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唐朝工科生 > 第三十九章 谈感情

第三十九章 谈感情

作者:鲨鱼禅师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曾经秦琼的老部下也就是想谋一个“光荣退休”,历朝历代来讲,都不算什么太过分的事情。

    说到底,对改头换面的警察卫而言,此时的制度建设,也还是处于“摸索期”。

    摸着石头过河……允许犯错嘛。

    当然了,如果秦琼的老部下搞了幺蛾子出来,那自然就是“阵痛”。

    再如果老部下们玩得嗨玩得很,一把年纪不想退位……那自然是一阵一阵的痛,一直震,一直痛。

    好在秦叔宝这些个老伙计跟他一样,都已经一把年纪,想要折腾也折腾不起来,最多混个一年两年,就差不多了。

    “相公说让咱们再等等,是个甚么意思?”

    “让你再等等就再等等,恁多废话。就算让你明白了,你能做甚么准备?回去逗孩子算逑!”

    “老子还问不得?”

    “问得、问得,你只管问,你问好了。老子看你问个鸟蛋出来,啐!”

    抹了一把嘴,有个老汉咂摸了一下,环视四周嚷嚷道,“去西市吃酒,兄弟们可有愿意去的?”

    “还要去西市啊,有点远。”

    “吃了酒再去大同市搓个澡。”

    “那好,去去去。”

    “谁请客?”

    “公摊公摊,请客个鸟,现在哪有闲钱。等老子做了哪个省的警察厅少监,再说请客!”

    “就你?还少监?你他娘的是邹国公儿子?”

    “老夫怎么就不能混个少监当当?”

    “呸!就恁几个省,你当少监,我们当甚么?”

    “你们当儿子。”

    “……”

    一阵哄闹,一帮五六十岁的老汉抖擞着精神,也不管秋风萧瑟,吹得难受,三五成群挤上马车,奔洛阳城西南去了。

    湖北省的总督还没有定夺,湖北省的警察厅少监却定了下来,着实让不少人震惊。

    原本之前都是左武卫还有“瓦岗系”的老贼前去秦琼门前点头哈腰,薛仁贵成为湖北省警察厅少监这个事情传遍了之后,一窝蜂的老东西都涌到了秦琼本来就不算大的宅院门口。

    为了能跟秦琼攀交情,有些老家伙带了脑子,先跟秦琼的“老朋友”打了招呼。

    比如张公谨,比如程知节,比如尉迟恭……

    前安北都护府大都护尉迟恭这几日就是苦不堪言,他素来不喜欢应酬,但喜欢装逼。当年为了排位子,一拳就把某个倒霉王爷眼睛打瞎了,做人这个事情,尉迟日天认得很准,只要不造反,就他的功劳,混吃混喝两三代人不愁。

    至于说学程知节那样到处投机,到处折腾,他学不来。

    姓程的看上去粗鲁,实际上算计起来,是能跟长孙无忌过招的狠人。自玄武门之后,真正半点亏没吃过的贞观名臣,只有程知节一个。

    哪怕家里父子成仇,可程氏本身不亏啊。弯弯绕绕,还是能借着当代“冠军侯”的东风。

    “你们两个当年为俺左右裨将,这几年功劳也是不缺,爵位有了,官位也有了,怎地还要凑这个热闹?”

    老魔头很是不耐烦地看着当年的左右手,一个是梁建方,一个是高甑生,二人年纪虽然大了,却都是一等一的猛将。至少在冲阵杀敌上,苏定方还未必就强过这两人。

    当年攻打吐谷浑的时候,尉迟恭本来想去摸鱼,结果没赶上,李靖和侯君集主持了灭吐谷浑的作战,高甑生和梁建方,就是在这时候捞着的功劳。

    前者更是接了武士彟的班,在利州做了一把手,当时已经没有了利州都督,而是改制为利州刺史府。

    高甑生就是利州刺史。

    要说做官,梁建方比高甑生还要厉害一些,已经是右武侯将军,现在正在主持剑南诸蛮收服的治安战。

    秋冬时节入京的原因,是因为陇右、剑南诸蛮又一次服服帖帖,缺粮少盐的羌、獠不得不投降。

    梁建方这一回很有可能继续升官,至于说爵位,他早就是雁门郡公,再多折腾几下,也不会再好到哪里去。

    “老哥哥,俺们兄弟两个前来,也是想着临老之前,再搏上一把。秦相公如今主持警察卫,以他如今的地位,若是美言几句,左武卫……”

    “老梁,你真是个人才啊。”

