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六十五章 罪与罚

一百六十五章 罪与罚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适才几人在许易房内逼问,许易只说在外面溜达了一圈,旁事没有。

    至于他和宣副教长的绯闻,纯粹是他一时激愤,喷出口的。

    深知许易过往的段天岱,根本不信这种解释。

    蒋飞亦是狗血沸腾,非要刨根问底。

    最后,却是铁大刚和孟晚舟看不下去是了,便将二人拖了出来,终于给许易留了一方清净。

    第二日,三十六房无课,许易房内没有动静,铁大刚、孟晚舟去饭堂弄了两袋包子,给他送了过来。

    跳脱的蒋飞和他的损友段天岱一早就蹿出去了,名为替舍长打探消息,实则是寂寞的南院生涯迸出了如此狗血八卦,这两个满身八卦精神的损友,根本无法抑制自己的本性,疯狂地参与到各种小团体的热烈议论中去了。

    铁大刚,孟晚舟敲门,没人应声,铁大刚一推门,门竟开了,未在里间栓住。

    二人正诧异,这么早,许易去了哪里。

    背后传来许易的声音,“二位高义,许某还真没吃早餐。”

    二人转过头去,不是许易又是何人。

    今日的许大舍长,大异往日,唇红齿白,神清气爽,透着股喜气。

    二人想不明白,这个档口,于这位大爷而言,哪里还有喜事。

    许易接过两袋包子,便在的院中坐了,吃得满口流油。

    一袋包子三下五除二,便下了肚,正要向另一袋发起进攻,蒋飞蹿了进来。

    蒋飞一个跃步,到了近前,抓住许易正伸向袋里的大手,“我的大舍长诶,你脑子进水啦,你敢写那样的伏桩,你且等着倒霉吧。”

    铁大刚道,“什么伏状,舍长,你这一早出去,是写伏状去了?”

    不待许易回答,蒋飞掌中多出一张纸,上面列了不少文字,便听他道,“就张贴在南广场上,有舍长的签名,画押,我抄了一份,老段还在那边探消息,我估计很快院里的雷霆就要降下了。”

    铁大刚抢过伏状,孟晚舟将头探了过来,二人快速览罢,面面相觑。

    据他们对许易的了解,以为许易绝不是伏状中说的那般浅薄,可若要他们真相信许易和宣副教长有事,可许易几乎每一天都和他们在一起,根本没和宣副教长接触过啊。

    “大过,只是大过,没有开除!”

    段天岱风一般撞了进来,掌中一张满是文字的白纸,举得高高。

    蒋飞一把抢过,展开念头,“查三十六房学员许易,举止无状,攀诬师长,扰乱学风,影响恶劣,好在该学员尚能及时悔悟,且念其初犯,思之察之,尚可救之,特记大过一次,以观后效。并严禁任何人散布谣言,违令者,与该学员同罪。金丹学府南院院长令,丙辰年辛卯月甲辰日。”

    “万幸,当真是万幸!”

    孟晚舟向许易抱拳道,“舍长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恭喜,恭喜。”

    铁大刚哈哈一笑,“的确是大喜啊,闹出天大的乱子,只记了个大过,和捡钱也差不多了。”

    蒋飞笑嘻嘻贴着许易道,“舍长,您知道,我这个人最不喜欢东打听,西打听,但您和宣副教长这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您可否透露一二,不然,我睡觉都惦着,实在是难过。”

    “嗨,嗨,老蒋,你真把院长令当草纸?”

    铁大刚喝道,“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明白,散布谣言者同罪,你还问!”

    许易摆摆手,“没什么稀奇的,还记得咱们开学前最后一次捕猎,我不是单独行动了嘛,我为贪功,出了安全线,一不小心撞上宣副教长,当时我哪儿认识她啊,抢了她到手的猎物,就逃了,哪里知道才弄出了这桩祸事。”

    他这番解释,九成是真,但那一成假,除了他和宣副教长,没人能知道,足以应付蒋飞了。

    许易也是没办法,他太知道蒋飞满身的狗血,一旦沸腾,有多磨人了。

    同在一个屋檐下,他可受不了被这家伙日夜厮磨。

    “这样啊,我就说嘛,风华绝代的宣副教长不可能看上舍长你啊……咳咳,舍长,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说,您这一脸禁欲,根本对女色就没兴趣,不可能和宣副教长有什么苟且,现在这一说,一切都通了哇。”

    蒋飞一跳三尺,口中唾液四散,眉眼齐动,兴奋得不行。

    他终于将自己心中完美女神的形象,重新又恢复了洁白无瑕,于他而言,乃是大幸事。

    铁大刚、孟晚舟、段天岱三人也现出一副释然的表情,许易的这番解释,才将一切不合理都解开了。

    至此,绯闻事件,总算告一段落。

    外间的谣传,在院长的禁令下,只能隐于水下,何况,绝大多数男修根本就如蒋飞一般,不愿相信冷艳尊贵的宣副教长,会和一个无名学员,搅合在一起。

    当然了,现在许易,已不是无名之辈了,他的名号竟以最快的速度,席卷全院,成了整个南院知名度最高的学员之一。

    这也是许易始料未及的。

    总之,只要宣副教长不来找事,许易便觉得漫天乌云都散尽了。

    一晃半月过去了,许易认真的上课,因着前面落下的几堂课,让他颇有些跟不上课程,却认真努力地记忆着课上教员的讲解。

    平素的时间,他大多数都在兑换堂和炼房之间穿梭。

    前段时间,他落下的课程太多了,而教员在教授课程时,是严禁学员影印的,许易也向铁大刚四位要了随堂笔记,但发现每个人记录的出入极大,立时明白了,那种学习过程是极为主观的,每个人只能根据自己的领悟,记录心得。

    所以,观看别人的随堂笔记,毫无作用。

    好在兑换堂里有各课时的影像出售,许易没当上房长,但那批精甲却是兑换了近两千绩点,是一笔不小的资材。

    如今,便被他用来,购买影像,以及进入炼房的时间。

    流水的绩点花出去了,许易也渐渐跟上了课程。

    只是他以为目下金丹学府教授的,分解药性,并未直指大道。

    不过,他也能理解,树从根上发,根基总是要打牢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