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六百二十四章 层层叠叠

六百二十四章 层层叠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你,你,你要怎的?”

    牧神通喘着大气,瞪着许易喝问。

    许易道,“牧祖何必动怒,不是我不愿下场,实在太过危险,当然了,牧祖和我交情非比寻常,如果牧祖实在要我下场,也非是不可,还请牧祖能给点勇气,再赐些干劲。”

    “你,你竟还想着占便宜!”

    牧神通出离愤怒了,双目间迸出的精光压得许易都不敢直视。

    许易抱拳躬身,“牧祖看着办吧,那周道乾的剑意之强,想必牧祖也是有所耳闻的。说白了,你这哪是逼我下场,分明是逼我送命,您若是不拿出些好处来,可甭想我替您卖命。”

    他这惫懒模样,瞧得众祖心中发寒,这人该得有多大的胆子,分明就没将感魂老祖放在眼里,整个大越何时出了这等的妖孽?

    牧神通绝望了,也彻底服了,知晓遇到了块滚刀肉,以往对付蝼蚁的手段,用在这位身上,全不好使了。

    “说吧,你要什么,我事先声明,罢了,你说!”

    他本还想说些威胁的话,可连天涯海角追杀都吓不住这位,还能怎么威胁?

    许易道,“不要别的,再给晚辈一粒漏丹,一截太乙神木……”眼见得牧神通的花眉便要掀飞,他赶忙道,“先别急,有了这俩样东西,我若抢不回界牌,肯定也就死在周道乾手下了,届时,我要的玩意,还不是你的?”

    漏丹对恢复源力实在太有神效了,眼见着大战将起,他保命的依仗越来越少,存一颗漏丹,无异于多存一条性命。

    至于还索要太乙神木,只因适才所得实在太少,他生恐不够炼器之费。

    得他这番话,牧神通却也醒悟过来,正待起誓说,只要许易身死,他的须弥环旁人敢抢,他必拼着激发心誓,也要拼个同归于尽。

    岂料未待他开口,妖骏驰冷哼道,“老牧,我奉劝你别开口,我先说吧,这小贼若是身死,他的须弥环,我等共夺之,谁的本事大归谁,你别想用心誓压谁。”

    话音方落,他起心誓道,青衣小贼若死,小贼之须弥环他必参与争夺。

    妖骏驰这般一说话,牧神通彻底无言,恨得牙根痒痒,只怪自己嘴慢。

    说来也是好笑,如今六祖已被层层叠叠的心誓锁死,如今抢先起誓,竟已成了先发制人的优势。

    究其根本,谁也不敢真就激发心誓。

    略略盘点心誓:

    一者,诸葛神念引战天子等人入殿之前,便约下心誓言,诸人不得相攻。

    二者,许易与众祖约,在此神殿之内,六祖不得出手灭杀于他。

    三者,为怕战天子使动周道乾趁己伤重来攻,许易与牧神通约,牧神通须得在此间护佑于他(他自愿下场约战不算牧神通违誓)。

    四者,战天子为护佑周道乾誓约,其余五祖若敢对周道乾下手,他必定拼死相救,哪怕激发心誓。

    五者,牧神通生怕周道乾将界牌交与战天子,誓约,倘使周道乾敢将界牌交与战天子,他必将出手,哪怕激发心誓。

    六,七,八,则为诸葛神念,姜白王,梵摩苛,为护佑各自参与界牌争夺战的或人或妖或器,立下的心誓,誓言约束的一如战天子对周道乾那般,禁制感魂老祖对其等出手。

    九者,妖骏驰誓约,许易倘若身死,诸祖有共争许易须弥环之权。

    层层垒加,如今的重重誓言,归而合一为,周道乾,许易,薛慕华,蛇妖,黄玉俑人,共争周道乾须弥环中的界牌。

    尚未开战,许易已见得分明,此番混战,周道乾和他必将成为进攻的重心。

    但因周道乾掌中又界牌,他的须弥环亦是引动六位老祖瞩目。

    却说,妖骏驰话落,牧神通除了干生气,也无可奈何,他不可能在妖骏驰咒出心誓后,还去发什么心誓。

    若真如此,那就不是恫吓他人,而是自杀。

    他强自按捺胸腹之中不断翻腾、喷涌的怒气,堆出笑颜,传音道,“小辈,此间六祖,独本尊对你最是亲善,你何故独害本尊,宝贝你也得了,便宜你也占了,此刻就合该为本尊出力。当然,你说的话也有道理,抢本尊宝物的是战天子,本尊自然不会怨怼于你,此刻,你要本尊与你漏丹,太乙神木,本尊实在爱莫能助。”

    “漏丹就不说了,本尊以感魂老祖之尊,又怎会受那损耗源力之伤,兑了一枚,本就准备赐予家中青俊,至于太乙神木,更是异宝中的异宝,本尊一甲子之积也不过才得了那一寸半寸,都换与了你。你再强要,本尊亦是巧妇难为。这样吧,不如本尊赠你一些妖尸如何,此次入猎妖谷,本尊得了不少高品质的妖尸,价值连城,怎样,你可有兴趣入手?”

    许易撇了撇嘴,“妖尸就算了,我这可是下场拼命,就算你给我金山银山,怕我也难有命享受。”

    机会难得,过此村,无此店,许易又怎甘心只诈些妖尸便了?

    牧神通只觉再说下去,自己就得道心崩碎,面上青气一闪再闪,眼见就要暴走,许易传音又入耳来,“牧祖实在太实诚,你没有,有人有呀,反正盼着我下场战死的,又不止您一人。”

    牧神通根本没顾得上许易的挖苦讥讽,脑子猛地炸开了:是呀,此刻巴望着这青衣小贼下场的可不只我一个,其余几位老鬼哪位不是盼着他下场,被姓周的弄死,好争抢那须弥环,凭什么要我一个掏好处?

    许易见他醒悟,传音道,“做戏做全套,您老即便想坑人,也得演得像,放心,坑来的东西,我七你三,别怪我多吃多占,毕竟是你动嘴,我出力,记得,我要漏丹,太乙神木,除此外,休怪我出工不出力。”

    牧神通万没想到入坑许久,竟也来了坑人的机会,心情陡然翻转,目光陡然打在许易脸上,心下一凛,森然传音道,“还想诓骗本尊,若本尊真集了宝贝,交付与你,你不肯下场,又当如何?”

    的确,许易不下场,牧神通是真拿他没办法,战天子等人即使想阴使周道乾灭杀许易,有受了心誓不得不护佑许易的牧神通在场,那也是天方夜谭。

    绕来绕去,却又回到原点上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