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恶魔的正确契约方式 > 379.谁给了你勇气?

379.谁给了你勇气?

作者:心好累的云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理由呢?”

    像是厌烦了一样,雨时溪将里见的右手从自己的衣领前扳开,“理由不是已经很明显了吗?”

    “你难道就没发现,现在东京区里存活下来的人,对被诅咒的孩子多少都出现了很大的改观吗?”雨时溪说道,就是这样一个理由,让他从一开始便设计了这一切。

    里见心情很复杂,同时也很愤怒,“仅仅是这样一个理由,你就让东京区深陷危险之中,那你和蛭子影胤又有什么不同!?”

    “当然,不同的地方你难道看不出来吗?他渴望战争,我则是在保护这些孩子。”雨时溪如此说道。

    里见冷冷的看着他,指着手中东京区的伤亡报告,对雨时溪质问道:“你管这称为拯救?”

    “你好像没听懂我的意思,我只保护那些孩子而已,这些人的死活和我没有关系。”雨时溪看向了里见,“如果你真在乎这些人的死活,又何必在这浪费时间的和我理论,不如去当个救世主。”

    雨时溪抬起头,视线带着压迫感,“现在东京区内,对诅咒之子的情势一片大好,没了菊之丞那个碍眼的老东西,圣天子的原肠动物新法将会畅通无阻,只要照此继续发展下去,东京区将会变成全世界诅咒之子的庇护所。”

    “以现阶段东京区三成的人口换来这样一个结果,你难道不认为这笔买卖很划算吗?”这些死去的人,在雨时溪口中仿佛就仅仅是一个数字而已。

    “为什么,你能这么轻松的说出这种话?”里见好像终于认识到了他眼前这个男人的真面目,他仿佛不是人类,而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

    “里见,你应该明白一个道理,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人活着必须有取舍,而我则是一个比较现实一点的人,在鱼与熊掌面前,我只会选择利益最大的一方。”

    然而,里见好像根本没有听见雨时溪这句话,他睁大了眼睛,注意到了雨时溪之前的话语:“等等,你说菊之丞!你难道打算杀掉菊之丞?”

    “突然转移话题的你,让我感觉说出前面一段话的我就宛若一个智障一样。”雨时溪突然冷不丁的说了这么一句。

    随后接着对里见说道:“不是打算,而是已经在实施了,你以为,木更现在为什么不在这里?”

    里见怔了一下,“木更小姐.....”眼中闪过一丝决然。

    “原来是这样.....从一开始你就计划好了,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你甚至是利用了圣天子大人,当时你以民警的名义来通知东京区的居民避难时我就感到奇怪了,原来这也是你计划中的一步。”里见深吸了一口冷气,语气终于是变得生漠了起来:“对你另眼相看了,雨时溪。”最后的名字,是里见一字一顿咬牙吐出来的。

    “承蒙夸奖了。”

    “很愉快的一次交谈,既然没其他事了,那我想我也该告辞了。”说着,雨时溪站起了身,从里见的身旁走过。

    走到门口的雨时溪,身子微微顿了一下,好像想起了什么似得,再次开口道:“对了,里见,给你的建议希望你认真考虑一下,想做救世主,不如去当个政治家,至少他们的舞台更广一些。”

    忽然,雨时溪的气息沉了下来,脸上虽说依旧是带着笑容,但去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顺便,可以问下,里见你这是什么意思?”

    里见微微低着头,一把漆黑色的手枪已经对准了雨时溪的后脑,手指更是贴在了扳机上。

    一瞬间,气氛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里见并没有回答雨时溪的问题,而是声音低沉的自顾自的说道:“你知道吗?彰磨师兄的起始者,布施翠,因为你的原因错过了最佳的救援时间,因为失血过多现在还在抢救室里吗?”

