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九十九章 有人冲锋陷阵

九十九章 有人冲锋陷阵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潘美仁和董新昌这对恨不得扒了对方皮骨的冤家,做梦也没想过这辈子还有握手的一刻,两人的手才被许易拉着叠在了一处,二人皆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实在是太恶心了。

    这下,便连潘美仁都忍不住哆嗦起来,颤着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董新昌也只好应了。

    许易松开二人大手,二人的手各自以闪电的速度缩回,便听许易道,“董兄既愿助许某一臂之力,敢请董兄替许某分析眼下的局势。”

    董新昌明白,许易这是在未雨绸缪,在内想要解决东山属的黑莲教之患,在外想要应付东山属黑莲教被瓦解后的黑莲总教必定到来的报复。

    而要想做到这一切,必要先明局势,要明局势,自少不得他董某人这个东山属黑莲教原首脑。

    他心中纵有万千不甘,眼下已被许易死死抓入牢笼,再无挣扎余地,更有潘美仁这只恶犬在侧,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撕咬,一念及此,他都忍不住脑壳生疼。

    就在董新昌沉吟之际,秦寿生先开腔了,“以我之愚见,大人新至东山,立足未稳,不宜立时剿灭东山之黑莲,大可让我和六师兄控制黑莲余孽,缓缓弥合东山形势。一者免得惊动我黑莲埋在府中的人,二者,不必立时便招来黑莲教更高层的报复。”

    秦寿生这一开腔,董新昌简直如坠冰窖,他万万没想到,连卖教还有抢着的。

    许易点点头,“此确高见,不知黑莲教在府中埋藏的是何人,若有名单,还请秦兄列一份与我。”

    秦寿生瞬间哑口,董新昌轻蔑一笑,正待开口,便听潘美仁道,“敢请大人诛杀董新昌,此獠挟技自逞,若大用,时日一久,必害大人。”

    “你!”

    董新昌怒极,片刻书就一份名单,交给许易。

    他彻底认清了现实,不禁哀叹,这年头卖教都赶不上热的啊。

    许易接过名单,拍拍董新昌肩膀,“学着适应吧,老董,至少许某不是心狠手辣的,做不出过河拆桥的事儿,习惯就好。”

    说着,他将那枚愿力金身取了出来,盯着董新昌道,“这玩意儿还要多久成熟?”

    秦寿生道,“至多一次全体教众祝祷,至少需要十余日。”

    董新昌轻蔑一笑,笑容还未展开,刷的一下收紧,潘美仁嘴皮子动了动,扫了一眼董新昌,心中冷笑。

    便见董新昌伸出一根指头,“一日!某只需一日。”

    秦寿生嗤笑一声,“六……董兄真是说的好大的话,往日……”

    话至此处,他猛然住口。

    董新昌道,“你也知道那是往日,须知今时不同往日,往日,我们聚集信众,总是有所顾忌,故而,才将人马分散,而如今,有大人庇护,全体信众又何须分批次行动,完全可以同时行动,所以,某才说一日即可达成。只是……”

    许易笑道,“董兄但说无妨。”

    董新昌道,“即便这愿力金身塑成,我恐大人也无法炼化,此愿力金身,非我教秘法,根本无法化用,所以,依我之见,不如让董某将此愿力金身上缴,上面发下的赏赐怕也不会少于两三百枚愿珠,与其得一废物,不如得数百愿珠,不知大人以为如何?且我若将愿力金身上缴,东山黑莲教覆灭之事,必能继续掩盖下去,为大人绸缪赢得时间。”

    潘美仁死死盯着董新昌,心中暗暗着急,他见不得董新昌越来越适应奴隶身份,越来越获得许易的信重。

    故而,董新昌的每句话,他都想挑出些错漏来,每个建议,他都想窥出些阴谋来。

    但董新昌的这句话出,他绞尽脑汁,却不能窥得任何的破绽。

    他正焦虑到绝望之际,便听许易道,“董兄此计虽好,但许某更钟意此愿力金身,还劳董兄助许某将此愿力金身恢复到成熟,没问题吧。”

    “没……问题。”

    董新昌懦懦道,他想不通许易这是为什么,明明自己的建议极好。

    但事已至此,他也不愿继续进言,惹人讨厌。

    许易是个行动派,议定的事,立即行动起来。

    先请董新昌、秦寿生、潘美仁,一并吃了超级大餐——源印珠。

    随即招来程堰、钟无、李信,调派得力人马,随董新昌下去聚集黑莲教人马,连夜为愿力金身加持信仰之力。

    许易隐在密室,观察愿力金身,从子夜到天明,他完整地观察了愿力金身,是如何一点点从淡金色化作纯金色的。

    他深深地为这种邪魔外道所倾倒,他能清楚地感应到,这丝丝浸润的信仰之力,一旦融化开来,是何等的丰沛绝伦。

    若不是上面盯着他的人实在太多,他真的想自组教派,收集愿力。

    …………

    东山的潜流隐于波涛之下,波澜不惊,钟山府的风暴正在汇聚。

    这日晚间,新月初上,一人潜入龚超府中,半柱香后,龚超携此人出,便一路朝西,直入曹能洞府。

    “当真?那东香教真是许易折腾出来的?他好大胆子,此乃犯了天条!”

    曹能盯着躺下的青年,拍案而起。

    那青年道,“若说十成十的把握,我不敢担保,因为许易行事极为缜密,我又是初来乍到,根本拿不住证据,但东香教的出现实在太巧,而且东山的黑莲教也起了极大波涛,现在的东山简直煮沸成了一锅粥。若是我早来些时日就好了,可事发突然,在下连一点人马都没来及安插下去。”

    曹能高声道,“消息来的实在及时,上回东山属的愿云的增长出现萎缩,龚司长已经查实,并形成文字上报,若这回东山属再闹出乱子来,咱们便可上下其手,一举摘了姓许的帽子。”

    龚超笑道,“判尊高见,不知计将安出?”

    曹能得意一笑,“龚兄想不想再下一遭东山?”

    若是有尾巴,龚超的尾巴立时能竖起来,他连连摆手,“如此重任,岂是龚某能挑起来的,万不敢耽搁判尊大事。”

    曹能哈哈一笑,拍着龚超肩膀道,“某不过相戏尔,不必劳烦龚兄,有的是人愿意冲锋陷阵。”

    说着,曹能指了指上面,龚超立时会意,随即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