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七十八章 大丈夫

第七十八章 大丈夫

作者:鲨鱼禅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长安,冉实呼朋唤友,在春明楼摆了一桌,多有纨绔捧场,吃喝了一阵,只听有个青衫老者一脸愁容上来,噔噔噔噔踩的木制楼梯作响。

    “小郎,蜀中有个事情。”

    “四伯这边说。”

    冉实站了起来,冲朋友们拱拱手:“诸位,怠慢,有些俗事,少待再来赔罪。”

    “且去且去,冉大哥自去就是,既是要紧事体,无须理会我等。”

    “多谢。”

    到了一处屏风后的栏杆,远望能看到灞水,此时柳树成荫,碧绿的一片。冉实看了看左右,低声道:“四伯,蜀中出了什么事情?”

    “昝氏有个子弟,不知走了什么门路,竟然得凉州都督举荐,如今成了‘黄冠子’真人的亲随。这几日,昝氏正备了马队,要去凉州置办物业,想来明年昝氏的生丝,就要自己出一些在凉州。”

    四伯一脸忧愁,“小郎,蜀锦是不能随意出的,不过若是生丝,却是没有办法。昝氏有凉州都督帮扶,只怕在凉州中转,就能立足。李凉州如今又是检校西北道安抚大使,羌人多敬服他,若是诸羌头人要采买丝绸,只怕在凉州置办些织机即可。”

    蜀锦是不能随便出,这是硬通货。不过这不代表工人和生丝不能出,讲白了,就是个政策空子。

    “昝氏哪个子弟?”

    “蜀中羌人的少族长。”

    “羌儿焉能成事?此事我已知晓,四伯无须放在心上。”

    巴蜀昝氏如果是子姓之后,那还要小心一些,这些人是当初楚国贵族,在巴蜀联姻的势力,已经持续了上千年。可要是羌人,那根本就是个屁。甘凉羌人尚且被杀的挨个下山,更何况是蜀中羌人部族。

    汉羌杀的最厉害,其实是光武帝建元之后的事情,到三国并力都没有解决。毕竟羌人和汉人源流一致,父系血统上来说,祖先是一家,传承上羌人比鲜卑人厉害多了。这也是为什么鲜卑人现在彻底嗝屁,就剩了个慕容氏还只能在青海做摆设。

    羌人和汉人的厮杀,就相当于同样牛逼的一个大家族,兄弟两个要争个高低。结果汉人这个兄弟越来越强,羌人越来越弱,但是不服。经历过汉晋之后,到了隋唐,这才逐渐进入了相对和平时期。

    但凡离开甘凉,进入关中巴蜀的羌人,都会极快地融入到汉人集团中去。昝君谟所在的蜀中羌人部族也是如此,他的思考方式,已经不是动物界的法则,而是人类社会的处事方式。

    昝君谟知道去长安谋出身,并且知道自己的优点所在,知道拿自己的优点去搏一个出身,这已经和甘凉的羌人有了极大的分别。

    只是,对冉氏而言,昝君谟的这点动作,屁也不算。

    “可是小郎,‘黄冠子’道人非是常人。”

    “被武氏女郎扫的颜面无存,当然不是常人。”冉实带着几分讥诮,显然对李淳风不屑一顾,于他而言,区区一个李淳风,比得上冉氏巴结上的长孙皇后?

    只要长孙皇后在一天,冉氏的生意就是畅通无阻,长安城中就能持续经营人脉。待有机会时,谁能敢肯定冉氏不能出个惊才绝艳之辈,然后在仕途上一路拔升到宰辅之列?

    四伯箭冉实已经有了决断,也不好继续纠缠,只好道:“那昝君谟此事可要派人盯着?”

    “一个落魄道人,一个羌人,能成甚事?无需理会。”

    “是,那……小郎,告退。”

    “嗯。”

    等四伯离开之后,冉实这才回到酒桌前,举起白瓷酒杯,满饮一杯后朗声道:“让诸位久等了,赎罪赎罪,罚酒三杯……”

    而此刻远在凉州的昝君谟,一身布衣,却弓箭在腰横刀在手。虽然蓄须,却丝毫看不出羌人打扮,实际上,蜀地羌人,早就不说羌语,而是说蜀中方言。昝君谟是部族少族长,能说官话,只是洛下音不准,反而是关中口音。

    不过对李大亮李淳风而言,有口音无伤大雅。

    “昝大郎,梁七郎,李真人此行若是用得着你们,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作为凉州都督,李大亮当然知道跟昝君谟和梁猛彪这种人,该说什么话。

    “都督放心,真人但有需要,万死不辞!”

    二人此刻心情激荡,颇有些英雄有用武之地的兴奋。李淳风是什么人,他们其实不关心,但是李淳风身边的护卫头领叫张礼青,此人却是邹国公当年幕府中的亲卫,更是在长安时给梁丰县男张德做过贴身保镖。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李淳风跟邹国公跟梁丰县男交情极深。

    邹国公太远,但梁丰县男张德能给什么好处,他们一清二楚。昝君谟在蜀中,部族也产生丝,有类地方大户,也有织工,但织出来的绢,都是交由冉氏发卖。虽说谈不上只赚一些辛苦钱,但终不如冉氏那般盆满钵满。

    而前年去年让蜀中制丝大户震惊的是,冉氏居然求到了梁丰县男那里,这让他们简直不敢相信。冉氏这样的庞然大物……居然也有这样的一天?

    至于梁猛彪,他自幼是凉州坐地户,家族自强汉时就在凉州经营。虽不至于像西秦霸王那样,却也小有善战之名,只可惜这年头善射者没卵用,唐军现在一次试探,就是几万支胡乱齐射。如果一次试探没效果,那就再来一次……

    神射手无用武之地的尴尬,体现的淋漓尽致。

    而凉州都督李大亮的儿子李奉诫,却是梁丰县男张德铁杆小弟,这让梁猛彪时常在揣测想象,那梁丰县男张德,该是何等的英雄豪爽,才能让李凉州这般伟业丈夫之子,能伏低做小?

    远在汉阳的老张当然不知道两个屌丝是如何意淫心目中的“大丈夫”,因为他在“黄庭观”中产生了一个非常头疼的错误。

    犯错误的不是他,而是萧姝萧二娘子,还有崔珏。

    “是你的主意?”

    暖榻一旁,站着衣衫得体的萧姝,而丝被中,一脸娇羞的崔明月,背对着他躲藏在被窝中,不敢露面。而老张,现在就差一根事后烟来压压惊,他不能理解,萧姝是怎么做到让崔珏半夜钻进自己的被窝,然后生米煮成熟饭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