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八十三章 贵族不易(猪年初一第一更!新年老铁们大吉大利!)

第八十三章 贵族不易(猪年初一第一更!新年老铁们大吉大利!)

作者:鲨鱼禅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两朝武勋家庭极多,贞观朝相较武德朝,文治又更加丰盛。不仅仅是诗文极大进步,连民间畅销的“诗余”“俗曲”,都是汉朝以来的“巅峰”。

    而且因为贞观朝朝野英雄辈出,自然而然地,传奇小说的品种也多样化。似玄奘大法师、“黄冠子”真人、东海大豪王万岁、独臂将军王祖贤、“程门立雪”和“程立雪门”……不仅仅丰富了民间的娱乐活动,也推高了“贞观”的含金量。

    贞观朝,的的确确经过二十多年的经营,当得起“贞观”二字。

    只是在钟山县的唐俭此时此刻,心中的悲凉当真是无法对人言。

    当他听说那些个正牌“洛阳皮货”,居然是以前老朋友老部下家里的子孙拿出来变卖,他既痛恨,又焦急,最后还有一点点快意。

    “小郎,你这袍子,当真是长安包氏出脱的?”

    浉水津口的皮货交易市场,唐俭一身便装,仿佛是个南方来的老儒,左右亲随虽说身量壮硕,却也是忠厚模样,瞧着像是庄稼汉。

    卖皮货的贩子是个半大小子,瞧着可能十三四,也可能是十七八,嘴唇上有点青须,却又不算太浓密。开口说话还带着点公鸭嗓子,似是刚刚发育,又听着像是天生的。

    “老先生放心,我这铺子瞧着是小,可在京城,到底也是有个落脚地的。就是没开在城里,在新南市搭了个围子。”

    “能在新南市,那也很好啊。”

    唐俭说罢,又望了一眼摊在那里的袍子,料子很好,是御寒用的黑狼皮,乍一看仿佛是熊皮,其实根本不是。

    狼皮比熊皮便宜,但黑狼皮和黑熊皮却是颠倒过来的,黑狼皮要贵得多。

    “老先生只管上手,这可是好货色,毛越摸才越顺。”

    卖皮子的也不知道是狼皮,只当是熊皮来卖。正常来说,也没有这么大的狼皮。

    左右亲随把袍子拿了过来,老唐略微打量了一下,又翻了翻袍子上的兜帽,兜帽有收紧的绳索,绳索头子上有金属扣子,一边是金子做的,一边却是金包银。

    看了一眼金扣子,老唐看到了一个印记,顿时叹了口气:“唉,这是故人之物,小郎,开个价吧。”

    听到老唐说是“故人之物”,卖货的贩子眼睛都亮了,正要喊个高价,不宰这种“人情”物件,不是对不起自己吃的这碗饭么?

    只是刚要开口,却听后头一个壮汉低声道:“公爷,恁多人家,买得过来么?”

    那壮汉看似粗莽,实际是老唐半个“智囊”,当年走南闯北玩嘴炮,是个得力助手。

    这壮汉一看就知道唐俭打算买了这件袍子,然后返转洛阳的时候,再给人一个方便。

    唐家的老部下比较稀奇,什么人都有。不是说职业,而是种族。老唐当年靠嘴巴舌头吃饭的时候,跟着跑江湖在达官贵人蛮族可汗之间流窜的亲随仆从,有鲜卑人、室韦人、靺鞨人、铁勒人、党项人、奚人、扶余人、蕃人、獠人……整个中原王朝有点名气的蛮夷,他帐下听讲的都有。

    而眼前这件狼皮大袍子,就是一个室韦头领送给儿子的。那个儿子,就是跟着老唐满世界跑的亲随,弓马娴熟,是条好汉。

    当年李靖搞突厥的时候,跟他一起逃出生天又重新相聚的人中,就有此人。

    这也难怪老唐情绪难以抑制,实在是情分在这里。

    “他家世本就不好,只是室韦小族,在长安时还能救济一二,迁都之后,便失了照顾。这等没跟脚的,两三代就败了的,老夫见得多了。”

