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顾道长生 > 第七百四十四章 法身(2)

第七百四十四章 法身(2)

作者:睡觉会变白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失败了多少次。

    龙秋有些急躁起来,顾玙只好安慰,陪着她一遍遍的总结经验。

    想当初,他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领悟神通,小斋更是被关在曹文逸的小世界里,皆是多灾多难。

    她算幸运的,起码安全有保障。

    魂界没有时间概念,顾玙只记得找索菲亚阿卡密聊了很多次,又顺手斩杀了几百只魂兽。当他杀到一千只时,小秋也在进行第n次尝试。

    之前的铺垫还是有好处的,她的神魂本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强,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多,操控也愈发得心应手。

    灵台空明,望我独神。

    当自身的心神安静到极致,那些纷扰的诡异杂念也随之喷涌,或悲或喜,或痴或惧,或情或欲,或嗔或妄……一道道在意识中横冲直撞,好似张牙舞爪的妖魔在冲击着元神。

    金蝉守在旁边,相当于一个辅助装置,一起对抗杂念干扰。龙秋熟门熟路,直接捉住最张扬,最强大的一道意识,然后神念一动。

    黑光闪现,灵蛊再次出现。

    经过无数次演练,黑蛊的抗压能力也增强不少,虽然害怕,也稳稳妥妥的爬向那道意识。

    “嗡嗡嗡!”

    “桀桀!”

    那意识根本不把它放在眼里,嚣张震颤,发出宛如厉鬼嚎叫的声音。

    黑蛊慢慢的爬到边缘,伏在那里不肯动弹。

    这个场景经历过很多次,都在这里失败。顾玙本想等一等,重新再来,龙秋却不愿再耗,心下一狠,轰!

    只见她元神巨颤,又剥离了一道神念,像片羽毛般轻飘飘的滑向黑蛊。

    黑蛊立时亢奋起来,甚至显出本体,细长的触须不断晃动,一下黏住那片羽毛,哧溜就吞进了肚子。

    “啧!”

    顾玙看的频频皱眉,却无可奈何,太任性,太冒险了。

    那东西不是别物,正是龙秋自身的恐惧念头!

    黑蛊以惧念为食,吞噬了主人的惧念,瞬间乌光大作,身形暴涨数倍,漆黑的外壳更加通透,晶莹闪亮,如一滩墨色的液体在背上汩汩流动。

    六足也变得粗壮,口器一张一合,顶着强大的威压向前爬去。

    “桀桀!”

    “桀桀!”

    那道意识感受到危险,愈发挣扎。金蝉苦苦支撑,勉强传念道“姐姐,我要不行了!”

    龙秋没有回应,反而催促黑蛊加快速度,整个元神体都近乎扭曲,狠绝果断让顾玙都感到阵阵心悸。

    “嗡嗡嗡!”

    终于,黑蛊爬进了意识体的范围,触须摇摆,口器大张,一口就咬了上去。

    嗷!意识体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叫,竟与龙秋的声音极为相似,发了疯的到处冲撞,想要脱离主体控制。

    金蝉的光芒迅速微弱,龙秋的元神也有溃散之相。

    “小秋,停手!”

    “小秋!”

    顾玙惊骇交加,还不能强行打断,否则便是走火入魔,后果可能更严重。

    他眼睁睁看着双方较量,看着龙秋一点点剥除那道意识体,每逼离一分,黑蛊就撕下一分,好似食肉噬骨般,争分夺秒,惊心动魄。

    砰!

    又过了一会,金蝉到了极限,仿佛一只气球爆炸开,砰的消于无形,仅剩一点本源回归到主人的元神中。

    失去了金蝉辅助,小秋压力剧增,心中却愈发狠绝,以最后的力气奋力一搏……

    我龙秋,自幼在苗寨长大,拜草鬼婆为师,小小年纪尝尽人间冷暖。

    后跟随哥哥姐姐,波折无数,苦求大道,终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人间五十载,丝毫未敢懈怠,再前一步便是无上境界……怎么可以死在这里!死在这么一个东西手上!

    轰!

    一股强大的气流骤然荡开,搅动了魂界光海。大片大片的碎片冲天而起,宛如金色巨浪奔涌而来。

    顾玙胆裂心惊,连忙圈住中心区域,布下一层圆形的防护禁制,然后才向下看去。

    “咦?”

    他微微惊讶,只见禁制中央躺着一枚古怪的“蛋”,颜色泾渭分明。一半灰蒙蒙,半透明,气息非常微弱;另一半黑色混着红色,好似两种液体杂糅,正互相渗入融合。

    “这是,成了?”

    他凑到跟前仔细观察,发现小秋损耗极大,但还没到魂飞魄散那一步。至于那个怪东西,正是剥离的意识与黑蛊的融合体!

    ……

    “哥哥!”

    “哥哥!”

    正在凝练元神的顾玙被几声呼唤叫醒,神念一动,喜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很虚弱,但还活着。”

    “哈,你当然活着,你不知道当时有多凶险!”

    顾玙伸出手,摸了摸那只蛋,道“还好成功了,我能觉出你杂念尽消,神识恢复了。”

    “那我可是掌握神通了?为何没有感觉。”

    “那意识还在与蛊虫融合,你能有什么感觉?等它们融合完成,你再将其炼化法身,才算真正的领悟神通。”

    顾玙顿了顿,好奇道“对了,你剥离的念头是什么?为何能一应俱消?”

    “妄。”

    “妄?”

    顾玙细细品着这个字,露出几分了然。

    妄,乱也。

    虚妄,悖妄,妄自菲薄,妄自尊大……可以说,很多罪恶的,杂乱的,不切实际的念头,都是由妄引起。

    而妄,本身也是一个念头。

    他本想着,龙秋会一个个的斩掉恐惧、懒惰、情欲、嗔怒、嫉妒、痴迷等等,慢慢来,结果咔嚓一下子,就割掉了大部分。

    咝!

    如此一来,那个东西……他瞅了瞅那半只蛋,这可是集胡作非为之大成啊,得好好管教才行。

    “金蝉怎么样?”他又问。

    “金蝉……”

    龙秋带了几分伤感,道“消耗的力量超过了自身极限,仅余一点本源附在我身上,纵然苏醒也会修为大损,可能连记忆都有残缺。”

    顾玙一听,也跟着叹息。

    世事就是很奇妙,最初他们可是视金蝉为敌人的,搞的小秋生不如死,后来却成了最好的伙伴,一路同行,如今又为其献身。

    “你不如也将其炼化一个法身,总比现在要好。”他提议道。

    “这……”

    龙秋犹豫,一旦炼化法身,就意味着彻底抹除意识,那个追着自己叫姐姐的小家伙,再也不存在了。

    “等她恢复一些再说吧。”

    (晚上还有……)

    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