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二十八章 为了猪肉

第二十八章 为了猪肉

作者:鲨鱼禅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沔州举办的少年秋季运动会还在进行,到了新设的标枪项目,场地清空,凑近了看热闹的,都被赶到了操场外。好在垒了十几个高台,台阶次第,倒也能容纳小两千人。

    “怎地,你还上场?”

    “我好歹也是教书育人的,不以身作则能行?”

    换了一身劲装,称量了一下标枪,这形制有点像江南渔民的飞梭,可以用来扎鱼,也可以用来扎人。反正当年太湖水盗,就是拿这玩意儿造反,芦苇荡里可比什么弓箭来的给力。

    “礼!”

    老张到了场地,少年们齐齐整整地行礼,最年长的少年一声令下,皆是跟从。

    “重在参与,但更要有胜负心,胜不骄,败不馁,力争上游。”

    “是。”

    点点头,就听那最年长的少年喊道:“毕。”

    欠身行礼的姿势才恢复了正常。

    “呼!”

    抬起表情,目光直视最远处,开始助跑,奋力一掷,那标枪如离弦之箭破空而去。

    “嚯!好你个张操之,好气力。”

    老李虽然知道张德日夜锻炼,也见张德练过散手、相扑、摔跤,可从不知道张德还有这投枪二十丈的本领。

    嗤!

    标枪一头扎入松软的草皮中,枪身颤巍巍地动着,让李德胜顿时站起来叫道:“彩!好彩!”

    “长史好大的力气!”

    “你懂个甚?这是光靠气力能行的?”

    坦叔站在李德胜身旁,抱着张沧面带微笑,张沧眼睛瞪圆了:“太公,耶耶扔的好远呐。”

    “怕是有二十几丈。”

    很快就有丈量的学生跑动来开,一条条用石灰划出来的标线,已经显示张德扔出了二十丈。

    “呵,这条麒麟臂还成,国家二级运动员到手。”

    咧嘴一笑,张德拍了拍几个身旁的熊孩子脑袋,“你们可记得我说的?力争上游啊。”

    “是,先生。”

    恭恭敬敬,眼神满是崇拜。

    老张冲观众们挥挥手,顿时一阵阵喝彩声。

    这个开场演示之后,观众们也知道这是在比什么了,一时间来了兴致,倒是像模像样地在那里猜测自己能扔多远。

    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李德胜笑道:“你有这等手段,西征大军痛失一员擅使飞矛的火长啊。”

    “啧,似我这等本领,最少也是个校尉。”

    “摸金校尉么。”

    “滚。”

    二人打趣着,忽地老李一边剥着熟板栗一边问道:“你让我今年多种豆麦,是作甚?”

    “喂猪。”

    “嗯?”

    李德胜一脸不解。

    老张喝了一口茶,坐椅子里解释道:“长安吃肉的人多了,不拘是牛羊鸡鸭,如今猪肉便宜好食,寻常人家三天两头吃肉,也不稀奇。前年这光景,沧州猪已经卖断,要等过年才有最后一批做年货用的。”

    “去年呢?”

    “去年摊到长安城每个人头上,差不多一年下来一个人二十斤肉。只是沧州猪、登莱猪、苏州猪、淮南猪供应不上,河北一百多个养猪场,那才多少猪?”

    “那些猪吃的不差,价钱自然也高。”

    “我就这么说吧。”张德也抓了一把板栗在手里,剥了一颗给坦叔怀里的张沧,“要想供应长安所有人都吃上沧州猪,得有四百万亩地种豆麦,还得亩产四石左右。所以实际上,得有一百万亩地的余量,五百万亩地,种豆麦。”

    听上去很多,但摊到“忠义社”成员家中,反倒是没多少。再比如像张德治下,沔州筑坝拦截出来的水库一侧,就是新增的小二十万亩地,第二年就能有收成。还有小白师兄治下的黄陂县,新增的梯田两年累积有六十几万亩,只是有的地还荒着,缺水少井,想要经营,还得有个一年半载。

    “忠义社”配合华润号,加上朝廷为了账面好看,可以说是联合行动,调动了荆襄一带的资源,才有了这样的成果。

    在此之前“围圩造田”,速度之慢,地方官吏的低效态度,别说张德瞧不上,连一向纵容的李皇帝,都发了几次脾气。

    太子南下东巡,做一回淮南道黜置大使,也是有这个背景在。

    当然后来事情没按照皇帝的想象走,暖男这个心大的笨蛋,居然大摇大摆地推广新技术,还压根不怕别人捧他。

    后来么,暖男就成了为数不多老子在位自己在外面浪的储君,回家是错,不回家还是错,总之就是自己作的死,含着泪也要作完。

    好不容易回了家,正常人心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结果皇帝爸爸召见之后,就随便问了问风土人情,完了就把储君儿子扔东宫自己数蚂蚁去。

    简直了。

    要不说做事得走心呢。

    老张的沔州地盘小,想要调控豆麦产量根本不可能。再说了,以前大家不爱吃麦饭,觉得麦子低贱麦子难吃,可现在研磨技术上去了。别说馒头会有的,面包会有的,奶油蛋糕都有了啊!

    现在想要靠低价收购麦子,还真不那么容易。

    所以这事儿,就摆在了“忠义社”小伙伴们的眼门前。现在养猪,配合土霉素,成活率高,生猪存栏量大大增加。可问题来了,一头猪差不离一年要消耗粮食五千多斤。

    豆粕又不是天上掉的,还是得从地里捡。

    可这年头,穷困地方种豆子那真是为了吃,还有就是豆子税赋稍微可以接受。河东农民被逼着种麻之前,那真是从吃饭到出恭,连环屁不绝于耳。

    照理说,问小农采买豆麦,也能解决问题,可惜因为糟糕的物流,一头骡子背两百斤豆子到沧州,兴许要吃掉五六十斤……

    这狗屁买卖谁还做?

    所以在板轨、水泥弛道扩建之前,“忠义社”为了养猪,也早就定下了基调。我们的养猪场盖到哪里,哪里就是豆麦商品粮基地!

    竟陵县现在养了猪,那就得豆麦轮着来。

    依托汉水,怎么也得保证首都人民群众吃上一口放心猪肉,啃上一嘴放心猪蹄。

    这可是政绩,虽然农业时代的gdp没有卵用,但像猪肉这种物美价廉还能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农副产品gdp,在这个年头,的的确确算是优质考绩。

    “我听说,今年吏部考选,却有侧重地方农政。”

    老李是立志要做好养猪县令的,如果今年的养猪业gdp不能打动上官,那只能说明一件事情:他需要把养猪业gdp翻一番。

    “你知道豳州人回京述职了吧。”

    “甚么意思?”

    李德胜有点疑惑,豳州人是侯君集那牲口,他回京不回京,和他有屁个关系。

    却见老张笑的相当猥琐:“嘿嘿,要是我告诉你,那厮明年就要专任吏部尚书呢?”

    “咳咳、咳咳咳咳咳……”

    一颗板栗,就像是一根断了的意大利面,把老李给呛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