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六十四章 轻薄

一百六十四章 轻薄

作者:想见江南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你赢了!”

    宣副教长寒声道,气得连声音都在发颤。

    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量度出眼前这坏种无耻的极限,她自以为能够反击的时候,这坏种竟还憋着更大的坏。

    人生头一次被人威胁得毫无脾气,简直被这坏种一张又一张的阴谋大网笼罩了,最后捆成了五花大绑,丝毫动弹不得。

    说罢,宣副教长平静地祭出血滴,完成了血誓。

    整个过程,她进行得极为严谨,做足了前置条件。

    并且,她的用词也极为小心,只说了过往一切,一风吹尽,彼此绝不再找后账。

    立罢誓,宣副教长冷哼一声,“该你了。”

    话才出口,她就后悔不迭。

    早知道,当初就不那么自信,不是一上来,就逼迫这家伙服用暂忘丹。

    而是让这家伙立下血誓,终身不得将雪峰之事道出,如今就用不着受他威胁,反为这坏种挟制。

    不过,人都没长前后眼,她以为凭自己的手段,一个小小学员还不手到擒来,结果,方有今日之屈辱。

    当下,许易也立誓,再不得以此为要挟。

    许易立誓罢,宣副教长冷哼一声,“好自为之,切莫再犯到我手里。”

    言罢,一挥手将轩窗打开,洪督导在门口,她不想和他见面,宣副教长才腾起身来,许易猛地变色,大手探出,急急朝宣副教长抓来。

    “找死!”

    宣副教长暴怒,她怎么也没想到许易会在这个时候动手,要想躲避已是不急,掌泛金光直接朝许易胸口印来。

    就在许易抓住宣副教长左臂之际,宣副教长的玉手已印在了他的胸膛。

    砰的一声闷响,许易喉头一甜,吞一口血。

    身子倒飞出去,可他抓住宣副教长的玉臂的大手,却是不松。

    竟扯着宣副教长倒在了床榻上,宣副教长的玉体直直压在他的身上,触体间,弹腻惊人。

    砰,大门被推开了,砰,大门被关闭了,“来人了……”

    洪督导才吐出三个字,喉头咯的一声,卡住了,双目暴凸,下一瞬,蹭地开门跳了出去,一脸的青白。

    “啊!我杀了你!”

    宣副教长霞飞双颊,浑身滚烫,一只玉手被许易压在身下,另一只玉手,运足力道,直朝许易面门打来,却被早有准备的许易挥臂格住,猛地一用力,将她手臂夹住。

    宣副教长身子才要弹起,却被许易双腿一摆,死死夹住。

    宣副教长又羞又臊,简直要气晕过去了,论气力,她无论如何也抵不过许易。

    她奋力挣扎,那只被许易夹在肋下的玉手勉强搓起两指,也要死死夹住许易肋下的软肉。

    啪!

    许易急了,一掌拍出,正打在那浑圆的两瓣上,肥腻的浪花一涌,他大手竟被弹开。

    他脑袋嗡的一下,心下一慌,“这,这……”

    覆在她身上的宣副教长彻底不动了,喷薄的鼻息,烫得许易脖颈生疼。

    许易心跳如鼓,强大的毅力压服一切,故作愤怒,叱道,“你闹什么,闹什么,就他马知道打,没发现外面围了人,你要是出去,肯定被捕个正着,到时候,你怎么说?是与我私会,还是与洪督导私会?还嫌热闹不够大?”

    “安静待着吧,等我把人引开,你再走。”

    说完,许易一个翻身,反客为主,翻到了上面,下一瞬,窜出了窗外。

    下一瞬,微合的窗外,传来了巨大的喧腾。

    “我看见了,人在东边,往东边去了,好快……”

    “是他,是他,火光照得清楚,就是他,拿住了,拿住了,必须将这恶徒擒给训堂。”

    “…………”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动静终于消失了,洪督导蹑手蹑脚赶了进来,“人,人都走了,您,您可以走,走了……”

    素来威重的洪督导,头低得恨不得缩进腔子里,他宁愿自己在这一刻失忆。

    宣副教长脸上的潮红初褪,俏面含霜,死死盯着洪督导,“你最好都忘掉,我不想下次送人去火洲采石头的名册上,看到你的名字。”

    说着,身子一晃便离开了,下一瞬,一道劲风袭来,卷走了洪督导软塌上洁白的床单。

    冰清玉洁的宣副教长,怎么肯让自己躺过的床单,再留在洪督导的房间。

    宣副教长去了,洪督导愣在原地,足足半盏茶,方才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

    相比许易,他洪某人才是真正的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他恨不得挖了自己的眼睛,到现在,那一幕依旧胀得他脑壳生疼。

    歪在椅子上挨了半个时辰,洪督导混沌的脑子终于有些转过筋来,藏在心底里最阴暗的小人开始翻腾,“就这么饥不择食?就这么急色?这到底是什么品位,就能看上他?不对,那混蛋也是坏人中的土匪,奸贼中的恶棍。也许,这才是那些高不可攀的仙子们的真正口味吧……”

    ………………

    借着夜色,和强大的感知,许易依着一块块起伏的屋脊,展开轻烟步,轻松凿穿一道又一道封锁网。

    他的心情有些忐忑,又有几分愧疚。

    他算不得君子,但从不欺暗室。

    当时事虽急,可自己下手实在,实在……

    他心思有些乱,身形却越发飘忽,兜了几个圈子,胸前的徽章忽然亮了,传来信息,却是严令一切人等,在百息之内,必须归舍,违令者,严惩不贷。

    许易暗道,“这女人的权力真个不小,看来她也脱围了。”

    瞬息,许易的感知便察觉到了开张的围网,冰消雪融了。

    本来嘛,这些围网,不过是一帮自冠以维护南院纲纪的好事者们,自己组建的。

    毕竟,这其中还涉及堂堂副教长的脸面,院方不可能在没核对过双方当事人前,就开始拿人。

    当下,许易便朝一三七舍的方向驰去。

    他回来时,铁大刚等人竟然不在。

    他正要转回自己房间,铁大刚四人奔进了院中,瞧见许易,如看见肥美的猎物一般,猛扑而来。

    蒋飞才要开腔,许易先闪身进了房,几人皆冲了进来,随即,房门砰的一下闭上。

    半柱香后,四人出了许易房间。

    不过,却是铁大刚托着蒋飞,孟晚舟夹着段天岱。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