢!”

    “好了好了,你催什么催呀?难道我能不知道吗?”男人终于打开门,两个人先后走进去。

    特么的,这对狗男女就算不是要杀左耳钉也是做其他伤天害理的事情,我眼看着不能不管啊!

    我凑到门口,听了听没有声音轻轻点了下门,里面没有锁、门扇立刻无声无息的滑开来。

    门里有方桌木椅靠墙有几个木架子,架子上摆着许多瓷器,看那些瓷器形状各异,八成是做古董生意的。

    外堂没有开灯,东墙角有个小月亮门、门里有灯光射出来,并且伴有轻轻的说话声,我急忙轻手轻脚的走过去。

    听到男人声音说道:“你可别怪我们呀,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这不都是被钱闹的嘛!否则我也不能杀你...!”

    随即传来几声呜呜声,好像是嘴巴被塞了东西发出的声音。

    女人的声音说道:“你还磨叽什么?赶快动手啊!必须得做的事情,你跟她说那么多有什么用啊?”

    “哎呀!我从小吃斋信佛的,从来也没杀过生,这...这...我觉得对不起人家。”

    “我说你挺大的男人,做事怎么这样前怕后怕的娘娘腔啊?”

    “我这是...善良,你以为这种事情有刀子就能下得去手啊!不信你自己试一试?”

    “费话?我如果能下去手还找你啊?”女人说道:“快动手吧!别等那小子发现了!”

    “好好好...你躲开,别溅你身上血。”男人似乎在摆弄刀子,被塞了口的人一直呜呜的叫个不停。

    “对不起了,你到了那边别怪我...”

    特么的,这就要杀人啊?我大喝一声,“住手!”便冲了进去。

    里面空间小了许多,两侧堆了些杂物、地中间铺着一块红色毯子,毯子上躺着一条黄色大狗;那狗长得很漂亮,只是精神萎靡。

    那一男一女分别在大狗左右两侧,男人手里还握着一把尖刀,两个人都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我去!这是怎么回事?我也有些发懵,怎么会是一条狗呢?

    “你是谁...?”男人嚷道:“想干什么?为什么到这里来?”

    “这个...这个...?”我的脑子再快,也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杀了这条狗。

    “嘿!你是怎么进来的?谁允许你进来的?你这是私闯民宅知道不知道?”女人比男人还要强横,“立刻滚出去,否则报警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