    “是吗?那还真是令人遗憾,可惜她不是我的契约者,不然她现在肯定不会变成这样。”

    叮——

    奇特的枪声响起,一枚漆黑的錵金属子弹从里见手中所握的手枪中射出。

    噔——

    一声清脆之极的撞击声,金属子弹头如撞上了一面空气墙一样,弹身被自己的力道压成铁块。

    下一刻,透明的光壁骤然扩大开来,将周围的一切连带里见一起掀飞了出去。

    里见好像早已经反应了过来,双手交叉在一起,抵挡住了这次冲击,而后稳稳的落在了距离雨时溪只有两米的距离外。

    “里见,这是你的选择吗?”雨时溪转过身,漠然的看着里见。

    “天童式战斗术一型五番,虎搏天成!”里见的声音就如低沉的虎鸣一样。

    只见他的身形在迅速与雨时溪拉近些许,右手握拳,以神速般的一击朝着雨时溪上身冲刺过来。

    噔——

    超錵金属的义肢重重的击打在了防御屏罩上,掀起了一圈圈不大不小的涟漪,然而,这一击仅仅是试探性的一击。

    真正如暴风骤雨一般的进攻,还在后面。

    一击攻击下来,试探了雨时溪这外层防御的里见心中多少有了点底,而就在这时,雨时溪突然从身后,仿佛变魔术一样的拿出一把奇特的枪型兵器。

    “天童式战斗术三型十五番,云岭毘湖鲤鲋。”没有任何的犹豫,里见身体猛地向下匐去,随后,腰部狠狠发力,重重的上勾拳仿佛能将人的下颚打碎一般。

    一瞬间,雨时溪手中的长枪便是自下而上的被击飞了,手中的长枪深深的陷入了天花板上,让人感叹这股力道的可怕。

    然而,雨时溪却很满意的点点头,带着一丝某名欣喜的语气说道:“看起来我和枪兵无缘啊。”

    呼——

    体内的警觉仿佛在刹那间被唤醒,令他颤瑟的气息从雨时溪身上骤然涌现而出,让里见只感觉自己的胸口突然压上了一块巨大的石板。

    魔力的压迫,让里见的反应顿时慢上了不少,甚至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雨时溪便已经不知是何时窜至到了他的身边。

    一只脚尖微微点起,与此同时,雨时溪身体狠狠抡了半圈,脚上带起一股劲风,随后有如长鞭一样朝着里见的腰部狠狠抽了过去。

    而这一切,仅仅发生在一秒不到的时间里。

    “嘭!!”

    里见整个人犹如断了线的风筝,瞬间倒飞了出去,残留在他身上强大的力道,让里见的身体直接是击穿了水泥墙壁。

    而雨时溪的声音在这时则是悠悠飘来:“双方实力悬殊巨大的情况下,你竟然还选择硬拼,这可不像你啊,里见。”

    跨过地面上碎了一地的砖瓦,雨时溪悠然的走到了里见面前。

    此时,里见倒在一片砖瓦上,嘴角和鼻孔处是流出的鲜血,雨时溪刚刚那一脚,竟是差一点将他的肾给打爆了。

    “知道不?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之间有契约,刚刚那一下可是能直接将你的脊背打断。”雨时溪俯视这里见说道。

    里见从口中吐出了一口血沫,讥讽般的说道:“咳,你难道想让我谢谢你脚下留情吗?”

    雨时溪笑了笑:“那倒不必,只是有一点让我很好奇。”说着,他脸上的笑容一瞬间收敛了起来。

    转而是阴冷的看着里见,伸手抓住里见的脖子,将他整个人从地上举了起来:“是谁给了你勇气,敢朝我开枪的?梁静茹吗?”

    雨时溪的眼睛几乎是眯成了一条缝隙,手掌虎口处更是如钳子一样死死的卡着里见的喉咙。

    一种要窒息的感觉,几乎让里见当场昏迷了过去。

    就在下一刻,雨时溪松开了他。

    落在了地上的里见捂住脖子,双膝跪在地上的干呕起来。

    “咳咳!”

