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八十章 冬季

第八十章 冬季

作者:鲨鱼禅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滋滋滋滋……

    “詹十二,化点雪来,没水了。”

    “好——”

    哗哗作响的铲雪声,而在分不清天地高低的雪岭之下,用夹板压实的雪渣冰块被垒砌成了屋基。远远地看去,就像是雪做的墙壁,只是走的近了,才能发现原来上面还泼了水,结成了厚厚的一层冰壳,将雪渣冰块做成的墙砖缝隙封的严严实实。

    “大人!张大人——”

    “甚么事!”

    “昝护法的探马!”

    “噢?带过来。”

    笃!

    切肉刀被随意一甩,钉在了承托羊肉的木板上。

    哗!

    门帘掀开,一阵冷风灌进来,冰屋内满脸长须的张礼海用蹩脚的勃律方言说道:“昝君谟让你来作甚?”

    “大人,这是昝护法的信,请过目。”

    一口地道的长安官话,让张礼海一愣,却是笑了笑:“叫甚么名字?”

    “王臣。”

    这个依旧扎着勃律人小辫子,但却穿上唐朝制式军服的探马,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赏你了!”

    言罢,张礼海抓起身前的一只肥美羊腿向前一抛,这个探马却也不慌不忙,伸手一抓,就将羊腿接住:“多谢大人赏赐!”

    话音刚落,直接盘膝而坐,然后大口大口地撕扯起羊肉来。而旁边早就有人将温热的羊汤拿了过来,只是这个叫王臣的勃律汉子,却直爽地问道:“有黄酒吗?”

    “有武昌黄酒,贞观十五年酿的。”

    “来一坛。”

    黄酒祛寒祛湿,对他们这些探马来说,在外要烈酒,在家要黄酒,各有作用。

    张礼海展开信纸,然后一拍大腿:“好!好好好,好得很!来人,拿纸笔来,叫上文书!”

    “是,大人!”

    整个汉胡混杂的营地内,一时间越发热闹,而营地的不远处,有一个更加巨大,更加绵长的冰砖高墙。这冰雪做成的“长城”内,不时地传来呜咽声惨叫声,倘使有人从冰雪山岭俯视看去,便能看到,这是一个冰雪做成的“城池”。

    “城池”之中,划分了一个个区域,都是由各种穹顶组成,大的小的,白的黑的。而之间更是有栅栏隔离,道路中间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在一个入口处,更是密密麻麻聚集了大量的骆驼马匹,这些牲口同样被隔离开来……

    “慕斯部看管的那些吐火罗人,乃是波斯遗种,还是有些礼仪廉耻的。不似那些赤发野人,野性难驯。”

    “敦煌来的阉割博士,甚么时候到葱岭?”

    “早就要来,可是冬月大雪封了道路,若非有信号机在天晴是传信,只怕也不知道已经出关。如今是打算先去蒲桃城。”

    “这要等到甚么时候?难不成,老子还把这些奴隶运到蒲桃城去?不要米粮的吗?”

    “可是,眼下阉割博士不到,总不能我们自己阉了他们吧。”

    “问一问昝君谟,若是有合适的阉割达者,便请过来。”

    “眼下快到腊月,大概也只能如此了。”

    “昝君谟这次俘获女子牛羊无算,侯氏砸的这笔钱,算是回本了。眼下疏勒那里,别的都不缺,就缺女人。那些好看入眼有家世的,他娘的都被西军吃了,胡人又无甚廉耻礼仪,动不动就掳掠女子跑去野地强暴,光靠杀也是没用的,除了教化,还得让他们少点气力。”

    “校尉,那些投降的怎么办?”

    “王祖贤那里给一些,剩下的,都去打天竺!”

    “是。”

    勃律联军借道西进,乌合之众自己在路上死了小两千人,逃跑三四万兵民。甚至有些头人,眼见着一块好的草场,直接就带着牧奴当场圈地,然后和西秦社的保安打了一仗。

    这些不动脑子的头人万万没想到,西天竺某些国家,居然是唐朝某些商号的私有财产……

    尽管损失很大,但因为对手也是菜鸡,所以数量上有压倒性优势的联军,迅速就教吐火罗人如何“做人”。吐火罗人反抗的过程虽然激烈,但是投降和认命的速度同样让人惊诧。

    吐火罗诸部除了震惊联军的“兵多将广”之外,联军的核心骨干,尤其是真正披坚执锐的精英部队,能够在冬天进行长久作战的能力,才是彻底让他们恐惧的根本。

    扣除这些,剩下的联军部队,并没有比突厥人波斯人更加凶悍顽强,甚至大大不如。

    然而在这个时代,除了唐朝,没有任何组织,能够支持万人规模的野战军。哪怕是控弦xx万的突厥全盛时期,一到冬天,只能是维持部队不被气候摧毁,真正的决定性的力量,哪怕是所谓的控弦四十万时代,也不过是几千金帐近卫。

    哪怕是为了保证呼出的气不在须发上结冰,一个人就需要一张狼皮来做围脖头套,因为只有狼皮上的狼毛,才不至于结出厚厚的雪花冰渣。

    能够拿出几千张狼皮,又怎么可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突厥同样是有过奋x世之余烈,才有了控弦四十万的巅峰。

    贞观十七年的大唐,不过是把“奋六世之余烈”,压缩到了短短的十几年内。纯粹农耕时代需要的积累,在手工业、航运业、制造业、冶金业等极大发展的面前,连零头的零头都不如。

    以贞观十七年终于可以保证粗钢良品率为分界线,只需要一年时间,汉阳钢铁厂的钢产量,就可以碾压南北朝以来历朝历代的所有钢产量总和。

    这就是区别。

    哔哔啵啵……

    一处不大的冰屋内,垒砌的石头上铺着干草,上面再铺了一层厚厚的粗制毛毯,毛毯上面再铺了一层皮子,瞧不出究竟是什么皮子,但是很软,因为它被一个女人压的变换出了各种形状。

    惶恐眼神的女人瑟瑟发抖,用吐火罗的一种方言,正在祈祷着什么,然而很快,一阵巨响,破门而入的糙汉叽里呱啦地说了什么,然后从怀中摸出了一个罐头,陶制的罐头。

    啪。

    糙汉又继续说着什么,叽里呱啦一通,然后拿过一只木碗,将罐头里面的东西倒了出来。

    是黄桃。

    女人只是尝了一块,就露出了惊异的眼神,然后看着这个糙汉,最终露出了认命的眼神,将裹在身上的毛毯揭开,露出了里面略显瘦弱但是干净的精赤身体。

    咕噜……

    吞了一口口水,糙汉喘着沉重的气息,一边解着衣衫裤带,一边盯着谈不上美丽的女人,甚至这个女人的胸也不够大,屁股也不够翘。

    不多时,伴随着一阵更加沉重的喘息,毫无温柔可言**就在冰屋中上演。

    而在大帐中,张礼海好奇地问道:“慕斯部作甚都改姓了詹?”

    “是西军韩五郎作的怪,他那婆娘,就是慕斯部出来的。因韩擒虎当年人情,襄阳詹氏还是哪个詹氏,给认了义亲。于是慕斯部索性全姓了詹,如今慕斯部的豪帅慕斯,也是姓了詹。”

    “入娘的,听着真是不习惯。”

    半晌,他又叫骂,“这詹十二半点风情也不懂,这是干女人还是干牲口?!”

    饶是冰屋隔音效果不差,可啪啪啪啪啪的声音,还是不绝于耳,而那个吐火罗所属的女人,更是叫的仿佛要死了过去,着实让一群冬夜瑟瑟发抖的厮杀汉无比不爽。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