    打断了梁建方的话,老魔头手指点了点他,本以为梁建方是盯上了哪个省的警察厅少监,万万没想到这老家伙胃口更大。

    左武卫大将军现在是空出来的,而现在只要秦琼稍微提一嘴,说梁建方如何如何,那直接就干死了其他的竞争对手。

    梁建方又不是秦琼的人,而秦琼又是前左武卫大将军,加上秦琼二十多年来,一直安分守己,基本上皇帝怎么埋汰都无所谓,可以说典型的“纯臣”。

    这样的老臣子,讲话份量就是不一样。

    同样是举荐,尉迟恭现在说话还真不一定有秦琼来得好使。

    “老哥哥……帮帮忙。”

    梁建方低眉顺眼,他本来是个猛将,这光景求人办事,还是因为老魔头是他的老领导老朋友,否则真不愿意开口。

    至于高甑生,他没太多想法,就想着搭一路顺风车。梁建方要是成了左武卫大将军,作为当年尉迟恭的左右手,怎么地也得混个警察厅少监当当吧。

    不然尉迟恭多没面子。

    “唉……”

    尉迟日天叹了口气,“罢了,俺就去开这个口,谁叫你们是老弟兄呢。”

    “多谢老哥哥!”

    梁建方精神一振,竟是要行大礼,正要跪下,却被尉迟恭抬起一脚就把人膝盖给勾了起来:“作甚作甚作甚!你这老东西都是从何处学来的!你是要作甚?!”

    “俺……”

    “站好了说话!”

    “是……”

    见尉迟恭黑脸更黑,梁建方一脸的惭愧。

    论起出身,他们几个都不怎么样。像尉迟恭因为姓氏的缘故,还被划入鲜卑族,实际上尉迟恭的姓氏由来,却是因为“尉迟部”,早年在北方当兵,没少因为别人吐槽他是鲜卑狗跟人干仗。

    老魔头在大原则上,没出过差错,虽说也有点“有奶便是娘”意思,但隋唐交替的大环境中来看,尉迟恭的节操绝对是上上之选。

    “俺要是直接去寻秦叔宝,怕是不行。”

    摸了摸脑袋,尉迟恭张大了嘴巴哈了口气,“得寻个机会,俺得先去寻张公谨搓澡,到时候,一起去‘女儿国’,这边有了当口。”

    “劳烦老哥哥了!”

    “只此一次啊。”

    尉迟恭竖起一根手指,“真入娘的不想去求秦叔宝!”

    “只此一次!”

    梁建方连忙保证,这样的机会,一次也就够了。以左武卫大将军的身份退休,那也没啥念想了。

    往后十来年,想要大打特打,根本没可能。

    原本这次去陇右、剑南“平叛”,本以为会狂捞功劳,结果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和以往羌人、獠人的叛乱烈度比起来,这两年的动静,简直就是菜市口哄抬物价的意思。

    有心杀良冒功,奈何现在后方的奴隶贩子恨不得把华润飞票贴在他脸上,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价钱能炒到一百五十贯……舍不得杀啊,真舍不得。

    这年头,杀良冒功那真是犯了大本钱了。

    以他的资历,想要更近一步,靠杀良冒功来凑数,怕不是眼睛一闭,就亏个几万贯出去。

    几万贯……他娘的要是有几万贯现钱在手,他还折腾个鸟,赶趟子给二圣献礼就完事儿了。

    现如今就很尴尬,他要是敢杀良冒功,那些个眼睛都红了的奴隶贩子,转手就去把他给举报了。

    而且奴隶贩子的门路还很广,一个个背后都是顶级权贵。

    什么潞国公,什么赵国公,什么怀远郡王,什么吴王,什么蜀王……

    哪一个惹得起?

    这年头,偷奸耍滑很容易,可成本相当的高,门槛也不知道被哪个王八蛋给抬高了,没钱玩个鸟啊。

    梁建方和高甑生这种级别,放前隋,自己那张老脸,那就是钱。

    现在?老脸就是老脸,想要当钱用,那是得有人认账才算数的。

    离开尉迟恭宅邸的时候,梁建方和高甑生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叹了口气。麻烦尉迟恭这个事情,原本也是不想的,可现在他们两个,想要疏通门路,连凑一套不错的瓷具礼品都做不到,那就只能卖感情了。

    谈感情伤钱……这个道理千古不变。

    他们跟尉迟恭谈感情,至于尉迟恭自己,为了感情,就得跟人谈钱。

    直接跟秦琼谈,就他这张黑脸,谈感情谈钱,在秦琼那里都是免谈。

    所以得迂回,先跟张公谨谈钱,再让张公谨跟秦琼谈感情,这就有得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