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异界追魂使 > 第四六六章——恶灵寻仇 不知所谓

第四六六章——恶灵寻仇 不知所谓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若曦欣慰的笑了,“这就对了。行健,我是偷着跑出来的得马上赶回去了,你自己可要小心在意!”说罢她向上一跳便凭空消失了。

    我去,太神奇了、随处都是空间门啊?左耳钉是不是就这么走的呢?

    看着若曦无影无踪我的心里有点儿不舒服,因为费家的身份就让我不爽,按说若曦对我...很好,我应该听她的话,但这并不是她的意思呀!怎么会是张修呢?总感觉怪怪的。

    再说了,小盒里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连异界审判司的长老都惊动了?我得先看看里面是什么东西再说。

    看看太阳偏西我便拦了辆出租车,开到敖凝轩家...不对,是贝露露家。但是我按了半天门铃一直没有人应门,打她电话她说有点事情绊住了,过一个小时后能赶回来。

    没有办法我只好拐向对门儿,其实我也是多虑了、马上就要过年了敖凝轩怎么可能会来这儿住呢?

    房间里空空荡荡的,跟我从这走时一模一样,茶几上还扔着啤酒、干果和肉干;可能是要过年了,打扫卫生的阿姨也放假了。

    房间虽然很暖和,但是干果和肉干却不坏,我闲着无聊便嚼着肉干喝啤酒、一边想着心事。

    窗外越来越暗了,我也懒得开灯、歪在沙发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啤酒。

    但是忽然间我感觉到有些异样,一股阴气从我耳旁掠过;虽然不如赵平安、奥古特的法力那般阴冷,却也是实实在在的阴气。

    我不动生色的暗暗四处张望,却没有看到什么。哎,真是邪门了...

    经历过那么多鬼族人,我对阴气能陌生吗?明明就是离魂带起的阴气,为和什么也看不到呢?

    就在我疑惑不解时一股阴气又从脑后掠过,这股阴气是从后往前扫过的我急忙抬眼四顾;只见一小团黑气在我身前三四米处打了个旋儿,然后就在原地缓慢旋转着。

    那团黑气很淡不注意都很难发现,但是...很怪异,仿佛那股气有灵性一样,转动的时候似乎有一双眼睛在后面审视着我。

    哎呀!这可不是普通的鬼啊!好像...好像是恶灵呀!如果萧燕燕还在,她肯定会告诉我的。

    我只瞥了一眼便垂下了头,奶奶的、我怕再看那家伙会发现。我喝酒嚼肉干,过了一会儿装作不经意的又瞟一眼,那家伙竟然还在。

    哎,这是谁呀?到目前为止我也没有遇到过几个灵,印象最深的就是妖界杜蕾斯王后的妹妹凡缇娜,再就是...在精灵界遇到过几个。

    那几个恶灵都是跟叛乱妖人有关系的,是元魔荼垒的手下,难道这个恶灵也是吗?奶奶的,看样子不像是什么好东西!

    真也奇怪了,刚摆平了鬼族、重创了老道,以为能太平些日子、这怎么又蹦出来恶灵了?而且看样子就是奔我来的呀!

    靠!如果是奔我来的还怕他知道我能看到他啊?我暗中转转眼珠,右手缓缓伸进怀里。

    嘴里默默念叨:玉皇光降、金光速现覆护,急急律令。定!右手一抖定鬼符电闪般射了出去。

    我以为这一下必中的,没想到符箓将近突然无火自燃、瞬间化为了灰烬。

    哎呀!这个恶灵道行不浅啊!“你是谁?”我挺身站起,左手扣了道天罡烈火符、右手暗运炙天功。

    那股黑气又转了一转忽然上下拉伸成一个人形,喋喋怪笑起来,听声音是个女人。

    “你到底是谁?”话出口天罡烈火符也出了手,那可是紫色符纸、符火几乎近于金色,一团烈焰飞射而去。

    能对付定鬼符却未必能对付天罡烈火符,那个恶灵没有还手而是闪身飘开了;我抬手一指,符箓随后追上去。

    那恶灵的功力真是不错,于间不容发间再次闪开,“混蛋!再不表明身份我杀了你!”我沉声说道。

    “哈哈...咯咯...你有那个本事吗?”恶灵终于说话了。

    “混蛋...”我低声嘀咕一句,手指一指符箓再次追了过去。

    恶灵只能再躲,我看准时机拍出炙天功!那恶灵猝不及防,想躲是不可能了、紧躲慢躲的还是被我掌力扫到了,哀嚎一声撞到棚顶上、一直滚到了墙边。

    “说,你是谁?”我立刻跟过去,“否则马上灭了你!”

    “哈哈...你有那个本事吗?老娘是凡缇娜,今天来报仇来了...!”恶灵嚷道。

    我靠,还真的是她!我也恼火道:“报仇...那是你咎由自取的!”

    “哼!原来的我自由自在,自从被你烧了肉身我只能以这种状态存在!你说你该不该死?”

    “哈哈...想报仇就来吧!”我双手先后拍出去。

    凡缇娜知道厉害急忙远远躲开,大声说道:“小子,不用你逞强,我早晚杀了你!”说吧竟然顺着窗缝走了。

    我刚要追赶电话忽然响起来,是贝露露打来的说她已经到家了,我扫了窗子一眼、开门出屋来到对门儿。

    刚按上门铃贝露露就打开了门,感觉她是准备好了,我这边抬手跟她开门是同时进行的动作。

    她满面春风的把我让进屋,说她准备了许多大菜,都是高档酒店的半成品、只要进锅加热就好。

    我也不能坐等吃饭呀,便到厨房打下手。还如她所说,烧开油、下菜、添汤,几分钟红烧海参就出锅了。

    而且各种材料都是事先放好的,味道跟大饭店出来的一样;不大功夫,什么清蒸鳜鱼、排骨冬瓜汤、白灼大虾...六道大菜就摆上了桌。

    贝露露脱了围裙,下面是修身皮裤、上身是白色毛衣、拿了一瓶酒走过来,“特贡五粮液,咱俩都喝了。”

    一斤白酒两个人喝也不算什么,关键她拿的可不是一斤装的。我不由咧咧嘴角,“酒逢知己千杯少,但是我酒量不行...露露姐,你老家是哪里的?怎么不回家过年啊?”

    贝露露瞄了我一眼,笑着说:“我老家太远了,而且手头...还有事情,所以就不回去了。”

    “哦...老家在哪不能说吗?”

    “嘿嘿,你还挺好奇的。我老家呀...在很远、很偏僻的一个小地方,你都不可能听说过;大山里边,很穷的地方,我都不好意思说。”

    这话听着可不像了,很穷的边远山区,能养出这么漂亮的女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