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七十八章 起用

第七十八章 起用

作者:鲨鱼禅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前往洛阳的道路上,车马连续换了几拨,张顗扔在努力劝说自家老子不要动不动就起了给皇帝陪葬的念头。

    但张亮一句“知遇之恩”,便让张顗想反驳也无从下嘴。

    跟李世民这么多年,好几回都被李世民的生死大敌掳了过去,但从来都是谨小慎微胆小怕事的张亮,还真没出卖过李世民哪怕一回。

    一双手有十根手指,但张亮只有八根,八根手指的指甲盖只留了一半。有王世充赏的,也有李建成赐的,甚至还有李渊的痕迹。

    但贞观朝的张亮,还真没有恨过王世充、李建成等人。

    也算是一种非常扭曲的病态心理。

    “大人,此去京城,不至于到那般地步吧?”

    张顗还是不放心,皇帝只是说身体不好,可没说要死啊。现在只是生病而已,但张亮显然一路上都是当最后的时刻来对待。

    “总要做最坏的打算。”

    张亮看着儿子,虽说在湖北又搞了不少姬妾,也生了几个子女,但能继承他张亮遗产的,只有张顗这个懦弱种。

    “此去京城,那些个机要衙门,皇帝信不过别人。没卵的奴婢又不通军务,数来数去,也只有老夫这等心腹,要去担些干系。”

    言罢,张亮又是感慨,“如今真正能跟武汉一较高下的,无非是‘九鼎’铸造罢了,只是这‘九鼎’哪里是那般好造的?便是武汉,时有炸了鼎身,死伤不少的。”

    “难不成皇帝还要让大人去督造‘九鼎’?”

    “便不是这等工匠活计,也相去不远。倘若合阵演练,总要军头出来挑担。侯君集那老小子沉迷黄金不能自拔,李药师旬日修仙,又怕事到了极点,朝野内外,真正能放心去用的,着实不多。”

    这个着实不多其实限定极大,主要还是看李皇帝的需求。

    能被李世民完全信任的人,实在是屈指可数。

    而中国之外,又有武汉这个大敌,李世民也怕中国之内有人搞事,直接来个“遥相呼应”。倘若真有好汉在中国直接以“武汉”的名头搞事,到时候张德还真是骑虎难下,就算再怎么装死,也要搞点事情出来。

    是“清君侧”还是如何,总要有个说道。

    这大概是小卒子能改变世界的最佳时代,羽林军的高手高手高高手,万一出一个失心疯的忠君爱国之辈,单枪匹马跑武汉一箭射死张德,同样也会产生茅坑里炸屎的凶残后果。

    “那‘九鼎’笨重的很,便是合阵,又有个甚用,还要军中宿将去专门演练一场?”

    “你不知兵事,自是不晓得‘九鼎’的厉害。我军步卒之凶悍,唯汉军能比,只这阵势,配合车骑,须三五倍正兵,方能一较高下。倘使有了‘九鼎’,一下轰去,便破了个口子,且不说阵势的活计,只说这气势,活人如何直面神威?”

    “这……”

    “你当李药师不想上手么?就是怕受了猜忌,这才只是看看,却从未见他言语。侯君集受了李药师的调教,也是精悍厉害的人物,他如今只想着捞钱,你当是为何?不过是怕开罪了张操之那班恶狗罢了。”

    说到机密处,张亮小声道,“你当侯氏在天竺、波斯搞的金矿,是随随便便就成功的么?若无程处弼、李淳风襄助,又有两京财富支持……其中还有杜二那浪荡子的助攻,这才成了事。旁人见了,只以为就是个简单的活计,可你想想,当世之辈,有几人能给侯氏一个方便,再去调合这几家的勾当?”

    听上去好像就是拉了一个边军将领,一个遍地妖道还有长安洛阳的几家十几家富户,然后给前吏部尚书一个面子……

    很简单不是?但想要把这些人都拉在一个盘子里吃菜,那真心是需要天大的本领。

    只说边军将领,贞观朝年轻一辈中,鲜有能跟程处弼一样,成为李皇帝眼中的“冠军侯”。

    程处弼自然是比不上霍去病的,冠军侯去干匈奴人,自带卫星导航,一打一个准一抓一个准,匈奴人日狗的心思,大概是历朝历代北地蛮夷中最强烈的。程处弼想要开干,前期各种情报密密麻麻,商业间谍转职军事间谍跟吃饭一样。

    期间还有各种外交活动,威逼利诱分化恐吓,再有前突厥贵族各种说项,华润号各种物资支持,以及最大的一个外挂,本朝最先进的生产力……江南土狗一只。

    这么多东西加一块,程处弼获得的功劳,跟霍去病比起来,大概还隔了一个窦宪。

    “这九鼎……我只瞧着惊天动地,未曾想还有这般的厉害?”

    张顗哆嗦了一下,顿时觉得自家老爹这要是去负责“九鼎”军事应用化,也未必不是个美差啊。

    怎么听老爹的意思,仿佛是要死一样?

    “便是这般厉害,这才显得重要。你当房玄龄那怕老婆的老匹夫,作甚要进献?”

    说起怕老婆,张亮自己老脸一红,竟是有些尴尬。而尴尬之后,内心有暗暗地感激了一下张德,要不是张德,他现在依旧深处水深火热之中,而老板李世民,大概是婚姻调解工作者转世投胎,从来没有给过他半点希望。

    “若如此,大人若是接了‘九鼎’合阵的差事,岂非美差?”

    “‘九鼎’会死人的。”

    张亮感慨一声,“老夫信得过武汉,信不过将作监啊。倘使炸膛,老夫当真就是去了。”

    要说炸膛活下来的也不是没有,但那模样,在张亮看来,还不如早早给李世民殉葬的好。

    也难怪张亮心若死灰,实在是将作监这么多年下来,飞凫箭的成本依旧高居不下,明明已经用上了非常先进的工具,流程也跟武汉差不多……偏偏关内道的采购,还是从大河工坊。

    杨师道到现在依旧在吃飞凫箭的提成,可想而知将作监是何等的废柴,何等的不靠谱。

    当初徐孝德这个张德的老丈人还在军器监做事,张亮兴许还会信任,毕竟,张德关照“自己人”是有目共睹的,而且徐孝德也的确被扶了好几回,没张德这个便宜“女婿”,他早玩蛋了。

    “那只能指望此去京城,安安稳稳最好不过。”

    思来想去,张顗只好这般说话。

    “也只能这般想了。”

    张亮一声长叹,如是说道。

    而此时在洛阳,从史大忠身上赚了一笔的长孙皇后很是心情愉悦,召来李婉顺,便问道:“市井之间可有甚么流言蜚语?”

    “市井之中,大多只是觉得新奇,倒也不觉得如何。”

    “听你之意,似乎别处有甚计较?”

    “国子监颇有议论。”

    李婉顺低头回话,“起用女官一事,内廷外朝并无太多反对之声,毕竟,武汉早有成效,这是有目共睹的。”

    “嗯。”

    长孙皇后微微点头,神色微动,不置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