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六百四十七章 音攻与魂攻

六百四十七章 音攻与魂攻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安庆侯既去,许易思虑起心中疑惑,想到一人,和晏姿招呼一声,径直下山去了。

    一个时辰后,他的身影出现在皇家存书馆大门外,白生生的阳光下,熠熠生辉的五个大字,晃得刺眼。

    正门的号房外,造访之辈依旧不少,排起了老长的队列。

    只是今次的队列,较之此前,多了不小的热闹,入耳的皆是谈论龙首峰,虚空神殿,寻宝等话题。

    许易并不打算购书,持了自安庆侯处得来的玉牌,径直入内,直趋书海,很快,便在偏僻的耳房,寻到了老苍头。

    依旧是一尾脱了壳的晦暗草席,靠墙而放,一个白发苍苍的枯瘦老头枕着大红酒葫芦,呼呼而眠。

    许易也不吵他,安静在一边盘膝坐了。

    不多时,一位绯衣大汉阔步而来,随手一抛,一对酒葫芦落在老头身前,朗声道,“你就是看门的奸商说的那个无所不知的老头,别装睡了,酒老子带来了,赶紧告诉老子,凝练筋络的书籍,放在何处。”

    呼喝声未落,那人已行到前来,见老苍头仍旧横卧,丝毫不理,心下大怒,伸脚便要朝老苍头背脊踢来。

    “敢抬起脚,你就得死。”

    许易冷道。

    绯衣大汉粗眉陡地竖起,“哪里来的混蛋,我看你……”

    话音未罢,双目打在许易脸上,忽然发现他那一对漆黑的眸子,好似幽冥地府,肆意地释放着死气和杀意。

    绯衣大汉浑身打个寒颤,一股凉意,从肌肤凉到内腑,落荒逃了个没影。

    “还是你小子有教化,知道尊老敬老。”

    老苍头打个哈欠,坐了起来。

    “传我道,解我惑,皆如我恩人,自当敬重。”

    说着,许易排开一排古色古香的酒坛。

    老苍头取过一坛,拍开封泥,浓郁的香气,顿时四溢,他满饮一大口,啧啧回味良久,“三春竹叶酒,一曲昆鸟鸡弦,自打你小子送了那些竹叶青,可把老头子害苦了,口味养刁了,再喝别的酒,和喝水没什么区别,眼见着老头子就要断顿了,最后一坛子撑了足足七天,你小子再不来,老头子可就得被这馋虫折磨死了。”

    说罢,又满饮一大口,浑浊的老眼满是精光,直直盯着许易。

    许易也不磨叽,念头一动,三个酒坛现在地上,老苍头大喜过望,念头动处,三只酒坛被他收起。

    岂料,三只酒坛才收罢,又有三只酒坛显现,如是往复,来来往往三十余下,共计百二十坛,才告结束。

    “看来你小子这回是不把老头子这把骨头榨干,是决计不肯干休的啊……”

    老苍头开怀大笑。

    他嗜酒如命,酒便是他最牵挂之物,如今得获百二十坛,简直是这晦暗的余生未遇之喜。

    “区区酒水,何足挂齿,和前辈传道解惑相比,不值一提。”

    他颇念老苍头的恩情,离开此界在即,今次怕是他最后一次来此,能多给老苍头备些酒水,自是尽量多备些好。

    “那就说正经的,又有何难题?说来老头子参详参详。”

    收好处就办事,老苍头是个利落人。

    许易道,“近来我想炼制一杆招魂幡,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实不相瞒,于炼器一道,我也略有心得,中品血器,也曾练就,此间的《炼器之道》也曾借阅,但对辅助类器械的炼制却是一笔带过,不知何故。”

    老苍头道,“招魂幡?你小子好大的野心。莫不是以为辅助类器械,就不如血器这类的攻击神兵?大谬矣。辅助类器械,往大了分,公有两类,音攻,和魂攻,此外还有迷惑,幻术等等,皆是小道,不值一提,勉强也能归在魂攻之属。”

    音攻,魂攻,以许易的圆融,自是极易理解,正是音波攻击和灵魂攻击。

    “音波类辅助器械,比较罕见,一来是炼制不易,成色低了,达不到预料的效果,修士修行到了气海之境,皆能自动封闭耳膜。成色高了,能进行微波攻击,却又太难,属可遇不可求之宝物。此外,便是魂器,招魂幡,阴鬼棒,血河旗一路,乃是常见,此类多为妖人邪术,不足取也。”

    老苍头说的有些口干,抱起酒坛狂饮一通。

    许易道,“邪术?不足取?莫非前辈认为此法杀人,太过阴毒?实不相瞒,我起祭炼招魂幡的心思,便是一次对战之中,遭遇了一瞎眼道人,催动招魂幡,此物端的厉害,只要身体出现破口,招魂幡一摇,整个身体的血液尽数被吸出,灭敌于无形的鬼神莫测之功。”

    老苍头抹抹乱丛一般胡须上的酒渍,笑道,“都是杀人,各逞其能,老头子又不是那些所谓名门正派的伪君子,岂会出阴毒之论?老头子之所以斥其为邪术,实在是此法,太过急功近利,对施术者己身,其害非小,恍若绝路。”

    “以招魂幡为例。一者,这招魂幡催动,皆以心血为引,对施术者本身伤害极大,哪怕是终日进补,也难以为继,损耗的生命源力,可以说此法,乃是以生命代价换取超卓武力。”

    “二者,此法若是对上阴魂强横之辈,非但不见其功,还有极大可能被破去法术,令施术者反受其害,等若是一柄犀利双刃剑,伤人不成必伤己身。且凡走这等邪路之辈,无不身体羸弱,难以在修行之路上,再进分毫。不能继续攀登于武道巅峰,对修士而言,不是邪路又是什么?”

    许易大吃一惊,暗想,难怪瞎道人的笔记之中,满是愤世嫉俗,荒诞不经之语,更多邪恶阴毒之想,原来是上进无路,心灵扭曲。

    “按前辈所言,那魂攻一类的辅助类器械,岂非成了鸡肋。”

    筹划许久,却是这般结果,许易心有不甘。

    “鸡肋,食之无肉,弃之有味,此比喻有趣,有趣。”

    老苍头咂摸一句,笑道,“不过,你小子也曾言,天道有常,大衍四九,遁去有一,天意不绝,区区一个器械岂会无破解之法。”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