    顿了顿,老唐还是对年轻贩子道,“这袍子,老夫要了。”

    卖货的小哥也算是半个走南闯北的人,能在洛阳新南市混饭吃,眼力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他耳朵尖,听到有人喊“公爷”的时候,就琢磨着是不是南方来的国公、郡公。

    这几年因为拍马屁的缘故,厚颜无耻喊“爷”的奴婢多了去了,如今便是个“xx伯”“xx侯”,家里也是一堆人赶着喊“伯爷”“侯爷”,亲娘老子也没有叫的这么殷勤。

    略微打量了一番,又寻思着这老公爵怕不是从武汉过来的,能去武汉的公爵,定然跟江汉观察使关系熟络。

    如此这般想着,卖货小哥就暗暗咬牙:俺便赌这一铺,不若结个善缘,不去宰他这一笔,看这老先生年岁大,身边跟着的人,必然眼光独到。俺若是绕了些许,卖他一个收购价,未必不能赚得更多。

    心中暗忖了一番,隔着摊位的贩子操着公鸭嗓子,对老唐很是恭敬道:“老先生瞧着慈眉善目,既是老先生故交之物,某也不平白做甚么恶人……就五十贯吧。”

    “噢?”

    别说老唐,周围相邻几个铺子的贩子们,都是耳朵竖起来眼睛瞪圆了。

    “乌小八,你这是做得甚么买卖,你老子晓得了,怕是打断你的腿。恁好的熊皮袍子,你叫卖甚么价钱?”

    “京城熊皮的帽子,贵的一千多贯,且不去说它,那些个北地扈从用的,哪一件少于五十贯?”

    老唐身后的亲随瞄了一眼,没有说话,只听那卖货的小哥不气也不恼,调门拉高了左右看了看:“出门在外寻个眼缘,某瞧着老先生面善,不行么?”

    言罢,他把袍子收拾起来,往唐俭怀里一送:“就五十贯了!”

    那架势,仿佛是怕左右有人抬价,让他不好却了情面。

    老唐笑了笑,捧着狼皮大袍子叹了口气,便道:“多谢小郎。”

    钱货两讫,等唐俭他们走远了之后,好几个贩子揣着手过来冷笑:“傻娃子,等着被打断你的腿吧。你这袍子收过来,怎么地四十贯要的吧,五十贯卖了,这赚了个甚么?”

    “哼!”

    卖货小郎懒得搭理他们,只是片刻后,就见一骑疾驰而来,骑士到了津口的皮货市场就翻身下马,到了小郎的摊位上,甩了一个包袱过来,道:“我家公爷说了,你是个好脑筋的孩子,拿了这些钱,去武汉读书去吧!”

    言罢,骑士匆匆而来匆匆而走,翻身上马,片刻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市场内一阵惊疑,有人叫嚷道:“乌小八,开了包袱皮,看看是甚么?”

    “当当的作响,兴许是银锭子。”

    那人原本是个玩笑话,结果乌小八还当真开了包裹,只是拎起来的时候,才发觉这包裹当真是沉:“噫!这是甚么,恁般得沉!”

    打开一看,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有跟乌小八关系好的,直接喊道:“快些叫津口的太尉过来作保!恁多银条,真真是要命!”

    原来,这包裹里头,居然是一根根的银条,上头还有规制刻印,五十根……亏难那骑士居然能随手扔出来,也不怕砸死个人。

    钟山县城内官舍,老唐摩挲着黑狼皮,盯着金扣子叹了口气:“这也是穷疯了,几十贯就卖了。”

    “公爷,想来也不是不想卖个高价,只是抛头露面去当个几百贯,定是要失了颜面。这私下里偷偷叫卖,便不值几个钱,兴许又有要紧的难处,几十贯也就出脱了。”

    亲随这般分析着,老唐也深以为然,叹了口气:“武汉有句话很有道理啊,死要面子活受罪。京城居行大不易,那就走了便是,这勋贵脸面,值当个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