    雨时溪用着玩笑一般的口吻说道:“嘛,毕竟是老朋友一场,我也不会真杀了你,不然到时候未织怪罪下来,我也不好说什么。”

    “不要打未织的主意!”是彻底的与雨时溪决裂了一般,里见用着生漠的语气对雨时溪嘶吼道。

    然而,雨时溪却浑然不在意,依旧是那副我行我素的样子:“真是,你竟然会把我当作那么没节操的人,放心吧,这事不会牵扯到未织,我向来是说到做到的人。”

    里见没吭声,只是眼睛里依旧对雨时溪充满了警觉。

    “好了,闲聊就到此为止了,本来是想用温柔一点的方式取走你身上的义肢的,现在看来,暴力一点也没什么关系。”说着,雨时溪便是抓住了里见的右手。

    随后,在里见愕然的眼神下,硬生生将那条义肢从他身上扯了下来。

    “啊啊啊!!!”义肢并不是没有知觉,内部大量人工制造出的痛觉神经,可以无排斥的与身体衔接。

    所以,里见感受到的疼痛,丝毫没有减弱。

    “衔接处有些破损,不过这是小问题。”这些破碎的地方,只需要用逆算魔法复原就好了。

    用着同样暴力的方式,分别又取走了里见身上的右脚,左眼,雨时溪拍了拍手,将这些东西收入了魔方之中。

    被疼痛刺激到虚脱一般,里见如一个残疾人,艰难的坐起了身子。

    他对着雨时溪说道:“彰磨师兄曾让我小心你。”

    雨时溪看着他现在狼狈的样子,微笑道:“看起来你并没有好好听你师兄的话呢。”

    “很高兴认识你,里见,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想也是时候该和你诀别了。”

    ——

    雨时溪离开后,躺在瓦砾堆中的里见闭上了眼睛,他真的感觉有些累了。

    在那个人面前,他根本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想想看,他从一开始便是算计了自己,以交易为理由,名言正传的加入了民警的队伍,在第一波原肠动物的进攻时又欺骗了自己的信任,将那些原肠动物引诱到了回归之炎的后方,之后我堂长正战死,他又以合情合理的方式当上了团长,再此后又利用圣天子的号召力,向东京区发布避难命令,那死去的三成的人,就仿佛就是在对活下来的人杀鸡儆猴一般。

    想到这,里见忽然讽刺般的笑了一声。

    现在想来,就算当初我堂团长没有战死,只怕也会在下一次战斗里被雨时溪暗杀掉吧。

    簌——

    装满了零食的塑料袋子落在了地上,紧随着这声音的,是延珠惊慌失措般的声音。

    “莲,莲太郎。”愣愣看着浑身伤痕的里见躺在一堆废瓦砾堆中,延珠的身子下一刻便是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延珠啊。”里见的声音有些虚弱,他并不想让延珠见到他这副样子,但可惜,他现在移动不了了。

    延珠一个闪身,迅速来到了里见的身旁。

    “莲太郎,你的手.....”延珠的声音有些颤抖,与此同时,她的眼眶里已经忍不住的湿润了起来。

    里见露出一个笑容,安慰着延珠,抬起左手摸了摸延珠绯红色的头发,“放心吧,雨时溪只是取走了我的义肢而已,本来是我坐在这里的,但没想到这个豆腐渣工程的墙壁倒了下来,砸到我身上了而已。”

    听到这只是一个意外,延珠顿时是感觉好了许多,心中也放心了下来,然后下一刻,竟然是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噗哈哈,莲太郎你也太倒霉了吧,竟然,竟然会被倒下来的墙壁砸到。”

    看到延珠这家伙竟然是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里见的眼角是忍不住的抽了抽。

    “你笑个屁,还不快扶我起来!”里见笑骂道。

    “蛤蛤蛤。”然而这一说,延珠却是笑的更加的没心没肺了起来。

    “快点啊,我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说不定身上被石头砸的几处骨折,你还有心思在这里笑?”里见骂道。

    延珠终于是止住了笑声,无所谓的挥了挥手,:“莲太郎不是很厉害吗?这种小伤就不要在意了。”

    听到延珠这句无意的话,里见苦笑了一声。

    “好了,把我送到室户堇医生那里,我的义肢需要重装一遍了。”

    眼珠点了点头,将里见身上的灰尘拍开,随后一把将他抗了起来。

    “等,等等,你打算就这样把我带过去?”里见慌忙的说道。

    “不然呢?”

    什么叫不然呢,太丢脸了好不好!!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